《武出一片天地》

第九章

作者:奇儒

  “春风不渡玉门关!”黑情人忽然大大叹一口气,道:“这句话真他妈的太有道理了。”

  当然,一个男人说了这么一句流传千古的诗句,下头却接上了不太文雅的形容词。

  如果他的身旁正好有一个女人,而且是又美又俏的大姑娘人家,那绝对是换来一顿白眼。

  杨雪红的眉毛挑得老高,一张脸有如现在正月的春峭般冰寒,道:“这五个月来很少一

天不说上十句难听的话!”

  她冷着脸,人家情人哥哥可是嘿嘿的笑了,道:“你这个女人也真顽固。”他叹气说

道:“过了五个月竟然还不习惯!”

  怎么,变得他有理?

  杨雪红一拉住马头,在辔鞍上叉腰冷笑,双眸一闪,道:“黑情人,我是念在这五个月

你并没有作恶的份上不为难你,别太得意忘形!”

  “哈哈哈!”黑情人扬声大笑,一策马蹄奔向前头十里的黄河畔,高声道:”杨大小

姐,别摆出一副面孔来,哥哥我如今就要去作恶了如何?”

  杨雪红脸色一青,叱道:“那我就杀了你!”

  于是,一前一后奔赶着,一炷香不及便到了准噶尔旗,这里已是伊克昭盟最后的据点。

  再往前越过黄河后,便是进入了乌兰察布盟内。

  杨雪红这厢见得前头六丈外的黑情人转过一片帐篷,便是更急着催蹄赶上。

  须臾间马入了帐篷间的通道,却是满目人来人往,汉人和塞外牧民混杂做着交易。

  在这数百帐篷之后,是用灰岩所建造的房舍罗列开去。这种情景很奇特,或许是塞外才

会存在着建物和蒙古包共存的现象。

  杨雪红这厢不见了黑情人,不得有些怒了起来。

  打从她出江湖以来并没有出塞的经验,如今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之处,简直是不用想便

知道有一堆麻烦事。

  黑情人这一走可好了,自己便是进退两难。

  那个小子上了那?花月楼是准噶尔旗里最有名的地方。

  这里不但有酒、有赌,而且还有女人。

  花月楼的主人叫田花月,年轻得不到三十岁。

  “你这小子真有做生意的眼光。”黑情人喝着波斯的葡萄酒,哈哈大笑道:”这里的人

终日无聊得很,不来捧场岂不是要闷死?”

  田花月也笑得很大声,瞅着黑情人道:“喂,河的那端冷香公主刚刚重登乌兰察布盟的

盟主不到两个月,你不是来打她的主意吧?”

  年前十一月,羽公子和冷香公主在三个月的擘划后终于短短的一夜间便登上了可汗的地

位。

  显然,去年八月初在长安挖出的财宝发挥了大功用。

  “据说那女人带了十二口财宝箱去,硬是收买了各部主推翻了原来的萨克可汗。”田花

月坐在软椅上,皱眉道:“只怕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啦!”

  黑情人嘿哼一笑,回道:“告诉你两件事,第一,哥哥闲着没事出塞的目的就是为了明

冷香那女人……”

  他看着田花月好难过的表情,大笑道:“第二,如果你想‘继续’在这里做生意的话,

现在就可以赶我走了!”

  这话奇怪?田花月果然破口大骂了起来,道:“谁要在鬼捞子的地方混?要不是五年前

打赌输给了一个人,也不会答应出塞。”

  黑情人当然知道“一个人”就是指冷大先生是也!

  那时冷明慧需要一个年轻而有智慧、热情的好手到塞外帮他收集消息。

  冷大先生看上了田花月,而且很轻易的“设计”他到塞外“安居乐业”。

  冷明慧没看错,这个田小子混得挺好。

  “你要我帮什么忙?”田花月大力叹气道:“第一件事是查探跟你来的那位杨大八代主

今晚住那儿?”

  “好!”黑情人的眼睛发光,大笑道:“你这小子的情报果然灵通得令人欣喜。”

  田花月哼了哼,忽的拉开了书桌的抽屉。

  他这张“书桌”可怪了,抽屉又小又多,最少也有三十二个。

  而且,黑情人还发觉抽屉后面好像有光。

  书桌的另外一面是靠墙,那么灯光是由隔壁传来的?

