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十四章

作者:奇儒

韩火火的心里头可是一直寒寒的有那么一丝恐惧在胸挥之不去。

他并不是因为看到宗弹指和崔风的人头落地而恐惧。

他已经看过太多的死人,并不在手多看两个。而他之所以恐惧的是,像崔风这么优秀自己差点引为左右手的人才竟然是背叛组织的成员之一!

这点可令韩火火相当的不舒服,因为他实在无法再信任组织里的任何人。谁晓得那个站在自己身旁同生共死的家伙会不会泠不防的给自己一刀!

“谁都没想到柳梦狂竟然是贪生怕死之辈--。”无相先生在马背上冷哼道:“宗弹指跟崔风为他死的太傻了!”

“他会不会有诈?”云夫人皱眉问着。

“柳梦狂倒是一向不使诈术!”黑罗汉这句话每个人都同意。他缓缓接着道:“不过奇怪的是,以他的为人必然会到路锦坡去,为何没有出现?更奇怪的一点是……。”

韩火火冷笑的接了下去:“竟然临阵脱逃!”他朝身旁的三人看了一眼,边强策快马边哼道:“只怕这事的关键是--他身不由己!”

柳梦狂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韩某人大胆的猜测--柳梦狂是被自己的人暗中设计送走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受了重伤?”韩火火冷笑迎风,道:“连日来从黄山双道、龙战役到剑杀元般若,想是受了极大的重创!”

云夫人眯起了双眼道:“柳梦狂可不是一个会让人家知道他身受重创的人。除非……这个人跟他非常的亲蜜而且又懂得医之术!”

萧灵芝无疑是不二考虑。

“现在总算有一点头绪--,”无相先生嘿声道:“以她一个女流之辈当然不可能策动什么力量躲过我们这么严密的组织网。”

黑罗汉可接话了:“那么,是乾坤的力量了!”

“很好,我们又多了一条线索。”韩火火哈哈大笑道:“第一大修罗派我们为前锋追杀柳梦狂,这件事的成败真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

他们都知道成功之后会有多大的奖赏,更知道失败了以后会有多可怕的结果。

这种两极化的心理压力可真会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他们已是连日连夜的发赶,沿途收到方圆百里内不断传来的消息。

消息很多,但是要判断出正确的那一件可大不容易。

“如果柳梦狂正如掀们所料那般身受重创,那么--他会到那里医治?找什么人医治?”

这是他们考虑的第一个问题!

“柳帝王或是宣雨情!”云夫人说出这两个人的理由是:“柳梦狂的武心法与众不同,绝不能用普通的方法救回他的生命!”

四骑快飙,一十六奔蹄的方向没错。

“第二个板题是,解勉道会用什么方法来运送他?”

“柳梦狂对他们而言是个重要的人--。”黑罗汉嘿嘿出声道:“解勉道这个老小子一定会动用乾坤堂里最精锐的力量来保护他。”

最精锐可不代表最多。

“应该是一、二十个人--。”无相回忆所接到的资料中往单城方自的有三波人是在这个数目。“有一队是丧家,消息上指出是回老家安葬。总共有一十八名。第二队是一批和尚,据说是送一尊卧佛到单地大昭寺摆供,差不多有二十个,外加一辆施主坐着的马车及四名保镖。第三队--,人数最多共有三十七、八名左右……。”

这消息也是刚刚最后才接到的。

“消息上指出了什么?”

“并不明确--。”无相先生摇摇顿皱着眉道:“只道是一位年轻的姑娘坐在大软轿上耀武扬威,身旁那些汉子有的扛箱子,有的驾板车,车上头都是放着大口大口的木箱。”

无相先生顿了顿口气,道:“而且,可以看出来那三十来名汉子都有不错的身手。”

这一队人马显然很有问题。

有问题可不表示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追那批和尚!”云夫人做出了判断。

“为什么?”三个男人同声反问。

“是不是真有丧家很容易查出来。”云夫人在马鞍上蹬着策马,边冷笑道:“而且这法子也太老套。”

有理!

“至于第三队的人马是有点奇怪,不过不是我们要找的问标。”

“呃--?你为什么有这个把握?”

