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二十章

作者:奇儒

  “杀康洗心”!

  这是很简单的四个字,但是他们七个人都知道一件事——当天地人第一大修罗用红金色

的信笺写字时,那代表绝对要完成的任务。

  一种就算修罗天堂倾巢而出也要完成的任务!

  在这么急迫的时间,这么短的路程,全京城里修罗天堂的人已把武林居到皇宫这段路每

个重要位置“占领”。

  段九九也很快的到了应人间面前。

  “属下已经通知了那七把枪!”段九九恭敬道:“他们守第一关,相信柳帝王他们在遇

上七把枪的时候只会有一个死了的康洗心!”

  应人间很相信这七把枪能做到的范围!他点了点头!

  就在他现在所在的屋子外头,前后官兵紧紧包围着中间柳帝王他们一行人。

  这上百的官兵不敢攻击,但也不愿意“钦犯”在眼前跑掉。

  所以,就形成了这么一幅奇特的景观大队人马往皇宫方向移动!

  七把枪七个人如何突破重围进入到核心狙杀康洗心?

  应人间看到了第一个!

  卖冰糖葫芦本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特别是这种大街那每天不有七、八个来回走上十趟

的事!

  不过,眼前这种节骨眼上还有人迎着面一路叫卖过来那可是大大的不寻常!

  “卖冰糖葫芦——,”那是个四十开外的汉子,正扯开嗓子朝前迎向前头的官兵。好大

胆!

  在那个时代百姓见了官兵走且不及!更何况是这种场面还敢大摇大摆的向前叫卖。

  是不是疯了?

  如果不是疯了那绝对是个“麻烦”!

  “这家伙的功夫不错。”柳帝王皱眉道:“那两条手臂最少可以举起三百斤重物。”

  夏两忘点了点头,道:“这么看来是有人不想让我们进皇宫?”

  夏停云哼声接道:“会不会是朱元璋搞得鬼?”

  “不会——。他可不想让这位康大先生死在众目睽睽之下!”柳帝王摇头道:“而且进

了皇宫他行动起来不更方便!”

  那么唯一的可能是应人间在搞鬼?

  卖冰糖葫芦的汉子已然接近到跟前头官兵只有几步之近。那前端的兵勇中已有人喝叫

道:“不想死的就滚开一点!”

  “卖冰糖葫芦——!”那个人是聋子!

  双方已近到了两步之距,只见那名汉子咧嘴一笑:“各位官爷,是不是想?”

  口里笑着说,手上可把那根子一转一递!

  一转,三、四十支葫芦往前头的官兵飞打而至;一递,那根子变成了长枪左挑右拨。

  好手!柳帝王忍不住点头道:“以寡敌众用这法子甚妙,不但出其不意而且以一当十的

确有头脑。”

  那些冰糖葫芦在半途中炸开,各种烟雾和火威力引起一阵阵的惨嚎。这汉子好大胆,难

道以自己一个人就想从自己的手中劫下康洗心?

  柳大公子当然不相信对方的行动只是这么单纯。

  所以他特别用心去听!

  烟雾遮蔽了视线,耳朵在这时当然是最管用的了。

  他听到右边上头下来两个人,又从窗口窜出了一个。同时,左边的屋里有三个人以一直

鸶朝自己方向冲来。

  柳帝王哼哼笑了。

  这些人的方向是自己没错,但是目标绝对是康洗心。

  夏停云往右一揽,只觉受到三挺长枪骇人的威力罩体而至!

  骇人,是因为他们三个都是以命搏命。更不可思议的是枪头弹射似暗器,枪喷水必有毒!

  夏停云挫身稍闪,已叫其中一个缠住其余的两人则势不休止的往后头柳帝王、康洗心的

方向而至。

  左端,夏两忘公子也遇上了相同的情形,只听他叫道:“柳小子,你自己想办法解决

吧!”

  左一对右一双,柳大公子可是有点吃啦。而且从来人的身法、出手他十分的明白这是玩

命的家伙。

  叫他一个人对付四个好手并不困难。

  但是,如果跟四个以命换命全身上下不知藏了些什么要命玩意儿的家伙拼命而且又要保

护一个人。太累了!

  难道这回要败在应人间的计下!

  柳帝王就是柳帝王,他能当上天下混帮的帮主当然有他的一套方法。

  什么方法!

