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出刀》

第04章 长忿

作者:奇儒

一梅君梦阁今日大开。

一大早,游云楼便塞满了人潮,人人想要争睹的,是号称“天下第一名妓”简一梅比武招亲大典。

在场的每一个,不是抱看看热闹的心情就是便看增广见闻带看仰慕的神情而来。

没有一个人是来看笑话。

因为,一梅姑娘是卖艺不卖身。

因为,一梅姑娘的才貌风情天下少有。

因为,“天下第一名妓”不是出在京城,不是出在金陵,而是在洛阳。

辰时正,一幅长红绵纸由一梅君梦阁上了下来。

上头,用烫金字写了一列的名字。

这些名字,正是今日有资格参与大会中人。

有些眼力好的,早已一个个拉长了脖子数念告诉同伴:“慕容春风、欧阳弦轩、宇文磐、东方寒星……”喘了气,再念下去:“谈笑、杜三剑、王王石……”

“喂!怎么不继续念了?”

“怪哉,连那个四不公子中仅存的邝寒四也有……”

“啥?那小子也有?陪榜的罗?”

这时前头有人回过身来插道:“那小子不但有,而且还是第一个来了也!”

“真的!”那个看磅的跳了两跳,看到了最前方,叫道:“一排十来张椅子就他一个坐在那儿!”

“十来张椅子?”他的朋友讶道:“不是只念了八个名字?”

“还有,还有……”看榜的这汉子又拉长了脖子接念了下去:“冷无心、韩子冰、秦妙弃,唉呀!这三人更怪了,不知打那儿冒出来的?”

“别怪啦!到底还有旁的人没有?”

“别急,别急,我再看看……”

看榜的那家伙又垫脚又拉长了脖子看最下方的一排,总算是扶看他朋友的肩头看看了:“唉呀!浴阳城里别的世家也有人哪!房字世家的房藏、耿字家的耿落落、魏大员外家的魏风尘、人丁最少字家的苗灰儿……”

“还有呢?还有呢?”

“啥?喂!阮金童,怎么你跟我的名字排在最下面也插了一脚?”

“喂!何池镜,你开什么屁玩笑!”

“你才放大屁,哥哥我是说真的……”

“吵什么?”身旁不知何时有个年轻人冷冷笑道:。“阮金童、何池镜、先转头看看是谁来了?”

“哈!灰儿兄,你也来啦!”阮金童大笑看,转头看了过去,一张嘴忽的张得大大的。

前面五尺,人称四大公子中最“会藏”的欧阳弦响竟然是四公子中第一个到达。

紧随其后的,是最“深沉”的东方寒星。

“会藏”、“深沉”来了,“好战”宇文磐和“能忍”慕容春风呢?阮金童心里还想着,另一头又发出了騒动。

有人叫了起来

:“谈杜王……”谈笑很潇洒的跨在人群中漫步而过。

身旁,杜三剑和王王石的姿势也相当的不错。

三人六足,一行一动问的韵律已到完美的契合。

而在他们对面,慕容春风、宇文磐也适时来到汇合另一端来的欧阳弦响、东方寒星,双方互视着往中央接近。

凝聚,是七人之间狂飙暗涌的争锋冷笑。

一场子上百人此刻似乎也感受到这股压力,所有的人全沉寂下来,看看他们一步步的压近看。

是了,每个人心里想,其实这场大会是他们七个人之间的争战。

战果不只是赢得一梅姑娘这位大美人而已。

包是,谁将统率今日新一代武林辈的风騒。

每个人都沉吟看这般想,所以,当一声虎吼大响时,有一大半的人被吓得叫了起来。

冷无心是坐在一头斑斓白头虎上天剌剌进来的。

一刹时,大半的目光全投了过去,充满了惊异。

众人只听得虎背上这名剽悍的汉子大笑,扬声道:“冷无心报到,哈……”

这人就是冷无心?

一刹那,满场子已增加到三百之数的人全记住了。

王大拳头嘿的一笑道:“这小子成名的方法倒是很快!”

杜三剑笑道:“就怕等一下他更有名了。”

王王石瞪了眼儿,哼道:“是吗?有哥哥这只拳在……”

谈笑偏侧头瞅了他一眼。嘻笑道:“现在先别卖肌肉成不成?待会儿多得是机会。”

此刻,他们三人谈说笑着,已和洛阳四公子照面。

“洛阳四公子名动天下!”谈笑抱拳大笑道:“真是幸会!”

“谈杜王天下俱知,我等心仪久矣!”慕容春风嘴角一丝冷意,却是淡淡的肃手道:“三位请!”