连我们的探子都看得出来那些人武功不错这又算那门子乾坤堂的精锐好手?“就凭这句话便足以让三个大男人对云夫人另眼相看!”难怪第一大修罗破例让你成为四大天王中有史以来唯一的女人!“黑罗汉赞许的点了点头哈哈大笑道:“从这事儿已让我们三人无托可说!”

云夫人微微一笑,嘿道:“他们的方向是往那儿?”

“入夜时分应该是老河镇!”无相先生的表情既兴奋又严肃:“咱们再赶快点,戍时以前可到。”

老河镇今晚可比往常热闹多了。方才入夜便有一波波的人群涌到,先是一队送丧行列后顼跟了一列送佛和尚再是随来一群东扛西背着箱子的汉子。

呵,平白的一口气涌入七、八十个人落在老河镇的寻常人家眼里可奇了。

“有送葬抬棺的,有和尚供佛的,还有抬箱玩耍的--,不单纯啊!”老河镇里的老人皱眉摇头了:“这可不是件好事,大伙儿要多昌注意担心了--。”

“加老爹你这话是吓唬人的呀?”茶馆里围着的年轻人有人问话了:“人来多了咱们镇上才热闹啊--。这有什么不好,有什么好紧张的?”

“呸!毛头小子你懂什么?”古老爹清了清喉头吐出一大口浓痰,哼道:“我问你;咱们镇上有多少户人家有多少人?”

“四百来户人家约莫二千人左右。”

“嘿嘿,才两千人!一向咱们这里素是平静,偶而也是来往商旅十来个算多了。”古老爹从鼻孔哼着:“你们的眼珠子掉了是吧?没瞧见里头可有不少会家子!特别是那些扛箱子的……。”

那批人就住在这茶馆对面的韩家大宅里。说真格的,这老河镇里里外外能容得下那么多人可以避风遮雨的地方也只有这儿。

“韩不多那个贪财鬼今晚是福是祸还不晓得哩!”古老爹从鼻孔里吐了个大气,哼道:“他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财神爷,咱可怕是索敛无常……。”

古老爹一向和韩大爷相互看不对眼这是大伙儿明白的事。所以,每个人都把他的托认为是严重了些。

“嘿嘿嘿,咱家屋子大就是有这个好处--。”

在茶馆对面韩不多可是笑得合不拢嘴来,眼珠子都叫两团肉挤得快不见了影。“唐姑娘--,你这一百两银子住一宿,我韩某人保证你不吃亏。”

他把手里的银子往后头管帐的手上一放,吆喝道:“快点吩咐下去,叫他们准备酒菜给那些第兄尽兴!”

“是!”一阵应答,这韩宅内可是忙了起来,不稍多久便摆出了五桌来。果然,有酒有菜只是不怎的高级罢了。

姓唐的姑娘笑了一笑随手丢出三片金叶子最少也值五百两的到了韩不多手上,淡淡道:“咱们唐家的家仆一向只喝女儿红吃鱼吃肉,那些撤去了换新的来--。”

呵,这可是大财主呀!韩不多那敢怠慢?立刻又扯开了嗓子大叫:“快、快--,快把陈家记的酒窖全给我搬回来--。”

“那个女人是什么来路?”韩道皱紧了眉头在思索着。方才,手下的报告很清楚--一个姓唐的姑娘住人家一夜就花了一百两银子外加三片金叶子!出手够力。

“她是想招摇平么?”韩道在思考的问题是:“尤其在老河镇这种马不生蛋乌龟不靠岸的地方……。”

他摇了摇头在光明寺的后院转过来转过去,不禁越想越纳闷。

这间光明寺可不大,不过是老河镇里唯一的寺庙!

在寺的后面有一口老井,老井的底部有一道暗门,开启了暗门之后是十列的石阶。

“在这些石阶的尽头是一条地底暗流--。”解勉道在临走前对萧灵莨和韩道解释:“这就是我所说的‘水遁’!”

由这条暗流直下一天一夜之后便可以出南阳湖北的白马河,届时再顺白马河行走一天一夜便可南阳湖。

“南阳湖到单城是六十里路,约莫一日不到的路程!”解勉道计的很精确:“不过,我们为了避开修罗天堂的追击会绕一点路,将在第五日的正文时分进城!”

