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二十三章

作者:奇儒

“想不到你的鼻子这么灵,用闻的都闻的出来。”宣雨情吃吃笑着,瞅着前面那座烟花楼格格笑道:“我相信把这个能力用在闻女人的身上更有用了……。”

“别开玩笑了行不行?”

柳帝王率领一干男女进入了这座取名“七仙女”的青楼内,当面就有一个老鸨扭着大屁股过来直挥着手巾打招呼道:“客倌呀、大爷呀──,今天来到这儿真是造化──。”

潘离儿被那老鸨上下打量,很不是滋味的道:“喂,你这个老女人,不怕我把楼给拆了竟然敢这么不正经的看本姑娘──。”

“哎哟,有谁敢把咱这楼给拆了?”那老鸨倒是镇定的很:“十关少了这一关,以后谁也别想上浑沌无明处啦。”

这可是大事,恐怕会引起整个人间世的大暴动。

柳大公子耸耸肩道:“别上就别上罗,那儿又不是什么好地方──。”

老鸨的脸色可那么自在啦,当下从鼻孔一哼气道:“你们是来捣蛋还是来过关的?”

“喂,你客气一点好不好?”夏两忘叫道:“他可是新任的大天人──。”

“新任的大天人又怎样?”

老鸨的叫声更大了:“不通过十关进入浑沌无明处受第一大修罗的认定就是屁天人──。”

“行啦──,把姑娘叫出来吧──。”

柳帝王懒的跟这老女人吵催促着对方。那老鸨这下又变了好脸色朝里头叫道:“咱家的七仙女快出来呀──。”

“来啦!”一阵娇娇燕燕的声音自内室出来,果然都是挺标致的姑娘。那老鸨冲着柳帝王笑道:“公子你选吧,这七个有两个是‘清清白白’的……。”

七中选二,机会似乎是比刚才大了一点!

“不过你要小心一点呀,看清楚那两片朱chún没毒就亲上去吧!”老鸨笑的跟一只老母猪似的:“亲的时候姑娘会出手打人的……”

锅子是死的,人是活的,所以七选二可比才的六选一还要可怕。

柳大混倒不担心眼前这七个女人中那一个出手,怕的是背后那两个爱妻才是麻烦。

“喂──,为什么一定要亲?”潘大美人又哼道:“那个姓唐的来难道也要这么做?”

“如果是女人来的话我们会叫男人出来……。”

太恶心了!潘离儿更狠狠的瞪那老鸨,却是眼角飘见柳郎君已经朝一个女的嘴chún点吻一下,而且“更过分”的是又一转身亲了另外一个!

“这简直太不像话了。”夏停云鼓噪的叫了起来。

夏两忘也接着叫道:“柳小子,你不怕后头这两个……?”

他们叫,却瞧见那个老鸨脸色土灰,满面的粉霜掉了一地。怎么,柳帝王这小子的方法才是对的!

“这七个女人的chún膏都有毒!”柳帝王拿着盖了印的信条吃吃笑着在街上边走边得意道:“其中,有两个人的毒正好相克!唉,哥哥我实在太聪明了。”

没有人否认这一点。

谁会想到竟然是这种方法?他们同样也有一丝忧虑,那个姓唐的女人也一样聪明?这可是可怕的对手。

第三关的名称倒是取的挺好──华清池。

华清池是当年杨贵妃洗温泉的地方,这儿也有温泉池,的白烟老远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白盖子盖住了。

“老夫冼华清,正是负责看管这儿的人。”

有个老头子迎了过来,冲着柳帝王道:“是公子想洗洗澡?”

“在下正有此意,请老丈说出规矩吧!”

“在这池底有七颗鹅卵石,分别是红黑白绿黄蓝紫!”冼华清道:“想要好好的洗,就到下面就捡一颗起来;然后游到对面──那里是第四关,挑件新衣服新靴子穿!”

他顿了顿口气,又道:“如果你平安无事,老夫自然会放桥让你的朋友过去。”

柳帝王笑了,把身上的衣袍一脱交给了宣雨情噗通一声便跳了下去。一下子就没了顶不见出头!

冼华清不禁直采颔下的黑须点头道:“是聪明人,跟净世三使之一的唐姑娘一样!”

一样?难道柳帝王已经知道如何破解法了?

