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十章

作者:奇儒

“麦火林!”

柳帝王得到了这个答案,当他转告给夏停云他们知道时,在帝的容状元可是叹气了:“没想到他比我们更早一步到泗阳城来。”

“你知道这家伙!”

“是七大长老之一——。”容状元苦笑道:“据说,他以前是天堂部份的‘光天皇’,一向以智谋狠毒着名于修罗天堂之中。”

“嘿嘿,修罗天堂的人要杀京走灾,目的只有一个。”柳帝王哈哈笑:“那就是姓京的真的知道第一大修罗的密。”

说完了这话,咱们柳大公子这才将目光和潘大美人相遇。在场,宣大美人可也在一旁咧!

柳帝王尴尬一笑,那宣雨情已笑出了声来拉着潘离儿道:“潘姐姐,这些日子来可真是辛苦你了?”

潘离儿摇了摇头,轻柔笑道:“没有。七寒兄终究是朋友,而且也是血性汉子一个……。”

“是说更早以前落到十二牙他们手中的事呢!”宣雨情一笑,接道:“不过他们现在全死了,也算是有了公理。”

潘离儿点了点头,反握住宣雨情的手道:“妹子近来奔波江湖,可也吃了不少苦吧?”

唉!女人家问的事就是这些。

柳帝王将目光转向冬七寒,一笑:“七寒兄,咱们可是又见面了。”

“是又见面了。”冬七寒一笑,道:“你这话可是想问问秘先生近来可好?”

大混猛一点头道:“冬兄一定是暗中跟他们联络?”

“没错。”冬七寒承认道:“他已经是在泗阳城内。嘿嘿,我想那位闻人名剑也来了吧?”

“想得对!”

皮俊从门外幌了进来,嘘气道:“柳小子真有你的,这家主人,泗阳城的容大娘好像对你另眼相看吗?”

“那是哥哥我行——。”柳帝王看了后头跟进来的韦皓雁、倪不生、晏梧羽这三位美人不禁笑道:“皮老弟,这一路你一定很愉快吧?”

愉快!皮都快要杀人了。

“哥哥我什么也不想说,”皮大堡主往床上一躺,叫道:“现在,皮某人可以安心安静安全的睡一觉了吧?”

安心安静是可以理解的,反正三个女人会有什么麻烦事谁都心里有数。

安全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知萧游云又逃出来的事吧?”晏大小姐在说着的时候似乎仍有余悸:“你最好小心他…。因为——他的武功变得好诡异、好狠毒!”

什么?那个姓萧的又跑出来了?

难不成他被陆醒关起来以后反而有奇遇!

柳帝王的心中忽然泛起一丝不安,很强烈的不安。

他知道这次萧游云能逃出来再度进入江湖,绝对不像以前那么好善了。

“他的武功特性有了什么改变?”柳大公子问的是皮俊。

“很诡异……。”皮大堡主皱着眉头,道:“似乎他萧家的大梵天心法进入了魔道。或者说,是另外加了一点旁门左道。”

柳帝王沉思了片刻,缓缓道:“迟早要见面的,现在就去把这件事先了了吧?免得日后所有的事情混杂在一起弄得更难收拾!”

“柳哥哥——”宣雨情关切的往前一步,道:“萧游云的是由我而起,让我来面对他……。”

“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事。”柳帝王耸肩一笑,轻轻拍着爱妻的头顶,道:“你放心,天下还没有人可以叫柳哥哥回不来的人。”

萧游云进泗阳城的时候可是相当的嚣张,他可没半点的忌讳。

因为,他就是要让柳帝王知道他来了。

他萧游云来了!

“唉!又见面了?”柳帝王的声音果然在背后响起,轻笑着道:“萧朋友,咱们可真是有缘呀!”

“柳帝王——!”萧游云缓缓回过了身,上眼闪着一丝邪异的光芒沉冷冰寒的声音道:“是,我们又见面了!”

柳帝王耸肩一笑,道:“直接说话了,你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哥哥我?”

“你很明白。”萧游云哈哈狂笑惹得一街道的人侧目相视,他可是一点顾忌也没有。“不过,我可以给一个机会……宣雨情让我带走。”

柳帝王看着这个男人,忍不住苦笑道:“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可惜,柳某人是个会用生命来悍卫家的男人!”

“那就死吧女”萧游云的牙缝中吐出这四个字,整个人压迫向柳帝王一双手臂彷若在风中的柳絮狂摆不已,更奇异的是那掌上的十指。

急颤似乱弹弦动!

