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出刀》

第14章 吹梦

作者:奇儒

六月,洛阳。

睽别了半年,是不是有什么改变?

布香浓很满意现在的成绩。

洛阳四大公子全数到了两湖地面对抗天府道绿林大乱,甚至连阮、何、苗、耿、魏这五个较成气候的世家亦纷纷投入战局之中。

一时,运用楚天会的力量让她在洛阳方圆内百里得以叱吒风云。

而她的总舵所在,也正是昔月楚天会所在的神来居大院。

历经风霜,又归原主?

布香浓望看窗牖外,风吹荷池。

好清爽!

肃立在左右的,是潘说剑和叶叶城。

“这个把月来都没有我爹他们的消息?”她问。

“是!”潘说剑皱眉道:“自从两个月前会主……”

“住口!”布香浓斗然回头,冷哼道:“我才是会主!”

“是!”潘说剑恭敬回道:“布大先生和赵慾减他们从长城外蒙古军营中无缘无故失踪迄今,江湖中一直没有他们几位的信息。”

布香浓双眸一闪,嘿道:“你不会是知情不报吧?”

“属下不敢!”潘说剑急急说道:“甚至查过了天下各分舵亦无任何信息……”

布香浓一哼,转向叶叶城道:“谈杜王和尹小月的行踪?”

“他们一行已到了百里外的邙山!”叶叶城回道:“三日之内该可以回到洛阳。”

“好,很好!”布香浓阴恻恻笑了,一双手掌赫然隐约的呈现金色道:“我们似乎可以送他们一些『礼物』了!”

“是!”叶叶城注视了布香浓那双手掌一眼,淡淡道:“一过邙山,属下已经安排了六处关卡……”

布香浓挥了挥手,点头道:“好,你们下去吧!”

望着叶叶城和潘说剑离去的背影,她迅速的推开二道密门,闪身间已无声无息的消逝于内。

轻渺无觉的滑动里,那密门又再度闭。

“那道密门不知布大小姐何时建启的……”荷花池畔,潘说剑摇头一叹,道:“原先布大先生在时并未有此门道。”

叶叶城苦笑一声,望风曳荷叶动,叹气道:“你我俱受布会主知恩,虽然受这大小姐闲气也得忍了……”

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道:“会主早已传函给我们解除毒功的方法,却又不得不在那丫头面前装着!”

潘说勉何尝不是苦笑道:“会主要我们留在这丫头身侧,一则是保护她,二则是监督着,也是莫可奈何。”

他们俱摇头一叹,多想飙骑于黄沙大地上和众兄弟同生共死。

“四妹和五弟已同尹小月和唐蓉儿一战而死。”叶叶城皱起了眉道:“这个仇是非报不可了,陆八弟亦暗中来了洛阳!”

陆恨来了浴阳?

“你何时得知?”

“一个时辰前他跟我联络时方知。”叶叶城说道:“他中途脱离会主掘宝之事前来,目的可想而知。为了杀尹小月和唐蓉儿。”尹小月行踪已知,唐蓉儿呢?””目前下落不明。“叶叶城似乎担心着:“那个女人很可怕,不但有一身惊人的杀技,就是天资上而言竟然可以由对方的脉动中揣摩出心法来,真惊人。”

潘说剑苦笑了片刻,耸肩道:“目前我们最重要的是查出是谁在暗中传授大小姐武功……”

他苦笑道:“半年,你我竟然毫无所获。”

叶叶城一嘿,道:“不过,他一定是在密洞内对不对?这是我们知道的第一件事。”

“另外,我们还知道大小姐施展毒功时双掌会泛出金黄的光彩……”叶叶城沉沉道:“天下有那一门武功臻比?”

这种既邪异又另开蹊径速成的武功并不多。

“莫非那个人还没死?”潘说剑脸色大变道:“一个已经死了两回又能活过来的人?”

“谁知道?”叶叶城打从心里一阵寒道:“苏佛儿十年来犹未能解开的秘密,天下又有几个人能知道?”

这是实话。

苏佛儿想知道的秘密,就是苏小魂大侠想知道的事。

而苏小魂想知道的事必然会去问一个人。

一个号称“天下第一诸葛”的大智慧者。

连这个人都不知道了,还有谁会知道?

滚滚龙涎香的烟气回绕盘旋在空气的四周。

肃穆!

