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一五章

作者:奇儒

“办的好──。”神通先生愉快的笑着:“杀了冬叶寒,他那位兄长一定会查出是你下的毒手……。”

赵不丢沉沉一笑,嘿道:“当然,赵某人在明的方面是和吾尔空年站在一条线上。嘿嘿──,只要我和冬七寒之间有冲突,也就是秘先生和吾尔空年之间有冲突!”

当然,最后坐收渔人之利的就是神通先生。

“只是赵某人如何跟吾尔空年交代我为什么要杀了冬叶寒?”赵不丢嘿声笑道:“你说过你有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难题。”

“当然!”神通先生得意的道:“那就是你根本不用解释!”

赵不丢的脸色变了变,冷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吾尔空年将利用朱虎把应无罪送到单城!”神通先生轻轻一笑,接道:“我想以一个老江湖的个性,最少会要两口箱子运用──。”

另外一口箱子内也要有人,而这个人当然就是吾尔空年比较信任的赵不丢了。

“运送的方法只有吾尔空年,秘先生和老夫知道。”神通先生哈哈笑道:“冬七寒不知道这个秘密,除非秘先生告诉他……。”

赵不丢哼了一声,回道:“他是会告诉冬七寒。特别是冬七寒向他说了赵某杀掉冬叶寒的事。”

神通先生笑的更得意了:“问题是秘老头不会为了这件事跟吾尔空年翻脸。特别是当你矢口否认的时候,只要他们一出手吾尔空年可不认为事情这么单纯。”

赵不丢哈哈大笑了起来,点头道:“有理,大大的有理──。”

他看了看窗外的夜色,不说话的往外头离去。神通先生看着赵不丢消失的方向,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赵不丢可不是一个本蛋,他会毫目的的就听自己的命令杀了冬叶寒?这小子肚里打量什么主意可不能不防。

“喂──,老家伙总算找到你啦!”

屋的外头有人说话,而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已经到了神通先生的面前。“太漂亮啦──。”是柳大公子,他边鼓掌边道:“真是太不简单了。竟然可以把应大美人弄到手。”

神通先生微微一笑,道:“小兄弟,你倒是挺行的,找到这儿来。”

“花了好一阵子!”柳帝王笑道:“一找着便迫不及待的进来啦。你不介意吧?嘿嘿——。”

“不,当然不介意。”神通先生还真的是宽心了不少,最少这小子没看到赵不丢离去,更不会知道方才的谈话。

但是,他还得试试才保险!

“冬叶寒死了!”

“什么?”

柳帝王真的吃了一惊:“是冬七寒的那位兄弟?”

“别问老夫是谁下的手。”神通先生真的放心了,哈哈大笑道:“因为老夫也不晓得,所以问了也是白问。”

柳帝王上下打量了他一阵,大刺刺的坐在人家对面哼道:“你告诉我这消息的目的是什么?”

“提醒你,咱们的行踪可能都在修罗天堂的监视下……。”神通先生眯起了眼嘻嘻一笑:“所以,一个人落单的时候就要特别小心──。”

“唉呀,你老这么关心我可是太感激了。”柳大混嘻嘻笑道:“不过,人家更注意的是应大美人咧──。”

神通先生挑了挑眉,道:“阁下来意就直接明说了吧!”

“应无罪这个女人对哥哥我是挺重要的──。”

“对老夫也是很重要的啊!”

“这点我明白。”柳帝王很同意的点了点头,又道:“可惜的是,咱们是非要她不可。”

“巧极了,老夫也是非要她不可!”神通先生可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

“所以说事情就被杂了。”

柳帝王仍旧是那副嘻皮笑脸:“哥哥我真不明白,好端端的你背叛修罗天堂做什么?”

“背叛!”

神通先生第一回以一种极为严肃的表情冷冷的笑了:“老夫就让你好好的吃一惊──是他们背叛了本座,而不是本座背叛了修罗天堂。”

柳帝王果然是吃了一惊,呼道:“你说什么?”

“本座是天地人第一大修罗!”神通先一傲然冷肃回道:“如果不是遭了那的道儿,今日又岂有他猖狂的份。”

这下柳大公子不得不重估眼前这个敌人的力量了。

“我想,原本在天堂的四大天王中就有一个神通先生?”柳帝王试探的问道:“而你易容取代了他?”

