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一七章

作者:奇儒

这是一间相当明亮的大厅。

“登云阁”的大厅在单城一向是最有名最有吸引力的地方。

本来,这儿是单县太爷刘青岳的住处。

大厅依旧是明亮,只是现在多了一股以往所没有一肃杀之气。这是一种感觉,一种令人连呼吸都要放到最轻的压迫力!

“我们这趟的行动已经损失了不少人。”第一大修罗应人间的声音可冷了:“因为,你们犯了太多的错误。”

眼前一排五个人,应无罪、韩火火、无相先生、黑罗汉、云夫人的脸色可是有够惨白。

“嘿嘿,别说柳氏父子没有除掉。”应人间冷冷的扫过眼前的诸人道:“甚至连唐糖的行踪也查探不出来……。”

他的目光再转向应无罪,嘿哼道:“我从小是怎么交你的?秘先生的一切行动你竟然掌握不住?”

秘先生假造圣旨接收了人间世这可是出乎整个修罗天堂意料之外的事。

应无罪脸上一颗颗的斗大冷汗滴下,颤声道:“秘先生和神通先生勾结意图不利于本组织,待女儿知道时已是太晚……。”

那时,她已落入他们两个和吾尔空年的挟制中。这些都是不应该发生的事。

不应该发生的事发生了,那就是表示有人怠忽职守。

“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应人间对女儿跟下手下一样的严格,“你们五个人前往南阳湖,把解勉道的首级取回来。”

“是!”这是绝对没有异议的回答!

他们很快的离开了这里,为自己的生存做最后的一次搏斗。

应人间冷冷的将目光投向段九九道:“柳帝王那些人的行踪是不是都掌握住了?”

“是。”段九九恭敬的回道:“八名幽灵使者正盯住他们的行动……。柳帝王则一直待在柳叶家子后头没有出来。”

应人间嘿嘿一笑,道:“他在那里做什么?”

“属下怕会打草惊蛇所以一直没有深入查探。”段九九回道:“不过,属下可以肯定他是为了柳梦狂疗伤。”

应人间哈哈大笑,点头道:“你是聪明人。”

段九九想到的是,柳梦狂的伤很重,要疗很重的伤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

所以,何不等到两个人一个旧力已竭一个新力未生的时才轻易的将他们处理掉?

“看看时间是差不多了。”

应人间沉沉一笑,道:“在那外头的十名‘不回杀’都已经备好了?”“是!”

“很好!现在就下令要他们行动!”“是!”

应人间缓缓的站了起身,双眸闪过一丝冷意:“我希望在我们到达以前就先除掉不必要的麻烦……。”

段九九是个办事效率很快的人。

在柳叶家子的外头,三经半夜的有人来喝豆浆?小火毛听到敲门的声音就知道不对。

“这个时候来的人不是要吃烧饼油条──。”小火毛朝另外一位伙计白胖子道:“这种节骨眼上只有杀人要命的事。”

白胖子嘻嘻一笑,回道:“烧饼油条我们有卖,杀人要命的事我们也可以玩!”他们在说着,第一个往门口走的却是大海鱼。

大海鱼这个年轻人什么都好,粗粗壮壮的一脸憨相挺叫人觉得亲切。

拉开了门闩,外头可是站了三个冷沉沉半垂目的男人,一个个脸色青青绿绿像鬼似的。

“嘻嘻,好兄弟──。是不是半夜路过没钱用?”大海鱼那张脸没半点害怕,挥了挥手道:“放心──,你们留下名字,赶明儿一早就烧纸钱给你们好用……。”

他这一挥手可是有学问,当下见得外头那三个青脸汉子各自冷哼一声二话不说的就撞闯进来。

“唉呀呀──,真不讲理。”白胖子叫道:“我朋友说明儿一大早就烧冥纸给你们还嫌事儿?”

白胖子和小火毛当然向前帮大海鱼顶住。以三对三,这一战照理说是场实力相当的好戏。

但是,段九九的人,又是“不回杀”的份子他们可不是来“缠门”,而是以最快的方式“开路”。

当先的第一个那双手掌忽的就“爆裂”开,黑色的血液喷向大海鱼胸膛。

旁儿的两个亦是双双弹起,自鞋底“炸”破开来。

像这种以命搏命的方式简直是令人不敢相信!