  “聪明!”黑情人不得不叹气道:“每一个抽屉代表一个地点传来的消息,消息传到了

隔壁汇集后直接放入抽屉的那端,任何的飞鸽传书只经过你的眼……”

  田花月笑了,哈哈道:“想要装神弄鬼一下都不行,你这小子倒是眼珠子快,心思也不

慢。”

  他边说着,边打开了字条。

  忽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不,很难看。

  “啥事?”情人哥哥笑道:“这么紧张!”

  “你想知道?”田花月指了指隔壁,好一张苦脸,道:“这张字条是杨大小姐在隔壁写

的。”

  □□□

  杨雪红好整以暇的看着黑情人和田花月进来。

  “你很奇怪我怎么会找到这里是不是?”杨雪红好冷的声音,嘿道:“我倒奇怪你以为

杨字头的传人很笨?”

  现在,杨雪红怎么找来的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打算如何?

  杨雪红盯着田花月,冷嘿嘿笑道:“方才你们的谈话我听了几句……”她看了看躺在地

上的三名汉子,接道:“你这几名手下也说了一点点。”

  田花月的脸色可难看了。

  如果人家知道他是替冷大先生工作,不但在这儿混不下去,甚至会有不少人来要命。

  因为,这几年来有不少在中原干了大案的巨寇大盗出塞后来这儿,而且将他当成可以说

话的“朋友”,而田花月的确也听到了不少事。

  那些人会做出什事,谁也无法预料。

  杨雪红冷冷一哼,挑眉又道:“据你的手下所说,在塞外每个角落都有你的眼线?”

  “是……”田花月吃力的回道:“我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我要你每天通报我明冷香的动向以及所居住的位置。”杨雪红嘿嘿一笑,挑眉道:

“还有一切必要的支援。”

  田花月打了个哈哈,点头道:“本来黑老弟来我这儿的目的也是和你一样,嘿嘿,他是

想给你一个惊喜。”

  杨雪红会相信这种话?

  “你到底是什么身分?”杨雪红沉声嘿道:“这位田大老板传说和冷大先生有些奇妙的

关系。”

  黑情人咯咯一笑,道:“我?只不过是个弃暗投明,改邪归正的江湖浪子而已!”

  他说着,用力一拍田花月,哈哈道:“至于哥哥我为什么来找田老弟?因为他以前欠过

我人情。”

  杨雪红站了起来,脸色很奇特,道:“你不说也关系,不过……”她嘿嘿道:“我一定

会找出来。”

  她就这样走了,根本用不着交代去了那。

  只要在准噶尔旗内,如果田花月找不到她的行踪,那就太可笑了。

  杨雪红跨上了马,一路到了西面的见河客栈住下。

  这么个标致的汉人女子独身一个来投店,自然特别引人注目,登时一楼餐堂内十数道眼

光全望了过来。

  杨雪红理也不理的由店小二招呼到二楼的雅房,方才放下了东西,那店小二已轻声道:

“田老板有请杨姑娘!”

  田花月好快的动作!

  杨雪红轻呃了一声,淡淡道:“那里见?”

  店小二指了指窗外后园,那儿有三间木屋在最角落,这其间有几株大树半遮着,不特别

看还真容易忽略。

  杨雪红明白的一点头,道:“知道了!”

  店小二揖了个身,便是反身关门走出,这厢杨雪红看着那三间木屋皱眉冷哼,是真的田

花月?

  杨雪红可不怕任何人搞鬼,如果是羽公子更好,省得自己劳累的过黄河走一趟。

  她也不由门口出去,便是直接的由窗牖窜出,一溜烟般的飘落花园。

  微微一口气吸在丹田,几步起落间便越过了花苑到了树后的木屋前,没有人影。

  “是那位相邀?”杨雪红冷哼道:“何必鬼鬼祟祟?”