人家既是道“请”了,自己还客气什么?

于是,谈笑、杜三剑、王王石三个屁股落坐到邝寒四的身旁,招呼道:“喂!这几天胖了些啦?”

邝寒四嘻嘻一笑,道:“心宽体胖了嘛!”

他们这端望了过去,那洛阳四公子亦纷纷落坐了。邝寒四回看了一眼,压低嗓子道:“喂!你们有没有把握?”

“你呢?”

“没有。”

“没有?”王王石拍看胸脯道:“哥哥我帮你撑看。”

这时儿,又纷纷有几个人跨入中央座椅处来。

总计一十七张的座椅是围着上头那道游云迥廊呈圆形排列。

谈笑这端和四大公子分坐于南北对峙,其余的位子则由先后进来的冷无心、韩子冰、秦妙弃、耿落落、魏风尘、房藏、苗灰儿坐定。

最后的两个空位,阮金童和何池镜拖拖拉拉的还是排开了众人,有些儿沾光似得意的坐了下来。

偏巧,他们两个身前就是冷无心那头白额大虎,阴沉沉约两声闷吼,真差点吓掉他们的半条命,捱成一处去了。

辰时正半,众人只觉得顶头上一响琴弦动。少说,是由一十三具十三弦琴同出,好惊人。

当先,由一梅君梦阁里出来的是游云楼的大老板蔡布相,他身旁由六名曼妙绝色的婢女陪看大笑的走到了游云回廊中央,朝众人道:“各位英雄,今日本楼为一梅姑娘举办的招亲比武大会即刻开始。过,在大会进行之前,一梅姑娘将以一首宋朝大词人张子野的”一丛花令“奏唱以谢诸位前来观会之情!”

“好!”众人哄堂鼓掌,轰轰然的叫了起来:“一梅姑娘,请露面让我们见识!”

“是啊!能一睹芳容,今生无憾了……”

这时一个接看一个叫,一声比一声高。

终是,千呼万唤中先由看穿碧绿衣饰的绿绮抱了具十三弦琴出来,紧接是一袭鹅黄系紫金腰带,足下小蛮靴小移,千种风情的一梅姑娘露面。

这刹那,艳光四射,众人可连惊叫也忘了出声。

此刻,静得连呼吸声都觉得太吵。

直待到一梅姑娘缓缓落坐在一张白桧木雕造的座椅上,众人方是嘘出一口气似的轰然鼓起掌来。

片刻騒动后,简一梅纤纤玉指小划过琴弦。

立时,所有的声音又自这方圆五丈间消失。

此刻的游云楼里内外挤了七百人有余,却是全屏气凝神听看他们这一生唯一可能的一次一梅姑娘的琴唱。

一梅姑娘浅浅一笑,妙眸微蒙,迷离的看了下方众人一眼。方呈十指勾勒轻启朱chún,好一段唱:“伤高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离愁正引千丝乱,更东陌飞絮蒙蒙。嘶骑渐遥,征尘不断,何处认郎踪?双鸳池沼水溶溶,南陌小桡通。梯横画阁黄昏后。又还是斜月栊。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一梅姑娘在上头曼吟唱着*下头的谈杜王和四大公子可是分别在人群中。搜索。

他们看看“南王爷”赵古凤正大剌剌坐据一方,也看到了布楚天由众人护着坐于一角。

布楚天身旁,布香浓憔悴而忧怨的目光不断盯向谈大公子而来。

谈笑只能苦笑,一避开眼却忽的见到一只熟悉的目光,那是一双千种复杂的目扁。

尹小月。

她终究是来了。

一只眸子无言的看了过来,这刹那里似有太多的话。

杜三剑凑到了耳畔:“谈小子。可不止她们两个在看你哪!”

啥意思?谈大公子一抬眉:可瞧见人家一梅姑娘正一双妙眸含笑的望了过来。他楞了楞,又自问了一句:“啥意思?好像天下的美人全中意哥哥了?”

他一个脑袋正打念头想看,那上头的一梅姑娘正好唱到了“犹解嫁东风”。

这最后一句方落,数百人全哄然大声叫好。

正是戏未开锣已见gāo cháo了。

满堂彩响了个老久,那蔡布相方是轻咳了一声,朝下头道:“何总管,请宣布比试之法!”

“是!”何平安自众人中走了出来,站立到这圈椅子中央展开一幅纸帛。朗读道:“游云楼承应一梅姑娘之邀,特别举办这次出阁比武招亲大会。凡是参加者,俱该心存以武相知。不得有夺杀性命的情事发生,否则,取消资格!”