他们三个更可怕的一点是,炸碎的并不是真手真脚,而是充满毒液的机关假手假脚。

不但唬人,而且一沾致命!

小火毛他们三个难逃一死!有人嘻嘻笑着说话了。

“幸好哥哥我早先遇过了一次。”柳大混混呵呵笑道:“所以这回很难看的不是你们三个。”

小火毛嘻嘻笑道:“柳公子,你的解毒粉还真有效。”

“耶──,这可不是哥哥我的功劳。”柳大公子竟然连连摇手谦虚了起来,道:“是那块大白檀木的粉屑不可思议。”

不管怎样,送上门来的三个躺下去了。

“这事儿摆平了。”大海鱼拍掸着身上,呵呵傻笑道:“管它后头再来多少人,咱们是‘收容所’有进无出。”

“你得意的太早了。”

躺在地下的那三名汉子忽的露齿狞笑道:“别忘了,我们可是来换命的不是来玩的。”

一个全身穴道被制的人还能怎样?

大海鱼不信,小火毛和白胖子也不信。

但是柳帝王相信,一个全身穴道被制的人还是能杀人──如果他挺着心脉碎裂以一命换一命的话。

果然,躺在地上像病猫的三个家伙变成了猛虎,他们硬是以气机逆行冲破了心脉自丹田中喷出一股逆血撞飞了嘴巴里的四根牙。

四根牙是假的,牙齿里面沾肉即蚀的剧毒腐水是真的。

这简直是无从防备的毒杀计!

“哈哈哈,以三命换三命你们有多少可以交换?”在门口又有人冷冷在笑,对着柳帝王道:“进得了单城,就变成是出不去的枉死城。”

“放屁!”

柳大公子用力摇着头,冷冷从鼻孔哼道:“你们在外头总是七个吧?”

“好耳力。”

“更好的是工夫!”

柳帝王这回可使出真本领,只见他右脚一抬便冲到了门口,他绝对不要给对方有任何出手的机会。

谁晓得这些全身是毒的家伙有什么令人防不胜防的怪玩意儿害人?

门口的那个被打飞了出去,丹田在柳帝王奇特的气机旋转下根本提不出气劲来。

柳帝王弹身拔起,两朵玫瑰已是如电分向左右而出。他的耳力果然好,出手时对目标的方位知道的一清二楚!

在左右的六个人躺下去后,柳帝王竟是一个返身往屋内走,而且很快的到了里头朝他爹和柳叶道:“刚刚摆平了十个……。”

“好像不很累吗?”柳叶叹了一口气,道:“可惜的是小火毛他们三个的体似手无法入土安葬……。”

柳帝王轻轻一叹,投眼向他爹看了一眼,苦笑道:“现在怎么办?刚才只是人家热热身而已──。”

“让他们来吧──。”

柳梦狂缓缓的将双掌离开白檀木,两道眉毛沉沉一凝。“应人间是难得的好对手,哈哈哈,当今天下难得。”

“他当然是好对手。”柳帝王摇头道:“可是好对手是一回事,是不是公平的一战又是另外一回事。”

“有道理。”

柳叶十分赞同的道:“要跟应人间一战,最少也要你身上的伤势痊愈了以后再说。更何况,你别忘了这城里最少有上万蒙古的战士!”

“看这情况很热闹咧──。”夏停云在屋顶上头大大叹了一口气,“瞧来以后没有机会到柳叶家子吃他的烧饼油条啦。”

“真是小题大作的事。”夏两忘颇不以为然的哼道:“这附近包围的人数最少也有两千人以上。”

“唉,这下柳大混可惨了。”

“你以为以有他惨?”夏停云苦笑反问道:“问题是咱们该怎么办?”

夏两忘跟着唉叹一声,起身朝后头道:“两位跟着可久了吧?有什么话不能露脸出来直接说的?”

“嘿嘿嘿,有道夏家两位兄弟的轻功和跟踪之术天下第一……,”在屋檐的下方突然冒出两个瘦骨嶙峋的家伙来。瞧年纪,差不多是四十来岁。看眼神,那真像鬼像幽灵似的冷青冰冰!

“嗟!三更半夜的这付德性冒出来真是挺吓人的。”夏两忘打从鼻孔喷气,好大的两道。“喂──,你们就是应人间那老贼的御用杀手──八个幽灵之一是吧?”

