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十一章

作者:奇儒

元般若觉得一股深深的不安在心头转动。

照理说在七天以前他弄翻了船应当不至于要了冀还西的命。他很清楚这个姓冀的,就算全身穴道被制最少还可以在水中捱得半柱香光景。

但是在那天的混乱中,不过是忽儿的时间而已当他看见冀还西在那儿载沈载浮时一把抓住要拍解开他的穴道来共同对付柳梦狂。

冀还西翻了白眼,也就是死了的意思。

他很清楚在这范围内除了柳梦狂以外都是“自己人”。

柳梦狂当然不会杀冀还西。他早有机会,而且活人比死人有更多利用的价值。

何况柳梦狂真正要对付的目标正是他元般若又何必多此一举先狙杀冀还西费事?

所以他得到一个简单的结论。

“冀还西是死在你们其中的一个人手里!”元般若看着跟他同舟落水遁逃出来的八名手下冷冷道:“不敢站出来承认吗?”

这八个都是好手,都是他精心训练过的死士。

但是,这其中只要有一个是宗弹指当年留下来的人,这八个人中的那一个便威胁到自己的生存!

元般若是很想下令崔风将他们全部斩杀,但是他不能。

不能并不是不忍心,而是他的地位建立在“天堂第一智者”这六个字上。如果连那一个站在自己身边的人是背叛者都查不出来,那又算是那一门子的智者?

元般若的瞳孔紧缩,沈沈一笑道:“现在有一个简单的方法那就是由你们自己去找出来!”

由他们自己找出来?想法不错,问题是怎么做?

“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元般若缓缓站了起来,嘿道:“以及这间屋子,你们在这十二个时辰内随便要做什么都可以,但是…。找出那个人。”

元般若踱步到了门口,再度冷笑嘿道:“这里是郓城,自古为兵家重地!哈哈哈,我相信柳梦狂会来,乾坤堂的人也会来就在今天。你们第二个任务是,只要是敌人,见面便出手。”

“是!”那八名汉子恭敬回声,看着元般若和崔风双双跨出了门楣之外。片刻之后,其中一个叫施进的当先发言道:“刘幻道、卜舍德、李雁、谭奇、常病、陆天师、郝做七位弟兄,难道在我们当中有人舍得背叛自己生死与共的兄弟!”

“光天皇的判断不会有错。”

陆天师在他们当中算是老大哥,这厢缓缓说道:“只要他说话就不会不对!的确,冀长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落水死亡,必定是我们当中有人暗下毒手。”

“不过这中间有点问题。”常病皱眉道:“以柳梦狂的心意,可不会想要冀长老的命吧?”

这是整个事件的露洞所在。陆天师有个合理的解释:“当时在落水的情况下,柳梦狂没有时间去兼顾冀长老。可以想像的到,柳梦狂那首要也是唯一的目标是光天皇…。”

“所以暗中那着‘棋子’宁可趁乱除掉冀长老,有赚无赔?”刘幻道沈声一笑,道:“可惜没有冀长老的体,否则我们大可以藉伤势知道是何人下的手。”

“不过现在也有个机会。”郝做嘿嘿一笑,“光天皇故意离开了这里,我想是有人早就通知了柳梦狂这个地方。现在…。,势必也‘有人’会去通知这件事!”

一屋子八个人沈默了下来,终于李雁站起了身道:“在这里坐着不是办法,相互猜忌更不是办法。要抓出那个人,最简单的法子就是所有人全部离开这里。”

离开就有机会去通风报信,当然也可能被发现。

“我们还得思考一件事,”卜舍德嘿嘿笑道:“柳梦狂是个瞎子,如何能在慈龙湖上大乱中找到我们乘坐的舟舫?”

“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知道在乘坐皂主舫四周布置了不少我们的舟子…。”谭奇皱眉摇头,疑惑道着:“如果说他乘坐舟子前来,必定被发现。如果在某个距离外便潜入水中;一个瞎子感什么寻找到正确的方位!”

陆天师沈吟了片刻,嘿的一笑道:“瞎子不能用眼睛,但是他有耳朵和子。有时候,耳朵和子比眼睛有用是不是?”

没有人否认这句话。

当你入一间不见天日皂房间时,耳朵子可以眼睛有用多了,慈龙湖一战的混乱情,岂不也是相同?

陆天师说这句话,是不是他已经想到了什么?

