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出刀》

第03章 情起

作者:奇儒

  月,越发白亮晶莹,映着布香浓幽幽汤汤的坐于屋檐上,冷肃的是她的眸,她的声音,

道:“尹小月……今夜你别想回去了!”

  “是吗!”尹小月轻轻一笑,昂首道;“我倒想见识一下那位神秘布先生的女儿有何能

耐!”

  她说话间,耳里忽的听到一串呼啸,当眼见得一名高瘦身影,顶上盘了个高髻穿着一袭

道袍的清疽道人落到身前丈外树梢上。

  风,小动,这道人的衣襟随着起波稍摆。

  但是足下的细枝坚持的彷佛是铁儿般,晃也波晃那么一下。

  尹小月心中有了打量,看清楚对方那张脸有似风乾的咸鱼皮,毫无半丁点儿表情。

  而且还惨白的吓人。

  尹小月不由得皱眉道;“道长是谁?”

  “嘿嘿……贫道鹤仙人。”那名老道的声音竟是清亮的有如鹤啼,道:“尹姑娘人美,

想不到武功成就也大是不凡!”鹤仙人的一双利眼闪了两回,冷沉沉道:“人道尹姑娘常居

于深闺之中,如何知道这位就是布大小姐了?”

  好老道,反应可真快。

  尹小月轻轻一笑,答道:“道长既知小女子长居深闺,又如何认出我是尹小月来?”这

个反问的好,那鹤仙人只有一味冷哼着。

  他们当然都知道,洛阳城里最少有三、四十名击师被各门各派雇用者。

  随时,可以随着目睹者的描述而绘画出一个人的形貌长相来。

  慕容春风手下有这种人,布楚天当然也有。

  鹤仙人嘿嘿笑了,双目很深一层含意的看着尹小月,道:“嘿嘿……贫道以为你在慕容

世家是不理人间事,想不到慕容春风还让你参与了不少事物,哈……这就包不能放过了。”

  尹小月脸色已恢复正常,艳冠天下的容貌清尘出众,不带着愤恚,淡笑道;“小女子受

教受养于慕容世家中,多少也会贡献一点心智是应当的。”

  尹小月挑了挑眉,淡笑着自有风情千种道:“道长夸奖了!只是小女子不知道长为何替

这位布大小姐出头?鹤叔叔,跟这贱人说这么多干啥?”布香浓抽剑指向尹小月,怒叫道:

“杀了我的鹰就得偿命!”

  她顿然已是怒火中烧,拔身一翻便落了满天剑雨而来。

  尹小月淡淡一笑,拂袖而退。

  布香浓追下,刹时双双在墙头上缠绕出手拼斗。

  尹小月轻轻一哼,左手稍翻微指,蓦地一股气机无声无息的压下了布香浓手中的剑身。

  同时,右掌拍手一落,硬是叫布香浪掌中长剑脱手。

  她这手出的巧妙,但是布香浓亦别有居心。

  剑方脱掌,腕上一道红影却是急电似地拍向尹小月。

  这回才是她真正出手的兵器。

  尹小月不防对方斗然放了这一记来,惊愕间再慾闪身已是不及,尽力移挫暴退,但左臂

上结实的捱了一下。

  刹那,殷红了一袖白袍。

  布香浓一招得手,岂肯放了这个“情敌”!她怒斥下令道:“将这贱人杀了!”

  刹时,尹小月一落下地面,四方便涌出十来名掌着朴刀的汉子,一股脑的围攻上来。

  这些人可不是简单的货色,硬是有着几分底子。尹小月挪身四闪,几个起落间踢飞了三

个,打倒了两双,但是左臂上的创伤大受影向,被人用刀背磕了一下。这可是真痛。尹小月

只觉得冷汗涔涔,创痛之中全身的气劲为之大乱,脚下运走间,自是更有了破绽。布香浓再

度出手,那一抹红缎带可是挟带凌厉无比的杀机而至,转瞬到了面前,直取喉头。尹小月一

叹,只觉身后的四把刀封得自己完全没有退路,如今果真是要丧命于斯?瞬间,耳中忽然听

到一声嘻笑,一个忽然觉得很亲切的声音,笑着道:“这么漂亮的大美人死了多可惜!”红

缎带已贴上了喉头。

  但是忽的像是失去了力道般,化成羽毛似的轻轻飘落,尹小月看得很清楚。谈笑不过是

抬了抬手腕,右腕。只见他的腕上那两环亮晶晶的钢片划过了红缎帑梢头两尺处,便被最前

面的这两尺离分而坠。

  布香浓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哽咽嘶哑的叫道:“大笨蛋!你知不知道她要杀你?”

