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十二章

作者:奇儒

容家大宅今可是热闹了。

容大娘的双够威力,面子也够大。江湖上各大门派、帮会、组织人可是来了不少,没来的或是赶不及的,最少礼数也由百里内的弟子赶路送了来。

偌大的容家大院就只见得人来人往,彼此招呼笑一绝于耳。当然,人人之间口口之中最常提到就是目前在中原武林中引起血劫轰动的修罗天堂!

“这组织好像平空冒出来似的…,”金狮帮主钱重威粗着嗓子嚷道:“怎么连乾坤堂和丐帮的联手仍然受到了极大的重创?”

“可不是?”星剑门主李瑞雪摇头叹气道:“据说在慈龙湖那一战,犹且加上了少林、全真、十三哥爷会等等江湖中相当有份量的门派…。”

“这修罗天堂到底是什么来历?”

另外一端也围了三五人在谈着:“听说他们是蒙古、女真,甚至有塞外极西的民共同组织成的…?”

“这些我们都不明的啦。”以一条长鞭闻名的张达扯开嗓子叫道:“反正柳帝王今晚一定会出现,届时问问他不就得了?”

他的嗓门大,听到的人最少有一半,当下便纷纷附和道:“有理、有理,到时候问问柳公子就是了。”

“是啊,他不但跟修罗天堂有交戢的经验”””众人纷纷进入大厅内,边说着道:“而且也是乾坤堂挂名的三总管,知道的势必比别人多了不少--。”

就在众人嚷嚷吵吵进入厅堂之际,陈元安这时也以风华阁“主人”的名义大摇大摆的由四名汉子护驾来到。

陈元安戚着风闻在郓城也是鼎鼎有头有脸的人物,容家大宅在门口的管家朝着了立即向前含笑招呼道:“陈爷--,你可是来啦!”

“当然要来、当然要来!”陈元安堆满了笑容,朝眼前这游长通管家抱拳大笑:“今晚是容女侠金盆洗手的日子,我陈某人一向敬仰万分,什么也得有礼一番。”

“陈爷太客气了,敝主人一定是十分的高兴您大光临--。”游长通抬手连忙道:“陈爷请进大厅内稍事休息…。”

陈元安微微一笑,往前一步低声道:“游总管,陈某有一件事情想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方不方便?”

游长通不愧是总管人物,立即堆满了笑容道:“有什么事陈爷尽管吩咐,在小的能力范围内一定照办!如果不是小的可以作主,也一定请示敝主人。”

陈元安微微一笑,转眼向旁边恭立的汉子接道:“陈某人不成敬意特地带了一幅苏东坡的‘念奴娇’字画来做为贺礼…。。不知,总管可否给陈某一个面子将这字画挂于厅堂,好让人家知我陈某人的风华阁是十二万分的敬仰容侠女?”

“这个容易!”游长通大力拍着胸脯道:“能悬风华阁珍藏的东坡‘念奴娇’字画,这可是一大光彩事…。。”

郓城今晚可真的是热闹了。

容大娘金盆洗手是一件天大的事!但是,宝应城彩烟楼里那位应姑娘坐花车将由南城进来专为道贺容大娘退隐江湖,这可也是大事。

大事,而且是让郓城人十足有面子的光彩大事。

果然这消息传开后,整个郓城的巷道全挤满了人。当然,可以想像是男人比女人多,年轻力壮的挤的比老头子猛。

甚至,有些人为一睹应大美人的风采跑出了城外在等着的都有。

“这女人好出招!”柳帝王摇头苦笑,朝身旁的两位美人道:“你们也可以去弄一辆花车来比一比--。”

在他身旁的是宣雨情和潘离儿。

论及美艳,她们丝毫差于应无罪。但是人家会轰动,那可是因为顶了一个“天下名妓”的头衔!

这点和她们两个是名女侠可有大大的不同。

名妓女是人人有机会,只要老子有钱。,名侠女则是人人敬仰,除非你是英雄。

有钱容易于英雄,所以人人都有这么“希望”!

这是人类一种悲哀也很可怜的猴子心态。

被看的是猴子?或者看人的是猴子!

“幸好庸救早一步到了郓城--。”宣雨情了一口气,道:“否则,还真不知道如何来救萧游云和阮豪卿他们两个?”

