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出刀》

第01章 风云

作者:奇儒

  “王石双拳杜三剑,谈笑天下人俱知”。

  邝大少爷今晚的心情可真他妈的好极了!

  他老爹“镇西大将军”邝百流也没这等风光,可以请得动这三个家伙到将军府里来踏个

地儿喝杯茶。

  包别说要在这儿住上十天半个月的。

  谈笑大混混先跟着他前脚进门槛,那后头街另一端可听见王王石敞喉儿大骂道:“谈小

子!你想害死哥哥是不?”

  话毕人到,好个气样儿站到了面前。

  这厢寒四公子可吓了一跳,好来的够快。

  如果人家来的是拳头,只怕连抬手的机会也没有就躺下去啦!

  他心中正想着,身旁冷不防又有一道声音道:“姓谈名笑……最好你把买命庄的事儿交

代一下。”

  邝寒四忽儿耳畔有声,又是好一大吓回头,便见得人称杜三剑的小子哼着哼,咬牙道:

“那个姓阴的下手可是狠得很咧!”

  “急啥?”谈大混眉开眼笑,冲着两位好朋友挥了挥手,边向着邝寒四一嘿道:“哪!

还不快进去准备上房泡了茶待客!”

  邝寒四一楞,随口吩咐道:“林虎、珠日,打理好碧竹斋待客!”

  “是……”门内两名劲衣汉子应着,倒是俐落办事走了。

  这厢邝大公子才想到了件事,干啥的了?这姓谈的好像以为这是他家,少爷我反而成了

跟班下人?

  这谈笑还真大笑着朝那两位猪朋狗友大笑道:“都是自己人,别客气,进来吧!”

  便此,三个人大摇大摆的往屋内走进。

  这路一直三两五拐的到了碧竹斋,那邝寒四才讶声道:“怪了!你们怎会对本爱这般子

熟?”

  杜三剑走在最后头,嘻的回头一笑,哈道:“别说是将军府,就连大内皇宫那条路子怎

地弯,那条道儿怎地拐,恐怕皇帝老子也没咱们清楚。”

  邝大少爷这回可上了兴头,纷纷坐下后忍不住问道:“你们又怎会这般清楚的?”

  “你想知道?”王大拳头凑过脸来,挤眉弄眼儿的笑着道:“告诉你可以……”

  这话有学问。

  邝寒四汉气道:“有条件?”

  “很简单的事。”王王石笑的牙齿差点掉下来,道:“只要公子听完了以后到外头晃晃

就成了。”

  邝寒四一张脸可真像是喝了一大罐墨汁的,又黑又臭,道:“好!”他真站了起来道:

“你说我走……”

  王大拳这厢丢眼光给杜三剑,哈道:“三剑,换你上场开口了。”

  这种没得捞的鸟事交给我?

  杜三剑又哼又咳了半天,冒出一句道:“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翻脸了?

  邝寒四这会的脸不止是喝下一罐墨汁,简直是一大桶,他挑眉重重一哼道:“两位是耍

着邝某了?”

  “不是……”王大拳头挥着手加强语气道:“绝对不是!”

  邝寒四静听着下文,手却已扣上了剑柄。

  “带路的小事儿由谈小子负责……”杜三剑笑的很用力,很诚恳道:“真的,这事只有

问他……”

  的确,方才也是姓谈的小子带路。

  邝寒四还没转头,人家谈大混混已经开始说话道:“大内皇宫有一所建枢处,专门放着

天下各王府将宅的建构图,哥哥我只不过是进去看了三天三夜而已……”

  三天三夜可以将天下上千的屋子构造记得入脑。

  这种人未免有点可怕。

  邝寒四真的转身就走,他忽然发觉,江湖有太多他忽略的事,甚至有太多他连想也没想

过的事。

  竟有这种事,可以到大内皇宫内看察天下王府将宅的建造设计。

  “这小子还不差……”玩剑杜笑着道:“如果稍加吃点苦,他绝对不会让何平安摔下楼

来。”

  谈笑嘻的哼道:“怎样?约你们在游云楼外见面不但不会找不着人,还有戏可看咧!”

  “戏?哥哥们自个儿上过了。”王王石哗啦大叫,很用力的喝了一口茶,才哼声道:

“小子,你到府的目的是啥?”

  “洛阳城内四大公子!”