肃穆而冷寒的气氛在这间地下密室中徘转。

布香浓的骄纵在这人面前完全收摄。

她恭敬的拜倒,口里称呼道:“师父,弟子前来请安!”

“很好!”一身黑袍罩着那人,幽冥深邃的坐在墙沿下的暗处。

看不出长相,也看不出年岁。

约莫可以由声音中知道是六旬的年纪:“这两个月来为师在外头转了一趟,你在洛阳似乎又有些进展?”

“是!承蒙师父倾囊相授的武学,徒弟已打出一片天下。”布香浓恭敬回道:“只是,怕到时不是谈杜王或四大公子的对手。”

这是必然会遇上的事。

洛阳的人,终有一天会回到洛阳。

轻轻的一哼。来自那人的喉中,道:“你先演练给我瞧瞧。着你的成就到如何?”

“是!”

布香浓站了起来,双臂一扬一振,忽的一袭衣衫打瓢拍响,旋转飞舞几个胯身,不但手,掌上呈现了金粉之色,就是五指上亦微微有量气绕动。

抖袖,“刷”的一道深痕在壁上。

壁上原已有六十八道的摔痕,只是这个更深。

“好!小有成就!”那个坐在暗处的神秘客显然大为激贺,道:“七个月能练到这等火候,太不容易……”

布香浓急急拜倒,道:“是师父调教之功……”

“哈哈哈……”那神秘黑袍客大笑道:“为师曾经多方苦思是否能另辟一条蹊径大大减少学武的年限,以今日观之,约莫一年之内便有殊胜!”

他缓缓站起,踱出了暗处。

烛光穿烟。现身的是个六旬左右黑须瓢额的汉子。

论气势,大有王者之风。

“去年你我在华山相见也算有缘……”神秘黑袍客淡笑道:“记得否?”

“香浓不敢忘!”

那一夜,布香浓悲叹自己武功不如人,仰首于华山深山内愤叫。

未料却惊动了此人。

也不知怎的,两人打了一架后这人竟然收了她为徒。

匆匆七个月,自己浸学于这奇异的武学之中,连传授予自己这心法的师父称呼亦未曾问及。

方想至此,神秘黑袍客似已发觉。

“你是想知为师之名?”

“是!”布香浓有些惊骇于师父如何知道,却也坦诚道:“天下岂有徒儿不知师父称呼的?”

黑袍客仰首大笑,声音在密室内回绕道:“为师之名就用向十年吧!”

就用?看来不是真名。

但是“向十年”似乎是别有一层深意。

布香浓缓缓立起,站立于向十年之侧,说道:“师父这两个月在江湖中行走可有些什么事?”

向十年一笑,一身透露着邪气。

但奇怪的是,看着布香浓的眼神则充满慈祥,道:“为师这同是到桃源别处提炼七彩圣果为大还丹,用来助你……”

布香浓大讶道:“果真有桃源别处?”

“哈!怎会没有?”向十年大笑道:“远在十年前为师取得桃源仙福处的圣果秘子,早已尽心栽培……”

“可是,据说圣果成熟需要一甲子六十年光阴。”

“不错,那是正常情况!”向十年傲然得意道:“十年方可成。只不过那灵树只能采一回叶子就得枯萎。”

是揠苗助长?

向十年踱了两步,轻轻一嘿道:“为师总共提炼了十三颗大还丹,至于其余的果子则任它长落,日后方可再结新株。”

布香浓见向十年如此照颇自己,不由得感激莫名,道:“师父对徒儿太好了………”

“哈哈哈……香浓,何必作此言?”向十年愉快的轻拍她的肩头道:“为师一生就只有你这一个徒弟,怎能不爱护呢?”

他取出一尊朱红檀木瓶,有些儿感叹似的道:“那夜在华山一见,为师见你资骨特异,绝非一般练究它门武功。”

所谓因缘以及因材施教,这点至为重要。

“你爹虽是一代武学宗师成就,但是他那门武学并不适合你……”向十年将朱瓶递给布香浓,续道:“这瓶内有六颗大还丹,这四天每日一服自可增强你某些以往不能达到的成就,所剩约两颗,留下以后急用吧!”

