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二十一章

作者:奇儒

柳帝王在等。

他等着自己全身的气脉周转运行配合这岩壁的旋转速度。

此时,东方已是光明微现。耳里传来的是唐糖脆悦的笑声:“柳哥哥爬不上来放弃算了,反正第一道阳光出现时你这位韩朋友就没命啦。”

咱们柳大公子什么都没说,他正等着最后一条经脉理络配合这处岩壁的旋转。

上头又传来韩道在大叫着:“你别上来啦。这个女人在这上面摆了一个更利害的机关阵——。”

韩大总管在上头很紧张,那端下头回答的是一声长笑。只见柳帝王如大鹏扬天般大喝飘起,两个起落已是到了巨岩上头。

这刹那,晨曦第一道光照射!

自东方来的第一道阳光到了巨岩却变成了千百条。

不,不是千百条,而是浑圆成一大片光亮的恍如要把人也给照透明了似的。

“哈哈哈,这个天光合一阵如何?”唐糖在极强白光圈中拍手大笑,得意道:“这机关阵比我想像的还好,真妙、真妙!”

柳帝王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是天才。

四周不知是布置了什么反射阳光的物体,每个角度不但取得极好,而且具有加强、扩散的作用。

他相信从下头、远处看巨岩目前的情景一定是当世难见的奇景。

不错,应人间也同意这点。

但是他却反身退走。因为巨岩上的光团正向着他的眼睛!

且先别说方才那斗然一亮已经烧伤了他的眼珠,就是无伤的状况下和柳梦狂一战自己也吃了大亏。

柳梦狂是瞎子当然不受影响,但是自己可没瞎而且又是面对着那个方向。战必败!

“应人间应该不是不战便逃的人——。”柳梦狂冷哼问着。

“他不能不走。”应无罪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

“因为有一颗大太阳突然射到眼前,他……受了伤!”

柳梦狂虽然不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可以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一股极强的光气奔了过来。

有点烫背!

“是唐糖的机关?”

“是!”应无罪叹气道:“真没想到她这么利害,连太阳都可以移到地面……”

应无罪的话正是咱们柳大公子现在心里所想的每一个字。

这个女人真可怕,以身在其中的这种光圈简直是化无形为有形的杀器。身在其内,每个毛细孔恍如遭到无数的暗器穿透似的令人混身不舒服。

紧闭着一双眼皮,但是强光却能透得进让视觉感受到整片的鲜红。

这是人类视神经正常的现象。

只不过这正常的现象却正令咱们柳大混叫苦不迭。

“怎么样,认输了吧?”唐糖的声音赞入了柳大公子的耳内,直笑着:“认输的话我就放了你……”

向女人认输?这种事除了他老婆以外从来没有第二个。柳大混重重一哼,道:“游戏才刚刚开始,怎么就不玩了!”

“你还逞强?”

唐糖似乎是在叹气,叹气声中又有一丝激赏。她道:“好,只要你能在这巨岩上抓到我,没第二句话本姑娘立刻放了姓韩的……,不过如果你抓不到呢?”

“你想怎样?”

“想嫁给你。”

“什么话,真不害臊——。”

“什么害不害臊?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就不能想办法嫁给他?难道这也有罪!”

在那个时代的人们很难接受,不过倒是无罪。

“怎样,赌不赌?以一炷香为限!”唐糖轻笑着伸手将韩道的两条筋一弹,直痛的韩大总管哇哇大叫。

“快点回答,不然我就先杀了姓韩的!”

柳帝王实在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只有答应。答应的同时他脑袋里一直想着,唐糖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可以在这种强光下行走自如!

他想着在心里,眼前忽然一暗。

不,应该说光线减弱了许多!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柳帝王当然立刻睁开眼睛来瞧瞧怎么一回事。

眼前、东方,有一片白云溜过略盖了耀眼的阳光。蓦地背后唐糖轻笑道:“喂,别浪费时间了,快来抓我!”

柳大公子一回头,这时阳光又现立即四周便再是好一片极亮强光。

但是,方才的情景已经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启示!

他是想到夜晚时的屋子如果有灯光,隔着纸窗便只能瞧见屋里面人物的影子。

也就是说纸、布有隔光的作用。

他相信唐糖所用的隔光物器一定更好,说不定是深色的琉璃或是涂上了颜色的水晶!