韩道完全明白了行程,点头道:“属下会通知柳帝王他们赶至--。”

解勉道带着四名原先骑马的汉子和萧灵芝、柳梦狂进入了老井内走了。

他们事先点了柳梦狂的穴道,因为谁都知道柳大先生怎也不愿这般“逃遁”。现在,留下了韩道和二十名“和尚”、卧佛在光明寺内挂单。

“我们可不能叫人家起疑心--。”韩道朝二十名“和尚”笑道:“我想今晚很可能就会有事……。”

“大总管你放心。”有人朗声道:“咱们这些弟兄可不怕死不好惹--。”

“嗟--,千交代万交代,说托前要说什么?”

“阿尔陀佛--。”

“对啦,别忘了你们现在是光头!”

韩大总管瞧一切就绪后当然不会住在光明寺内。

如果他在而被修罗天堂的人发现的说,邦简直是不打自招这一趟人大大的有问头!所以他只有到外头找这圮河镇唯一的一家太平客栈住下。

说这里是客栈,顶多算是有吃有睡的地方而已。咱们韩大总管忍不住要摇手一挥棉被就发的老高的灰尘真是贵得像是土匪。

这客栈唯一的好处是,可以居高临下瞧见斜对面韩家大宅的后院。韩大总管当然不会平白放过。

夜已经相当深了,他从窗口瞧了出去。怪!

他可瞧见的是那个姑娘屋里不睡反倒在人家后院扎了个营帐,这帐篷外有人巡视守着并不令人意外,怪的是帐围的四周可放了不少口箱子。

韩道可对这个女人越发感兴趣了。

帐里烛光微,轰不成在等人吗?一时好奇心起他就跟着耗下了,足足有个把时辰竟是毫无动静。乖乖,这回韩道可忍不住了。

他从风吹帐折的刹那,可以瞧见那位“唐姑娘”正好整以暇的双手抱朝外头看望着。

真是在等人也没这般等法。韩道可忍不住从窗口发窜了下去,一路大步的走向人家帐前去。

又是怪事!

帐前守卫的那些汉子不但没有阻拦他而且还直冲着他笑。韩道可是心底下稳隐然觉得有点不妥了。

不过即来之则安之,他韩某人如果现在返身退走那可是闹大了笑话。

伸手一折帐,大步迈入。

“韩先生,等你可久了!”

什么,原来人家等的是自己?韩道隐隐然觉得不妥的那股感觉更强了,不过他可不是一个等着打的人,而且更是个聪明人。

“你早就务想到我在那辆马车上是不是?”韩道嘿哼冷笑:“所以,当你知道我们夜宿老河镇之后立即大花银子引起韩某人的注意。”

这是武林人的“职业病”!

凡是到了任何一个地方一定会把那处正常、不正常的情况在最短的时间内摸清楚。

摸清楚以便在遇到危险时有所因应。

眼前这个姓唐的女人就是利用了自己这个“弱点”!

“你选择这里住宿当然也有理由--。”韩道更明白的说道:“因为你知道我不会住在寺庙里引起某些人的注意和联想?”

住客栈,韩道早已知道韩家大宅住进了个怪女人当然会挑可以马见人家活动的房间来住。

“而这一切早就在你的意料中?”

韩道大大叹了一口气,接着道:“甚至你都料到哥哥我会忍不住来找你!喂--,你到底叫什么来的?”

“我?”人家大姑娘娇俏的笑了:“姓唐--,单名糖!”

唐糖!

这咎女人就是号称“天下机关第一”的唐糖?

“怎么,你怀疑吗?”

“我是怀疑--。”

“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应该在五百里外的容家大院内参加容大娘金盆洗手的大典才是。”

“不错、不错--。”唐糖拍起了双手,直笑叫道:“乾坤堂和天下混帮的情报资料果然又快又准。”

什么话?这分明是谨刺人吗!

“本姑娘原本是要去参加容大娘的金盆洗手大典没错。”唐糖好像安慰咱们沮丧的韩大总管嘻笑道:“只不过后来听说慈龙湖一战的大事,所以折了个弯绕过来啦!”

韩道耸了耸肩,可是直接问了主题啦:“你有啥目的?”

“你!”

“什么?”

“你聋啦?”翊糖吃吃笑着,脸颊可红晕开来:“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是为了你!”

韩大总管可是打死也没想到是这回事。无论这个怪女讲出什么理由都可以……接受,但是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