布香浓大大感动,忍不住伏倒哽咽道:“师父对弟子犹胜家父……”

“不能这么说!”向十年摇了摇头。道:“只不过你的资骨特异,就算是你爹也看不出来罢了。”他一顿,淡淡又道:“就算看得出来,除了为师这门武学之外也别无它法。”

过了邙山,洛阳城越来越近。

夜,风吹星动,入目好一番风情。

但是这座名为昌黎的小镇颇为热闹。

镇在山下,六月的风自然清凉。

更是,这里家家户户有前庭,入夜后纷纷摆桌端椅出来,品茗谈天。

“昌黎小镇风雅夜”,自来是洛阳城里才子们避暑的好去处。

谈笑显然也极欣赏这个地方。

他高高兴兴的啜饮邙山泉水泡煮的龙井冬茶,朝着一桌子的好朋友宣布道:“哥哥我明年要做爹了!”

“什么?”王王石果然是第一个叫起来,若了看杜三剑,若了看邝寒四,最后看向尹小月,摇头道:“那小子这么行?”

尹大美人可红着脸,少妇的风韵以及将为人母的情愫更是美了。

她轻嗔瞪着谈笑,半带笑道:“说那么快做啥?”

“大大庆祝呀!”杜三剑一举杯,笑道:“这档子事不给我们几个孩子的伯伯知道怎么行?”

“叔叔!”谈笑纠正道:“别让小孩子学错了。”

邝寒四可也是笑了起来。斟了茶自饮着,边道:“咱们就先给他取个名字吧!”

“叫谈论怎样?”王大拳头建议道:“日后跟他爹一样嘻皮笑脸,必然是天下谈论的目标。”

“有点学问,不过太强烈啦!”杜三剑另外有意见,道:“不如叫谈事,到时成了大侠谁有事都会来找谈事谈一下。”

他们三个乐了,触然有灵感似的,皆叫道:“谈一下!这个名字好!”

好什么个屁!

谈笑“哗啦”哼着:“取点有水准的名字好不好?”

“谈水准?”

“谈风度?”

“谈学问?”

又是一箩筐的怪名字出来。

谈大公子只差没昏过去,望向尹小月苦着脸道:“我怎么会有这么没水准的朋友?”

每个人都笑了起来。

好朋友就是有这点好处,天下间最平凡的事到了他们口里都变得有趣极了。

一直到寒烟三翁出现以前他们都笑得很快乐。

昌黎小镇的房舍是一间隔着一间毗邻而建。

也就是说,每家的庭园其实只有用竹篱隔开而已。

他们现在坐着的这间木屋,是邝家的资产之一。

寒烟三翁这三个老头子破了竹围跨进来时,很明显的就是一种挑战。

“冷冽雾中有我师!”尹小月轻轻吟着她在楚天会秘本上所见的词,叹气道:“来的是寒烟三翁!”

寒烟三翁每个人都知道。

不知道的是,他们竟然是列名在楚天会里。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尹小月一叹道:“那本秘册设非见到了人出现,一时间还搞不清楚何指?”

杜三剑看着那三个成品字状围来的老头,摇头晃脑道:“是不是布香浓那丫头要你们来的?”

“老夫杀人只认令牌出手。”破天翁冷嘿道:“反正你们该死在昌黎就不该走的出去!”

“是吗?”杜三剑看了他们三人一眼,笑道:“我不相信。”

他不但不信,而且退对王王石道:“帮哥哥斟杯茶。”

“干啥?”

“打完了架会口渴啊!”

玩剑杜说得理直气壮,接着也很理直气壮的站起。

然后,又很理直气壮的出手。

剑,刹那变化了三种结合,幻出了三种剑芒。

王王石看也没看的斟好了茶,就见着一只手伸来,手的主人又很理气直壮的坐下来啜了一口。

“好茶!”杜三剑笑道:“只可惜那三个老头子没这闲情雅兴来品!”

布香浓的脸色实在很难看。

她当然知道叶叶城和潘说剑设下的六道关卡阻不住谈笑他们到洛阳来。

但是,绝对没想到不堪一击至此。

姓谈的好像是卯上了。

从第一波攻击在昌黎开始。

他们五个人便昼夜不分的赶向洛阳。

一天一夜,连破楚天会六关。

这其中是不是有诈?

因为,这里面最少有两起攻击的人是很神秘的。

“为什么谈笑一照面就知道他们是楚天会的人?”

“因为他已经看出本会秘本上的暗号!”叶叶城叹气道:“恐怕除了会……布大先生所知的特殊几个之外,他们也全数都知道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吹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谈笑出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