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出刀》

第11章 天地

作者:奇儒

那三个老太监阻止不及,正前一座殿里忽地传来“当”地一大响,是口百年老钟的沉厚声。

刹时,三名太监和一干宫女全跪了下去。

谈笑和尹小月两人站着,也不理会兀自在那儿看。

前方缓缓中由殿里踱出两行人来。

两列的宫女拥簇着一名华服妇人,看英容,看气度,好个风范。

那三名太监急急低骂道:“你们两个还不快跪下?”

要谈大公子跪?门都没有!

就算皇帝老子在前面,他还是站着。

只见那两列宫女已到了面前。

当中的那名妇人扫眼看向谈笑和尹小月,淡淡笑道:“你们两个跟我来……。”

这可是奇怪了。

那三名太监脸色异样的看向那名华服妇人,由那名年长的说道:“启禀夫人………这两位年轻人是……”

华服妇人轻轻一笑道:“念你们多年在宫内辛劳,这回放你们一条生路,半个时辰后如果仍在皇宫让我知道了,论斩!”

这华服妇人威菱有严,眼前三名太监在那双冷肃目光下那儿敢吭半句。

唯有伏地送走这两行宫女。

谈笑可一点也不担心,他还是笑嘻嘻的一拉尹小月道:“大美人……人家要我们跟着走呢!”

他们两个走了,留下三个咬牙切齿的太监和一群“吱吱”议论的宫女。

“夫人是带他们到倾月殿呢?”

“是呀!他们两个可是凶多吉少了。”

“可不是,夫人一般论断下罪或是斩首都是在那儿哩!”

三个太监听得这堆宫女如此说,总算是相互安慰似的一笑。

虽然丢了差事被赶出宫,死了那个姓谈的也算收获。

“不过……咱们还是得请刘瑾那保驾……年岁大些的那名太监嘿道:“有他向皇上讲话,这个皇妹不得不缓着些……”

另一名太监皱眉道:“问题是怎的在半个时辰内找到姓刘的那老贼,骗他们替我们保驾?”

“三位公公可好?”赵抱天竟然在这个时候冒出来,对着三人大笑道:“哥哥我正闲得无聊,一道儿喝茶?”

□□

倾月殿是一处相当宽敞的地方。

尤其前厅上赫然摆了十八般武器。

看来这儿不是宫殿,反而像是个武馆。

华服妇人坐上了正中央,立时两列的宫女各自抄起架上的兵器执手列立。

同时,谈笑、尹小月身后的朱红巨门轰然上。

“两位刁民擅闯皇宫,可是造反?”华服妇人冷目自有威严气势道:“还有那些同党,从实招来……”

谈笑嘻嘻一笑道:“近点儿说呢?有刘瑾、贺统时。远点儿呢?有赵古凤和六府道上绿林。再远点儿有个叫布楚天的楚天在华山……”

尹小月“咭”的一笑,面无惧色的娇声道:“当然,最远的是蒙古车臣汗部那个日勒啦……”

华服妇人脸色大变,叱道:“满口胡言,该杀!”

“讲真话就是不容易让人家相信!”谈笑一叹,睇了两列宫女一眼,笑道:“夫人是要凭她们动手?”

上头那位华服妇人凝目片刻,忽的一笑起身踱步下来,道:“不!她们不是你的对手!”

这话谈笑反而一楞。

倒不是他小看了这些宫女,而且眼前这位华服妇人似乎是经过判断后,方才很诚恳的讲了那句话。

这句不简单。

尹小月忽的笑道:“这些人都是夫人调教的?”

华服妇人看了她一眼,点头赞许道:“姑娘聪明!”

谈笑看着人家每一步行走的气度,可真是吓了一跳。

人家敢情是真高手呢!

他吞了口口水,道:“夫人……不会是你出手吧?”

“你也聪明!”华服妇人笑道:“正是由我出手,请!”

妈呀!人说个“请”字后,那动作真快。

不但快,而且曼妙绝伦。

只见得她的身影有如柳垂迎风似的无烟无尘连连击来,而且是绵密不绝有如江河大川。

谈笑猝然之中,只好使出吃奶的力气来。

闪、躲、跳、跃、挪、、柱、拗、转、退、进,可把他师父教的玩意儿全使上了。

最后肩头还是捱了一下,可上火啦!

“不得了,哥哥要发火了!”

“请……”华服妇人一笑道:“你的卧刀呢?”

