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出刀》

第02章 艳火

作者:奇儒

杜三剑的剑破空而出,方动。自有风雷声起。

那呼啸。恍恍若天涛湃地来,好惊人的气势。

他窜身游移。迅速在十二朵莲花座下奔走,每一步的起落。舞动手中长剑罩成一泓一泓的光彩。

莲花座下当然也有机关。

杜三剑落到第三座时就明自了。只听顶上一响。那具莲花座猛可里开出三十来道小孔。

纷纷飘洒水雾下来。

好似是,霏霏细雨蒙蒙。

杜三剑退走,立即有三座莲花追了过来,直追着,一倏忽已到了墙角死所。无能再有退处。

另一端,王大公子拉着布大小姐往上窜着。

人家莲花瓣一点也不含糊的罩了过来。

前前后后数了数,也有一百二十来叶之多。

王王石一叹,朝布香浓道:“你对付后头的那个。另外三边的由哥哥来便成了。”

“太小看我了吧!”布大小姐叫了起来,腕中红缎拍了出去,还真有模样的嗤风裂响。

王王石可没时间去理会这位大小姐逞威风,他一扣紧双拳,对着当面和左右飞来的八九十叶利锋莲花瓣便轰然击了出去。

他用的气和力劲可不是直打直撞,前前后后一连二十六拳里。有上有下,甚至还有倒悬回风的转力。

最奇的,甚至是自个儿双拳互击。

这里头可是大大有学问。

王王石这厢恶搞乱弄。根本是将他周身的气机打乱。这一乱流,立即叫那些莲花辨不准方位。

而且,相互砸碰成了一堆。

一刹那,“叮叮咚咚”在半空中凑成一串串响来。

他可玩得兴起。忽的耳里听到后头那位布大小姐惊呼。皱眉中回头,咱们大姑娘可是险象环生啦!

王王石大大叹一口气。正待回身拉一把,却是,猛然眼前一层层的薄纱罩了下来。

他可大吃一惊。注目细看便叫“惨”。

人家莲花座上的伞扒罩纱全飘了起来盖住自己和布香浓。怒叹的是,这薄纱纱质诡异,粘上身怎的也甩不掉,碍手碍脚的好像让人家困住了似。

王大公子这双拳头拉扯不开还有什么玩头的?

看着隔旁,人家布大小姐也是一个样儿在那儿七手八脚的往下落去。

好个“鬼匠”吴不知,这玩意见还真是要命。

王王石一口气接不上了,随着那布香浓一道下坠。方是两脚踏上了地面,前后左右最少有一百八十二件暗器招呼上眼前来。

谈笑可足足等了好一阵子,这厢儿杜三剑和王王石都不好玩了才大笑着出手。

他可不是偷懒在一旁儿乘凉,而是在看。

看这些“鬼匠”吴不知的手艺有些什么缺点?

一直到王王石落地下来,他总算有了一丝把握。

窜身、腾拔、出手。

谈笑手中扇形的卧刀瞬间化成一线呈弧,有若一道彩虹划空横劈。

这一刀,早已突破所有“刀”所能达到的极致范围。

天下没有一把刀的刀身是弧形似虹。

天下也没有一把刀在划动破空的时候,可以上下飘动迎风乘起。

天下更没有一把刀可以随时改变形状大小,在每个不同的角度,每个不同的气机对抗时自然变化。

谈笑的“刀”做得到。

卧刀,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力。

因为,卧刀的意思是,把刀的死结藏密不见,而显露的,则是刀的真正精魂。

卧刀的心法,是把“刀”的神髓突破于定这种兵器天生的限制之外。

所以,卧刀不是一把刀。

卧刀是千千万万把刀每一片断的组合。

谈笑朗喝声中出手,刀锋在伸缩间砍中了五具莲花座座底之上半尺处。

他看出来,那里是莲花座机关总枢所在。

偏偏这点让他看对。

谈笑一生打睹没有输过,这种生死关头怎能败?

五具莲花座轰然落了下来。里头纷纷各自窜出了三条人影,总计一十五名杀手围了过来。

杜三剑对付着顶头那三座莲花台。

既已无退路,只好自己找。

墙厚不过是三寸,算得了什么?