忽儿间只见柳大公子从池的那一头冒出脑袋瓜来,哗啦一声上了岸。

“这里的衣服倒不少嘛──。”柳帝王冲着眼前的一名老婆婆露嘴笑道:“不知是怎么个玩法?”

“很简单──。”

老婆婆露着满口金牙桀桀怪笑道:“从这些乱七八糟的衣服堆里挑一件穿上,一盏茶后你没被毒死就没事。”

柳大混混呵呵笑了两声,道:“老婆婆你怎么称呼?”

“少套关系,快点选!”

“是、是、是──。”柳帝王把玩着手上那颗自池底捡上来的紫色鹅卵石,偏头道:“这怎么选呢?”

他可是低声凑向人家问道:“可不可以提示一点?”

“提示什么?男人家婆婆妈妈的算什么大丈夫!”

老婆婆没好气的从鼻孔喷气道:“老娘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可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男人。”

她边说边拍胸膊,大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

柳帝王瞧了一眼,笑了。

他探手翻弄那堆衣服,挑了件灰袍穿上得意的对老太婆道:“姥姥──,你好好的计算时间吧!”

那老婆婆的眼珠子可是从眼眶差点掉下来。

“怪事,怎么一天发生了两回这档子事?”老婆婆苦笑道:“小伙子,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的?”

“不告诉你!”

柳帝王哈哈大笑的朝对面叫道:“你们可以过来啦!”

“怎么又是跟那个姓唐的一样个性,不说!”

“你别费脑力啦。”柳大混得意的取过了已经盖了四个印章的证书,大步的向前走去。

“喂,你不告诉他们总要跟我们说明白吧?”

“为什么?”

“拿乔!”好几只拳头挥了过来,“说不说?”

“很简单的事嘛!怎么不会自己想一想?”

柳帝王摇着头边走边道:“那个冼老头为什么要‘放桥’?因为池水有毒嘛!”

“呃──,原来七颗鹅卵石不是其中六颗有毒,而是其中一颗可以解毒!”

“对啦。这不但是要机智过人聪明无比,而且还要内力深厚一边在毒水里一边运动内力以石解毒!怎样,佩不佩服?”

没有人佩服,因为这里的六个人都有这个功力。

不过柳大混混能想到这点倒是不简单。

“那衣服你又怎么挑的?”

“喂,你们先说佩不佩服好不好?”

“佩服、佩服──。”大伙儿言不由衷的哼了两句。

柳帝王可是咳了好几声,这才道:“是那个老女人拍胸膊时我才注意到的。”

“什么?”夏两忘叫道:“连那么老的女人你也有兴趣?”

“去你的!”

柳帝王哼道:“是注意到她穿的衣服颜色!”

“所以你挑跟她衣服的颜色相同?”夏停云啧啧道:“不怕中毒无救!”

“屁!人家穿灰色的衣服可以活到八九十岁,咱们为什么不可以!”

这话真他妈的太有道理了。

几个人边走边谈,已经来到了第五关。

妈呀!冷飕飕的是间棺材店!

“什么话?总不会要哥哥我挑一副吧?”柳帝王叫声未绝,里头出来一个中年汉子打揖回道:“公子聪明人,猜的半点儿也没错。”

柳大混混只有叹气了:“这怎么玩法,你说吧?”

“很简单,在地面上放了八具棺材你随便挑一个躺进去就行了。”那老板笑的可开心了:“过了半盏茶工夫,只要你还活着就可以出来过关。”

“柳帝王耸肩道:“八具里有多少具是没事的?”

“没有!”

“没有?”柳帝王叫道:“那不是死定了?”

中年汉子呵呵的笑了起来:“有谁躺进棺材里不是死的?不死也是有事才进去呀是不是?”

“真他妈的有理极了。”

柳来王果然聪明,“你的意思是只要进去就一定有事,只不过事情个个不同罢了?”

“好!”那老板竖起大拇指赞道:“了不,好头脑一下子就抓住了要诀。这些棺木里有的机关暗器、有的会像烤rǔ猪似的喷火,有的金锋飞轮会把你剁成肉酱………。”

“行了,行了──。”

柳帝王阻止对方说下去,在八具棺木间走来走去,不时的用手指这儿敲敲,那里踢踢。

中年汉子倒是没有阻止他,一付气定神闲的样子只管让柳小子弄个够。

可不是,棺材站的老板一向做死人生意对死人或一个马上就要死的人当然特别客气了。

再说,让人选一他喜欢死后躺在那里面的棺材不也是一件功德善事!