亏他聪明,后来的人果然是有一种叫太阳眼镜的东西专门遮挡阳光之用。

柳帝王想到这点立刻自怀中取出一块黑纱布绑在额上垂下盖住了眼睛。这下是好的多了。

虽然光线仍然极其耀眼,但是隐约之间总算可以见着人影。他往前几步,脚下踢着一件圆形器物,光线变化了一下。但是,暗器也自那个圆形器物的下方射出!

“嘻嘻,我忘了告诉你……”唐糖巧笑道:“这些精心设计的反光器是不能乱碰的,不然吃了暗器我可不负责任?”

柳帝王循声望过去,耳里又听得唐糖在笑道:“已经过了半炷香,想赢的话就得拼命点才行。”

“谢了!”柳帝王忽的一个窜身向前,仆向唐糖而至。

显然他这个出手的方向让唐大小姐吃了一惊,暴身而退之际边点头笑道:“聪明,原来你想到了第一关的破解法——。”

第一关,难道还有名堂!

柳帝王可不管这些,好歹在方才唐糖暴退的时候来不及拉走韩道,这厢他伸手拍开了这位朋友的穴道,喝了一声:“走——。”

耶?玩了一半不玩了?

只见柳帝王和韩道双双飘下了巨岩,在下头哈哈大笑。这可是气楞了唐糖!

“柳帝王,你不守信用。”唐糖不知怎的拨了拨,巨岩上的强光团一下子消失无纵。

她骂道:“我们说好……”

“哥哥我的目的是在救人,既然人都已经救了又何必玩下去?”柳帝王哈哈大笑回道:“唐姑娘号称天下机关第一,柳某今日领教了果然是名实相符。”

场面话说完便是和韩道各弄了一匹马长笑扬尘而去。

唐糖楞在上面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好一阵子后她的表情有了笑意!

很奇怪的笑。

就好像女人的心一样奇怪!

□□□□

大团圆!

在大漠的这一片草原上,他们终于又群雄并会的聚集在一起。

乾坤当的解勉道和韩道,武林居的柳帝王、宣雨情、潘离儿、夏停云、夏两忘这些年轻人。

老一辈的有天下十剑仅存的柳梦狂、闻人独笑以及更早以前的方圆!此外,就是来路特殊的如来、陆醒、庸救、杀手容状元、贺波子。

放眼中原武林天下,当代江湖中最负盛名的人物最少有一半在这里。

以他们目前的实力,中原武林中除非是少林、武当的七大门派外加丐帮联盟以外,绝无敌手。

修罗天堂!他们要对付的这个组织到底还有多少实力!

“修罗天堂最后的那层底只有大修罗本人才知道!”如来叹了一口气,道:“目前我们所知道的是由应人间领军,段九九、黑罗汉、无相先生、韩火火、云夫人帮势。”

单是目前这些人也挺可观的!

幸好,柳大先生擒住了应无罪让对方少了一个力量自己多了一张牌。

“这个女人我们打算怎么个用法?”夏停云瞅着人家不怀好意的道:“我想,以她的特殊身份大可以好好地弄应人间那老贼一番。”

“少作梦了。”

应无罪冷笑道:“我们蒙古人一向不怕死,而我爹是古拉王爷更不怕自己的女儿死。……”

“这么残忍。”韩道啧啧道:“不过,不谈一谈怎么知道?”

“你想到了什么好计?”潘离儿大美人轻笑着问。

“很简单,第一个方法是叫应人间立书为证,担保他们蒙古人百年之内不入侵中原。”

韩大总管道:“第二个方法就简单了……”

他瞧了瞧柳大先生和闻人名剑一眼,接道:“让他随便挑这两位名剑之一——单打独斗……只要他死了,天下最少平静一半。”

这个方法似乎是不错,最少省时省力而且避免数万人彼此交战屠杀。只不过就怕应人间不肯答应。

“这里是塞外大漠,”宣雨情摇头道:“应人间在自己老家地盘上当然是以发动战争为选择。更何况他们处心积虑了这么久也就在等这个时候——。”

“他在中原除不掉我们,如今来到了塞外正合他的意。”

方圆嘿嘿笑道:“所以说——这一战既然不可免,咱们早点计议分配才是……”

庸救咳了两声,嘿嘿道:“我们何不兵分两路?一路正面和应人间冲突交战,另外一路则回走攻向修罗天堂!”