谈笑已经出手了才听到后头那一句。

卧刀已呈矫龙万化似满刃一鞭随着对方挪转的身影而去。

每个变化有如生。

华服妇人最少变了一十二种身法,仍旧脱走不出。

但是在最后一式里双袖翻飞,硬生生拍了这一泓似鞭似龙的刀法上,退坐回位。

纷飞的是十来片的碎布。

这时那两行宫女惊怒跨步挡在中间,骂道:“逆贼该死!”

喝声里已纷纷掌着兵器向前。

“退下!”华服妇人轻喝。

声音虽轻,却有无比的威严。

华服妇人淡淡一笑,起身道:“方才谈公子宅心仁厚,是以只断了本人的衣袖……”

“那里……是夫人武功高强……”谈笑咧嘴笑道:“方才夫山出手时何不是留劲未发?”

“算了,少俗套啦!”赵抱天探头进来笑道:“怎样?娘……我朋友的武学造诣还可以吧?”

赵抱天的娘?

那岂不是赵任远的妻子宁心公主?

就是那位昔日和锺云双并称的一代侠女?

宁心公主笑了起来,道:“你的朋友武功是很好,不过……”

“不过怎样?”赵抱天和谈笑、尹小月一道问着。

“不过……”宁心公主依旧笑道:“他们却得死!”

死?

赵抱天大笑,谈笑也大笑。

甚至尹小月都在笑,大伙儿笑成一团。

死,难道是那么好笑的事?

对!对于某些人来说,有某些人死了他们会大笑。

当然“死了”的那些人如果不是“真死”,到时候不知道是谁在笑谁了。

□□

谈笑死了。

这四个字有如燎原风火,一刹那传遍了武林。

喧腾而混乱的议论,成为江湖中岁末最为震撼的消息。

这两三天雪也下得似乎特别大。

厚甸甸的自天空压了下来,大地有着奇特的悲伤。

谈笑真的死了?

“红藕会的人在京师目睹他和尹小月被斩首的经过。”一名老者在洛阳城“塞天酒楼”里不胜唏嘘的道:“三天前,也就是十二月二十五日他们两个擅闯大内皇宫,被论以刺君之罪,隔日午时问斩于午门……”

“这……怎么会呢?”旁边围听一个三十出头方脸硕身的汉子皱眉道:“谈笑好歹在武林上也是个英雄……”

“这事是千真万……”另一名满脸髭胡的汉子喝声道:“锒虎帮也传来消息,该帮帮主卜孤虹就在当场看着谈笑和尹小月双双被斩的场面,执行大员是当今扬威大将军陈重开……”

谈笑在京城里和陈重开有所冲突两回之事,亦早已传入江湖人的耳中。

“这么说来是真的了?”方脸汉子摇头叹气道:“这个姓谈的平素在江湖上名声不错,怎会落个如此下场?”

“是被人设计的……”老者捻着胡子,摇头道:“据说是由刘瑾手下的三名太监带了进去,遇上了早日的宁心公主不但顶撞而且出手搏杀……”

这事是大大的严重。

宁心公主是当今皇上的胞妹,这么做还得了?

“后来呢?”有人紧追着问。

“那个谈笑技高一,挟制了宁心公主要往和太和殿见圣上……”

老者说到这里,每个人心中也差不多想到了什么事。

老者晃了晃脑,眯起眼儿自烟管里吸了一口,缓缓自那口黄牙吐了出来,才接道:“幸好到了半途,当年先皇的带刀侍卫一品禁卫军首领的赵任远出手,方才救了下来……”

众人听到这,像是嘘了一口气,又有点落寞的叹息。

赵任远是宁心公主的丈夫,也是和苏小魂、俞傲他们并称于三十年前的大侠。

众人在这塞天酒楼内纷纷叹气的同时,门外俄然暴响起一阵马蹄,飙卷的四匹骏马急匆匆在前头窜过。

看人,赫然是洛阳城里的四大公子。

老者的一双眼可不差似的眯了眯,讶道:“四大公子在这个时候上那儿?”

正问着,门口一名二十七、八的年轻人冲了进来,口里直嚷嚷着道:“魏老爹……有大事了……”

那名抽烟的老者翻了翻眼皮,哼道:“小范子,什么事这么急嚷嚷的?”

