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一六章

作者:奇儒

皮俊怒目反身,后头可是站了老少高矮胖瘦各个不同的“和尚”!不,这些人不是真和尚。

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岂有像他们这般杀气腾腾!

“修罗座前的八个‘幽灵’?”陆醒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苦笑低声道:“看来天地人第一大修罗真的到此了!”

“怕什么?”

皮俊冷笑道:“这三条命是非要回来不可。”

“有气魄!”那堆“和尚”中有人大笑道:“要不回来就乾脆陪她们走一段黄泉路。嘻嘻,三个大美人服侍,可是人间地府都少有的事。”

皮大堡主已经快忍不住要出手了,却被陆醒的一句话挡住。“你们为什么到单城来!”陆醒好小声的道:“如今只剩下你一个,好歹也要活下去找到宿命老人才是──。”

这句话比什么都有效!

皮俊硬生生吞下这口气,哼声低问:“你的意思是如何?”

“先避一避吧!”陆醒谨慎而小心的回道:“大天人也来到单城,咱可以先逃躲到那儿。”

这回皮俊可是想也不想拔腿就跑,陆醒楞了一下当然也不稍后于皮小子。便是,两道身影窜走之际那八名“幽灵”已是怒斥喝声中追杀而至。

旋即的工夫,二前不后十道身影已经是到了承佛禅寺前头。

幸好这儿人多,皮俊和陆醒双双往里头钻便消失无踪。“往这边走。”陆醒的神色可真的是紧张,“第一大修罗的这八个幽灵可怕的很,能不能躲得掉还不知道。”

他们抬眼四望,方才那八名“和尚”已有四名上下分据于出入要口,而其中四名则隐隐约约出现在人群中穿梭往自己这方向靠来。

“奇怪,”皮俊皱眉道:“无论我们移往那个方向那四个家伙总是能抓住位置朝我们包挟过来──。”

陆醒苦笑回道:“现在你相信他们可怕之处了?”

皮大堡主犹自在疑惑着,上头讲法的四无大师已是朗声道:“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皆空,度一切苦厄──。当年广奘大师前往天竺求佛经后在白马寺翻译经文,这‘心经’乃是浓缩一部经典所成……。”

皮俊此时心头正急,耳里听脚下跑正自奇怪那几个“幽灵”如何找出自己的位置来?并且听得:“这首段之意是,观自在菩萨以其大愿渡化世人到极乐彼岸,如果能心口一意称呼其名超越色想行识这五蕴的限制。那,一切苦一切厄皆可藉由其威德力得解脱。所以──,观自在菩萨亦名观世音……。”

话说到此,那四名“幽灵”已到了皮俊和陆醒左近不及一丈,紧紧的围了上来。

皮俊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我们不打是不行了。”

陆醒完全同意这句话,也做好了准备。就在他们想要动手刹那,人群中有个好大的声音喝道:“放屁!”

放屁!好大声。便是一道金光在前紧随一身影双双窜上了法坛在那儿哈哈大笑:“我宿命老头听你这和尚狗屁不通的妄信传法,可别下十八层地狱受无量苦!”

四无大师脸色一变,淡淡道:“这位施主有何高见?”

宿命老人这一现身立即引起下头的騒动。当先那道“金光”是宿命老人最佳注册的天竺金毛猴那身金毛映着日光的辉芒。

“这回可真有好戏看了。”

每个人心里都在想,只有皮大堡主的肚子里在干。这个上台的老家伙就是方才自己所见的那个老人,还框了自己不承认就是宿命老人──单奕伦。

“高见不敢──。”宿命老人单奕伦哈哈大笑蹲下拍了拍坐在脚边的金毛猴边道:“心经第一句话为什么用观‘自在’?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用‘照’、‘见’五皆空?嘿嘿,和尚如果明白而且事证修入,自是有神通力度一切苦厄!”

四无大师双眉一挑,道:“愿闻其详。”

宿命老人微微昂首长嘘一口气道:“世人学佛只求文字理、只得文字理。未有真事证亦未真有理证……。”

他缓缓环顾台下黑压压的众人,摇头接道:“所谓观自在这‘自在’两字乃是指观出‘自性佛位本在’之意。亦即当年六祖悟道的那句金刚经所言‘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一阵沉寂!