“百里左右,在东方的一处山谷内——。”

“你敢去!”应无罪可骂了:“你们这几个背判组织的家伙,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陆醒少爷笑了笑,回chún道:“谁也不会放过谁——。”

帐内一阵沉寂,如来在片刻后开口道:“庸大先生这个提议不错。如果我们能攻下修罗天堂的总坛,古拉王爷在蒙古各都盟间的威信将一落千丈……到时,我族中主战派居下风!”

解勉道沉吟了片刻,点头道:“那么这一路有谁去?”

他说着笑了起来,眼光可是瞧向柳帝王。

“唉,又非哥哥我去不成吗?”柳帝王苦笑道:“反正都一样,那就点几个一块上路了!”

夏氏兄弟跑不掉,宣大美人、潘大姑娘是一定跟。另外,阎如来、陆醒、庸救当然之理。

“我们八个人各带领一百名好手趁夜急走攻击,”柳帝王笑了笑,道:“够意思吧,剩下了几万人给你们用。”

“你们”指的就是解勉道、韩道、柳梦狂、闻人独笑、贺波子、容状元、方圆这七个人啦!

没有人有意见,反正这头那端都是一样凶险。

贺波子呵呵呵的大笑了起来,“想不到贺某人竟然有这么一天会来领兵跟蒙古子打仗。哈哈哈……”

这件事不但是他没想到,这里十五个人大半也没想到。不是吗?人往往会遇上想不到的事情而一脚踏进了历史!

□□□□

薄暮黄昏,塞外的风特别就是不同。

在这草原上的一处山丘坐着三个人———一男二女。

“柳哥哥——,你是不是应该有个交代?”宣雨情含笑着问话:“现在你可别再推拖了,大家把话说清楚。”

柳帝王红了红脸,另外旁儿那端潘离儿的脸更红。

“情儿——,你知道我……呃——,不愿意……。”

“奇了,我都很高兴有离儿姐,你尴尬什么?”宣雨情说着拉起柳帝王和潘离儿的手放在一块儿,吃吃笑道:“哪——,我们三个人的手放在一起不是顶好的?”

柳大混混这下可是只有猛吞口水了。

他能缩手!大难、大难,缩与不缩都不对!

“这样子好了——,”宣雨情巧眸笑盼道:“我这儿有一些铜板儿,你猜是单是双?这事就交由天意决定吧?”

宣大小姐伸出了左手,紧紧握着。

“你猜我手中的铜板是单还是双?猜对了你说怎么好。”

宣雨情笑道:“猜错了就得听我的……”

柳大公子的额头竟是冒出汗来。

这个更麻烦。

猜错了要听爱妻的话再娶潘大美人,猜对了更麻烦,自己怎么好开口当着潘大美人面前下定语。更难、更难。

“快猜!”

宣雨情催着,柳帝王苦笑的抬眼。一抬眼,便见着潘离儿的那双眸子在清澄中有一抹难以言喻的情愫。

“我……真的一定要猜?”

“不然你有更好的方法?”

没有!

这种事只有老爷才能解决!管它的。

“双!”

宣雨情的左手指缓缓离开掌心,是六个铜板。

果然是双?

“我猜对了!”柳帝王苦笑一声,眼角已瞧见潘离儿的眼眶有两泓的泪珠在泛动。

“你猜错了。”宣雨情格格的笑了。

什么?难道是摆明了使赖!

宣雨情摊开了右掌,那里还有一个铜板!

“我们怎么赌?”

“猜你手中的铜板是单还是双——。”

“这只是不是我的手?”

“是——。”

“所以我赢了!”

“是!”

□□□

事情有了很圆满的结局,但是还有话在问。

“你为什么猜双?”

“这有什么奇怪,不是单就是双——。”

“不,我是想问——你本来心中就想要一双对不对?”

“这……什么话,反正都已经由你决定了……”

“说老实可以吗。”

“可以……”柳大公子苦笑的点了点头,“或许是有这个意思……可是我……”

“别说了。”宣雨情微笑道:“我要你说出来的目的,就是让大家都是打从心底高兴。”

这句话,当然是针对潘离儿而说。

终究,如果柳帝王是出于无奈,对潘离儿来说是一大伤害。但是柳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