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一八章

作者:奇儒

他们已经对峙了六个时辰,但是谁也没出手。

因为谁也没松懈,谁也没露出可以让对方出手的空门。现在,这一战已经变成了耐力和定力的一战。

“这一战,胜负要从那里分出来?”潘离儿忍不住要问了:“难道就这么耗下去看谁肚子先饿?”

这一说,还真有点肚子咕噜咕噜叫啦。

“定力是武学最基础也是最终的境界。”柳梦狂缓缓道着:“一个高手的定力往往决定最后一式变化的方位、角度、力道……”

“所以一个越有自信的人他的定力就越够──。”柳帝王接着道:“他已经看穿对手所有的变化,也看穿了对手所有变化后的弱点空门……。”

潘离儿双眼一眨,点头道:“这也就是你们帝王绝学之所以能一招败敌的原因!”

“没错,当年师父就是这么教我的。”

“宣雨情轻轻一笑,道:“为了训练定力先得从心空、身空、身心皆空、气空循序接步就班的次第进境呢!”

潘大美人咭的一笑,道:“那岂不是成了和尚?是不是还要念经拜佛呀?”

“没错,你问的半点也没错!”

宿铬老人缓缓的看了皮俊一眼,道:“武学一道说它深不可测、不可止境是没错的。但是,学武之人最重要的在这个──‘心’一字上!”

“心又是什么?”

“大哉问!”宿命老人哈哈大笑道:“楞严经看过没?”

“没有──。”

“楞严经本称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宿命老人缓缓道:“起源于佛问阿难你为何学佛,而是有七处微心、八还辨见的探讨……。”

皮大堡主都奇怪自己什么时候会变得像学生似的乖乖听人家谈佛论禅了!

“佛家讲求的空,是为了求定,由定中生出般若智慧来──。”宿命老人沉眉半闭目道:“这是一种住于自性佛位一十二时辰皆能在定中的真定!”

皮俊真的深思了起来,足足想了个把时辰后终于道:“怎么使出绝无缺点漏洞的一剑?是因为这个心?”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宿命老人的双眸倏然一亮:“不住于善、不住于恶、不住于法界经典,这才是真正的见着自性的心!”

“如果一个剑手在出手时不管胜、不论负……”柳梦狂淡淡的道:“把他全心全意的一切放在剑上,为天地人间出手……。”

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柳大先生继续接道:“眼中心中无一切它,便是无败必胜的剑法。”

“柳大先生的意思是……只管自己出手?对方的出手是一种阻力,但是只要是‘有相’的阻力就是‘不空’,不空则‘不定’,不定就有空门漏洞!”

潘大美人嘘了一口气,道:“晚辈明白了。”

他们说的话可是字字钻进了闻人独笑和应人间的耳中。原来,帝王绝学最深妙的心法在这点!

所公柳梦狂必是一招败敌。

问题是,如果两个人都在这种境界又将如何?

柳帝王可没想过这点,不过他的眼角可瞧见有人送了一封密函来。

“城外的战况越演越激烈,”柳大混混叹了一口气道:“这一战已经演变成国与国之间的战争……。”

他抬眼,对着应人间道:“朝廷调动了十万兵马围在这方圆百里内……。嘿嘿,古拉王爷你不希望这次的行动败得太惨吧!”

应人间没有回答,因为他现在没有辨法出声。

“你在蒙古各部盟中的地位可是会因这次的行动而大大受损!”柳帝王接道:“所以,如果你趁早回到塞外去不但有机会登上可汗大位也免得千万生灵再受一次兵变死劫!”

“再说你何必落个客死异乡!”

宣雨情轻叹的接道:“以我们在场的这些人你根本连生存的机会也没有。”

这倒是十分直得考虑的一点!

柳梦狂往前一站,朝闻人独笑道:“闻人名剑,为了天下苍生着想就且先退一步吧!”

闻人独笑的双眉动了一动,缓缓的往后一步。那端的应人间嘘出一口气哼道:“你打算如何?”

“修罗天堂回去塞外!”

柳帝王扬声道:“一个月后,柳某人会出塞向你们讨教!”

好长的一阵思考,应人间冷哼道:“我的那些手下呢?”

他指的是应无罪他们五个!