  中间那幢的木门忽的打开,依旧没有人声。

  杨雪红冷冷挑眉,半丝不犹豫的跨入了。

  虽然外头明亮得很,这屋子里却是黑沉得有些反常。

  这房子不小,四壁无窗。

  所以,当你第一步踏入时的感觉像是被吞了进去。

  杨雪红巡目四顾,在墙角那端隐约间看见一个盘腿而坐的人。

  只是一个身影,气势却是惊人。

  “阁下如何称呼?”杨雪红的指间已经摸到了玫瑰梗,这把用绸布缅铁打造的玫瑰令她

生起了信心。

  她往前两步,对着那人冷冷笑道:“怕说出自己的名字?”

  “小娃儿口气好狂!”

  黑暗中那人忽然出声,低沉有力,道:“自以为杨字第八代传人就了不起了?“

  杨雪红没听过这种声音。

  “哈哈哈,说明话吧!”杨雪红长笑道:“我已如你所愿的来了,难道你还不敢说姓道

名?”

  “龙中龙!”

  “什么”“龙虎尊的龙头老爷。”那人倏的起身,好威武的霸王气势,一双瞳子映在黑

暗中闪闪发亮,道:“我就是!”

  杨雪红吓了一跳,倒没想到在这里遇上这个人。

  “嘿嘿,久仰了!你找我何事?”

  “跟黑情人的目的一样。”龙中龙低沉的回道:“我要帝王绝学的最后四句话!”

  原来黑情人跟在自己身旁有这点目的?

  杨雪红脸色一沉,冷肃道:“那四句话对你们到底有什么好处?”

  她是真的不明白,那只是整套帝王绝学练完后平气静脉的心法而已,每一项武术最后都

会有。

  而这么平凡的事却引起不平凡的人来追查,显然“平凡”已经变得很“不平凡”。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秘密?”

  杨雪红紧看着对方,嘿道:“值得你们这么重视?”

  龙中龙同样是盯望着过来,低沉冷冷的道:“在本座面前,岂有你问话的余地?”

  龙中龙神乎其技的飘身向前,一掌拍落间便逼得杨雪红闪身。

  更快的是他的变招,在黑暗的房间内完全无声无息。

  好重的一记!

  杨雪红闷哼在喉头,连玫瑰都来不及出手便倒了下去。

  龙中龙哼哼一笑,双掌一拍。

  登时,由屋外进来了两名彪形大汉。

  他们都在四旬上下的年纪,身材却是硕壮得有如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闻钢和乔铁。

  在龙虎尊的八尊长老中,他们两人的资历最久。

  好俐落的动作,闻钢抱起了杨雪红就走。

  乔铁则恭敬的站到龙中龙身前道:“黑情人刚刚由花月楼出来,方向此处而来。”

  “很好!”龙中龙嘿笑道:“你去引他过来。”

  乔铁迅速的闪身出去,心中却叹一口气。

  帮主身受羽红袖奇门手法所禁制,在阳光下功力会大有所损,一切的行动只能在黑暗中

进行。

  就像是一头耗子。

  龙中龙要帝王绝学最后四句的目的是为解开羽红袖的禁制。

  黑情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他们费了很大的劲,在这五个月内才隐约知道黑情人是由冷大先生派出,要的是“帝王

绝学”结语的四句话。

  难不成大伙儿的目的相同?

  乔铁边想着,已经走入了杨雪红的住房内。

  很快的动作里,他布下了几项毒物。

  方才弄妥,廊道上已传来黑情人的笑声,道:“小二哥可以了,我自个儿找杨姑娘便

成。”

  “是!”店小二的答声传来,道:“那小的下去忙了!”

  乔铁冷笑一声,将身子悬挂到窗外。

  便是,听见了敲门声。

  门未锁,轻敲而开。

  怎么一回事?黑情人皱起了眉头,难道杨大美人一向干小偷惯了,出入都是爬窗子?

  他举步跨入,空气中有一抹奇异的味道。

  “嘿嘿,最少有四种毒!”黑情人冷哼一声,大步迈了进去。

  窗口的乔铁突然发动了攻击。

  黑情人可不简单,他不但避过而且反击。

  很快的,两人对了四拳。

  乔铁一个反身就走,黑情人当然追。

  因为,从袖口的记号中他已经认出了对方是八尊长老之一。

  龙虎尊的人也来到了塞外的准噶尔旗,为什么?

  黑情人几个窜身里,便见得乔铁进入木屋中。

  不好玩。

  他停住了步子,眼光却是朝下。

  好仔细的看了一会,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