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出刀》

第10章 插天

作者:奇儒

房藏手上十指有如金钻,刹那攻眉心至。

王王石碗扣双拳如金石,转瞬轰心口去。

两厢近到咫尺,各自拗身变招,一沉一扬间已对向相撞。此刻两相距不过是这四臂顶在中间而已。

王王石大喝,双拳再推,硬迫对方后退。

却是人家两肋下斗生刀来。

无臂刀斩!

好快!直扫的是王王石的双腕。

看势是要把王王石的双拳一并砍下来。

王王石一嘿,本是正拳却一个倒悬,把转主力震退房藏,同时以拳背受迎了那两把刀一砍。

这弹指而已,便是一连串的响。

房藏摔回了亭子内和王王石手背遭人家出刀中砍的声音同时响起。

王王石翻身上了屋檐,朝杜三剑骂道:“杜子子,怎么不出手?”

“出什么手?”杜三剑叫了起来,道:“你以为人家简一梅不想出手?”

看落下去,房藏的嘴有一丝血。

“你的手腕上有什么东西?”房藏的声音飘飘渺渺的,看似受了不小的内创。

“没什么,软甲胄而已……”王大拳头这回连手臂都没抬,哼着:“咱们这一架以后还有得打……”

房藏笑了起来,重新坐回了亭内的软卧上,淡淡道:“房某随时奉陪……”

他仰首大大的喝了一口酒。

王王石挑眉一哼,转身拉着杜三剑便是。

下头简一梅淡淡问道:“王王石的拳头怎样?”

方才入喉的血,“噗”的全吐回了杯内,溢出。

因为多了房藏胸口里冒出来的血。

“很好!”房藏冷冷一哼,道:“很好……”

“喂!王老弟,你逞什么英雄?”谈笑双手一搭一卡,接回了王大公子那双脱臼的手掌,叹气道:“那小子伤的怎样?”

“什么怎样?”王王石怪叫了起来,道:“哥哥我那时忙着打架,问杜小子吧!”

杜三剑要怎的说?

“看不太出来……”玩剑杜照实道:“能捱得住姓王一双拳而且还可以喝酒的人并不太多。”

“这件事大概已经传遍了洛阳了。”谈笑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东方、宇文、欧阳三家想不接受房藏都不行。”

“这么说,慕容春风是没得回头了?”尹小月轻轻一叹着,道:“到底是为了些什么?到头来弄得家破人亡,天下无可容身……”

房藏如果和另外三家达成协议,必然第一件事是先追杀慕容春风以绝后患。

自然宇文磐、欧阳弦响、东方寒星也不会反对。

慕容春风活着是他们在江湖上最难堪的一件事。

因为每个人都会说他们背友忘信。

所以非找个理由,一个慕容春风非死不可的理由。

好深沉的夜,洛阳。

城东一座小小的酒馆,赵古凤对着桌上这酒猛然一拍。

酒飞起,撞碎在墙头那角。

惊动了一只耗子,没命的逃回了窝。

“你就像那只耗子!”赵古凤冷笑的看着慕容春风,道:“这么恶劣的酒怎么喝?哈……慕容公子原来这么没品味?”

慕容春风的脸色一阵惨白。

愤怨的惨白!

这座小酒馆已经是他慕容春风唯一的产业。

而这酒又是这馆子内最好的一。

赵古凤冷冷看着他,和他背后的几个人。

“阁下是金镇?”赵古凤笑了笑道:“名动长白山脉的金镇名刀?”

金镇站在那儿,背后四名刀客亦如山岳顶立。

“不错!”

“很好!”赵古凤笑了笑,道:“以金名刀的才能何必屈卧于这么一间小酒馆?南王府多的是上房虚位以待……”

慕容春风的脸色大变,竟是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好狠的老匹夫!

金镇在打量着,计算眼前的情势。

赵古凤又望向了“红蝶一双”,笑了道:“两位可是六指蝶之后?赵某对当年莫大先生心仪得很,很想和他的后人交往交往……”

慕容春风脸色已难看到了极点,猛拍桌子怒道:“姓赵的老匹夫,你别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哈……”赵古凤大笑,一双龙眸连闪,道:“自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慕容公子不知道这个道理?”