“嘿嘿嘿,消息倒是传的挺快!”其中一个已是套上了鬼爪套,青森森的十根指刀有尺许之长。

“唉!本来哥我是想干这一架。”夏停云竟然又坐了下去。“可惜,你们的背后有一把剑很生气。”

一把剑?我们怎么没有感觉!

他们两个双眉一皱还在思考是不是眼前这个姓夏的在诓他俩好伺机动手!

蓦地是杀机斗至,快无喘息机会。

谁!

是谁的剑这么可怕!

他们的眼角飘往后头鼓劲一生最后的力量也要瞧见。否则,岂不是死不瞑目了!

闻人独笑!

“我并不是要救你们两个!”

“这个我知道……。”“我也知道,你只是不想让柳大先生这种对手被人家用不乾脆的手法杀死而已!”

“你们能明白最好。当然,也明白接下来要做什么?”

“啥?这个我们可不明白了。”“是啊是啊,这平白无故的冒出一句话来,怎听得懂?”

“真的不明白?”

声音,倏然间和剑锋一样的冷。剑锋尚未回鞘,犹有血珠在滴咧!

“呃──,可能有一点明白了……是不是要那个……化装易容一下?”“唉呀我也想到了,是不是把我们两个变成柳大混跟他老子。”

“难怪柳大先生说过你们两个是聪明人。”

“真的说过?”“好,就凭柳大先生这句话为他卖命也值得。”“耶──?不过不对啊,为柳大先生卖命何必为柳大混那小子卖一回?”

“唉,理由只有一个!”

“什么?”

“因为我们前面站了一个人,那个人的手上有一把剑!”

这真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理由!

“你对单城似乎挺熟的?”方圆仍旧是跟在阎如来的后头,呵呵笑道:“瞧你走的路径,不住过这儿还真不容易明白。”

阎如来看了他一眼,口气总算是比以前客气多了。“这两天你知道我在做什么?”

“不明白──。”方圆摇头道:“只看你左来右去的,搞不太清楚目的何在。”

“我共进去过多少间屋子?”

“算算是三十之间。”方圆可记得真清楚,不愧是老江湖。

“在这前后三十三间里面你可曾经见到过一个人?”

“没有──。”

“嘿嘿,道理很简单!”阎如来淡淡道:“因为这些屋子都已经被我的手下买了下来。”

方圆的双眉一挑,“你是在做检查?”他喘了一口气忍不住鼓掌道:“据我所断,这三十三间屋子正好围住在柳叶家子的四周?”

阎如来微微一笑,舒展双臂道:“老江湖果然就是不同。不像外头的那两个呆瓜。”

呆瓜进来的很快,绿沉沉的眸子在冒火。

“阎如来──,你身为‘冥大帝’竟然背叛组织……。”口气可是比眼光还要凶恶:“当受千割万蚁啃蚀之罪。”

“放屁!”方圆破口大骂:“什么玩意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青魁、绿魃──,”阎如来淡淡冷冷的出声:“你们那些伎俩阎某人熟悉的很!嘿嘿,最好是识相点快滚。”

“哈哈哈,阎如来你好大的口气。”

青魁嗥叫笑道:“方才你说的话我们早已传了出去。嘿嘿,大修罗必然是派人翻查这两天来们经过的三十三间屋有啥鬼玩意儿……。”

阎如来倒是镇定极了,一笑:“我看,你们的消息一定是落在段九九的手中。”

“那又如何?”

“如果是第一大修罗那阎某可没有把握了……。”

“你这话是平么意思?”绿魃的表情有些儿不对啦。

“段九九一定会派人去查──。”阎如来冷哼道:“如果是应人间,他一定会先思考为什我要把消息透露给你们知道?哈哈哈──,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

绿魃和青魁的脸色大大一变,耳膜里面已经传来轰轰轰的火爆炸之声。

声声连绵不绝!

好个借刀杀人!阎如来如何能一个人让三十三间屋子同炸?当然,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修罗天堂的人自己找死!

硝火烟灰惨嚎,刹那红亮冲天照遍了单城的每个角落!

乖乖,这可是极大的场面。

夏停云和夏两忘这下才双双跃入到地面,可是被四周的情景吓一大跳。这是谁的杰作!

他们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一对人化成了柳梦狂、柳帝王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