  烟雾消尽,官兵横竖死了一堆;但是那七把枪也没有人站着!应人间不由得大大皱起了

眉头。

  “在那种情况下柳帝王是怎么解决他们四个的攻击?”他问,问段九九。身旁这位段长

老的脸色可是十分的难看,“不可能!除非他能一招内同时摆平他们四个,否则其中最少有

一个会引爆身上的火!”

  柳帝王只有两只手,而且只能攻击一个方向;像方才那么险迫的环境中他如何左右应付

四个不同方向来的好手!

  应人间眯起了双眼盯向体。

  “好小子,有种。”应人间说这句话时眼瞳孔里闪过一丝佩服的眼彩,同时也有一抹相

较高下的豪气。

  柳帝王到底用了什么法子?

  段九九随着主子的目光看向体,他也明白了原因。

  □□□

  这间密室算是相当的明亮,四面墙甚至是用太湖玄石砌堆打磨而成的。偌大的空间里,

只有一张奇特的石椅,石椅上那个人的表情似乎融合了愤怒、挣扎、仇恨。

  这是一场无声的“战争”!

  石椅背后站着的那个双掌平伸正按在椅上那名汉子的太阳穴,双方的肌肉都在跳动起

伏,像有上百条的蚯蚓在脸上、手臂、胸腔爬动。

  靠四面墙处,可是森严得很——环绕一圈的侍卫少说也有七、八十名之多。

  “杀了我吧——。”石椅上那个喇嘛怒喝道:“我颜呼法王宁死也不会说出密藏图的下

落!”

  背后施展“万念俱灰”的当然是鲁鲁齐,只见他双目好紧好紧的闭住,斗大汗珠不断滴

下淌湿了一大片。蓦地,他的十指泛成了紫红色!

  这是最要紧的关头,只见颜呼法王的两片chún变成了紫红色舌头由里面伸了出来不断颤抖

着。

  万念俱灰逼供法即将完成最后一步!

  这时一直大剌剌坐在门外观看的朱元璋也忍不住站了起来朝里头走来。这下可是紧张了

一干侍卫,纷纷紧靠在朱大皇帝的左右!

  里头,鲁鲁齐大喝一声,咯咯咯……一连川的脆响。在静室里这一连串十响特别的清

楚,清楚到令每个人耳朵都听得出来是从鲁鲁齐的十根手指头传出的。

  朱元璋脸色大变,那颜呼法王已是狂吼一声弹身而起巨掌大力的拍在他肩头上。攻守异

势!

  “嘿嘿,朱元璋这回你可是大大失策了。”颜呼法王满脸狰狞,一双眼瞳几乎红的冒出

血来,恶声道:“你好狠,现在本法王也让你这种滋味。”

  “臭喇嘛,你想怎样?”一大团侍卫围了上来纷纷叫喝道:“别对皇上无礼。”

  “哈哈哈,皇上?呸!你们皇上在本王眼中只不过是个不守信用的混蛋流氓!”颜呼法

王狞声冷笑:“现在别说废话,带我去乾宁宫!”

  □□□

  “喂,柳小子你怎么避开那四个人的攻击而且能够同时把他们摆平?”

  “哥哥我只有一双手对不对?”

  “半点儿没错。”

  “但是另外一个人也有两只手呀!”

  “康洗心!”

  “不错,就是他。”柳帝王笑的可高兴了:“人家要他的命,你说康大先生会不会拼死

救自己呢?”

  这是没有疑问的事。

  现在的问题是,康洗心是不是仍然被制住?

  “派出铁甲兵团攻击!”应人间望着沿街道离去的那些人背影,沉声下令:“无论如何

也不能让他们进攻!”

  “是!”段九九很快的传下了旨令,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要狙杀康洗心?”

  “朱元璋一心一意想要除掉乾坤堂,但是限于情势被柳帝王阻止。”应人间嘿嘿一笑,

接着道:“但是昨晚姓柳的夜闯大内禁牢露了行纵,这可是姓朱的一次反悔良机。”

  “但是……这和康洗心的生死又有什么关系?”

  “康洗心一死,不但可以激起朱元璋对柳帝王他们恨之入骨,而且……”应人间哈哈大

笑:“朱元璋身边无能人,本王出入他身边就是易如反掌了!”