他冷冷一哼,道:“再说,如今主子不行了,手下将帅之材又岂有陪着埋没一生的道理?”

“你……”慕容春风忽然发觉自己犯了一个要命的大错。

错估自己目前所能掌握的情势。

他以为可以和赵古凤平起平坐的谈条件!

因为金镇和“红蝶一双”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赵古凤显然比他还老练,而且狠!

留下慕容春风只会替自己找麻烦,赵古凤在冷笑,何不做个顺水人情?

黄不盲想挽救这个情势,他猛然自暗处里窜出来。

出手!

他手上的可算是够快了,出手的力劲也够。

但是在蒲红叶和谢谢面前,只不过像个小孩子玩大刀一样。

问题不在于黄不盲的修为,而在于华山一战中王王石的拳头让他的内伤太重。

慕容春风的双目尽赤,他看着黄不盲倒下去。

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现在,诸位的想法如何?”赵古凤笑着看向金镇。

“很好!”金镇回答的很简单,道:“我喜欢强者。”

“因为强者才能做许多事。”红蝶一双也赞同这个观点,道:“武林成败最现实的就是生死……”

谁都想活,谁也不愿死!

这是千古以来最明显的道理。

因为不明白的人下场就像黄不盲一样!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

好天气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礼物。

房藏显然对赵古凤送来祝贺他成为洛阳四公子之一的礼物满意极了。

慕容春风!

“这个人真的是慕容春风?”房藏大笑了起来,当着宇文磐、东方寒星、欧阳弦响和他们的世家中人,狂笑着道:“你们相信吗?”

宇文磐冷冷道:“你打算如何处置?”

赵古凤派来押送的是蒲红叶和谢之。

“赵王爷有什么看法?”房藏问。

“王爷没有意见!”蒲红叶淡笑着,就如同看一头猪的瞧了一眼趴在地上,一身衣袍破碎的慕容春风,道:“房公子想怎样就怎样?”

房藏转向简一梅,笑问道:“美人的看法呢?”

简一梅笑了起来,娇艳中有一丝冷煞。

“我们后头仓库不是少个人整理那些木柴?”简一梅笑着道:“而且今年儿冬长,也少了长工理会这些琐事。”

“哈……好!好!”房藏倏忽一寒脸,淡淡道:“我想慕容少爷对这些都很在行?”

他说着时候,无声无息的两把刀自背后施出,正好夹住趴在地上的慕容春风脖子贴着。

冰冰凉凉的刀锋是无限的杀气!

这是立威,当着宇文、东方、欧阳三家面前立威。

因为对一个武功被废已经没有回手余力的人,根本用不着出这么快、这么狠、这么猛的刀法。

慕容春风当然明白一件事。

只要一个“不”字,他就非死不可。

“是!”慕容春风喘着气,哈着地面道:“在下略懂……”

“很好!”房藏收回了刀,在手上指着道:“你跟着阿福去吧!好好想想要怎么做……”

“是!”慕容春风勉强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直是挺立不住,终究是勉强迈步往后头去了。

“你最好记住一点!”房藏揪了他的背影,一句:“你如果离开这里,生死就自己计量吧!”

房藏的意思是,如果慕容春风好好呆在这儿卖命,或许可以活到下半辈子。

如果踏出了慕容宅邸一步,可不保证没人杀他。

因为房藏不淮任何人在他的地方杀人。

这是威信的问题。

房藏淡笑的朝蒲红叶和谢之道:“两位请回禀王爷,房某也有一件礼物回送………”

“是!”蒲红叶笑道:“不知道是何物?”

“神来居大院。”房藏双目一闪,大笑道:“昨夜房某方自布楚天手下买来的神来居大院,就是给王爷的回礼吧!”

他得意大笑,每个声音都令人动容。

房藏在每个人的心中从新有了估量,不简单的货色。

佳人倚窗蹙眉,是怎的心事?

谈笑轻轻的自背后来,淡笑道:“你觉得你欠他?”

无言,默默中佳人收回了目光,转身。

“是!小月欠慕容世家太多了……”

“你打算怎么做?”谈笑坐了下来,问着道:“把他从房藏的手里救出来?”

