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出刀》

第12章 征鸿

作者:奇儒

好个巨变。

日勒可汗身旁的护卫根本来不及反应,见刹那后面那一壁里又“铮铮”的冒出森冷罗列的枪戟将日勒和两旁的人隔开。

邝寒四一挑眉,窜身上前便是一刃。

又快又狠的一刃,直插破日勒可汗的心口。

这时,下头数百人齐齐惊呼,纷纷拥上来。

日勒可汗两旁的高手亦窜转了个弯,当先杀至。

邝寒四整修用了十万两可不是白花的。

他猛的一拉那条圈死日勒的绳索,便是下方一掀。

刹那,他和四名“师父”杀手连着日勒所坐的这桌、椅一并掉了下去。

前后的行动也不过是眨眼而已,邝寒四和另外四名杀手已经完成了狙击渺然无归。

那数名日勒身旁的高手纷纷大喝,硬是用斧用刀砸破那处地板,往下落去了。

谁知这些人犹在半空,便碰着绳索之类的事物。

刹时,个个只觉全身上下一阵剧痛。

这秘道还有机关?

其势不止的更引动了火葯。

轰然好大一片响,整座风天笑地楼像是炸飞了般,硝火烟雾飞尘崩石一眨眼便罩住了所有的人。

好个邝寒四,都拉奔早经通知知道那儿某个位置是最安全的。

他看眼前这副景象,心中不禁又恐惧又钦佩。

想不到有人用火葯真可以计算到如此精准。

整楼里就是自己和韩元占、鲁库库三人站立的位置没受到波及。

都拉奔看着悬吊在那儿的日勒体一眼,暗地里不禁忍不住的欣喜。

日勒无子,而且自己又很受各部族拥戴。

车臣汗部不落入自己掌中还有谁?

他真想开怀大笑,真的好想。

硝烟落石已逐渐的平息,偌大一片楼子里能站得起来的也不过剩下八、九十人。

满目是伤残狼藉,惨不忍睹。

都拉奔的眼眶忽然蓄满了泪水,颤抖的解下日勒可汗的体。

好长一阵子的沉默。

都拉奔倏的虎目横扫,无论受伤没受伤的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悲愤,像熊熊的火焰腾着,烧着。

“是汉人杀了我们敬爱的可汗……”都拉奔怒声高叫道:“是他们让我们的好朋友花明安旗遭到死亡和羞辱……”

有的人都在听。

心中都有一把飞腾的怒火。

“发动全国的兵力,先把那几名凶手抓来五马分……”都拉奔的声音灌入每个人的耳里,道:“然后向中国明朝讨回公道!”

“战争,战争!”所有的人全叫了起来。

“战争,把死亡和羞辱还给他们……”

“向中国明朝讨回公道……”

“为可汗报仇……请都拉奔王子领导我们!”

“对,请都拉奔王子领导我们,请都拉奔王子领导我们……”

“绝不能让凶手回中原,杀!”

□□

“已经是二月十八了!”尹小月望着窗外,淡淡道:“不知道杜三剑和王王石接到消息没有?”

“放心!”谈笑躺在床上,用手枕着头笑道:“只要姓赵的跟他们说这是个计,不会弄出乱子来的……”

“最好是如此……”尹小月轻轻一叹,回眸看了谈笑一眼,嗔道:“你还挺悠闲的呢!不知道邝寒四现在怎样了?”

这点,谈笑可皱起了眉头。

“邝小子一点音讯也没有,倒是令人担心……”他摇了摇头,下了床道:“走吧!去问他爹,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

目前那是唯一可以得到线索的地方。

两个人转出了房门,踱往这座总兵府里。

横安城为兵家重地,看这总兵府的墙面就大不同。

那间房屋都是五寸以上的厚度。

至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就更不用说了。

邝百流的书房在东厢位置,简而有力。

就如其人,方正的一张脸充满磅浩之气。

谈笑和尹小月堪堪到了门口,邝百流正好拿着两封信函出来,两相照面。

“两位……本将正想找你们!”听声音,有忧。

谈大公子急问道:“是不是出了差错?”

“你们那两位朋友还没到京师,可能是沿途被乱贼阻住了!”邝百流摇头一叹道:“至于犬子……”

“寒四公子怎么了?”

