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出刀》

第06章 天地

作者:奇儒

  洛阳城那一战的结果,无疑是震动了天下。

  江湖人们谈论的,不只因为是房藏打败了慕容春风。

  包重要的是昔年唯一可以和俞傲一刀相媲美的老鬼“无比刀斩”,终于又再度出县世间

了!

  房藏,这个名字一下子也在江湖中人人耳熟能详。

  我们谈笑大公子听到这消息时已经是十天以后正在洛河的河面上喝稀饭吃早点。

  “噗”的一大口喷出来,他朝尹小月叫道:“你有没有听错?真的是那个叫房藏的胜了

慕容公子?”

  尹小月淡淡一笑,递了条毛巾过去让谈笑擦嘴儿,点了点头道:“我想我的耳朵大概没

有毛病。”

  谈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着舟外的江面吟唱道:“一生为何事?名利双逐心。到时回

首看,原是柯南梦……”

  尹小月轻轻一笑,点了谈笑的五处穴道后方将拇、食二指捏了一下谈笑的背部神藏穴。

  “妾为了遵守诺言,不得不委屈谈公子了。”尹小月有一丝抱歉,也有一丝欢愉,道:

“再过十天我们就要出塞外,在那黄沙大地过那半年与世无争,逍遥自在的日子,我自然会

放了你……”

  “我知道!”谈笑苦笑起来还真不难看,道:“只是塞外风情不是你尹大小姐想的那般

世外桃源……”

  “那我们就在大漠上流浪吧!”尹小月笑道:“想着黄沙连天,黄河自天上来的情景,

便大为快意……”

  她看了谈大公子那付表情,浅笑道:“怎么?你好像很不乐意何我到处游山玩水?”

  “那儿会?”谈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不过,你最少要通知一声我那两个朋友吧,

好让他们知道谈某人一切平安无恙,正有美人陪着快活的很!”

  尹小月眼眸一转,支着头简直是美极了。

  “这个嘛!”她嫣然一笑,道:“等要出关时再说,好不好?”

  谈笑能怎样?不好也不行。

  他还来不及点头,船家的桨橹已经是一撑靠上了岸。

  总算结束了十天的水路。

  谈大公子扭了扭腰,哈欠张大了嘴,道:“我的妈呀!总算是捱了过来,差点散掉了这

身骨头。”

  尹小月娇笑着:“好吧!这两天就先在华山到处看看走走,说不得有妙境可以住就用不

着跑到塞外去了。”

  洛河,正是由当时称为“豫”的河南省洛阳到称为“”的西华山山脉中。

  此刻两人下了舟船,一望眼便是华山山脉那片苍郁沉森的好风景。

  “好!不愧是佛道家修练之地,看这山势来龙,便大已不凡!”谈笑很满意似的笑道:

“若是能在这儿有处合姑娘的意,那才叫做世外桃源。”

  尹小月娇嫣一笑,嗔瞪了他一眼道:“反正你鬼点子一脑袋,就是想留在中原,好回去

那杀血腥的武林!”

  说到后来,竟是悠悠一叹。

  谈笑可大大的摇头了,很正色的道:“目前江湖不致大乱,有杜三剑、王王石就够应付

了。”

  他们两个由渡头边走边谈着,往华山主山下有名的金龙大镇踱去。尹小月显然被谈笑的

话引出兴头,讶问道:“难道他们不会为一梅夫人的秘图而争战?”

  谈笑一口否定,道:“要是这般的话,那位简姑娘人还在游云阁时早就引发一场大战

了。”

  没有人动手的原因,是因为一种很微妙的制衡力量。

  只要不是落到四大公子、布楚天、赵古凤等任何一个人的手上,均势还是都会维持着。

  “所以,一梅姑娘在房藏手中跟在游云楼并没有什么两样!”谈笑的结论是:“我们可

以好好的游山完水了。”

  尹小月笑了起来,觉得郎君是个很奇妙的人。

  他有一种“随心所慾,无物可羁”的潇洒。

  同时,也是个相当有原则的人。

  尹小月一叹,想着谈笑将自己当成朋友,一种很特殊的朋友,所以,对于自己加诸于他

身上的作为并不以为忤。

  不但如此,而且还很高兴的跟你聊天说地。

  想着的时后,人家又很温柔的在耳畔道:“叹什么气?金龙大镇已经在眼前了!”

