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二章

作者:奇儒

过了几百年,樱花还是樱花,云天观却不是以前的云天观。最少,已经不是普通人能来的地方。

如果你不是富甲一方的财主,如果你不是雄霸一方的帮主掌门,如果你不是王公贵族,连樱花香都别想闻。

十二月隆冬,正是樱花怒放!

早在云天观大门外五丈处,观中弟子便有四名在那儿守着,不是有头有脸的见了这阵仗早就绕开了去。

每个人都有耳朵眼睛吗?

耳朵听到的以前种种,眼睛看到的现在种种,那个人会以为自己的脖子比人家的剑硬?

更何况今天特别,平常是四名弟子今早儿可变成了十六个一排站开。

呵,这场面可是明白的很——观里有大人物!

他是个瞎子,眼睛看不见但是心里比谁都清楚在丈许外这十六个人的武功深浅缺点空门,以及如何一招出手叫他们躺下!

一次十六个躺下,而不是一个一个来!

“站住!你这个瞎子。”当头的一个冷喝道:“知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

轻轻一笑,柳梦狂淡淡道:“如果瞎子看的到,那又怎么叫瞎子?”

说的也是,这名道士从鼻孔一哼,嗤道:“前头是云天观,识相点早些转个弯走吧!”

“原来是云天观。”柳梦狂边笑着边往前走,“幸好眼睛是瞎的,但却没走错了路!”

什么,这瞎子摆明了是来找麻烦!

十六声怒喝,十六把剑握在手中,然后又相同的十六个道士唏哩哗啦的跌了一地。

“没有人可以阻止‘帝王’的脚步。”闻人独笑曾经说过,“只要柳大先生往前走,天下无可阻挡之事、之人、之兵器、之武学!”

柳梦狂就这样走到云天观大门口,早早是有人飞奔进去拉了个六旬老道出来,阴沉沉的一张脸嘿嘿道:“贫道心清,是当今本观掌门心悟帅兄之下第一人。阁下似乎是有‘事’?”

柳梦狂轻轻一笑,道:“可惜,云天观听说有一门‘乘云舞天十八手’,道人只练了五成火候。嘿嘿,大概是先天资质不够加上后天纵慾过度吧!”

刹那,心清道长脸色好大一阵难看。

柳梦狂说的一点都没错,当年他的师父就曾说过他的资质只算中上,能练得本观最上武学的八成已是大幸。

至于纵慾过度这档子事可没人知道,如今叫一名瞎子“看”破,那简直是叫人难堪极了。

心清的心可一点也不清,当下也不想想人家是如何一照面便清楚的好像自家事,怒吼一声便上!

用的,正是发挥到自己极限的“乘云舞天十八手”。可惜,柳大先生用的还是那根杖,平平淡淡的挥出。

拐出人倒,心清一个身子可帮人家撞开了大门,“砰”的一响大大的开出一条路。

柳梦狂可不客气,长笑声中便大步往里面迈入!

“这樱花实在够美……”沈京飞深深吸了一口气,嘿道:“可惜,美人如果能早些儿来更好!”

易通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沈兄何必心急,再一刻钟她们就该要到了。”

沈京飞朗笑两声,点了点头道:“届时就有劳易兄了。”

“什么话这般客气!”

易通嘿嘿一笑,道:“云天观的观主心悟道长每日辰时闭关,所以常来的香客都知道想见观主的话必于巳时到观!”

“原来如此!”沈京飞方是说了这句话,前头俄然传来一阵阵呼喝之声,中间犹且杂夹兵器碰撞之声!

“怎么一回事?”沈京飞皱起一双眉!

易通的心头可是一紧,千万不要那个昨儿见到的柳梦狂这节骨眼儿冲着沈京飞来才好。

声音越来越近,而且好快!易通叹气了。

云天观的武学他可是知道,以观中上百弟子挡不住人家前进的速度约莫在天下寥寥可数。

果然,是柳梦狂气定神闲的踏入这后观樱花园。

“你可是赏完了花?”柳梦狂笑着问。

是个瞎子!沈京飞楞了楞,点头回道:早就赏完。”“那我们走吧!“柳梦狂伸手一拉沈大王爷便往外走,速度可快了。沈京飞哈哈大笑,嘿道:“喂,朋友!花是赏完,可是本王要见的美人可还……”

“是男人还怕没女人?”