八寸的石壁都曾叫他穿过了,不论是用胸用背都一样,所以,他破墙避退而出。

出了墙,阴暗的街巷便遮没了身影。

那三具莲花座追出,一出墙外可倒了大楣。

杜三剑又由另外一端破墙进来。

现在,他反倒是在三具莲花座后头,打算好好斩一斩这些鬼捞子的屁东西。

杜三剑大喝,腾身出剑。

好猛的剑气,一剑摧三莲。

他可满意极了,觉得今夜这一战日后必然轰动武林。

正得意看,耳里可听到王大公子的大喝。

王王石就让那些暗器全招呼上来。

暗器利锐,瞬穿透层层粘纱,却是贴在王大公子的全身上下,后又倒弹反激。

此刻,王王石一身的衣袍可豉得老胀。

护身罡气挡住了暗器,反弹再度破纱帐而出。

一来一往,最少有两百个以上的洞口。

王大拳头大笑,这厢儿两颗拳头可灵活多了。

他猛然震开破碎纱帐而出,似蝶破茧。

包惊人气势的是,他的双拳握紧一肚子鸟气撞出。

这一打可是惊人,不过一个腾身起落而已,每一具莲花座各挨了一记。

一记就够了。

连山岳洋海都能打碎的拳头,这些莲花座算什么?

伍旧狂的脸色非常难看的走了。

当王王石出拳的时侯,他就知道应该快点儿离开他屁股下那张独脚太师椅的时侯。

不过,今夜还是有一点点的收获。

布楚天那老姦的女儿可是吃上了苦头,而且,退是很有毒的那种苦头。

布香浓眼睛睁开的时候,只觉得一个身子飘飘荡荡的,没有落实感。

这是怎的一回事?

窗外,一波波的暖阳落进来,温温煦煦的有股酥松赖慵伏在全身每一根筋骨上。

她想了想,记起在天来寺的回忆。

有三个年轻的男人,用刀、用剑、用拳打败了一个叫伍旧狂臭老头子和他的机必莲花座。

布大小姐有些见头痛,尽力回想自己怎自到这个地方来。落眼四下,这儿算是间不差的房子。

榜局不小,而且悬挂的字画还真恰到好处。

她试着起身,但觉胸前十来处一阵刺痛,呼叫一声又躺了回去,这回她可想起来了。

天来寺一战中,她和那个叫王王石的臭小子联手合战,最后,那一大把暗器最少有十三支打在自己身上。

“大小咀,你醒啦?”那个叫谈笑的第一个晃了进来,嘻笑看脸道:“现在是不是可以请你把床让一让,给个机会让哥哥我睡觉了?”

布香浪粉脸大变,嗔哈道:“嗅!你知不知道姑娘我中了十三枚暗器?”

“当然知道,而且还不止十三而已!”谈大少爷左右踱了两步,哼哼道:“总辈是一十八支,其中六支毒。”

“有毒?”

“紧张什么?”

“会要命的……”

“废话!”谈笑瞪眼道:“谁不知道?我们那位王老弟自惭自愧未尽好”英雄护美“的贵任,所以……”

他可是咳了咳,没再接下去。

布大小姐一下子脸红烧热,她可是注意到自己一个身子简简单单的罩住一件白里衣裤。

这么说,难不成那个姓王的为了救自己而做出了某些事来?

一想到这儿,布香浓可忘记了全身的痛,也忘记了自己是打赤脚,一咕噜的跳下床来。

谈大公子可看瞧了人家那双脚丫子还颇耐看的。

不过,对于布大小姐的举动不得不问道:“干啥?要让床给哥哥睡也先穿好了鞋子嘛!”

布香浓冷肃一哼,咬牙道:“睡你的大头鬼,本姑娘非杀了那个姓王的不可。”

“杀人?”谈笑双手抱胸,嘿笑道:“人家跟你有仇?”

“他……”布香浓一时语塞,老半天一跺脚,恨恨道:“姑娘我一生的名节岂能够叫这小子坏了!”

“名节?什么事儿那位王老弟跟你的名节有关了?”

布香浓一窘,瞪眼道:“我的衣服……”

“衣服?喂!你别紧张好不好?”谈笑嘻嘻笑道:“衣服是女人脱的,毒呢,则是尼姑治的!人家王老弟为了救你,特别千里迢迢的跑到嵩山右麓去求那个了因师太来救你!”

谈笑瞅了布大小姐一眼,摇头叹气道:“真是狗咬吕洞宾,唉!我真为王老弟不平啊!”

“啊你的头!”王王石大步晃了进来,道:“谁是你老弟?像哥哥我这么有成熟魅力的男人,岂是……”

“你们别吵!”布香浓叉腰嗔斥道:“那个布好玩呢?怎么从头到尾都不见他现身?”