  “好计!”段九九佩服道:“一箭双雕,王爷之计真是令人钦佩不已。”

  他们在这边哈哈大笑的很高兴,街道的前头可是很难过!柳大公子看着眼前的情势不由

得骂道:“这是什么玩意?”

  瞧瞧眼前的情况,连康洗心都要皱眉了。

  这条京城大道不知打那儿冒出这么多全身铁甲满盔突刺的壮汉来。不但吓人,而且有些

不可思议!

  “他奶奶的这里是京城重地天小脚下,那些官兵全死到那里去了?”夏停云怒声大骂

了:“出了这么大事儿怎么全成了缩头乌龟!”

  他一边骂一边用很责怪的眼光看向康洗心大剑客。

  “是啊,事情是很奇怪!”

  柳帝王嘿嘿对着身旁的康大先生“微笑”道:“康先生,你知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康洗心的表情抽动了一下,哼道:“也许是皇上认为老夫办事不力,所以死了反而好。”

  “那倒是不可能的事。”柳大混混用力摇头道:“不过有另外一个可能——是你康大先

生暗中下令阻止的是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

  “很简单的意思——,你故意要我们一路奋战进入皇宫,因为你相信以哥哥我们三个人

之力那些家伙奈何不得。”柳帝王很聪明的道:“但是,我们这一路转战去后已经去掉了半

条命,自然是给朱元璋好下手的机会了。”

  康洗心重重一哼,道:“你知道了又怎样。”

  是啊,又怎样?四下涌来的铁甲人可多了。

  “哥哥我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柳帝王笑的可是可恶了:“那就是把康大先生你送给

他们算了。”

  “什么?”康洗心的耳朵才听到嘴巴回了这两个字身体倏忽飞了起来往前头铁甲兵团撞

去。

  当然,柳帝王算是有些良心的解开了他的穴道也塞了那把紫魂水晶剑给他。

  这下子那些潜伏的官兵不能不出面啦。

  “柳帝王这小子好脑子,”应人间睁目起身大步跨出屋外,道:“段长老你招呼这边的

情况,本王去皇宫!”

  □□□

  乾宁宫是皇帝睡觉的地方,也是御书房商讨国家大事的机密重地。

  自古以来能进得御书房和皇帝商讨国家大事的,必定是当时皇帝老爷所倚重权倾百官的

人物。

  颜呼法王虽然内外伤都不轻,但是眼下押着朱元璋大步的跨进来可是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哈哈哈,姓朱的狗皇帝你没料到有这一天吧?”颜呼法王狂声大笑回头对着一大堆跟

进来的官兵喝道:“你们全都给我滚出去。”

  边喝,手掌五指扣在朱元璋的头盖上的力道又加了两分。可怜这位朱大皇帝那能捱得

住?只有口里大呼大叫:“听他的,快退出去外面等待!”

  “是。”侍卫虽多奈何主子在人手上只有一个个倒着往外头走。

  颜呼法王哼哼冷笑两声,一双目光在这厅殿内来回搜巡,同时口里念念有辞:“怪了,

原来在这里摆了两座青磁大花瓶怎么移了位,不见纵影!”

  朱元璋听在耳里,眼珠子一转,道:“你是指原先摆在墙角那端的一个人高大花瓶是不

是?”

  “你知道它在那?快点说!”颜呼法王的呼吸急促起来,手指上的压力更重更沉。朱元

璋唉唉叫道:“朕看他们别具风格,摆到御书房里了。”

  “嘿嘿嘿,姓朱的你最好别耍诈,那还有命在。”

  颜呼法王将朱元璋往前一推,哼道:“带我去。”

  御书房离议事大殿并不远,他们两个在前头走,后面可是跟了一大堆侍卫在那儿紧张的

叫呀叫的。

  朱元璋在颜呼法王在后双双进入了御书房内,果然那两只大花瓶就摆在那张大檀木桌左

右。

  颜呼法王哈哈大笑,得意之极的道:“好见面,好见面——。嘿嘿,姓朱的你知道为什

么这两个花瓶会流落到这里!”

  他看了朱元璋一眼,继续道:“这一对花瓶原本是蒙古皇帝议室大厅之物,当年元军攻

遍天下唯独对西藏一地用笼络的手法……”

  朱元璋哼了一声,道:“那又如何?”

  “西藏人还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