柳梦狂淡淡回道:“应该是女人等你而不是你去等她们!”

有理!沈京飞点头,眼中可看得清楚。

只见拉着自己的这个“瞎子”在上百把剑挥舞中轻轻松松的往前迈开大步而走。

一忽儿,便是出了山门往长安城大步而去。

“高手!”沈大王爷叫道:“阁下如何称呼?”

“柳,柳梦狂!”

“柳梦狂?人称‘帝王’柳梦狂的那一位?”沈京飞拍手哈哈大笑道:“我常常听人说无论那里你一定找得到可以喝酒又很安静的地方!”

“一点也不错!”柳梦狂第一次笑了。

“我请客!”沈京飞大笑了起来,“如何?”

“柳某已经是在往那条路走了!”柳大先生也笑着:“所以,就算你不请客也不行!”

咱们容大先生的心情可真有点紧张起来。

这里,闹人酒楼正闹;冷雪,只留在外头。

酒热人气更热,这间酒楼上下两层少说有七、八十个喝酒的男人正喧哗呼喝。

这是“闹人酒楼”最特别的地方。

在这里你可以大声的喧叫讲话,只要不动手你高兴弄出什么声音都可以——从白天到晚上到白天到晚上……。

容状元之所以选这个地方,因为他的耳朵!

如果天下有人耳朵比他好,那就是柳梦狂。

除了“帝王”柳梦狂以外绝无第二个人!

不!柳梦狂是“心”的修为比他好。当时一战他败,是因为“帝王的心”打败了他“状元的耳”。

隔着一条闹街的两侧,他尚且可以听到对面酒楼里一个人喝酒下喉后到达肚子里的声音。

他也可以听见一个人血液流通的声音!

这是与生俱来的异禀,有一点点像佛家“天耳通”的初基。

容状元选在这里,是因为如果贺波子来了他所占的条件一定比对方有利。贺波子是来了,右首,姓贺的在屋外带着满身的杀气。

忽然间咱们容大先生觉得这可不是一个游戏!

杀手对杀手绝对没有游戏。

所以,贺波子说“我要杀你”是一句非常非常认真的话。

容状元的眉头挑了两下,“有意思!”他心里想:“或许这将会是真正的一战!”

念头在转动间已经感受到对方完美无暇的呼吸!

是一个真正的杀手,在杀人和吃饭时呼吸绝对不会急促也不会有任何激动。贺波子已经做到了这点!

风吹的声音、落雪的声音、酒杯碰撞的声音、一屋子里高声谈笑的声音——消失!

在容状元的耳里只有屋外那个想杀自己的人的十根手指头举起来的声音。

这刹那,是时候!

墙壁上忽然多出了一个破洞。

急速飞窜的人影在颔下部位有一抹红光流动。

另外,是一道细芒电闪的超越空间不过是是刚入眼眸神经就到了“原先”容状元坐着的位子上!

拾情赴!十道红丝线打穿了四寸厚的木椅,但是容状元已在早一刹那弹身而起,而且回手。

容大先生用的是腰带,在腰带的前方是三寸短又薄又利的缅刀,弹射激打有如毒蛇的獠牙。

两个旋身,在空中一道漂亮极了的弧线贺波子长笑,长笑声中从进来的洞口退了出去。

“这只是个警告!”贺波子的声音在外头越来越远,“死亡,在开始之前总该有点游戏!”

闹人酒楼在今天第一次那么安静了一下下。

“精彩!”立刻有人鼓掌叫了起来。

“漂亮极了。”马上有人附和:“可惜太短了一点。”

于是,酒楼里又是一阵一阵的喧哗,没有人去管那个墙壁上的破洞,也没有人去管外头的风雪寒意不断钻入。

到底酒还是热的,而活着的人也还可以喝酒。

“真差劲!”有人突然冷冷的笑了,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容状元听得很清楚:“原来最有名的杀手不过如此!”

容大先生双眉一挑,左侧的那名汉子仍旧在喝着酒嘿嘿道:“这种技巧,只能杀猪宰羊而已!”

“阁下很自负!”容状元冷冷道:“如何称呼?”

“阮豪卿!”

“阮豪卿?当年洞庭湖畔云梦城阮字世的那位阮豪卿?”容状元冷冷的笑了:“十年前那一战可精彩了!”

“你……!”