  “我知道!”“你知道?你知道还救她?”姑娘的心一下子翻满满塞着醋意,道:

“你……是不是给……这贱人迷住了……”谈笑耸了耸肩,淡笑着道:“布大小姐这么关心

在下?”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儿,可怒得我们布大小姐双目冒火,咬牙切齿,愤愤一顿足,指

着他道:“好,姓谈的……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说着,布香浓一个凌身消没于夜深暗

处。

  那端树梢上的鹤仙人,嘿嘿笑道,“谈笑出刀,天下无兵。小子,今天是小瞧了一回,

日后有着好看!炳……”

  他长笑,双掌一拍后亦大剌扬身没于夜色。

  却是,不愧鹤仙人的称号。这手离去的轾功真是轻灵的无以复加,曼妙无比、人,一刹

那里走得精光。甚至那些受伤的、不能动的全数抬走不留。谈笑含笑的回头。相对望的是美

人的双眸。“你知道我不会感激你的!”

  “我知道。”谈笑大笑着道:“我当然知道你还是要杀我,不过……”他看了尹小月的

伤口一眼,耸肩又道:“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先治好你的伤势,以便在交手时没有阻碍对不

对?”

  游云楼,修缮一梅君梦阁的工程进行的很快。蔡布相亲自在监工,不过是到了天明时分

已经完成了,他一夜未曾眼,但是满身的精神暴张。

  在所有工人都离去了之后,何平安适时的出现。“查出来了没有?”“没有确实的证

据,不过应该是由布楚天下的雇金。”何平安恭敬的答道:“前天,买命庄阴三当家叫布楚

天的人提抓了回去,却是叫他用马车送了出来……”蔡布相看了游云后楼一眼,冷冷一哼

道;“很好!”何平安趋前一问道:“老板的意思是要怎样?”

  “不怎接样!”蔡布相冷然道:“只不过那个姓布的再来游云楼的话,我们把礼物还一

份给他……”

  何平安可有话问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蔡布相冷嘿嘿笑道:“这个已经不

重要了古我们只知道凡是阻挡我们计划的人,都必须在事先清除掉!”“是……,”何平安

用力的回答道:“属下知道了!”当何平安自恭身抬起头来看蔡布相时,发觉他的眼光一直

看一梅君梦阁。简一梅直到了整个地板全修复好了,这才推着珠施缓缓的走了出来。她身旁

三名最亲近的女婢中,黄羽已死。如今服侍在身旁的则是绿绮和秋笛。“小姐……你一夜没

睡怎么不休息一会儿?”秋笛急步迎上前,一持着。一梅微微蹩眉,一叹道:“你们三个之

中就是黄羽跟我最久,她死了,总得到她灵位前上个香,好尽尽主仆之谊……”绿绮急劝

道:“小姐不可,昨夜买命庄的行动失败,难保现在没有第二波行动,如果小姐执意如此的

话,那就由小婢到灵堂请了灵位回来吧!”简一梅摇头,谴责道:“请动灵位上来,又岂有

敬意?你们别说了……秋笛!”“小婢在……”

  “你跟我下去。”简一梅朝绿绮道:“这儿由你守着。”这可是好生个难题,秋笛、绿

绮正在犹豫,门外廊道上传来朗喝的大笑道;“怎么赵某来了,美人就要走了?”秋笛脸色

一喜,急道:“小姐……是王爷来了!”果在说话间,一道威猛斑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那

两道霸王飞眉可是凌气十足。来的这人正是“南王爷”赵古凤。简一梅轻轻一叹,上前请礼

道:“一梅向王爷请安……”。

  “哈……一梅姑娘怎么如此客气了!”赵古凤大笑,托起了美人,含笑道:“本王听说

这儿昨夜来了宵小,对一梅姑娘有所惊扰?”简一梅还没启chún,那绿绮已抢先道:“是有人

唆使买命庄的杀手要来杀小姐……”

  她这一抢口,简一梅脸色微变,淡淡哼道:“绿绮……退下去!”

