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出刀》

第15章 空晚

作者:奇儒

莫井梧的消息接得很快。

在张家湾的本家宅子内有几个人“占领”。

是他们不长眼,还是故意找麻烦的?

莫井梧实在有点不相信这节骨眼上有人敢找他这条“汉水上的龙”的麻烦。

不过,事实发生了以后他反而冷笑。

这几个人一定不简单。

说不定还是谈杜王或四大公子中的几个。

张家湾已在望。

接到消息的第二天他就赶了回来。

而且还是出谷城里柳春楼小桃红姑娘的怀里赶回来。

“现在莫井梧在谷城柳春楼里享受!”刘全要昨天对看谈笑他们道:“如果在明天中午以前赶回了张家湾,那表示他非常愤怒。”

非常愤怒就容易犯错。

“当他愤怒的时候,总是会去先找一个相好的平熄怒火。”刘全要一叹,道:“所以有四次能够死里逃生!”

这次呢?

莫井梧这回找的是张家湾西的翠峰阁。

翠峰阁只是一间绿色的木屋,里面住着林寡妇。

单是张家湾一地,莫井梧就有三个相好的女人。

所以,谈笑他们分成三个地方守候。

偏偏就是上上签,谈大公子和尹大美人来守翠峰阁。

莫井梧“办事”的时候一向不要部下跟在旁边。

所以,他带来的汉水五蛟全都站在那间绿色的木屋之外。

他对这五个人有信心。

最少,没有人可以在一个出手全部处理掉他们。

但是他没想到有人出卖他。

所以也没想到翠峰阁内没有笑脸迎人的林寡妇。

反倒是有一个美得不得了的冷女人在。

莫井梧虽然有点吃惊。

不过他的表情绝对不是愤怒。

谁看到一个大美人独自倚窗而坐都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特别是男人,像莫井梧这种的男人。

“林寡妇上那儿去了?”他问得很温柔。

“进村里了。”

“进村去?干啥?”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尹小月看着眼前这个五旬左右的汉子,哼道:“你是谁?怎么可以擅自闯入?”

莫井梧笑着,又听大美人怒斥道:“笑什么?你知不知道我表姊的朋友是很有势力的人?”

莫井梧更好笑了,道:“是那位?”

“汉水上的一条龙?”尹小月一付得意洋洋的样子道:“怎样,怕了吧?”

这女人是林寡妇的表妹?

她是的确有一个住在京城的亲戚。

“姑娘是打那儿来的?”莫井梧又往前了一步。

“站住!”尹小月口里叫得大声,身子好像有点儿缩了起来,道:“我爹是在京城里当官的,你别乱来……”

莫井梧笑了,很符合。

他更乐的是,这女人很标致,而且楚楚动人。

“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

尹小月睁大了眼睛摇摇头,模样又娇又俏。

“我就是『汉水上的一条龙』!”莫井梧的心中竟然有一丝骄傲,道:“也就是你表姊的好朋友!”

“骗人!”

“什么?你不信?”莫井梧好笑道:“要怎样证明你才相信?”

尹小月做戏可是一流的。

只见她皱眉摇头了半天,才忽的一笑道:“有了,我表姊说你的背上有刺青,是双龙抢珠图。”

莫井梧乐歪了在听着。

“所以,除非你脱下上衣来给我看!”

“这还有什么问题?”莫井梧早已按捺不住,曳下外袍,边褪着上衣边问道:“姑娘,你怎么称呼?”

“尹小月!”

“什么?”

“尹小月!”尹大美人拍出两掌,就在莫井梧两只手脱下上衣不方便的时候。

又快又急的两掌。

莫井梧的反应够快,猛然吸一口气窜退。

同时,一身的气机护住前胸挡住这两掌。

他没想到的是,人家大美人只是比了一下而已。

真正出手的是无声无息站在后面的一个家伙。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这回谈笑学他的口气问。

“谈笑?”

“聪明!”

莫井梧叹了一口气,这算那门子聪明?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他问道:“是谁出卖了我?”