“洛阳四公子上京城啦……”小范子喘着气,一个胸口起伏不定的叫道:“据说是为了替谈笑的事情洗冤,同时要……要……”

要什么?小范子看了一楼子二、三十个人,不敢说。

那个魏老爹大概也想到事情严重,招了招手,道:“你过来说……”

“是……”小范子应了声,三步并做步的到了魏老爹耳畔嘀咕了一句。

刹时,谁都可以看见魏老爹脸色大变,一根烟儿竟自手中脱落,摔碰到地上变成两段。

“果真?”

“是呀……这……不是太莽撞了嘛!”

他们两个一问一答,有人可忍不住道:“魏老爹,到底是什么事?”

姓魏的老头子看了问话的人一眼,慢吞吞的坐了下去,老半晌才一大叹道:“洛阳四公子上京城,是要找一个人『说』明白……”

每个人都知道“说”明白的意思。

问题是找谁?

“刘瑾!”魏老爹的声音有点儿发抖道:“司礼部主宰,太监首领的刘瑾。”

□□

在塞天酒楼谈论的事,不过是洛阳城里一个小小的写照而已。

几乎你在每一处都可以听到相同的内容。

未了未时,据说王王石王大公子一路由华山山脉里赶了三天三夜冲洛阳城。

沿途只要是挡着他往前走的东西,一律“飞”。

包括四个门派的门主,一十三名武功不错的好手在内,所以王王石现在又有一个外号“挡我者飞”!

“姓杜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据说王王石在邝宅将军府内的叫声,外头都听得到。

“我也不清楚……”杜三剑似乎憔悴了不少,顿足道:“谁不好惹,怎会惹上大内禁宫最麻烦的那个人的老婆身上?”

和宁心公主作对,就是和赵任远、赵抱天作对!

和赵家父子作对,也就是和苏家两代、俞家两代、大悲师徒、潜龙父子、蜀中唐门作对。

更可怕的事和冷明慧作对。

“天下第一诸葛”冷明慧和他的传人夏侯风扬,这两个人只要眼睛眨一眨,谈笑有十个也不够死!

王王石真的是急了,又跳又叫道:“谈大笨,哥哥我真想杀了你……”

想杀?人早已经死了!

王王石喘了一口气,又道:“听说房藏、东方寒星、宇文磐和欧阳弦响出城上京了,是不是?”

杜三剑苦笑一声道:“据说是如此……”

“那你还谁这儿干啥?”

“等你回来!”

“等我回来?”!王王石一哼道:“现在我们也可以走了吧?”

“是可以,而且非走不可!”杜三剑眼中有一丝的悲伤,道:“但是我们却非回来不可!”

“为什么?”王王石嘶哑叫道:“难道你怕死?难道你只是做做样子?”

“不是否!”杜三剑的眼中悲愤有力道:“你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

王王石的确知道。

“洛阳四公子不是也到京城去!”杜三剑长吸一口气,沉声道:“我们只不过是放着一个陷阱等人来踏……”

□□

“王爷……你相信他们真的上京?”

“嘿,你不相信?”赵古凤的瞳孔收缩着,冷笑自脸上来。

眼前的简一梅也冷笑的望来。

“他们不过是藉这名义去寻宝罢了……”赵古凤大笑道:“哈……有什么宝?哈……不过是死神住的地方而已!”

简一梅也笑了起来,笑得像是一身的骨头都要掉出来似的,娇声道:“不错!房藏那小子昨夜邀聚了宇文磐、东方寒星和欧阳弦响弦响彻夜长谈。嘿……为了谈笑上京。”

简一梅抬首娇笑,串串似风铃却又满怀杀机和讥诮道:“只可惜他们回不来洛阳……”

赵古凤满意的看着窗外,已是申时将尽。

他冷冷一嘿道:“一切进行的顺利极了,都米巴和那个昏君已签定边塞和平条约,贺统时也将在大年初一即刻出京上任……”

简一梅讶道:“不是正月初六?”

“不……”赵古凤摇了摇头,嘿笑道:“原订的正月初六是怕进行中有阻挡,如今既然一切布置就绪,自是越早越好……”

他挑眉冷目,又嘿道:“再说利用大年初二中原回娘家的习俗一片混乱中发动六府道绿林起兵,效果更好。”

简一梅双眸一闪,轻哼道:“这事是我爹和你达成的协议!”

“不只是如此……”赵古凤大笑道:“而且巨勒可汗也下令指示,都米巴在京城三日内布署旧有的势力已经慢慢结成,随时可以配合……”

简一梅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心中竟有着一丝恐惧。

六府道上绿林的兵力会不会让他一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天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谈笑出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