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出刀》

第05章 渔唱

作者:奇儒

王王石一双眼珠子在东方寒星的后头看了过去,忍不住又口沫横飞大叫道:“他奶奶的,那里这么多屁东西?”

东方公子一肚子火,又偏过头叫道:“喂!讲话就讲话,别刮风下雨好不好?”

说着的时候,最前头那具疆的十指利刃已深湛湛发着蓝光到了身前半尺,王大鲍子又怪叫道:“后头!”

东方寒星回头的时后,人家的十根鬼指已贴到了胸口了,这回可真的要了他东方公子的命了。

敝事儿可发生了,那具疆利锋十指触到了东方寒星身上,像是受到一股强力波扁似的反弹后撞。

痹乖,三个人耳中只听到“啪啪啪”的一串响,那具疆最少撞贴了三四具后头的“同伴”。

“了不起!”王大拳头叫了起来,道:“阁下是用啥招式把那些鬼屁玩意儿整治的?”

这当儿,那几具疆又像在机关的拉扯下恢复了正常,一具具的排列好再度冲了饼来。

落眼过去,这会可是有了变化。

眼前这些“东西”不再是平行的滑冲过来,而是一蹦一跳的,活脱是传说中疆的样子。

包绝的一点是,落到了地面后“脚”忽然不见,缩到了那一袭外罩的依袍里面。

绝了,这会可是有模有样的上、中、下三路。

偶尔三具疆叠在一块儿,十足十的有趣又要命,东方寒星在苦笑。

这会他可不客气了,等到最前头的三具疆叠成一处到了面前,他又弄了个法子让它们暴然后退。紧接是,右指速弹,便是一串的轰然嗤炸好响。

那东方寒星像是挑准了时机,猛的提气向前三步,右肩上一用力撞翻左面的石弊。

丙然露出了门户来。

后头的王王石和欧阳弦响动作当然不慢,拔了腿就闪身进入其中。

王大公子这会儿可竖起拇指,赞道:“东方寒星,你行!”

东方寒星笑了笑,或许是一起历经生死的关系,三个人之间也算是比较亲切了起来。

“你告诉我怎么踢平那些剑毯,拳杀红娘毒蛇……”东方寒星道:“我告诉你怎么整治那些疆的。”

王王石大笑道:“可以,不过,欧阳小子也得说个他那玩意儿是啥?”

欧阳弦响一笑中,先取出了那个镇家宝,道:“这物名称『镇魔琴』,利用乐音的波动力量击破茅山术。”

那是一种物理原理。

在那个时代,只知其所以不知其所以然。

王大公子笑着,点了点头道:“哥哥我脚底和手肘上部有软甲胄,不但可以屁毒物过水火,而且对于刀、枪、剑、戟也大有抗御的功效!”

“原来如此!”东方寒星一笑,道:“在下是对机关之学、五行生克落有研究,方才那些疆俱是利用钢线暗中牵扯,如果找到枢纽,自然容易干扰……”

他大笑中取出了一颗略似鹅卵之物,黑幽幽的沉重重在掌,笑道:“这是天山磁石,经年在高山上受雷击打而产生了异力,对于机括破坏大见功效!”

那也是物理原理。

在强力雷电击打下,金属会产生磁性的效果。

王王石点头赞道:“看来你们洛阳四大公子是各有其能,不愧是雄踞一方扬笑天下的名人!”

欧阳弦响淡淡一笑,道:“王石双拳杜三剑,谈笑天下人俱知。三位又何尝不是翱翔江湖的英雄人物?”

他们三个在这厢说得可乐,暗里控制全局的黑修罗显然已被激怒。

这几个小子一关过一关,简直不将神来居大院的奇门机关放在眼里,现在,他决定不再玩下去。

阴恻恻的笑声在这石棺四下回响道:“三位好好的谈天说地,神来居的大晏就要上桌了!”

王王石大大一哼,叫道:“又是啥屁东西?”

“哗啦”大响,上头的那顶棺盖可露出了一个个的洞口,大力的往下压迫而至。

下头的王王石、东方寒星、欧阳弦响可是连考虑的机会也没有,三颗脑袋能躲就躲的恰恰好穿过了洞口。

弊盖还在往下压,而且,洞口也为之一缩。

三个人彼此苦笑对视中,唯有坐了下去。

这好,简直就像人家大宴上头那道猴脑名菜似的,三颗脑袋叫人家紧紧的锢在那儿。

脖子是勉强可以动,所以当黑修罗大笑的由黑暗中走出来时,六道招子全望了饼去。

“我在想是用煎、烤、煮、炸呢?还是用炖、炒、浸、切那一样来得好?”黑修罗的声音很冷,一点也不像开玩笑,道:“三位都很有名,我相信这颗脑袋玩起来也特别不同!”