这句话可真的是说得咬牙切齿。

简一梅倚窗而望。

已经是七月天了,这一战打得正火热。

她摇了摇头,脑海中俄然的浮现谈笑那张脸。

莫井梧在暗中已传来消息。

谈笑一行人正挟持他由汉水而下。

也等得够久了。

她一叹,潜江到岳阳之间有自己的十万兵马,他要来的目的是什么?

杀自己?

简一梅苦笑一声,正回身来简北泉已兴冲冲的进来。

“谈杜王、尹小月、邝寒四、房藏、宇文磐都在汉水上。”他兴奋看道:“这一回他们简直是羊入虎口!”

简一梅的反应出奇的冷淡道:“让他们来岳阳……”

“什么?放着大好的机会在水面上不杀他们?”简北泉看了女儿一眼,嘿嘿道:“你是在想那小子?”

这是一种感情的力量。

就算是敌对的两方还是下不了手。

“活捉比狙杀有用!”简一梅淡淡道:“最少,北面洛阳几个世家会分崩瓦解。”

简北泉看了女儿一眼,沉声道:“一梅,这件事你要好好考虑清楚。”

“我已经决定了。”简一梅淡淡道:“而且,还打算派人到潜江城里去迎接。”

简北泉当然另外有想法。

活擒固然比死人有用,但是风险却是很大。

他边走着在回廓上边思考这个问题。

杀了这几个人的效果也自然会造成各大世家的分崩瓦解。

因为,这是人性中的贪婪。

房藏、宇文磐一死,其余的人必然立即想接收他们留下的势力。

简北泉大笑着,他当然知道女儿心中还挂记着一个人,但是他更挂记的是如何成功。

这一战巳是非胜不可。

任何有利的机会都要加以运用。

回廊外,花苑中有一个人负手赏花。

简北泉笑了,这个人是不轻易出手。

因为,他一直觉得能死在自己剑下的必须是个人物。

老西秦就是这样一个人。

近一百五十年基业的老字世家中,就以这个老西秦在年轻一代成就最好。

老字世家的当家主老赢就曾经说过:“十年后,本家领风騒的非老西秦莫属!”

老赢的话没有人不信。

因为他老赢。

“有几个人你可能有兴趣!”简北泉晃到那年轻人背后,淡淡说道:“而且,其中有一个你又非杀不可。”

“是吗?”老西秦的眸子在冷笑。

杀不杀人由他决定,凭什么说自己非杀不可。

“因为你喜欢一梅。”简北泉笑道:“而你也听过一个叫谈笑的人……”

老西秦的瞳子缩收冷肃,道:“他在那里?”

“三天后到潜江城……”简北泉笑道:“汉水之畔的潜江城!”

老西秦的瞳子更冷了,道:“可是岳阳到潜江要十天……”

“我知道!”简北泉笑得更愉快了,道:“可是,我保证他们七天后会到白露湖和洞庭湖之间的监利城!”

老西秦淡淡一笑,再度负手赏花。

他到监利城不过是三天的时间。

如果乘舟走洞庭湖甚至只要一天一夜的时间。

“最好能让他们快点到……”老西秦淡淡对花说道:“我不太喜欢把事情拖太久。”

简北泉大笑,畅快极了。

虽然六府道绿林听命于女儿,但是他绝对有办法把最重要的一些人玩弄在手掌上。

老西秦是其中之一。

史天舞也是其中之一。

在一间金黑交错涂饰的木屋内,简北泉找到了史天舞。

他是沈九醉的师弟。

当然也是韩元古的师弟。

“我知道你一直很在意韩元占和沈九醉的死!”简北泉讲得很直接,道:“当然,你也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死的。”

史天舞当然知道。

昔年巴山三杰中,一道一醉一儒并称于世。

虽然大师兄韩元占怒走塞外,终究是同门情谊有着十数年。

而当年最照顾他的就是那位大师兄。

死在塞外,因谈笑而死的大师兄韩元占。

史天舞足足喘了一阵子气,方睁着大眼重哼,道:“他们来了?”

“还没到,不过很近了。”

史天舞点了点头,又哼道:“可是洞庭湖的调度……”

洞庭湖七十二寨正是由他负责。

“这件事用不着担心!”简北泉笑道:“我自然会命人暂时代理。”

“好!”史天舞立身,自墙角土拉出一把长枪,冷哼道:“人呢?他们现在在那里?”