单城人人都知道宿命老人好佛学禅,但可没料到他的见解这般深刻。

“应无所住就是一日十二时辰皆不动念皆不住于一切我、法中,而生其心的心就是自性佛位这时涌现了。”宿命老人接着道:“唯有达到这种无念之念,我法二执已亡的程度才是学佛基本工夫。”

四无大师点了点头,道:“施主请继续说下去──。”

“至于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的那个‘行’字,则是永无休止的以法身智慧行使大愿,在‘生死不拘,一切法拘它不得’这句达摩血脉论的境界中不辞劳苦的拔渡众生之苦──。”

宿命老人看了四无大师一眼,谓然道:“接下来的‘深’字则是八地不退转的慈悲心德性!”

四无大师挑了挑眉,嘿了一声含笑道着:“施主请接着说下吧!”

宿命老人可半点也不客气的且说道:“那个照见五皆空的‘照’字则是以智慧完完全全的明白一切佛的心佛的旨意。见字呢──,则是经历过所有的事证,具备一切自性本具的神通。举手投足之间运用自如,已与法界合一!”

他说到这里倏忽大笑接道:“这六个字代表了体、相、智、德、理、事六件大基,而后方有能,用足以突破一切时、空限制。这体、相、智、德、理、事、能、用、时、空是谓‘十大’,十大本一如,十大一如通往大自在是如达么血脉论中所说得:唯佛一人能会此法,余人天及众生等尽不明了。若智慧明了,此心号名法性,亦名解脱;生死不拘,一切法拘它不得,是名大自在王如来。”

注:以上这段佛理解说乃是笔者事证学佛过程所知。学佛一事微妙深邃难以短短数百文描述,来自笔者将以专书论述‘静禅与气能、灵能、心能之神通变化’及‘智慧深禅定’。

另则,笔者在前书“柳帝王”中曾说及“吸收宇宙能”自由自在随心所慾之事后接到许多读者以书信、电话到出版社询问。因笔者后来到世界各地旅游、弘法而一直未能有机会回音各位读者在此深感歉意。目前笔者在台北东区建立一处道场弘法,但是来学之人必须有缘寻至而且要笔者见知其三世中有具佛缘方得笔者传授。

因缘此宿命责任所以笔者在禅定中深虑后仍然决定不在此相告,唯待读者中或有有缘人寻来。在此,再致歉意!

宿命老人这段话说完,四无大师脸色变了几变,耳里且听得对方说道:“应人间,你还不明白吗?”

四无大师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十分的难看。这时他可一点也不像是高僧菩萨相,十足的是愤怒修罗。

“他就是天地人第一大修罗!”

陆醒忍不住叫道:“不,应该说他化成四无大师!”

明初佛门高僧四无大师人所敬仰当然不会是第一大修罗。只是有一回他前往单城弘法的路上曾与随行弟子失踪七天七夜而受了一次魔难。

皮俊这下可明白了,忍不住随之叫骂道:“他奶奶的,哥哥我还奇怪那些‘幽灵’如何能在千百颗人头中找到皮某人的位置方向,原来高高在上有人指点──。”

身旁的陆醒可没他这个心情在这种节骨眼儿上做分析思考比较判断求证,陆公子只想赶紧逃开这个地方。

“幽灵现身,或生或死;修罗露面,有死无生。”陆醒拉着皮大堡主的衣袖道:“咱们趁机快走吧!”

“走!你别开玩笑了行不行?”

皮俊可是叫了起来:“眼前台上那位宿命老头在这节骨眼上露面你知道是啥意思?”

“啥意思?”

“稍早哥哥我问他的事现在是藉机要说出来啦!”

陆醒楞了一楞,环顾四下只见那八名幽灵“和尚”不知何时已暗中挟包到法坛之前。

看来,当前第一大修罗要对付的人是以宿命老人单奕伦为首要目标。

“应人间──,三十年前你用计逼得十大名剑退出江湖之事老头子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过。”单奕伦从鼻孔喷出一口气,仰天朗喝道:“不过,我们当时的约定你可忘了遵守。”

应人间的表情变了两变,蓦地仰头哈哈大笑掀揭开人皮面具露出本来面目来。这是一张很不平凡的脸!