阮豪卿抬起了头,双眉下一双眸子咄咄逼人,其中更有一丝冷酷,“如果不想活了,是件很容易的事!”

第二次,今天第二次闹人酒楼大例外的安静了下来。

“是吗?大话人人会说!”

容大先生沉沉一笑,轻轻啜着酒道:“当然,唯一例外的是——死人!”

哗啦一声,阮豪卿站了起来,原来座下的椅子竟在一股奇妙的气机引动下弹到半空翻打向容大先生而至。

又快又猛,一屋子里的人都可以感受到那股压力。

非同小可,这个人的出手!

容状元的表情立即严肃下来,阮豪卿的呼吸……这是一种很诡异的呼吸法。

可以说,要练成绝顶暗杀技才会有的一种呼吸法。它没有规则,在没有规则中却拥有庞大的力量!

容状元弹身暴退,却是阮豪卿已到了右侧在冷笑。这刹那,他所能的抉择是出手或是死亡!

另一道身影在长笑声中由阮豪卿的背后来,在人影未到之前是根长长的竹竿。

阮豪卿双眉一沉偌大的身躯在半空中硬生生的能再往上拔高两尺反悬,双足一吸倒立于屋顶。

“好!”众人忍不住大声喝彩起来。

“嘿嘿,原来是失传已久的‘蝙蝠倒挂’!”出手的人收回了竹竿,笑了:“在下卜痴,想和两位交个朋友!”

卜痴?阮豪卿飘身下来,沉沉笑道:“可是鬼夫人手下第一员大将,曾经和柳帝王对峙过的卜痴?”

“正是!”

卜痴轻轻一笑,道:“咱们换个地方谈谈如何?”

“第一步棋总算有了结果!”皮大堡主嘻嘻笑着:“姓容的那老小子和姓卜的那家伙搭上了线。”

“问题是现在又多了个阮豪卿来。”夏停云瞅了柳帝王一眼,哼道:“你想,那家伙会忘了十年前的事?”

“当然不会!”夏两忘可接口道:“姓阮的是有名的好记性,如果他出面不是为了杀你,哥哥我可倒着走路一年。”

三个男人说完,现在就等柳大混混发表言论啦!

“这一战,似乎会比想像中复杂咧!”

柳帝王皱起了眉头,苦笑道:“据说姓阮的武功比以前好的多?”

在闹人酒楼,在容状元的左右当然都有他们的探子在。阮豪卿露了那一手很显然的相当惊人。

“前头有个阎如来,中间冒出邝八地,如今又跑来个阮豪卿!”柳大公子叹了又叹气道:“很艰辛啦!”

“还有个龙在世咧!”

皮俊可是皱起了大眉头,叹气道:“那位九风楼的麻大先生要和各位见见面……。”

话才说完,人家麻风流已然是笑嘻嘻的出现在门口。

“各位大侠英雄!”麻风流嘿嘿笑着踱进来道:“这回如果能搞得到龙字家,咱麻风流就是你们永远的朋友。”

这家伙可真现实。夏两忘公子哼了一哼,道:“如果摆不平那小子呢?”

“这个……”麻风流一张五旬老脸可笑的很奇怪了:“麻某人听说人家正有一个什么‘屠龙’计划是不是?”

柳大混混嘿哼两声,道:“所以我们帮你也就是帮自己也可以说是你帮我们?”

一串话下来,麻风流竟然听得懂。

“对极了!”麻风流嘿嘿笑道:“最少,你们要的大展场地用麻某人的九风楼不就是我们合作的开端?”

他说着,大笑声里掸了掸那身鹅黄麻衣一抱拳:“各位放心,明儿一定可以见到创古今最豪华的展示大会。”

看着姓麻大笑离去的背影,柳帝王可是双眉挑了两挑。“这家伙也不是等闲人物……。”

最少,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就罩穿一件麻衫可不是平常的好手便能做的倒。

“能在十年战乱活下来,而且保存家产的人本来就不简单。”宣大美人不知何时和另外四大美女一道由后头缓缓幌了出来,边道:“他和龙在世之间的争斗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单纯!”

这点,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背后还有一股更大的力量在策动着整个武林,天下的大事。

“喂,五大美人们,你们方才试衣如何?”这可是皮俊皮大堡主最关心的问题。

“我们都没有问题?”宣大美人看了郎君一眼,淡淡一笑,道:“只是……潘姑娘的人还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