“对了前面错了后头。”

神通先生哈哈大笑道:“是有‘神通先生’这个名号这个人在四大天王之中。不过……。从以前到现在那个人一直就是老夫。”

“妙,妙着!”

柳帝王叹气道:“你早就留下了后路?万一你被人家设计篡位,根本也用不着四处逃遁还是安安稳稳的在修罗天堂内伺机复仇!”

神通先生冷然的一点头,嘿道:“谁想得道!”

语气之中可是十分的自信!只听他继续朗声接道:“这些年来那个应老贼一直想抓到老夫比抓到任何人要心急。嘿嘿──,宗弹指只不过是他的障眼法而已!”

柳大公子不能不有一丝疑问道:“他想抓宗弹指跟你有关系!”

神通先生可是又说出个吓死人的消息:“他只知道平素本座相当照顾宗弹指,嘿嘿可没有任何人知道宗弹指是本座的胞弟!”

柳帝王不得不叹了一口气道:“所以宗弹指在六年前脱离修罗天堂也是和你的事有关了──。”

神通先生点了点头,微笑道:“你既然明白了这些,也应该明白老夫为什么非要应无罪这个女人不可的道理了!”

他是有很好的理由,可惜的是柳帝王并不相信这点。咱们柳大公子倏然出手,既快又稳的挥手拍向神通先生;眨眼的时间也没有,神通先生全身上下已被拍了一十九处要穴。

神通先生终究有他足以傲人之处,但见得他全身一阵震动连摆,硬是由受到创击的十九处穴道激射出一丝丝的白气来。

柳帝王可是停也没停,揉身而上左臂一扫一搁便将神通先生的脖子锁在胁下。这可是得冒相当大的险,万一受制的人还有反击的能力,那么整片丹田空门都落在人家的攻击中!

神通先生的确还能攻击,他就的“空无脉”可不是说着好听的武学名称。

神通先生的双拳强力的击打在柳帝王的丹田上。他相信没有人可以在这么近的距离捱了他这两拳还能够活着。

就算柳帝王全身经脉经过调整,也绝对捱不住这双拳头握紧的威力!

拳头是击中了柳大公子的丹田,但是倒下去的却是神通先生。他实在不敢相信──空无脉竟然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绝对是最完美的“空无脉”竟然有不可挽救的要命漏洞!

“嘻嘻嘻,这可是你作梦也想不到的事吧!”柳大混嘿嘿笑着,蹲下来几手和神通先生贴着脸道:“哥哥我不能不佩服自己,花了两天两夜终于想通了这门武学还是有致命的缺点……。”

神通先生苦笑的摇了摇头道:“你是从那一点想到的?”

“金钟罩啦、铁布衫啦、十三太保横练等等这些玩意儿──。”柳帝王吃吃笑道:“空无脉跟这些虽然是高下层次差别很大,但是基本上的原则不是一样的?”

神通先生不得不承认这点。

无论是那一种外功罩体都会有空门!

空无脉是采取完全相反的观念,但是它也有“空门”──那就是“经脉球”停置的位处。

“哥哥我想,任何一种武学都一定有缺点……。”柳帝王愉快的接自个儿的话道:“所以就想到了这点,只要找出你那颗经脉凝球的位置倏忽将它击开散布,你的全身气柱受到冲击立刻恍如虚脱改成手无缚鸡之力……。”

所以,方才神通先生的那两拳就好像小孩子打出来似的压根儿没有半点破坏力!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神通先生不得不有几分佩服这个年轻人道:“我想你应当知道我那两个伙伴可是半点也不会被威胁。”

“哥哥我当然知道你这个人质实在是没什么用。”柳帝王嘻嘻笑着凑近人家的鼻尖前面道:“不过,倒是可以问问你那位应大美人的下落吧?”

神通先生似乎在打量这档子事,片刻之后便问道:“告诉了你我有什么好处?”

柳大混偏了偏头,一笑:“先扣你五天,之后放了绝不伤你一根寒毛。”

神通先生好像挺满意似的点了点头,对着柳帝理回笑道:“听起来是挺有道理也很合理。可以──!”

可以!柳大混看着眼珠子前这个人有时难免怀疑他的原则是什么?