他环视了一眼,继续高朗念道:“比武人数总一十七人,本楼已制作好签张,到时抽取决定对手。其中有一张是无数字空白者,得以免除第一战。”

何平安再度看了众人一眼,不见有异议后,方是清了清喉头,大声道:“比赛地点在本楼的游云回廊上相较,凡是被打下来落地,或是无法面战,认输者便算裁定落败!”

他仰首朗声:“比赛,特请”南王爷“赵古凤为公证印见,若无他议,则依上述办法进行。”

“他奶奶的,叫赵老贼为公证!”王王石叹气抱怨道:“这贼的脸皮好厚,分明是阴谋叫人家揭穿了,还有脸在这城里混!”

谈笑铍了皱眉,道:“可见他在洛阳城的势力了。”

杜三剑这厢也是皱着眉头道:“怪!以赵古凤的势力如此,大可以逼一。梅姑娘就范,难不成那大美人有姓赵的把柄叫他不敢妄动?”

谈笑“嘿嘿”两声,道:“真是越来越好玩了。”他转向身旁的寒四公子,笑问道:“喂!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以洗清哥哥的冤情?”

邝寒四耸了耸肩,傻笑道:“我也不清楚,反正半空中掉下了云中陆兄,他跑出了门口便朝众人宣布真相了!”

听起来简直是简单得离了谱。

谈笑的脑袋还在转,那何平安已经递箱子过来。

邝寒四中念东念西的半天,才伸手到里头一抓,抽出。接看,由谈笑、杜三剑、王王石依序抽着。

我们谈大公子才正要打开,身旁的寒四公子大笑,大叫道:“哈!菩萨有灵,我抽到空白的上上签!”

谈笑眉开眼笑道-:“恭喜!”说看,展开自己的签一。看,上头一个“五”字。邝寒四凑过来,有些讶异道:“你恭喜我干啥?”

谈笑看了他一眼,讶笑了回去,道:“好朋友!你抽到跟我抽到不都是一样?”

这厢,邝寒四还真的有些感动,一笑不语。

另一头,杜三剑和王王石全凑上来,各自道着:“九号!”

“十五号!”

“行了。”王王石笑道:“只要不把我们凑一堆就可以了!”

这时众人已纷纷抽毕,那何平安又站到了中央,朗声道:“现在,请抽到一、二号的英雄到回廊上去。”

游云回廊此刻已理出一片乾净地方,蔡布相和一梅姑娘以及众婢女全坐到了末端一梅君梦阁的门。

谈大公子可觉得浑身不自在。

因为,有三双女人的目光全盯看自己猛瞧,纵使她们是天下第一的绝色,这般看了也受不了。

耳里可听得众人喝采了。

只见前头的两个是骑虎进来的冷无心和欧阳弦响。

双双腾身,飘然的两道人影跃上了凌空回廊站定。

分立在左右两侧的栏杆上,迎风对峙。

单这一手轻功,叫好不绝。欧阳弦响向看对方一抱拳,道:“请!”

那冷无心一挑眉,话也不搭理半句,斗然出手。

他的双臂一舒一张,可是大见了火候,这厢在下头看着的人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但见两臂挥洒处有如风轮转动,一刹那已罩住欧阳弦响周身大穴,好快的出手。

欧阳弦响显然没料到对方一出手便是如此抟命。

他全力闪避,乘隙中挑个空门出手。

却是一十二手下来,只有退,由足下栏杆的这端不断右移,连个腾身翻落的机会也没有。

欧阳弦响像似大有不甘,。猛可里双拳往前一顶,大喝道:“试试我的双杀拳!”那冷无心冷笑,哼道:“杀屁!”斥声里,右臂一格横扫,左掌一缩入袖复出。

众人只见蓝光成星五角形般的一闪,那欧阳弦响胸口一道血柱喷出,闷哼一声摔了下来。

冷无心果然一战成名。

他在上头冷冷的望向布楚天和鹤仙人一眼,自是由上面瓢下,也不管一欧阳弦响,自个回座大剌剌的坐下。

没有人看清他用什么兵器伤了欧阳弦响。

“乖乖不得了!”王王石吐了吐舌头,摇头的看看欧阳弦响退了出去,由欧阳世家的人带走消失于人潮中。

他大大叹无道:“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好玩了。”

这厢,赵古凤身旁的一名汉子奔到了何平安身旁低语一句,于是何大总管宣布道:“第一战,由冷无心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长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谈笑出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