  可不是,前头这镇可真大,单是那一面城垛就绵延得好长,后头半环着华山山脉以及华

山主峰,看起来真是气象万千!

  尹小月忍不住道:“我虽然不懂风水之学,不过单看这山势地理,华山之下必出名

人!”

  谈笑很赞同道:“你这话简直是有道理极了。”

  说着,一张嘴还咧得老大,好乐!

  敝了,这小子跟什么乐啥个劲?尹小月看了谈大混混一眼,心情竟是不由自主的也跟着

飞扬起来。

  或许,真的是跟前夺人心神的景色影响吧!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往城门口而去。

  正是要进城了,冷不防的里头快马一对冲了出来。

  那双骏马上坐了一男一女。

  男的眉清目秀,只是神情稍为骄傲了些。至于那个女的,戴着黑纱遮住了脸,看不怎的

清楚。

  从下看上,正好出城的野风稍卷,略为可。见芳容下半,是一弧完美绝丽的下颔。

  细腻白润的肌肤,恍若是软玉般的柔和。

  尹小月显然也被对方吸引在这刹那,倒是马上那名男子朝身旁的女子道:“妹子,那位

姑娘只怕是天下间唯一可以在气度风华上和你相比的呢!”

  蒙纱女子一啐,娇哼道:“别见着别的女人就拿来跟人家比好不好?”

  她话是说着,免不了朝尹小月看上一眼,一双翦水眸子晶莹透亮的,自有赞许之色。

  “果然是位大美人……”下头的话可听不清楚了,只闻得脆悦的笑声随夹于马蹄之间而

去。

  谈笑和尹小月互视一笑,正要进入城镇内,里头又涌出一波的人潮来,纷纷叫道:“皇

甫悦广大侠和易骑天大侠又要决斗了……”

  “他们三个月来总共决斗了八次,这回不知道是谁胜谁败……”

  一干人快步的“哗啦啦”跑出了镇外,循方才那对男女的方向去了。这些人方走,又有

一批人跑了过来。

  谈笑“嘻”的一笑,道:“皇甫悦广和易骑天两人在地可是人人敬重的好汉,不看太可

惜了!”

  尹小月浅笑,哼道:“在中原怎的没什么有名?”

  “因为他们曾经发誓一生中只在地活动……”谈笑耸了耸肩,道:“至于为什么,那就

得问他们了!”

  尹小月哼了哼,娇艳中自有憨态迷人,她不由自主的跟着谈笑往回走,边道:“你又怎

么会知道这些?”

  “不知武林事如何替天行道?”谈大公子义正辞严,很浩然的道:“我谈某人六年在江

湖中打滚,可不是闹着玩的!”

  尹小月“嗤”的一笑,道:“看你说得这般严重!”

  他们两个在前头慢慢走着,后头再涌来的一波可聊起来了,道:“唉呀!真是一对金童

玉女!”

  “可不是,感情还好的很哪!”

  “就是嘛!看样子便像是新婚燕尔的小两口子。”

  “我打赌结亲没超过半个月,到天下各处游山玩水的。”

  什么话,简直越说越离谱了。

  尹小月又躁又羞,自个儿垂首顿足,一个胖子还笑着上前来,边走边道:“两位,我是

金龙大镇里悦来客栈的掌柜,叫容顺胜。”

  谈笑笑着回道:“原来是容掌柜!”

  “不敢!”容顺胜快步走着,回头叫道:“两位如果今夜要宿住在金龙大镇,可千万到

小店住呀!”

  说完,又赶上了同一波人往前走去。

  尹小月看得顿足,哼道:“无论如何也不能住那儿。”

  谈笑只有笑而不答,转眼间已经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围成一大圈子,约莫十五六丈之

径。

  看来,皇甫悦广和易骑天之战,在他们的心目中可真是大事一件了。

  眼观此景,心中难免会想起在数百里外洛阳游云楼之战,何尝不是引得市井哄然的大事

一件?

  谈笑和尹小月这厢寻了个位置站定,隔不远处方才所见的那对骑马男女正坐于大罗伞遮

成的棚子下。

  那一处有十来张椅子放置,各坐着老老少少,看来是金龙大镇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不是名商巨贾的打扮,便是深湛精光太阳穴突隆的好手。

  尹小月这厢看了,含笑道:“这大镇里还真卧虎藏龙。”

  谈笑嘻嘻着脸,点头道:“早不说了,这儿的地理风水会出人材的吗?”