郓城在山东可是鼎鼎有名的大城,特别是郓城的馒头足足有一颗脑袋那么大。

山东馒头天下大,郓城的馒头山东大。

郓城最有名的馒头就属“大块头”馒头子,不但是大,而且又香又甜老远就闻得香味。

一大早,可就是挤满了人。偌大的一间子,里头坐了怕不有五、六十人之多。而且,外头还有排队着买回家食用的,吵吵嚷嚷的人声可以说是每天郓城开始活动的序幕就在这里揭开。

在这间子里的一角,崔风默默坐着嚼大馒头。

他奉了元般若竹命令在等一个人,一个据说很恐怖的人不是长相,而是这个人做事的方法和手。

韩火火!

“他是四异鬼王之中最奇特的一个…”元般若说这个人的时候皱了皱眉头,道:“就像当年还未登上‘冥大帝’的邝八地一地,是个独立特行的人。”

韩火火和邝八地不同的地方是,邝八地的智慧和见解与人不同,而韩火火则是残忍冷酷简直不是人类。

跟这种人打交道绝不会舒服。

“阁下是光天皇身旁的崔风?”

有人站到了崔风面前微笑在问着,缓缓在对面看着,打量崔风。当然,崔风也在打量对方,只是落目不禁有点讶异一个长得这么清秀文雅的年轻儒生会以狠毒残酷着名的人物!

“你找光天皇有什么事?”崔风的声音可是冷冰冰,半点没被对方的名头吓住。

韩火火笑了一笑,没回答这个问题反倒岔开道:“听说十天前柳梦狂对你出手?”

崔风脸色一沈,哼道:“是又如何?”

“你觉得他的功力如何?”

“你的意思又是如何?”

“没什么--。”火火微微一笑,眼眸深处可是沈沈一丝深邃的神秘。“韩某人只是有点好奇以柳大先生可怕的内力,为什么没除掉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崔风脸色大变,怒目斥道:“别忘了当时冀长老只有穴道受制…”

“可是他死了。”

韩火火沈沈冷笑一声,忽然道:“你有没有想过柳梦狂是怎么找得到你们那艘舟舫?”

“崔某人一向只执行光天皇的命令!”崔风冷冷喝道:“剩下的事崔某人一概不管…”

韩火火淡淡一笑,点了点头道:“真忠心的手下,嘿嘿!你应该可以想像的到,第一大修罗派本座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了解七天前在慈龙湖一战是不是有什么内幕?”

这话背后的意思是,光天皇的地位已经动摇。

“尤其特别重要的要查明,柳梦狂是如何找到你们乘坐的那艘舟舫以及…冀长老是谁下的毒手?”韩火火呵呵两声笑,一双眼眸冷冷看了崔风一眼,道:“崔兄弟,你不会不想查出这两个谜吧?”

崔风的脸色一样难看,冷冷哼道:“你打算如何?”

“先生看看在场的另外八个人…。”韩火火对当时的情况似乎已掌握了几分。淡淡嘿道:“或许他们可以提供一些线索。”

他站了起来,随手抓着一颗大馒头撕着边吃边道:“崔兄弟,你喜欢玫瑰花?”

说完,韩火火大笑的往外跨步当先离去,留下的是崔风脸色好沈好沈。

难道韩火火随口一句说话中了某一个秘密?

“那个家伙是元般若身旁的人!”

当崔风和韩火火离开这离开这间“大块头”馒头店的时候,同时有两个人站了起来。胡峰和白动天!

“只要跟着他一定可以找到元般若!”胡峰冷冷一哼,咬牙到;“十三哥爷会在城左近有三十名好手随时要讨回这公道。”

“要不要先知会明丁大师和道长,佟长老他们?”白动天皱眉道:“他们目前可能在城南方向寻找……。”

胡峰挑了眉正想说话,那白动天以抢口道:“胡兄------报仇之事人人有心,但是不可因急坏事……。。”

胡峰沈吟了忽儿,终于点头道:“好!由在下去跟那邝,麻烦白兄去通知明灯大师他们及知会本会兄弟……。”

白动天沈吟一点头,道:“好。胡兄请多小心-----。”

“多谢白兄提醒。这是十三爷会的令牌……。。”胡峰自怀中取出一块黑黝黝的竹牌交给白动天,便转身大部往后门方向跨了出去。

郓城,一场风暴即将开始!