这种攻击的手法相当的冒险。手臂在狂舞,自然是随时露出许多的空门,而且这是一种只有进攻博命的招式半点也没有后路退守。

可怕的是,如果出手的人动作够快,那么这就是一种——没有空门,敌人无可回手的杀技!

这已经不是大梵天心法。

大梵天心法是讲究天人合一,在呼吸调气达融于似有若无却又狂霸舞比的境界。但是眼前萧游云所使出来的,只有狂霸而无调息,更无天人合一的妙境。

柳帝王吸气后退,利用这个空档他想更了解多一点。

萧游云大步跨迈强攻,一前进一后退竟是窜走有了四条街之远。帝王心头不得不吃惊!

明明姓萧的完全不注重呼吸调息,但是这一盏茶的时间下来他为什么半点紊乱也没有!

咱们柳大混更吃惊的是,萧游云一双手臂和十指摆动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这么快?

这,已经不是人类所能做出的速度,简直比庙会的乩童所显灵出来的情况还要叫人不可置信。

柳帝王另外注意到的一点是,萧游云脖颈上的肌肉正一鼓一张的大力震动。

这种情况,实在有点像……眼镜蛇!

柳大公子一叹,正想出手相试搏;蓦地是背脊上觉得一凉。

怪,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在背有一个人一直在盯着你、透视你,要看清你的肌肉变化、你的感情、你的思想、你的……生命?

柳帝王纳气窜身,往上高拔了两丈瞬间回首看了一眼。

找不到那个人!但是那种感觉更强。

萧游云的攻击更强剧烈,早已是引得上百人讶呼围观。大公子左看右看,忽的往旁边一间早点包子店就冲进去,萧游云追入!

当下碗筷齐飞,豆浆包子乱弹。柳大混瞅眼旁边有那么一大桶豆浆在,便是翻身闪过萧游云的攻击左掌一挥一拍便将那桶滚烫的豆浆往萧游云飞过去。

萧游云可像是铁打的金刚闪也不闪的依往前冲接,当下“哗啦”大响豆浆水珠纷飞以万点水晶滚跳。

不过,他的速度慢了一点点。更重要的是,水珠飞奔的路线在萧游云双臂气机的带动下呈现出一种“图案”!

不,这“图案”可以说是在不规则的运转中呈现出某种“规则”的现象。

柳帝王在闪眼一顾间已是看出了一点点诀窍!

萧游云再进,柳大公子又退;一前一后双双破瓦自屋顶飞出。

咱们大混不愧是混遍天下的打架好手,就在弹身出来的时候双足早已将周围的瓦片全扫向萧游云。

他双足一点一扫,速度当然慢了那么一点点;萧游云眼见就可擒杀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却见自下方涣起的瓦片碎石往全身穴道打来。

刹那,心念闪动,柳王和萧游云可是各有心思。

咱们大公子的想法是,这些碎瓦破石足以点打萧游云一半的穴道:而且方才他已经看出对方某些“规律”,只要稍有空门便够他制伏这家伙。

萧游云的想法可是完全不一样。

现在他满脑子里只有——杀了柳帝王!

他佑2宣雨情不可能变成他的女人。既然自己得不到,乾脆连所有人也别想得到。

只要柳帝王一死,宣雨情绝不可能再嫁给别人。萧游云每天告诉自己的一句话是:“我可死,但是绝对要拉姓柳的一道下地狱!”

碎瓦飞石穿打在身上,萧游云将全身气机全在这杀那注于两臂狂舞狂拍。

轰!巨大的一响,两道身影双往下头又穿了两个洞摔落。甚至,这间早点子的屋顶已经撑受不住“折磨”哗啦啦的一大片一大片坍倒了下来。

“柳哥哥——。”

宣雨情惊叫一声,和皮俊、夏停云、夏两忘等一伙子全冲了过去。

这时,众人眼角瞥见一道身影迅速由后门窜出,下犹且挟了一具身躯三两下飞跃便消失了踪影。

好快的动作,好轻功。

夏停云和夏两忘互视一眼,可是双双弹足便追蹑了下去。

这厢,宣雨情、皮俊等人窜飞到碎瓦砾之间奋力寻找挖掘。忽然,他们的心全往下沉!

在瓦砾堆中的不是柳帝王而是萧游云。

那么,方才被神人带走的就是柳帝王了!