潘离儿微微一笑,接话道:“那位‘大天人’似乎是挺神秘的,以我们的情报网分布竟是不知情他已经进了郓城内!”

咱们柳大公子双眉一皱,忽的耸肩道:“反正目前不是敌人,而且随时要他时会出现在你面…。。这种人,算是顶不错的了。”

“有理,哈哈哈--,有理!”

庸救在他们的背后出现,猛点着头:“知我者莫若柳公子!”

他们现在的位置是大容家大宅这条街的一间茶楼里。坐在二楼的位子临窗望下,正可将街上万头钻动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

庸救大剌剌的坐了下来,压低了嗓子道:“柳公子,有一件事可是奇怪了。”

庸救可不是一个危言耸听的人。柳大公子立即郑重的点头道:“是什么特殊的情况?”

“萧游云…,他的体内经脉十分的奇怪。”庸救皱眉道:“不知是什么样的武功来‘调整’了他的奇经八脉?”

“是出自神通先生之手。”

宣雨情说:“更奇异的一点是,这人似乎是无论受了什么重创皆能在弹指间复元…。”

“想不到,真想不到。”庸救的神情闪过好异的几个变化,大大叹出一口道:“他然练了‘空无脉’--。”

“空无脉?”柳帝王皱眉道:“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是他自创的绝学…。”

庸救有些嗒然若失的道:“记得五年前于总坛一次会面中他曾经对老夫的医术上提出一个问题人身,是不是可以将经脉练到空无的地步?”

“练到空无,目的是在不用时空,不需时无。”

庸救缓缓而沈重的道:“但是,有用有需时则将全身经脉集中于那一处上。”

“他的意思是把经脉全数移往那小小的地方而后在那一处做周天调息?”柳帝王惊叹道:“如是疗伤,那速度真是加快十数倍以上!”

庸救苦笑的点了点头,道:“柳公子所说的半点不错。只是,这番见解有者已稀,能达此境者自自古未有--。”

现在,可有了一个神通先生如此!

“神通先生不愧是神通之名!”潘离儿苦笑道:“这么说来我们跟他交手根本没有取胜的机会了?”

对一个全身没有经脉可以点穴,而且创伤立即可复元的敌人,那简直是遇上了魔鬼般的令人恐惧。

“天下事,必然是优点和缺点同时存在!”

庸救眯起了一双老眼,缓缓道:“我相信运用‘空无脉’疗伤之后,势必要有一阵子的调息--。嘿嘿,他的体内既然是违反了天理的运行在极短时间内治愈剑伤。那么,每当由空无脉的状态回复平常时,必得花费一番时间将经脉归顺于全身中调养。否则…。他早已是天下无敌!”

没错,庸救说的一点也没错。

否则神通先生又何必在捱了宣雨情两记之后窜身而走!

这是一个希望一个打败神通先生的希望!

应无罪坐在车上露出自信而醉人的笑容,一双美目含情四盼;眸光流转处,她可以看见前推后挤的男人们眼瞳孔里喷冒出来的“慾望”。

当然,还有倚窗而望,那些女人们的“妒火”!

她心中觉得好笑,也有一丝的叹息。

更有一抹轻轻的淡愁觉得可悲!

她好笑是这些争先恐后拉长脖子看自己的那些男人,叹息的是身为女人的价值竟是取决于她的外相容颜。而在心底的某一处,她觉得可悲可悲于以自己的容颜、家世、武功竟然普天下没有一个自己看得上眼的男人!

如果说她自己这位“天下名妓”仍是守身如玉,只怕会把满城的男人笑掉大牙吧!

应无罪转流溜过四周,龙在世在人群中向她做了个暗号。她在笑意盈盈的脸庞中有一股冷意闪过。

--陈元安已经将那字画送进了容家大宅。

--不但送进了容家大宅而且还在大厅堂悬挂了!

--一切的行动都已安排妥当,在郓城里已经布置下了五十五名经过特殊严格训练的好手。

--现在一切可以按照计划进行。

应无罪满意的笑了,脸庞散发出一抹兴奋的红晕,更添加几分的娇媚和自信。

“这个女人在高兴什么?”

“你怎么知道她在高兴?”

“废话,你不会看啊?瞧她两眼发光双颊泛红而且全身上下透过一股自信的霸气…”

“呃?你啥时候对女人这么了解了?”