明灯大师的眉头稍稍皱了一结,缓声向佟范和赵梅冷道:“怎么回事,说好了每个时辰连络一次,怎的胡施主和白施主没半点音讯?”

“会不会是遇上元般若?”赵梅冷哼声道:“据我们的资料,他应该现下在郓城内才是。”

他说着转向佟范道:“佟施主,贵帮可有些什么消息?”

“没有。”佟范皱眉着看向窗外,此刻已是近午。“据那些小乞丐的回报,曾经看见他们俩个进入看见他们俩个进入‘大块头’馒头店内,却不见他们出来。”

“那间馒头店会不会有问题?”

“没有,半点问题也没有,是正正当当的生意人。”

“照这么说他们从后门离开的?”明灯大师颔首道:“显然是发现了一些情况跟踪了下去,”赵海冷重哼一声站了起身,道:“既是如此,我们再到外面去查探一番。”

说话的当儿,便见几名身着道袍的汉子奔了进来道:“师伯咱们道观外头不佑被谁送来了几十具体。”

这里是全真派的宝兴观,在郸城是鼎有名的一处清修之地。赵海冷听这话倏然挑眉喝道:“谁的这么大胆?”

当下,赵梅冷、明灯、佟范三人大步来到道观前门,只见得四辆驴板车在观门唏聿聿吐气着。

每辆皮车上面最少都有七、八体。

赵梅冷皱眉往前凝目,嘿道:“这些体上衣袍的记志,似乎是十三哥爷会的人?”

“难道他们是遭到了元般若毒手?”明灯大师双眉一沈,叹息道:“阿弥陀佛--。瞧这些人的死状,似乎是颇不瞑目!”

这点由体上瞪大着眼睛,狰狞的肌肉暴突可以看出他们的确是死的很不甘愿。

“这些人是胡峰安排的秘密好手。”佟范沈吟道:“连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真正的身份及所在地,元般若又如何动手的?”

一股冷意,在这艳阳正午从每个人的背脊升起。正此刻,门口又见得人影一幌,是白动天全身浴血半扶半背着胡峰撞了进来。

“怎么回事?”佟范急急往前一扶,双手才搭上白动天皂肩头,丹田腹部忽然好刻烈的一痛。

佟范皂脸庞整个扭曲,背后的明灯大师和赵梅冷并没有看到仍旧往前跨步扶来。

双双犹且问道:“白施主,是不是受剽元般若的攻击?”话还没问完,四驴车上可有好几具体动了。

明灯大师和赵梅冷不愧是少林和全真的高手,双双挫步吆喝一声,已见六把快刀砍来。

明灯大师一双金刚当开来,右腿一提一踢沈气出声便是打飞了其中三人。

在隔旁的赵梅冷把剑可是又利又快,振臂挥刺但见泓光奔射连将另外三把刀算珠逼了回去。

那明灯大师往后一退步,反手握向佟范道:“佟施主,看来元般若已经查出了我们的行踪…”

明灯大师这话未完,忽然觉得手腕像被一根细针穿进隐隐约约好像有股麻感在针洞附近。

明灯大师讶异抽手回来一看,看短短时间内从手腕开始一层黑气已是延伸到了指间,上则到了小臂手肘处。

“你…。”明灯大师讶异回头,他看到的是全身“浴血”的白动天那双成名大鹰爪既快又有力的朝自己心口抓下。好有力!

赵梅冷在没命的奔逃。

方才的那一幕着实令他一肚子的胃酸都要反涌出来。

当一个人眼看着自以为是生死相共的朋友背叛自己时,他只会有两种反应愤怒和恐惧。

如果你有能力惩罚对方,你会愤怒。

可是,如困背叛你的人的能力或是他的背后有更强大的力量来压迫你,你吃掉你。

那时,你就只剩下恐惧!

赵梅冷现在心中只想着赶快找到柳梦狂。只有他,才能救得了自己,也只有他才能替明灯大师、佟范、胡峰和三十名十三哥爷会的弟兄报仇。

“柳大先生也来到了郸城左近。”佟范在今早曾经告诉过:“应该会在城东的伍巴老接受丐帮的招待。”

虽然赵梅冷对郓城并不是顶熟,但是想要在城东找到伍巴老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城东,就属伍巴老的馒头是老字号。

大是没有“大块头”的大,但是论及师傅的手艺这伍巴老可是一等一的。有人说,到郓城不吃伍巴就是白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