“三天前据说在白云鄂博杀了日勒可汗……”邝百流显然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天下第一杀手。

“这小子怎么这般莽撞?”邝百流双眉下满是忧虑道:“以他的武功在洛阳城里混混是可以,想不到竟会出塞去干下这档子大事来……”

这厢三个人已进入邝大将军的书房内坐下。

“寒四当时只说要去塞外探探,看蒙古人是不是有所异动……”邝百流仰天一叹道:“如今蒙古全国动员和茂明安旗联手追杀,他如何能逃得出来!”

谈笑稍一欠身,安慰道:“邝兄弟洪福齐天,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

“唉!这话叫我如何能信?”邝百流摇头道:“在外蛮人的土地上,一个汉人怎么躲藏?”

尹小月忽的问道:“消息是从那儿传来的?”

“白云鄂博城……”

“白云鄂博离伊克昭盟已是不远……”尹小月赶忙安慰道:“如果邝公子渡过了黄河就没问题了。”

邝百流苦笑的摇头,一叹道:“只有希望如此了。”

□□

谈笑和尹小月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心情都很重。

邝寒四狙杀日勒可汗是对是错,如今已很难讲。

贺统时已死,朝廷火急下诏要邝百流依旧坚守横山城要塞。

如今死了日勒,反而让蒙古人藉口兴兵南下。

更让人恼的是日勒的继承人好毒!

“分明这件事是布楚天搞的鬼,也不顾道义要邝寒四赔上一条命!”尹小月怒哼道:“还是那个蒙古人别有居心?”

谈笑踱了两步,忽道:“会不会是蒙古人知道贺统时已死,想抓邝寒四要胁邝大将军?”

这事就更严重了。

尹小月轻轻一叹道:“所以我们必须赶往乌兰察布盟,看能不能救出邝寒四?”

问题是如何找到邝寒四目前的人在那里?

“天下只有我知道!”屋檐上,唐蓉儿随手拨掉总兵府侍卫所激射来的飞箭,淡淡道:“只有杀手才能找得到杀手……”

她说的可是实情。

“你有条件?”谈笑看她笑的那副样子,肚子里很清楚会有一堆的麻烦。

“只有一个……”

“什么?”

“只能两个人去!”唐蓉儿得意的看了一眼尹小月,却朝谈笑用力道:“你跟我!”

□□

黄河,自古便是汉族的发源圣河。

绵延千里自天上来。

从阴山西麓往南看,便可以瞧见这条龙。

邝寒四显然憔悴了不少。

看看身旁四名和自己同生共死狙杀日勒可汗的手下,如今只剩一名叫黄子翁的还在。

十六日的激战,四已去三。

“好个布楚天,好个都拉奔……”邝寒四冷冷哼着,遥望远际的黄河河水道:“所有的协议令是个陷阱!”

黄子翁这时喘着气道:“大员外,难道他们背信?”

“不错!”邝寒四长一口气,皱眉道:“原先前五天那个都拉奔犹且守信,暗里照原订计划中的路径让我们走脱……”

但是到了第六天在公中滩时派出了大批兵马围杀。

赫然那个韩元占指挥其间。

邝寒四痛心起来。

那一战,他损失了两名好手。

从此就十日不分昼夜的追杀和逃命。

三天前,沙拉毛林召镇上一役,又折损了一名兄弟。

却也在那时自己百险将死之际,隐约听到有人大喝道:“别杀了那个姓邝的!要活捉……”

那时不及细想,反正是趁着对方一时犹豫得以逃出升天。

不过却印证这三日来,人人对黄子翁下手是慾置之于死地,倒是对自己则有所顾忌。

为什么?

山风一袭,卷起满腹的心事。

今天该是三月初三。

他坐了下来,看了看黄子翁的伤势道:“可挺得住?”

“没问题!”黄子翁笑了起来道:“挂一些刀疤回去好向兄弟们炫耀。”

邝寒四有一丝感动,轻喟道:“你们都是好兄弟……”

“大员外千万别这么夸我们……”黄子翁笑道:“这几年在买命庄内才真的是活着……”

因为伏魔除姦是件有意义的事。

邝寒四哈哈笑了起来,拍着身旁这位好兄弟的肩头道:“如果每个人都能像你这般心思,何惧外蛮?”

这是一种生死间的相知。

黄子翁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后头有了声响。

这回来的只有韩元占一个人。

“姓邝的,你还不认命!”

“认命?”邝寒四笑道:“如果你知道哥哥我是谁,保证你不会说这两个字………”

“很好!”韩元占冷吞吞一笑,翻眼看了黄子翁一眼,冷嘿道:“我就先杀了他!”