在说这些话的是咱们夏停云、夏两忘两位公子。他们现在可是坐在人家的屋顶上居高临下的望着!

当然,他们加起来四道眼光可是上下左右前后内外的扫射着,好眼力,在上千颗的脑袋中硬是一眼就找出了龙在世那颗脑袋来!

“这其中大大有不对头的地方。”夏停云皱眉道:“这女人扬言要到容家大宅给大娘道贺,不知存么诈意?”

“很简单啦,现在动不了也不方便动这应大美人人,咱们就先抓那龙少爷吧?”

夏两忘的一双招子直盯着下头移动的龙在世,嘿嘿冷哼道:“这事必然在背后有极大的阴谋,非急紧查出来不可!”

“好--。”夏停云说话的时候已经溜窜了下去,后头夏两忘紧跟着,双双已从这头穿过人家的屋子到了窗口前。

他们的时间可算的真好,好的不得了龙在世正好经过窗口,在根本没有杀意的预警下背后忽然叫四只又粗又壮的大巴掌一阵乱打!

人潮仍旧欢声雷动,鲜花依旧在座旁满堆鲜艳。

但是,应无罪的表情却是笑不太出来了。

龙在世的人就忽儿不见!这是怎么回事。在目前如此重要的情况下,龙在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擅离职守。

而且以龙在世的武功,任何人对他出手必然会有一番激战,激战也自然引起騒动。

那么,无论是阳夫人或是太上道人,甚至自己神秘行动的麦火林必然其中有人瞧见。

但是没有,龙在世就这么神秘的消失了!

--龙在世的人在那里?

--龙在世,他消失了吗?

--事情恐怕有变,快点去找他。

--可是你这边缺少了人照应!

--放心,我这里会自己应付。

太上道人叹了一口气,几个快步移身后到阳夫人身旁低声道:“龙在世可能有了什么意外,咱们快去找他。”

阳夫人脸色一紧,点头道:“好,只要龙天王的身上有任何一个地方着地,我便有办法找到他。”

她是龙在世所主的“夫人”,自然有相当的方法相互联络。当下,阳夫人带头和太上道人双双到了龙在世最后站立的位子。

“知道了!”阳夫人点了点头,道:“他受到了暗袭!”

“这个人的武功真是诡异!”

赵不丢和冬叶寒跟踪神通先生到了城东南的一座平月木屋来,只见得那人倒竖着身子在调息运气。

“这种逆天行功的方式十分的危险…,”冬叶寒沈吟的注视着:“但是瞧他的表情和气势,却是再算自然也不过的事。”

赵不丢有点犹豫了:“我们是不是照原订想法进入屋内扣擒住他?”

“难道你有别的想法?”

“是…。”赵不丢缓缓道:“他的武功心法对于我们杀技无疑有百分之百的功益…。。简直可以说是,增加了两倍以上的造诣。”

“人家领不领情?”

冬叶寒冷冷嘿道:“如果不有一点‘控制’在我们手里的话,恐怕他不会那么容易把武学心法随便传出来--。”

“你错了!”

屋里的神通先生竟然在说笑,而且是弯抬起头来讲话:“只要你们有兴趣,老夫倒是可以把自创的‘空无脉’教传给我们!”

一个人在行动,而且是逆天行功时竟然可以说话而不怕走火入魔?

冬叶寒和赵不丢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我们如何相信你?”

冬叶寒问这句话的时候已和赵不丢双双进了屋内,而且很巧妙的以一个钳制之势看住身前倒立的神通先生。

“任何一个一代宗师总希望他自创出来能寻到真正的传人…。”神通先生叹了一口气,道:“就像你们的师父三天冥王,何尝不是如此?”

赵不丢点了点头。嘿道:“可惜他是有目的,而我们也答应了他要杀云夫人。”

“哈哈哈,杀了云夫人就彼此没有搭牵了是吗?”

神通先生大笑道:“老夫曾经答应过你们,一定会把云夫人交给你们。而且…,学老夫的心法并不需要为老夫做任何事!”

“因为任何事老夫的手自己处理掉!”

神通先生这句话很令人信服。

他是有这个能力做到任何想做的事,要报任何想报的仇。冬叶寒点了点头,嘿道:“听你这么说,倒是挺有理的。不过,我仍然不相信你会毫无所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