  这当儿说话之际,人群之中发出一串串掌声来。

  谈笑和尹小月寻声望了过去,只见南北两向的人群纷纷让出一条路来,自通道中各自走

出一名四旬五六的中年剑客。

  “南方来的是易骑天。”谈笑解释道:“他的剑比平常所见的宽了一倍,用的是『风雷

一十三击』……”

  尹小月看了过去,果然是好阔的一把剑。

  那个易骑天长得堂堂峨然,高大的身影,巨大的手掌,一见便是给人强大的压迫力。

  特别是那尺半长的黑发垂胸随风,方正凛然的一张更让人生起一股钦敬信任的靶觉。

  “北面的那个叫皇甫悦广……”谈笑如数家珍,笑着道:“他用的剑是黄槐紫晶木雕刻

成的木剑,用的是『乾坤大八式』剑法……”

  这个皇甫悦广着的是一袭灰色儒袍,飘逸有神,昂然而立。脸上一片详和微哂,拂动颌

下短须,有着仙风道骨的模样。

  双双漫步相近,直到了一丈左右分别停了下来。

  “皇甫兄,你我约斗以不过十为限!”易骑天朗声洪亮,熠熠有神道:“今日是第九

回,非得分出胜负不可了。”

  皇甫悦广抱拳回礼,朗笑道:“好!今日之战是非分出胜负不可,易兄,请!”

  “请!”易骑天大笑中,已将剑插于地,右掌一扣剑柄拔出,左掌五指接握末端,是双

手举剑。

  尹小月不得不有些吃惊道:“莫非那剑特别沉重,非得以两臂同掌方能使用?”

  谈大公子一笑,赞许道:“又见识,的确如此!这柄风雪剑最少也有七八十斤,寻常的

剑也挡当不起。”

  再看向皇甫悦广,黄槐紫晶剑是木剑,剑鞘是幽灰灰的鲨鳌皮,轻轻一脱曳便拔了出

来。

  到了最后,恍如紫水晶般的琉璃清泓,好看已极。

  尹小月这厢赞叹道:“这剑可真是美极了……”正说了一半,易骑天和皇甫月便已双双

弹身而起。

  他们的出剑很猛,完全迥异于中原剑斗中的轻灵变化,方是出手,隐隐已有风雷响动,

天地变色之概。

  皇甫悦广掌中一泓泓的紫晶剑气好似龙腾九天,盘匝复盘匝的卷向对手。易骑天也毫不

逊色,双掌紧紧握着的阔身似已人身合一。

  剑到那,人向那,意动起,剑随至。

  好一场战术,不过是一盏茶的光景已然令人看得如痴如醉,惊叹叫好之声不绝于耳。

  尹小月看得目弦神移,心中大为惊讶,不过还是抱着看戏的心情,待她转头看了谈笑一

眼,不禁被他专注的神情吓了一跳。

  “谈笑,你干啥这么认真?”她问道。

  他没有回答。

  尹小月有一丝错愕,摇了摇他,道:“喂,你傻了?”

  这回谈笑才像是回过神来,说道:“什么事?”

  问的时候,眼珠子可是连动也没动。

  尹小月不禁好笑道:“你干啥这么专注?”

  谈笑又没有回答,好似一忽儿又陷入了眼前那一战之中,两颗眸子偶尔闪过赞叹、喜悦

的光彩。

  尹小月略为讶异的再瞧向皇甫悦广和易骑天之战。

  这回她可专注的看了,前后约莫看了交手三十来回,可真是领悟到其中的妙处。

  原来,无论是皇甫悦广或是易骑天的出手,招式是永远相同的循环。

  “风雷一十三击”和“乾坤大八式”两种剑法周而复始,一次又一次的施展披洒。

  稍有不同,尹小月看出来的是,每回的角度、运用、气机,乃至于神情都有小小的变

化。

  而这些的变化又呈现出完全不的的“剑韵”来。

  越是看下去,不禁越为易骑天和皇甫悦广两人随心所慾,行云流水般的出手而着迷。

  足足由晨起战至了午时,皇甫月广和易骑天尚未分出胜负来。

  猛可里一大响金锣敲起,两人各自翻身后退,落定。

  “哈……皇甫兄果然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天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谈笑出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