邝八地的一双浓眉紧紧皱着,他听过那个人。

在修罗天堂的“天堂”,有一个非常神的人物。虽然他只是列名四大天王之一,但是在最上层的人都知道这个人物早就该接任“光天皇”。

他有这个能力,更有这个智慧!

“如果不是曾经犯下了一个大错,在六年前无意中让宗弹指顺利叛离组织……。”方圆在旁摇头叹道:“他早就是统领天堂了是不是?”

邝八地看了旁边这个胖老头一眼,道:“你知道的事可真不少,是不是那位‘大天人’庸救告诉你的?”

方圆呵呵笑了两声,不置是否的转了个话题道:“你打算怎么做?如今柳帝王在他的手上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

邝八地嘿嘿一笑,反问道:“你呢?方前辈一路跟着柳帝王北上,而且暗中使了不少力……。现下的情况你又打算如何?”

“那个人,你们称他叫做神通先生是吧?”方圆眯起了眼睛,嘿道:“老夫一向不管江湖事了,更不会明目张胆的招惹这些闲着没事的家伙!”

他说着,便自屋顶起身;前头那座木屋内正是神通先生带着柳帝王进去的地方。

方圆还是一付不想理这事般的立起,眼瞳孔内已经看到夏停云、夏两忘双双往西的方向窜走。莫非是又有了变化?

邝八地也看在了眼里,淡淡一笑:“方前辈是要去喝一杯,还是跟下去看戏?”

方圆瞅了他一眼,呵呵笑道:“这种赏春的好日子不去喝酒,管那些打打杀杀的事多煞风景?”

一串大笑声中,走了。

邝人地淡淡一哼,攸然转身道:“大驾可是麦长老?”

“哈哈哈,冥大帝的修为果然有可观之处。”麦火林大笑声中缓缓自另外一座屋顶现身,扬眉道:“邝八地,听说你已经不受组织的指挥了是不是?”

邝八地浓眉一沉,淡淡道:“听你的口气,似乎是奉命来找邝某人?”

“你当然明白天地人第一大修罗对你的事情很生。”麦火林嘿声一笑,冷然道:“不过,第一大修罗愿意给你一个表明的机会……。”

“哦?是吗?”邝八地淡淡的反问:“是什么?”

“杀了皮俊、宣雨情那一伙子人。”麦火林沉沉一笑,道:“我想这对你而言是件简单的事吧!”

“简单是简单——。”

邝八地的语调半点也没变,“不过,更简单的一件事是,杀了你!”

“哈哈哈,邝八地你太自不量力了!”麦火林狂笑声中抬腿攸忽滑飘到了邝八地立足的这座屋檐上另端,嘿嘿道:“既然你已经挑明,那就别怪麦某人不客气了。”

麦火林的双掌一拍,便见忽忽的由四周窜出七、八道身影来。来他早就有计算?

邝八地却笑了,笑的像是看见一件很滑稽的事。

他是看见一件很滑稽的事——奔飞出来的是八个人,八个死人八具体!

麦火林的脸色变了,因为他看见八具体上面各站了一个人。宣雨情、皮俊、倪不生、韦皓雁、晏梧羽、容梧羽、容状元,甚至冬七寒也参了一脚!

“这个人是我的——。”

张仙子冷冷的由容大娘陪伴在隔旁另外一座屋顶上傲立,沉怒在眼瞳孔内跳跃。“姓麦的,我夫君的血现在由我来讨!”

“很好。”麦火林老牙一咬,蓦地哈哈恭笑道:“人既然都现身了,你们也出来吧!”

便是,由应无罪领头,龙在世、太上道人、阳夫人他们四个率领了一批人手亦纷纷破瓦而出。

这回可是大伙儿全照面了!

“既然如此,那就多一些人全露面如何?”方圆胖老头不知何时又幌了回来,边打着酒边指东南方向道:“两位,一道出来凑个兴怎样?”

众人目光一转,赫然是秘先生和闻人独笑。

这下可好啦,大大小小男女老少一伙子全齐了。

“我们之间的事先解决!”张仙子飘到了麦火林面前,嘿道:“怎样?你不会只做那种使阴的手段见不得人吧?”

麦火林沉冷一笑,喝道:“张仙子,三十年前的剑到现在还想耀武扬威?这可是好自找苦吃!”

“这一战就是你我,少废话了。”

张仙子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