  “洛阳四大公子?”杜大公子皱眉道:“有仇呀?”

  “目前没有!”谈笑这会苦笑道:“不过……要不了多久可会结得很深了。”

  “干啥?”王大拳叫道:“没事去惹一身腥?”

  “有事!当然有事……”

  “啥事!”杜三剑和王王石可觉得不好玩,这个姓谈的说“有事”的事一定是大事。

  而且对手又是四大公子。

  “女人……”谈笑第一个叹气叹的很可怜的样儿道:“为了一个女人!”

  为了一个女人?杜三剑和王王石打死也不信。

  咱们谈笑公子虽然不是什么潘安再世,最少武功人品也算得过去,一招手,少说也有上

百个女人姑娘上门。

  他会为一个女人和洛阳四大公子翻脸?

  王王石嘿笑道:“这个女人一定很特别……”

  “如果不是很特别……”杜三剑下了个结论道:“就是谈公子笑少爷的脑袋有问题。”

  能笑能吃能喝,看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

  “四大公子想要的女人一定是很特别的一位。”王王石苦着脸,瞅着谈大混混道:“你

就说了吧!”

  谈笑这厢总算又笑了起来,眼开眉跳的凑向前,嘿嘿道:“当然特别,最少人美的没话

可说……”

  这点王王石和杜三剑都很有兴趣。

  “谁?”

  “简一梅……”

  “谁是简一梅?”杜三剑的头差点飞出了脸,一肚子疑问道:“江湖上好像没有这号妞

儿?”

  “江湖上是没有……”谈笑伸了个懒腰,又揉了揉肩头,方用手指点着桌面一下,一字

字的道:“不过人家在游云楼可是比红牌还红的女人……”

  这又怎地一回事?原来是游云楼的艺妓?

  “她是前朝蒙古人皇族之后,虽然事隔了百来年,终究风华气质不同……”谈笑可是严

肃起来道:“而且她寄身于游云楼内是卖艺不卖身,非懂得风雅的王爷,才华俱备的名门公

子或是当代的大文豪,连声音都听不到。”

  这个大有意思。

  王王石哈的大笑,道“洛阳城里有多少人得幸如此?”

  “八个!”谈笑很慎重的道:“就算是蔡布相也不够格听这位简大姑娘奏唱一曲。”

  杜三剑表情很不好看,道:“八个中除四大公子之外,剩下的四个是不是很棘手?”

  谈笑的表情稍为好一点,扳着指头数道:“一个是南王爷赵古凤,一个是大儒王阳明先

生……”

  这两人的确和江湖恩怨牵扯不上。

  “第三个比较麻烦……”谈笑叹了一口气,道:“正是人称巴山遗老沈九醉!”

  “是那老头?”杜三剑那张脸一下子拉下来,道:“这位沈老头可真的是麻烦。”

  九醉十指,翻乾倒坤。

  沈九醉在五旬之年脱离巴山剑道迄今一十五年,只因他认为巴山剑术有太多的漏洞。

  但是他提创改革不为巴山掌门玉长子的接受,于是遁走于江湖,自创出了九醉十指剑。

  天下只闻其锋而未见其利。

  一十五年来总共出手四次。

  斩东北“金刀”蒙化骐,破江西“连环剑”东啸虎,挑大漠“鹰十三爪”札克骑力。

  这三人,武林公认的武学大家。

  “他唯一败于霍山之东……”杜三剑眼中有一份浓浓的尊敬。

  因为那儿住了一个世家,那世家中住了一些人。

  那世家姓锺,锺家绝地。

  但是重要的是那儿住了一个姓苏的大英雄。

  王王石似乎也感染了这份敬意,声音也轻起来道:“第四个人呢?总不成比沈九醉这老

头子还难缠吧?”

  谈笑竟然皱起了眉头,他皱眉,王大拳头和玩剑儿杜可是心里“噗通噗通”跳了。

  这谈小子连眉头都还记得怎么皱的人必然很惨。

  自己几人很惨。

  “我可不知道那号人物真名实姓!”谈笑伸手握着茶盅,老半天后才接着道:“只知道

是个中年儒士打扮,顶髻经常系一块黄镶紫方巾的布先生……”

  布先生?这又是个啥谁?

  王王石不想花这脑袋,简单的问一句道:“行啦!老弟,你就直说这些前因后丙,以及

为啥挑这邝家破宅子来住吧!”