这将是个阴谋。

房藏故意留下了慕容春风,为的是希望有人救他。

特别是尹小月。

“房小子希望你救他。”谈笑嘿的一笑,道:“到时候洛阳的四大公子就可以联手赵古凤来攻……”

“我知道……”尹小月一叹道:“我甚至想到了简一梅已有意发动六府道的绿林大乱,所以必须先在洛阳引起争端。”

洛阳一战,天下武林必为之大乱。

武林一乱,三十万绿林恶盗必将乘机而起。

“那小子正在等藉口。”谈笑可笑的不好看,道:“我只怕这后头另外有人操纵全局……”

尹小月脸色一变,道:“你是指简北泉?”

“不错,简姓父女一明一暗,一步一步在洛阳城里施展计谋……”谈笑皱起了眉头,道:“这一对可厉害了,那位房呆瓜大概也被他们玩弄于掌股之中?”

尹小月一叹,道:“看来我们还是不得不到华山和布楚天会个面了!”

话刚说到这儿,王王石可是大叫的冲了进来,道:“不得了,不得了啦!”

“啥事?”谈笑没好气的回头,只见王大拳头一脸的难看,道:“谈大混混,这回有事了。”

杜三剑也跨了进来,摇头道:“刘瑾那个姦宦对付朝中大臣,连邝小子的爹都给人家整上了一记……”

邝寒四他父亲是“镇西大将军”邝百流。

专门负责的就是西陲边疆的军务。

而西陲正是蒙古人铁骑蠡蠡慾动之处。

谈大公子苦笑道:“邝大将军目下的遭遇如何?”

“不太好!”邝寒四苦着脸走了进来,道:“据说将派房山一战大有功劳的贺统时前往接掌……”

“好个刘瑾!”王王石大骂着:“这老太监显然是收拢了贺统时那老小子,再向皇帝老儿进言,由他去守边陲,好让蒙古人长驱直入。”

“赵古凤也发起了行动。”杜三剑的结论是:“我看贺统时只要到西陲一接了兵权,中原这厢便由简一梅和赵古凤联手大乱啦!”

“你爹现在人呢?”谈笑急问寒四公子。

“还在那横山城等着交接兵权……”邝寒四皱紧了眉头,道:“那个靖国王贺统时一向声誉不差,若是未和刘瑾联手,我们岂不是要错杀好人?”

“我们”指的是买命庄。

杀了贺统时是个法了,杀了日勒可汗未尝不是方法。

“贺统时将在什么时候上任?”

“明年一月由京城出发……”邝寒四一叹,道:“也就是在二十日之后的大年初六离京,二月十五日以前可到。”

“二十日……”谈笑苦笑着道:“看来咱们要另外计划了……”

每个人都看向他,看着谈大公子如何打算。

“邝寒四就答应了布楚天,同时先往横山城明白个究竟……”谈笑此刻好像很聪明的样子,道:“王老弟去华山搞清楚布楚天的动向……”

“哈!哥哥我一个人去面对楚天会?”

“抱怨?不然你跟三剑交换,留在洛阳好了。”

“算了!”王大拳头挥手道:““华山就华山。“杜三剑可瞪了一眼,道:“你的意见特别多……”

谈笑嘻的一笑,朝尹小月道:“咱们嘛,只好游山玩水,一路晃去京城啦!”

大家好像都没有意见。

杜三剑却是望着窗外叹气,道:“他奶奶的!简北泉那老小子如果没死,哥哥我一定叫他好看!”

简北泉到底死了没有?

雪落的时候,绝对没有比雪溶的时候来的冷。

但是对于武功已废,全身单薄的只有里外两件衣服的慕容春风来说,这是没有差别的。

这间仓库通风的可以。

他真有点后悔,以前怎么不把这儿修理的好一点?

偶而暴起的冷风,总让他以为今夜再也活不转到明天的日升时刻。

满耳是楼阁那端不时传来的笑声和琴扬。

这些原本都是他的。

却像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虽然只有十天,十天却如同过了十年一般。

每天自己像条狗在喘息苟活。

人生到底还有多少意义?

他缩在柴堆中,猛力咳着,额头上的热,反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插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谈笑出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