“行了!”

柳来王绕了两圈后忽的掀起一具棺材盖大笑道:“就是它!”说完,他一头钻入盖上了棺木盖。

这下每个人的心都提起来了,谁也不知道柳小子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的耳朵里只传来棺木内极轻微的一声“卡”!

“卡”声之后什么动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没有惨嚎,也没有柳大混招牌似的大叫声。

“那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潘离儿紧紧握住宣大美人的手,紧张的直冒汗。

“怎么无声无息!”这是他们五个人共同的疑问。

瞧瞧那位中年老板的表情,怎么也很奇怪?

“是不是稍早有一位姓唐的姑娘来也挑了这一具棺木?”

阎如来斗然问了这一句。

那老板吓了一跳,脱口道:“是啊!真怪。难道有什么露洞不成,他们两个事先都敲过棺木,也同样的选了这一具……。”

“这一具里面是什么?”有人问。

“想知道?”老板冷冷一笑:“如果你的朋友能活着回来再问他好了。”

现在,大伙儿最担心的是半盏茶的时间怎么不快点过?

“他们担心时间过的太慢?”老板看了众人一眼,嘿嘿道:“要是我是你们那位朋友,一定担心时间过的太快!”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柳帝王真的希望时间过的慢一点!

柳大混混是真的希望时间过的慢一点!因为棺木底下是块翻板,当棺木盖一盖下就启动了机括翻他下落。

这点,在他稍早敲过八具棺木时已经从回音知道了大概,所以好整以暇的不会吃惊,也没慌了手脚。

若不是有这心理准备,他现在绝不会还活着。

当柳帝王往下掉的时候他已经伸出手抓住壁面,瞧瞧下面竟是千百条引首吐信的毒蛇。

它们大概真太饿了,一条条的昂头怒目直恨自己为什么会悬在半空中没有掉下去饱他们一顿?

这四面壁面都涂抹上了油,所以蛇爬不上来。

但是相同的,柳大混抓住那突出的岩块也够累的。滑不溜丢挺不容易着力。

他真的担心时间到了而自己爬不上去翻开棺木底板。

因为,棺盖只要再度打开再上便锁死了机括,那除非再等到下一次有人进来这具棺材否则只有蛇啦。

柳大公子双手抓的紧紧,脑袋中直想着一件事:如果我会飞多好?

人如果会飞的话真的可少掉许多烦恼,过河不用舟、遇山不用绕,那可是省下太多的麻烦了。

“但是没有人会飞!”

棺材店的老板对着宣雨情他们大笑:“所以,你们那位朋友是死定了!”

“那唐糖是怎么通过的?”有人问了这一句。

老板的表情变化了好几下没有回答。

因为他也不知道,而且是想了一个早上一直想不通这点不可思议的奥妙。是啊!唐糖不会飞可是为什么可以翻了底板出来?

这老板忽然惊觉时间已到,喝的一声推开了棺盖。

赫然,咱们柳大公子一脸黑的在那儿冲着他笑。

“到底为什么?”

这老板快疯了似的叫道:“为什么那个姓的女人出来也是黑脸一张,而你现在又是!”

“少吵了行不行?”柳帝王爬了出来没好气的道:“快盖印行不行?如果想知道答案的话自己不会躺进去?”

他当然不肯躺进去冒险了,所以他水远也不知道答案。

走出棺材店足足有二十来步了,终于夏氏兄弟忍不住左右架住柳大混混逼问道:“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这问题的答案实在太吸引人了,连阎如来都破例开口问道:“在那种情况之下除了用铁爪硬打入壁面一寸一寸往上升以外还有什么办法?”

柳帝王身上当然没有铁爪之类的东西。

但是他到底有什么法子可以逃出升天!

“你们知道里面的情况?”

“知道,四壁涂油下头全是毒蛇──。”

“很好──。”柳帝王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聪明,道:“拿什么攻油最有效?”

攻油?当然是火罗!

这下可提醒了众人,个个忍不住竖起大拇指道:“这次谁都承认你聪明了。难怪出来时一脸黑……。”

“火摺子谁的身上都有,但是用法最重要──。”

柳大混又自个儿得意了:“以火去油要用的恰到好处,否则一旦全烧起来那真是连逃命的机会也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