“君子一言──如果他们还活着柳某人保证不为难他们。”柳帝王回道:“但是,在一个月内他们绝不能在中原露面──。”

应人间的双眉沉了沉,片刻之后冷声问着:“你为什么会提出这个条件?是不是有什么重大的变化?”

“你认为会有什么变化?”柳大混哈哈大笑道:“别说乾坤堂的人马胜过你们,就是哥哥我的天下混帮人数也比你带来的人多的多……。”

他顿了顿口气,接道:“你这个行动失败提早引起了各方大战,在下只是不忍心再见千万生灵于水火中而已──。”

“好,信你一句话。”

应人间大步回身而走,忽儿间已是消失于墙外!

好长的一阵沉默,闻人独笑终于开口:“你为什么要阻止我跟他的一战?”

“因为这封密函上的消息──。”柳帝王深深一叹,挥了挥手上的信笺道:“朱元璋那个混蛋,竟然派兵要灭掉乾坤堂……。”

“什么?”宣雨情叫了起来:“以前你们不是帮过他攻击陈友谅?现在竟然反过头来要除掉你们?”

“朱元璋生性多疑,又岂容得卧榻之畔有人同眠?”柳大先生淡淡冷笑:“多少开国元勋已死在他的手下?现在他除掉了朝廷中各个掌兵权的将领已将矛头指向民间江湖!”

谁都知道朱元璋以前也是江湖帮派出身,以江湖的力量驱逐蒙古人。

所以,他最忌讳民间中有人拥聚力量,更何况像乾坤堂这种庞大的组织,若是兴兵绝对可以在短时间内便据站三省山河。

“那我们该怎么办?朱元璋这计可真毒了!”

解勉道问这句话时已是入夜时分。

“有什么办法?只好暂时把乾坤堂化明为暗了。”柳帝王苦笑道:“谁叫我们当年辅佐这么一位皇帝来?”

“这件事不会单纯的──。”潘离儿一叹:“只怕当今的朱大皇帝要对武林中各门各派下手,那真是万劫不复……。”

“我们要去阻止他!”

宣雨情把目光投向郎君:“入京去阻止他是不是!”

这就是柳帝王为什么说一个月以后才出塞的原因!宣雨情不愧是他的妻子,对咱们柳大公子的心意完全明白。

“又要走这么长的路?”夏停云在叫了。

“哥哥我的脚受伤咧!”夏两忘跟着快哭啦!

“随便你们啦……。”柳大公子呵呵笑道:“有理由,别跟我说!嘻嘻,请跟旁边这位宣大美人说如何!”

又见京城风华。

“似乎是比我们离开的时候又热闹了一些……。”夏停云用手支着下巴撑在桌面上道:“可惜就是搞不懂朱元璋这家伙是不是糊涂了,竟然恩将仇报起来……。”

“有什么办法?”

夏两忘苦着脸看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叹气道:“人生最难放下一个‘权’字──特别是有人做了皇帝以后连自己的爹娘也不管啦。”

他们共同的问题是:“你要我们到京城来阻止朱元璋,现在打算怎么做呢!”

回答的当然是咱们柳大公子。“用的当然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柳帝王用力叹一口气,道“就是直接进大内禁宫里去找他罗──。”

“妈呀!这可是满族抄斩之罪呀!”夏两忘大叫:“再说那个姓朱的不一定说了算数,日后反悔的话……”

“所以我们就要想办法罗!”宣雨情嘻嘻笑道:“无论如何要弄一个让他没有办法反悔的法子!”

“你想到了?”

“没有──。”

“那不是……?”夏停云硬是把“屁话”两个字咬在牙齿上,没有喷露出两片chún皮子外。

“那不是什么?潘离儿嘻嘻一笑,道:“别尽说废话了,找个法子混进皇宫便是啦!”

“法子当然很多──,”柳帝王往楼梯口一指,嘿嘿道:“哪──,你看那家伙不就是要带我们进宫的?”

那家伙看起来平凡的很,五旬左右的年岁。嘿嘿,当然没有人相信柳大混混随手一指随口胡扯会是当真。

但是这个人真的办的到。

这个“平凡”的老头子赫然是大内侍卫长!