“古拉王爷!”陆醒几手吃惊的被自己的口水噎到,完全不敢置信的道:“他是当今蒙古族内最被看好接替可汗的人选。”

皮俊不得不承认如今站在台上的那个“古拉王爷”应人间当真有王者的尊贵气息;不仅如此,更有统御天下的霸王气魄!

“就凭他这张紫面飞虎眉有够摄人的,”皮俊接口点头道:“面庞梭角深烙双眼威武射加上这七尺之躯着实有令人不得不佩服之处。”

陆醒苦笑的看向皮俊一眼,道:“这个古拉王爷曾经遨游过关外及塞外极西,与各处王朝俱有相当交情……。看眼前他露出了真面目,只怕是要化暗为明了!”

皮俊方才一点头,在上面的宿命老人已经再接口冷笑道:“嘿嘿──,应人间你不会忘了三十年前当你犹仅三十年岁时所说过的话吧!”

“本王爷没有忘。”应人间昂首洪声道:“只要你不说出三十年前之事,本王可以饶你一命──。”

“哈哈哈,这只第一条,而且是你自己说说找台阶下而已。”宿命老人冷冷哼道:“当年中原在你们蒙古人控制之下却对老夫无可奈何,所以你为了自顾颜面才会喷出这种话来!”

他伸手拍了拍金丝猿继续说道:“第二条是什么?嘿嘿,你可是保证过对天下十剑绝不加以杀害。”

应人间浓眉一动,朗喝回声:“本王三十年来从未对他们十人出手。”

“哼!既是如此,张仙子、京走灾、吾尔空年他们三个是怎么死的?”

“哈哈哈,单奕伦你说这话就太没道理──。”

应人间冷笑接道:“本王这回重回中原长以武林人身份行事,而且目标前并非他们。哼哼是他们干扰了本王的行动而有所冲突!江湖中事,生死平常得很。”

宿命老人嘿嘿笑着,伸手一指应人间大喝道:“满口胡言!既然是以江湖中人身份进入中原,且为何暗中调派上万蒙古兵勇陆续藏伏于中原各处?”

应人间双眉挑动几下,且听得宿命老人朝下头朗声道:“应人间──,三十年前你是使用了‘玄天五浊木’让天下十剑彼此间起了嗔怨恨痴愚而逼得他们退出江湖!”

玄天五浊木?

陆醒脸色大变“唉耶”一声,低沉道:“这玄天五浊木置产于成吉斯可汗陵寝里生长以防止外人盗墓。怎的,应人间难道是偷偷进去了不成?”

皮俊正想再问,那端应人间已是大喝道:“老头子,你今天可是先坏了规矩,莫怪本王手下不留情。便是,八道身影如电般往命老人的身上挤去。是那八具幽灵杀手!”你赶快把这个消息传送出去给柳帝王。“陆醒这回似乎很够朋友的道:“宿命老人由我来接应!”

皮俊现在没有机会提择,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玄天五浊木”这五个字传送出去。他相信,以柳帝王这小子的博学多闻,对这五个字一定可以想出个好对策来。

宿命老人对这八个杀手并没有十分的放在心上。但是他不能不注意近在咫尺的天地人第一大修罗的动向。

八道刺骨裂肉罡气穿打过来,宿命老人神色不动只是稍稍移转脚掌方向便让轰天而来的八猛罡风相互激汤抵消。

妙!陆醒在下头看着忍不住喝彩一声。可不只是他,这庙前广场上成千上万人群无不纷纷大力鼓起掌来。当中犹且有人叫道:“这些蒙古人欺我汉人太甚。如今是大明天下竟敢如此猖狂撒野。”

“咱们轰涌而上,吐口水都淹死他们──。”

“对!我们人多,瞧这些人能耐我们如何?”

大伙儿一阵呼叫便是齐齐往台上挤去。那应人间看得这情势冷冷一笑,蓦地自袖中飞出一道强光奔到了半空炸响开来。

“这是信号!”

庸救不知何时站到了陆醒背后,哼声道:“应人间安排了近万勇士潜入单城,刻就要发动。”

陆醒这回可是楞了,直问道:“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退!”

“退!”

“哼哼──,你以为只有那一万名兵勇而已?”庸救的瞳孔闪过一丝恐惧道:“整个修罗天堂在这时都将大举进攻,可不是你我两人能挡得了!”

陆醒也真的染上了一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