  这话问的可是重点,谈笑回答的也很乾脆道:“那位简大小姐的背上有一幅非常重要的

刺绘,所以我们非想尽法子描绘下来不可。”

  杜三剑吓了一跳,叫道:“那岂不是要人家宽衣解带!”

  王王石瞪眼道:“这事你不是常干?”

  “去你的!”杜三剑哼了又哼,正气凛然的道:“杜某人一生谨守孔老夫子非礼莫视的

德训。”

  谈笑和王王石都不信,不过现下话题是简一梅身上的刺绘是含着什么秘密?谁绘刺上去

的?

  “刺绘的人是她的父亲……”谈笑很慎重的道:“时间是在上个月。”

  简一梅的父亲叫简北泉,一个目前突然到了洛阳游云楼找女儿,以一天一夜的时间将一

份秘图刺在女儿的背上。随后离开了洛阳南下,十天之后被人发现惨死于南召镇外。

  消息传回来,一梅姑娘没有哭泣,只是呆楞在房内五天五夜,像是早已知道这是她一生

中命运的一部份。

  但是这五日五夜不见客,引得四大公子的关切。

  逐渐,简北泉刺绘于女儿背上的事也传了开来。

  美人加秘密,这是武林人最引为兴趣的事。

  “那位一梅姑娘见着众人纷纷『关切』,乾脆来个招亲大会。”谈笑看了那两位朋友一

眼,嘿道:“你们两个躲在深山里逍遥了三个月,连这大事都不知道……”

  杜三剑哼哼笑道:“你的目的是啥?美人加秘密,人家还是个公主的身分咧……喂!总

不成拖我们下手,去参加那个鬼捞子招亲什么会的吧?”

  “杜姓老弟一点也不笨嘛!”谈笑真的笑开道:“哥哥我的确是有这个意思。”

  “我说过这小子找我们没好事的了吧?”王大拳头叫了起来道:“谁晓得那屁图是啥死

人骨头?”

  “不是死人骨头……”谈笑可郑重的道:“是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这等重要?

  “一个长了七棵七色果子妙树的地方。”谈笑补充道:“江湖上最称神圣的七彩圣果分

植地。”

  桃源仙福处唯一引种于它处的秘地。

  多少年来的传说,七彩圣果神妙之能直似仙丹。

  七彩圣果所配制的大还丹,功效千年号称第一。

  杜三剑可比较实际道:“娶得美人得秘图,除此之外,只怕那位一梅姑娘另外有条件

吧?”

  条件,当然是替她爹报仇。

  每个人也都想得到,杀简北泉的人一定是个很可的人物,最少他早已知道简北泉知道桃

源别处。

  这么重要的消,绝非平常人可以得知。

  “这事不谈……”王王石哼道:“住进这宅子干啥?”

  “当然是为了比武大会啦!”谈笑嘻嘻笑道:“那个一梅姑娘摆这台招亲大会可不是谁

都上得去。”

  “第一,年岁要在二十五到三十五之间。”谈大公子补充道:“第二,必须是洛阳城内

世家中人或是这世家所推荐的人才算上格。”

  洛阳人大世家,四大公子早已自估了去。

  另外就是邝、云、辛、柏这四个四不公子啦!

  谈笑最后一句话道:“你们当然可以听到,那四大公子已经联手,无论是谁取得秘图,

七彩果平分,复仇的事平担……”

  “”““谈笑、王王石、杜三剑都到了洛阳?”问话的是个中年儒士,一袭布衫雪白迎

晚风。顶上,鹅黄方巾小飘,自有脱尘意。他临窗而立,负手盼顾显牖外星寒在天。

“是……”回答的是一名六旬威猛的老者,左右眉上各有一颗红痣特别显眼,这人便是黄河

以北一雄霸的龙双珠。“属下接到的消息,他们三人住进了邝字世家内……”那名中年儒士

淡淡的笑了,颌首依旧望看着天空,微哂道:“王石双拳,杜三剑、谈笑天下人俱知,这三

个年轻人不可小。”

  龙双珠沉嘿嘿一笑,答道:“布先生,我们的计划无论是四大公子或者是谈、杜、王他

们三人都不能叫人阻止。”

  “当然!”那位神秘的布先生于回过身来,星目闪烁光彩,一双凤銮威眸沉沉深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谈笑出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