“老夫尹正天!”那老头子把一干人送到了皇宫,轻轻咳了两声,道:“这以后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尹老头谢谢你了。”柳帝王哈哈大笑,朝人家拍了拍肩头,道:“待会儿‘见面’,可得手下留情呀!”

尹正天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怎么,我们还会跟这老实见面?”有人问了。

“人家是大内待卫长,朱元璋有事我们当然得跟他见面啦。”柳大混摇头苦笑了一声,“现在进来啦,人家也跟我们说了朱元璋今晚睡觉的地方……”

尹正天是说了,而且也派了人在那儿把守!

“这一战是硬闯!”柳帝王的表情可严肃了:“如果失败了,咱们可是非出中原不可了。”

“唉,解勉道那家伙可轻松了。”夏两忘从鼻孔大大喷出一口气,“他到了大漠去,咱们在这儿卖命。”

解勉道调动乾坤堂弟兄出塞,当然是为了一个月后和修罗天堂的一战布局。

那一战的成败可是关系了蒙古是否会进兵中原!

“我们可以行动了!”

这句话很简单,但是每个人却不能不有沉重的压力。

昭日殿在大内禁宫可是最森严的三个地方之一。因为这里住了二十名当今皇上最“欣赏”的妃子。

欣赏,是因为朱元璋非常惧内,他可是只敢暗中金屋藏娇,偶而“抽空”去看看个把时辰。

“今天晚上朱元璋会去昭日殿──。”柳帝王哼声一笑,“尹正天当然会在那儿动兵驻守──。”

“嘿嘿,那些家伙咱们可是不放在眼里!”

“当然是罗,不过万一打草惊蛇功亏一篑那以后就麻烦了。”柳大公子可是说的挺严肃:“因为尹正天必定会将我们全说了出来邀功。”

“哇,那小子简直是卖友求荣吗!”夏停云忍不住叹气道:“不过也不能怪他,人家总得为一家大小着想……。”

几个人在暗中低语,果然见得朱元璋的轿子浩浩荡荡的由上百名侍卫前呼后拥的来到昭日殿。

殿内,早已是灯火通明。

“我们分成两路自左右偏殿进去,”柳帝王低声道:“看这情况似手有些奇怪。”

“奇怪?”

“姓朱的向来惧内,难得今夜如此明目张胆而且灯火通明不怕犯了河东狮威……,”柳大混摇了摇头,哼道:“这当中不知道是朱元璋搞鬼还是尹正天摆了个陷阱!”

反正无论是那一方,他们总不能打堂鼓便是。

当下,柳帝王便和宣雨情、潘离儿一路直走左边偏殿躲过几道巡卫溜到了正殿外头廊道看进去。

这一看可是大大出人意料之外!

昭日殿内被困了两个人,不正是失踪多日的秘先生和神通先生两位?怎么他们被擒来了这里!

更出乎意料的是,在这大殿内等着朱元璋的赫然是那位古拉王爷应人间!

“哈哈哈,可是蒙古古拉王爷!”朱元璋放声大笑,道:“朕听说你带了大好的礼物来?”

“不错。”应人间往秘先生和神通先生一指,道:“皇上可认得这两个人?”

朱元璋双眉挑了挑,身旁一名中年儒士模样的人物往前一站,恭敬道:“启禀皇上,他们其中一个是‘黑色火焰’的秘先生,一个是数‘条罗天堂’主要人物之一的神通先生──。”

“嗯!”朱元璋点了点头,注视向应人间问道:“这两个人就是王爷的礼物!”

“不错!”应人间淡淡一笑,道:“中原终究是汉人的土地,只是有些蒙古人仍旧不明白这一点……。”

“你的意思是什么?说来给朕听听!”

“本王在蒙古部族里略有一些势力。嘿嘿,皇上不会不明白总是还有的力量在阻挠──。”应人间哈哈大笑道:“所以,如果皇上能助一臂之力,本王日后统一蒙古必定对皇上忠心耿耿,以为北方屏障!”

“呃──?所以你送来了这两个人就是对方的人?”朱元璋嘿嘿一笑,道:“你打算要朕怎麻帮你!”

“目前本王最大的阻力在车臣汗部!”应人间哈哈一笑,“只要皇上派兵牵制他们,本王就可以从后头出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