清晨,太守府那两扇红鲜鲜的大门拉开,便有五十名士兵组成的护卫队浩浩荡荡的往城外明心寺而去。

这砀山城的人们早就知道鲁境有百寺大法会之事,所以这种以官家兵队护送和尚去参加法会的事他们不但不觉得奇怪反而是一种光荣。这一路兵队后头,老老少少跟了不少人。输人不输阵,咱这番排场出去绝对是大有面子的事。明心寺那边法悟禅师和随行的八名弟子也早有准备,待得兵队一来寺内钟声齐鸣,一行人口里唱颂“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出了寺门。

这厢,兵队中领头的华增光下得马来朝法悟禅师:“大师──,一切都准备妥了?”

法悟禅师合十一揖,道:“华将军,老衲这边俱已备妥,可以启程了!”

便是,后头八名年轻力壮的随行弟子抬出了两口箱子来。这两口箱子各放上了一辆马车拖板上和原先放着的箱子并排,一模一样的外表可叫人难分难辨。

箱子一放置妥当,那华增光跃上了马背朗声道:“大师,请上马车起启了!”

法悟禅师颔首应了声正得要跨上马车内,俄然有人自半空中冲撞下来口中大喝:“别急着走──。”

倏忽间只见得一道身影极快的伸臂挟制法悟禅师便自对面屋题而上,速度之快令人连眨眼的机会也没有。

众人这厢定神一眼,当见着是个有条铜右臂的四旬纠髯客正睁大了眼朝下头狞笑道:“把箱子里面的女人给我放出来。”

麦火林这一招可是妙策。不但挟制了“主角”法悟禅师,而且指明了箱子内藏了个女人。这对个佛门高僧而言那可是十分十分严重的事。

柳帝王在聚拢过来的人群中看着忍不住要佩服麦火林这个人。单枪匹马不但能追踪到这里,而且还能够先发制人大出意料之外的耍了一招!

那个姓华的将军可是破口大骂了:“小贼!不知好歹竟敢挟持佛门高僧全没把官家王法放在眼里了嘛?”

“哈哈哈,和尚的行囊箱子里藏了女人又把佛门教规放在眼里了?”

“放屁!胡言乱语妖言惑众!”

“哼哼──,想要证明清白,为何不敢开箱?”

这话很刺人的,华增光脸色可是难看的很却也有些怀疑的看向法悟禅师。朱虎没有交代过他在箱子里面暗藏了一个人要送往单城,更没想到会是个女人。

“明心寺的法悟禅师会给你两口箱子──箱子很重要,在每一个休息地自然有人负责照料。”朱虎在昨夜交代任务时只说了这么一句。

“华将军将箱子打开吧!”法悟禅师在麦火林的挟制下面色从容镇定的道:“老衲愫来不做亏心事,就将它们打开以昭公信。”

法悟禅师可也没想到吾尔空年今天一大早交付的两口箱子竟真是有个女人藏在里头,而另一口箱子则是藏了个男人──赵不丢!

“哈哈哈,秃驴你现在有什么话说?”麦火林看着箱内的应无罪转眼望向华增光冷笑道:“华将军──,你今天助人坏了佛门清规又有何面目在此?”

这个变化可是将所有人全楞在那儿进退不得。那法悟禅师亦是楞傻在上头,望眼下去多少对眼光俱是露出了不信和不满的神情来。

他不由得一叹,想到这世清名已在此时破坏无遗不禁是悲从中来便要往下面一头栽下!麦火林可不愿如此平白损失了一个人质,紧紧的扣住了他长笑道:“和尚想死可没这么容易──。”

“你想怎样?”华增光在下头叫喝道:“天下的事自有王法在管,现在既然明白了真相也不责怪你鲁莽手把大师交给本官带回衙门查究……。”

“这倒是容易──,”麦火林哈哈大笑道:“你们将箱子里的那个女人留下,剩余的人全退到十丈外!”

华曾光的脸色可不好看了,冷沉沉重哼道:“本官已不念你鲁莽之罪最好识相点,以免……。”

麦火弃在上头双眉一挑,大喝道:“狗官,本爷是一念之仁放了你一条生路,这般罗嗦不如死了去!”

这一声大喝,便见右铜臂挥了一挥;在人中的柳帝王可看得真切,由铜指最少有八道细如牛芒的蓝丝奔射往华增光而去。

他正想跨步向前救人,却蓦地是一把剑似电划出,轻鸿所过绝不有半点滞碍勉强!

好剑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