话完剑出,好快!

别看这老道已是七旬年纪,也别看他瘦小的身子。

“怒剑”之名的确当之无愧。

黄子翁根本来不及看清楚,人家的剑锋已到了脖颈。

“叮”一声脆响,邝寒四一撤描金扇挡住剑锋。

同时一展一拍,硬是拨开了去。

韩元占沉喝一声道:“好!”

人腾起,那柄长剑恍若罩住了他的全身自半空中来。

莫非这已是“人剑合一”最上成就的御剑?

邝寒四一推黄子翁,喝道:“快走!”

一个人拔起,那柄描金扇转瞬划成一圈又一圈的弧。

好一串猛响里,韩元占的剑似是破了邝寒四的出手,剑锋一线直挺向喉头而来,黄子翁大骇。

邝寒四却是一声冷笑,半空拗身。

左掌,一翻一拍。

斗一线闪亮,匕首已插于韩元占的右臂上。

邝寒四不稍有停,坠身一拉黄子翁便往山下而去。

这厢韩元占剑势一顿,抱臂落下,邝寒四和黄子翁已遁逃下山而去。

他冷冷一笑,扬声道:“姓邝的,山下满是十五万雄兵,看你如何逃!”

声音随山风传得老远。

□□

正如韩元占那个老道士所言。

阴山之下满满一层又一层的军营驻扎。

密密麻麻的几乎不见尽头。

“大员外,方才那一战我差点以为你败了!”黄子翁心悸方道:“那招真是险之极险……”

邝寒四竟然摇了摇头:“我没胜……”

“可是分明是你中剑了那老道的右臂……”

这时他们躲在近山脚的一块巨岩后,注视着下方满是蒙古包的军营,边低声交谈着。

黄子翁似乎怕以后没机会似的,一股脑儿的说道:“而且如果你再补上记的话……”

邝寒四苦笑道:“方才韩老道的出手故意慢了一下。”

“为什么?”

“我也不明白,他们似乎想活捉……”邝寒四皱了一下眉,看着下头的蒙古军营,叹道:“这绵延数里,如何走法?”

黄子翁亦轻轻一叹道:“怕是蒙古人抓了我们便要攻关入中原了……”

这话使邝寒四一挑眉,嘿道:“原来如此!”

“大员外想到了什么?”

“中原横山城有变化……”

黄子翁不懂。

“我爹是镇守横山城的主帅,”邝寒四冷笑道:“他们想要活捉我去要胁家父开关……”

黄子翁讶道:“不是传说由贺大将军接手?”

“是否有变化我们不知……”邝寒四冷嘿道:“不过这样也好……”

他看向黄子翁,笑道:“你点了我的穴道带我去领功。”

“什么?”黄子翁脸色大变,道:“我黄子翁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错了!”邝寒四大笑道:“唯有这个方法我们才能活下去,而且可以……”

可以什么?

邝寒四没有说,黄子翁也没有问。

不过他相信邝寒四的判断不会错。

最少打从自己加入组织到现在,大员外从没错过。

□□

都拉奔看着黄子翁把邝寒四押进来的时候,忍不住得意的大笑道:“很好!”

“都拉奔王子答应在下的事可算数?”黄子翁一推邝寒四给韩元占,问道:“放黄某回中原!”

“当然!”都拉奔看着韩元占重新点了邝寒四几处穴道之后,笑道:“杀了你也无益,滚吧!”

黄子翁看了邝寒四一眼,大步的转身掀帐。

方要走出去,外头冷不防两把斧头砍下!

好快!

黄子翁方退,后面鲁库库一个拳头击背。

他惨叫一声奔出了帐外,随即明晃晃的斧头砍入肩,这一刹那天旋地转。

他只听到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都拉奔的笑声更大了,直震动得帐里空气都充满他的得意。

“大王子什么事这么高兴?”

随话声,七、八名蒙古军将领踩过黄子翁的体进入帐篷内,斗然看见邝寒四在前。

“凶手!该死!”第一个叫起来的是个年纪最大,名叫雷拉罕的将军道:“拖出去斩……”

“慢着!”都拉奔淡笑道:“雷拉罕不可莽撞!”

“大王子之话何意?”雷拉罕显然讶异又愤怒道:“日勒可汗就是被这名凶手杀死的,我蒙古人人得而诛之……”

“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征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谈笑出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