黑修罗大笑了起来,眼前的情景着实是个大成就。

谈笑尹小月从后花园里窜进来的时候,可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气氛。

“这儿有点怪!”谈笑皱眉叹气道:“我想大概是有人准备来欢迎我们了!”

“谈公子是聪明人。”秦妙弃竟然也赶了回来,露齿笑道:“看来,今天本宅院里还来了不少朋有!”

谈笑嘻嘻一笑,道:“已经有人来了?”

“当然!而且还三个!”秦妙弃叹了一口气,道:“只不过现在他们全变成了猴子。”

猴子?这是什么意思?谈笑虽然不明白,不过最少知道那位王大拳头很难过。

幸好,最重要的一点是,那小子还活着。

尹小月浅浅一笑,绝姿容的美靥似乎让秦妙弃呆了呆,佳人朱chún轻启道:“秦鲍子的意思是要让我们参观参观?”

秦妙弃楞了楞,淡笑中有股“豪气”,道:“两位若是有兴趣,可以跟在下来!”

尹小月娉婷的一福,道:“公子请带路!”

她这厢温柔好言,人家秦妙弃一时像昏了头似的,果真带路在前头大步的走开。谈笑这厢笑了一声,朝尹小月嘻着脸道:“人漂亮还是有用的多!”

尹大美人竟然脸儿一红,哼了一声,又羞又喜的道:“快跟上了!”

前头的秦妙弃带着两人三转两拐的,又到了“布楚天居处”那间雅致屋舍之前,由回廊指了指过去。

他一笑道:“王公子和东方、欧阳两位公子就在那间屋舍内,两位不是要去看看?”

话儿可有着一股讥诮。

“如果去晚了,变成死猴子时可一点也不好玩了。”

谈笑嘿的微笑着,点点头道:“从这儿到那间屋舍之间大概有什么机关吧?”

秦妙弃楞了一下,笑道:“秦某告诉你『有』,难不成谈大公子就打退堂鼓了?”

“这怎么可以?”谈笑叹了一口气,摇头道:“谁叫那个姓王的是哥哥的好朋友!”

秦妙弃没有说话,他就看着谈笑的行动。

十足十的他相信,这地底下的机关无论是谁进入了,不是死就是被折磨的半死拖出来。

谈笑一笑中跳了起来,他的面是朝向那间屋舍。

但是,身子的去势却是奔向秦妙弃。

他的动作很快,秦妙弃双掌出手相格的时候他又拔身再高两尺,紧紧贴上了屋檐。

真正出手的是尹小月。

尹小月的一双绝美柔荑显然让秦妙弃吃了一惊。

就如同稍早邝寒四让他大吃一惊一样,前面击来的身影我们秦妙弃天令主相信已经采取好了最完美的应对。

却没想到的是,人家赫然自背后点了自己四处穴道。

秦妙弃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已然叫谈笑探手一抓,双双往屋舍前的草地落去。

“哗啦”一响,地翻天覆中可全掉了陷下,尹小月也不稍慢,一个拗身亦紧紧的追落。

忽然,三个人全到了地底下,踩在一滩已经退冷的桐油上,黏得靴底、裤脚油腻腻的。

谈笑看了看四下,笑道:“看来王某某曾经在这儿大展双拳雄风!”

秦妙弃一哼道:“你待会儿真的可以看到三颗脑袋啦!”

“有趣!”谈笑朝尹小月笑道:“快去看看吧!”

尹美人的双颊微红,轻轻一点螓首,便是三人六脚一个接一个的往前走去。

没个百步,拐了两个弯儿可真见到三颗脑袋啦!

坐再脑袋之前的,是个黑大汉冷嘿嘿笑着。

正正好刀锋一线横在三颗脑袋的脖子之前。

这可真怕那黑汉子一个大笑蹬脚,不小心一踢,这柄鬼头大刀还真会切下那三蚌倒楣鬼来。

刀在大汉的身前,在身后有四个怪形怪样的人。

一老翁披落的长发不是雪白,而是殷红赛火,他靠在一尊和他一样大小的酒葫芦上,沉嘿嘿笑着。

大酒葫芦的中间部份还突伸出个小葫芦,一拔开塞子便洎洎的冒出酒来用嘴接着喝。

“大葫芦公?”谈笑讶异道:“想不到你这个红发老怪还没死,真是祸害遗千年!”