潜江城,果然是大城。

谈笑从舟舫上下来,拍了拍莫井梧的肩头笑道:“老莫,亏你暗中放出了消息。”

莫井梧一张黑脸发紫,哑哑道:“什……么?”

“少来啦!”王王石叫道:“你以为我们六个男人一个女人十四颗眼珠子是假的?”

“你们早就知道了?”

“就是故意让你有个机会表现表现……”尹小月娇笑道:“我相信,今天晚上就会有一梅姑娘的人来迎接。”

迎接?

这可有两种意思。

“我想她大概会相当有礼的请我们到岳阳城去。”杜三剑很有把握的道:“这样不但可以掌握我们的行踪,而且好下手的多。”

莫井梧的脸色真够难看的。

简一梅回传的消息的确是这样,而且沿路上的细节都安排好了。

“我们今夜睡那?”谈笑大笑道:“应该早弄好了吧?”

把酒客栈。

好名字,谈笑看了这名号就乐了,道:“取这名字的人真有学问。”

“是莫爷取的!”一同被带来的刘全要巴结道:“莫爷可是中过了秀才……”

“真的?”邝寒四又点了莫井梧的几处穴道,笑道:“那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莫井梧的脸色真是难看到家了。

刘全要这小子出卖了自己,竟然还有脸来拍马屁。

偏偏又拍到马腿上。

他头也不回的大步跨入把酒客栈内,当下便有两名小二迎上来道:“诸位客官住店?”

“客套别说了。”莫井梧一肚子火道:“他们都知道啦!”

那两名店小二也乖巧,三两下便带了人打理好一切。

这厢房藏和宇文磐晃了过来,有他们的看法,道:“我们分路走,有明有暗。”

“没问题!”谈笑嘻嘻笑道:“我跟小月带着一条虫在这儿等。你们两个先走到监利城里见。”

王王石也笑道:“人家的目标是你,哥哥我和杜三剑也走另外一路了,当然带看姓刘的一道儿陪着。”

邝大公子嘿嘿道:“我呢?”

“你自己有事,是不是?”谈笑淡淡笑道:“那位唐蓉儿大概已经知道大漠被我骗了同来,正跟在我们的后头。”

邝寒四吓了一跳道:“你怎么知道?”

“你也以为我们的招子是假的?”王王石叹气道:“那些水贼里有你的手下是不是?”

邝寒四苦笑一声,只有点头。

这两天传来的消息,唐蓉儿的确在自己这一行之后。

“所以,你最好留在后面先会会那位大美人。”王王石叹气道:“你说好不好?”

怎会不好?

这段恩怨也早该解决了。

这一屋子里的人,只有两张脸色是很难看的。

莫井梧和刘全要。

突然间他们发觉这几个人太可怕了。

“现在我们只要三匹马就够了!”谈笑对看前面站定的大汉笑道:“而且不是明天早上出发,而是现在。”

那名大汉的脸显然很难看。

他完全没有接到其他的人离开的消息。

但是,当谈大公子站起来往门外走的时候他能干啥?

动手?

打死他也不敢。

尹小月笑了,朝莫井梧道:“老莫,走啦!”

老莫?这女人跟她老公一样也叫老子老莫?

莫井梧发觉自己一张脸怎么老是发紫的时候,已经是在马背上了。

把酒客栈外面的马背上。

莫井梧实在是一肚子的火,他可要不顾一切争回面子。

马蹄已迈,城门在望。

忽的,自街道两旁飞出三十来条倒钩索。

来得好快,好像天网似的。

而且有力。

但是断掉的时候更漂亮。

所有人的眼珠子还来不及眨,忽然就看到绳索前面的倒钩一个个插在泥土上。

他们记忆所及,不过是谈笑的右臂挥了一挥。

然后是一排光亮在半空中划了一圈。

再来大家就知道结果了。

结果虽然知道,事情还是要做下去。

纷飞的人影中,有六把剑,四把分水刺击向谈笑。

这个配合不错,力道够、角度好。

谈笑的卧刀却更好了那一点光。

这回的“刀”好像是一支树枝似的,突然横生的迎了过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空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谈笑出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