  这个责罚可重,那绿绮睑色大变,但是口上却不敢说什么,颤抖的退入后房里。

  简一梅这厢才朝赵古凤淡淡道:“小女子教导无方,还望王爷多多包涵……”

  赵古凤抚须大笑,双目精光连闪道:“那里的话!不过……方才绿绮所提到有人指使买

命庄的杀手前来行刺?不知道那个幕后人是谁?”

  简一梅轻轻的摇头,好看极了。

  她一笑,自生风情万种道:“这事儿蔡老板、何总管可能更清楚……。……”

  赵古凤点了点头,庄严着声音道:“只要让赵某查出是谁对一梅姑娘无礼,本王必然不

放过他!”

  “多谢王爷关照!”

  简一梅衽一礼,却坚持道:“不过游云楼的事自有游云楼的人解决。”

  “好!有志气!炳……”赵古凤长笑一声,半晌后。

  方叹道:“唉!尚有数日,一梅姑娘即将有比武招亲盛会,可惜赵某老矣,未能亲赴此

会。来日便不能再闻一梅姑娘妙绝天下的歌声了……”

  简一梅轻轻一笑,道:“王爷何必提这事儿扰与?今天且让一梅好好为王爷奏上数曲

吧!”

  “好……”赵古凤大笑。

  但是双眸却深邃难测。

  王王石王大公子打了老大的一个哈欠。

  他可是和杜三剑足足守了一夜,两眼儿直注视着一梅君梦阁的变化,直到赵古凤的出现

才有戏上。

  “这老小于一大早兴冲冲的来干啥?”

  王王石很怀疑道:“人家只有三更半夜上妓院的,那有大清早来寻乐的事?”

  杜三剑瞅了他一眼,哼道:“奇怪的话,你不会自个儿去看看?”

  玩剑杜的话可是真他妈的有道理极了。

  王大公子这头儿正想起身凑和个法于过去。

  这会儿他们趴在游云楼外东南方位的屋檐上,但冷不防的那一梅君梦阁有了变化。

  赵古凤的身影无声无息的自东面窗窜了出来。

  而且右臂下还挟了一个人。

  王王石百分之百的保证那是一个女人。

  虽然他看不清楚那女人的容貌,不过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那女人的衣服是一梅

姑娘昨儿穿的那一件。

  “喂!杜小于,有事啦!”王大公子叫了起来,急呼呼地道:“还不快点追下!”

  “那头你去追!”

  杜三剑皱眉道:“我到里头去看看。”

  看看?那还有什么好看的?

  王大拳头没有时间问了,人家杜三剑早已窜身过去了,这会可由不得自己不追下去了。

  王王石那厢追去,杜大公子一进了君梦阁里可就直皱起眉头来。

  眼前小啜名茗含笑的不是一梅姑娘是谁?

  “杜公子何不大大方方的由回廊里来?”

  人家大美人的眼中有笑道:“难不成是学那张生夜半自窗来比较刺激?”

  杜三剑一张脸儿讪讪,轻轻一咳道:“那位赵王爷可真会作弄人!”

  简一梅浅笑着,螓首轻摇道。:“是他不明白两位暗中在保护我,以为又是买命庄的杀

手,所以故意引开了去。”

  杜三剑双眼一亮,道:“姑娘早知道是我们了~”简一梅并不否认,只不过又自品着一

盅龙井,笑着道;“这茶是贡品极顶,杜公子何不用着看看?”

  杜大公子嘿的一笑,还真不客气的接过秋笛送来的茶茗,人口好好一啜着。

  他深深吸了一气,片刻后赞道:“果然是好茶!”

  简一梅笑了,眸中别具深意道:“杜公子愿意的话,随时欢迎在一梅君梦阁来用

着……”

  她一笑,眼波流转又道:“自然,六日后小女子所办的此武大会,杜公子亦是难得的才

情中人。”

  这是邀约,也是送客。

  杜三剑爽朗的笑道;“我们三个就剩下王王石,只怕会气死了他……”

  简一梅笑笑,轻轻一句道:“我想邝寒四不会上台……”

  所以邝字世家可以推荐王王石为代表。

  杜三剑的眼中有着深思,这女子好不简单。

  似乎这年头的女人都很不简单。

  他一笑,自是起身便要告辞。

  外面王大拳头打了老大一个哈欠道:“喂……快点儿出来,回去睡了吧!”-杜三剑讶

笑道:“你不是去追赵古凤了?”

  “追那个老头子?干啥……”王王石一颗脑袋探了进来,人可是在外头叫道:“屁脑袋

也知道一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情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谈笑出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