那个大葫芦公冷冷一哼,对着身旁那名胖得像颗球似的老妇人嘿嘿道:“老伴,有人咒我们早死哪!”

他身旁这个老妇人一双眼儿闭得紧紧,不知道是不是肉太多了挡住眼珠子,还是怎的,冷肃怪笑了起来,道:“我闻到年轻人的味道了,嘿嘿嘿,好味道,好味道!年轻人最补了,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姑娘,哈……”

尹小月脸色一寒,冷哼挑眉道:“久闻江湖中在十五六年前有个吃人鬼婆,就是你这恶婆娘了?”

“哈……骂得好,骂得好!”在吃人鬼婆身旁,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矮方型的汉子,双双同声笑叫道:“吃人鬼婆最喜欢人家骂她,越骂越有力,吃起人来越上味!”

这双矮方汉子不但容貌相同,就是说话的声音、语调,以至于面部的表情简直分不出差别。

好像他们中间有面镜子。

“镜子双方”就是他们的名子。

“想不到你们四个在这儿当差!”谈笑看见那名黑大汉,叹了一口气道:“阁下大概就是那个恶名昭彰的黑修罗了?”

“哈……不错,老夫正是黑修罗!”

谈笑点了点头,招呼那位只露出脑袋的好朋友道:“老弟,你干啥这付难看的样子?”

王王石怒哼叫道:“有啥办法?人家玩阴的,哥哥我一生光明正大,这种事那比得过人家?”

谈笑摇了摇头,拍了拍身旁的秦妙弃朝黑修罗道:“老黑,咱们作个交易如何?”

“哈……交易?”黑修罗大笑了起来,道:“你不会笨到拿秦妙弃来换王小子吧?”

尹小月冷眸一闪,哼道:“那有什么不对?”

黑修罗一双深沉的碧眼闪了闪,嘿道:“修罗鬼道只有敌人没有朋友,哈……除了布大先生之外,谁在我们手中都是一样。”

尹小月冷冷一哼,道:“那布香浓呢?”

“布香浓”三个字钻入黑修罗耳里,斗然打住了他的笑声,沉寂得有若死神的呼吸。

“小女人,你再说一次!”黑修罗的声音恍如是来自地狱内的怒吼。

“我可以救治布香浓体内气机断脉!”尹小月淡淡笑道:“不过,你得放了他们三个!”

黑修罗嘿嘿冷笑,打量着尹小月半晌不语。

谈大公子也嘿嘿笑了回去,道:“你不敢决定他们三个的生死对不对?是不是要等到布楚天回来?”

黑修罗钢牙一挫,双目暴睁道:“谈小子,黑某人怒起来就算现下杀了他们三蚌,布大先生也不会异议!”

谈笑哼道:“如果事关他女儿的生死,那就难说了。”

就此一句,双方四道眼光可死瞪得紧,气势自身上来充湃于秘道之间,呼吸间都可以感受到杀机。

老半晌,那黑修罗“桀桀”冷笑,挑眉道:“黑某人可以放心不管,不过……”他看了下头的鬼头大刀一眼,冷哼道:“我后面这四个人的想法怎样,黑某可不想干涉。”

“行!”谈笑身了个懒腰,笑开了脸,道:“葫芦翁、吃人婆、镜子双方是四大恶,我早想试试他们到底恶到什么程度了!”

秦妙弃竟然在这一刻笑了起来,而且还很放心似的吁一口气道:“我保证你等一下就有非常难看的脸色!”

他说着的时候,大葫芦和吃人婆双双由石棺盖上飘了下来。

露的这手轻功,简直是鬼魅般足不沾地。

“好!”谈笑拍掌道:“真他奶奶的『鬼飘双渡』的轻功,在武林已有十来年不见了。”

这门轻功心法大为不同的是,需要两个人同使。他们彼此间以内力气机相互激汤,使得双方的脚下不断盘旋着一股“气”。

刹然见了,还真以为碰上了鬼物。

尤其是一个红发童面,一个是阴沉怪婆,吓死人了。

谈笑嘻嘻笑着,忽然伸手一拉身旁的大美人,低声说道:“这两个老家伙的内宝心法一致,自来搏杀同心。不过,碰上咱们可倒楣了!”

尹小月的小手儿叫谈笑这一握,心头热上了脸颊,轻哼道:“你打算个怎么破法?”

“他们有『鬼飘双渡』,咱们可有大自在心观无相波罗密神功……”谈笑笑了起来,道:“正好是佛来降魔!”

尹小月眼眸一闪,又羞臊了起来,道:“可是……他们可有着数十年合作的经验!”

这点很重要。

江湖中日日生死搏杀,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渔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谈笑出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