这布大小姐还当真以为他们是布好玩的手下。

“早就走了!”谈笑说的可是实话,道:“上那儿去也没告诉我们一声。”

“哼哼!臭老头子。”布香浓嘀咕骂道。

“喂!你跟那老头子是啥关系?”

“关系?”布香浓哼道:“见了面就打架!”

“哈!他姓布,你也姓布,总有些关连吧?”王王石自以为很聪明的问了一句。

“你姓王,天下姓王约有千万个。”布香浓哼道:“难道每一个都和你有关系?”

这话问得好。

谈笑忍不住蹦掌道:“真是璁明伶俐的小泵娘!”他笑看问道:“那么,那位人称布先生的布楚天呢?”

“是我爹!”布香浓皱眉道:“难道布好玩那个老头子没有告诉你们?”

她觉得奇怪,却立即得到答案。

“因为,我们和他根本不是朋友!”

布楚天看看女儿由谈笑、杜三剑、王王石送回了神来居院宅的大厅内。

他高坐于一张象牙雕琢的太师椅上,望看那三名近些年来飞扬盛名于江湖的年轻人。

等看对方一行走进堂厅三步,方才大笑起身,踏阶而下迎了上前道:“布某听闻昨夜天来寺一战,三仗侠士力救小女,心中感佩不已!”

“布先生客气了。”谈笑哈哈道:“布大小姐武功卓绝,若非她在,我们三个可是吃大了苦头。”

这话漂亮,人家布大姑娘睑儿一红,嗔道:“我发觉你们三个就属你的嘴最甜。”

这个小女儿态可是别有含意了。

布楚天嘿嘿一笑,肃手道:“三位请坐!”

王王石第一个不客气,挑了张桧木红椅便放下了屁股,这厢谈笑和杜三剑那甘落人之后,一抬脚便定位坐下。

莫看是随便举手投足,其中的捏拿可是有学问的。

不但快,露了一手轻功,而且稳,毫无空门。

布楚天心中可明白人家下了个马威。

他淡淡一笑,拉看女儿上了四阶台阶,坐回了象牙太师椅上方,朝布香浓道:“你体内的气机在一十八处有伤,到里头休息了吧!”

这个“一十八处有伤”可是回敬了来。

不过是握了握布香浓须臾,便已测得清楚。

那厢布香浓娇嗔看,但是爹亲的威严下不得不一顿脚的往里头去,方要转入内室,犹回头来朝谈大公子一笑。

这可是叫两个人的心中都打结了个眉头。

一个当然是布楚天,另一个可是我们谈公子了。

布楚天见看布香浓进入后头后,方是温煦随意看道:“三位英雄侠士似乎对老夫很有兴趣?”

王王石第一个哈笑出声道:“本座没那么有趣,不过……”他看向杜三剑,不说话啦!

咱们杜大公子只好接口道:“不过布先生连我们昨夜的行踪举止也一清二楚,那就不得不令人好奇了。”

布楚天朗笑一声,缓缓道:“三位昨夜在天来寺先战布好玩,后斗伍旧狂之事,知道的可不止老夫……”

谈笑这回可苦笑了,道:“还有那些有名有姓的?”

“慕容春风知道,代表四大公子都知道。”布楚天淡淡道:“当然,游云楼的人也很清楚!”

“此外呢?”谈笑眼睛一闪,笑道:“应该有更棘手的人物吧!否则……”

“呃?谈兄弟认为布某话中别有弹弦?”

“可不是?”杜三剑喝看仆役送上来的青碧玉茗,笑道:“方才布先生已经暗示四大公子联手了。”

王大拳头也大笑道:“布先生的意思是要我们多注意这些人,顺便的话就随手翦除了。”

布楚天这时忽然发觉,眼前这三个小子虽然没有什么显赫的世家,不过,他们绝对比得上拥有四大世家的四大公子。

甚至比他们可怕。

因为他们没有根,没有来历。

所以,就算有缺点也要好长一段时间来找。

布楚天大笑,竟然承认道:“老夫是有这个意思。”

这句话,谈杜王不得不佩服,却是不能问看下句话。

目的呢他们都很想知道,也猜得到最少有部份原因是为了桃源别处的七彩圣果。

但是他们更知道的是,问出这三个字会闹大笑话。

人家为什么要说?

布楚天含笑的接了一句,道:“那个棘手的人物,是你们想也想不到的南王爷赵古凤!”

“南王爷”赵古凤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们只知道姓赵的在四十五岁时就被封侯称王。”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艳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谈笑出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