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七章

作者:奇儒

元般若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嘿道:“不错。依据本座在这几年来的追查结果,不论是宗禅指或是柳帝王的‘天下混帮’在这慈龙镇都是一处重要之地!”

他顿了顿,朝那名女人道:“月夫人——。”

“在!”月夫人恭敬应声道:“请‘光天皇’下令——。”

“在!”月夫人恭敬应声道:“请‘光天皇’下令——。”

“传令无相先生和他的手下立刻对柳梦狂攻击!”元般若哈哈大笑起身,接着道:“在本座到达以前……。”

“这么多天的平静绝对不代表元般若那老小子不玩了。”韩道对着眼前一十八名带来的好手道:“我们可以确信他正在布署一项大攻击……。”

“可是他在那里?”汉子中一个叫杨挂陆的皱眉摇头道:“除了我们十八个人以外,本堂在这左近三十里内布下了最少三百名人手,却没有半点消息!”

“他们也同样不知道我们的下落,不是吗?”

韩道可是笑的有些得意了:“所以我们这一战和当年对付巴里特穆尔以及后来的黑色火焰都不同。这是——一场瞎子与盲人的战争!”

“既然是这个样子,咱们这一仗要怎么个打法?”另一个叫瞿大福的年轻人笑着问道:“进了镇里六天了,半点对方的影子也没瞧见当真会以为我们在捕风捉影……。”

“怎么没有?黑罗汉不就是一个?”这伙子人中最肥的那位彭胖子呵呵非常中气十足的道:“第一着棋我们可是下的漂亮……。”

韩道嘻嘻一笑,点头道:“如今敌我双方都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有一方动作立即引发一层又一层的战斗网。”

这厢杨挂陆正想说话,忽的是他身后一道暗格翻开来响了声脆铃。他的脸色一变,立即反手抽出了一张信笺展开。只见斗大的字是:“无相现身,目标‘帝王’——。”

“行动了。”杨挂陆呼叫一声,立即引得满室好汉纷纷立起。那韩道挑眉方才起身,却是耳中听得顶上巨大的爆炸声响!

是有人埋了火在这间密室的上头。

大块大块的坍石灰沙快速的掉落下来,剧烈的震动和硝烟呛鼻的味道动魄心弦。韩道的脑袋方才闪过一个念头,背后胸便觉得极深澈骨的痛楚!

没有人可以在这间密室上头埋藏火。

这座密室不但隐密而且深达地下十丈。

深达地下十丈的过程有十八道明桩和十八道暗卡。

更重要的是,任何一个人出入密室都经过极为繁复和严密的检查,绝不可能有人冒充进入。

不可能!

不可能的事却发生了。

原因不在别的地方——而是在这里!

这里,有修罗天堂的卧底份子。

□□

这风,很有杀意!

柳大先生就坐在慈龙湖的湖畔,心中似乎有一种叹息。不久之前,慈龙镇里的大柱子才破瞠中毒死在这里。

他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柳大先生又是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道。“你们杀了不少人,也死了不少人。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他说话的方向是一座巨大的岩石。果然无相先生的声音和身影在长笑中缓缓出现:“有什么意义?朱元璋起兵登上九五至尊又有什么意义?”

柳梦狂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理。不过,这是中原事,又何劳你们关外女真族来烦恼?”

“天下是大家的,有能者掌之!”无相先生沉沉冷笑,盯着柳梦狂道:“就像柳大先生人称‘帝王’,不正是凭着卓绝的武学造诣傲视天下!”

柳梦狂轻轻缓缓的叹了一口气,道:“瞧来你在说这些话的时间里已经布置好了吧?”

他叹气,叹气声中夹有一丝冷笑。

在这刹那无相先生却隐隐然觉得一丝不安。柳梦汪笑的表情太奇怪,奇怪到完全不合理。

无相先生就算是心中不安,此时却已无可抽手。沉沉一喝,他忽的暴退向后!

仰身向后,一双靴底则有十八道暗器奔向柳梦狂。这些暗器有各自不同的回力,上下罩住的范围绝对是严密不漏。

柳梦狂唯一的方法就是出手挡下。

他是这么做,而这点也正是无相先生的目的!

就在柳梦狂拐杖抬起向前的同时,在他背后的慈龙湖内最少有二十把分水刺破开湖面击来。

无相先生还是在退,一倏忽就躲到了那座巨岩的背后。难道他不想看看结局?

是因为对那二十名杀手太有把握,还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答案显然是后者!

所有的暗器和所有的人、所有的兵器都全掉落在地上。

柳梦狂就凭着一根杖便足以摧毁这一切。他挑眉,大步一跨往巨岩而行,不过是个呼息而已便到了岩石上头。无相先生似乎是早已料到了这点!

柳梦狂的眼睛看不到,这是在无相先生估计中这个敌人最弱的一环,也是足以致命的一环。

柳梦狂知道在他的左右有一双“筷子”,这点又是一个人的“知识障”。

无相先生就是将这两件事结合起来,左右手早已准备好各一名由慈龙镇擒来的童子,双手一推而出。

“真正完美的狙杀行动,第一先要激起目标的杀机!”无相先生曾经说过:“而最重要的一点是,目标的杀机因为用错而后悔时,就是我们出手最完美的时候。”

两名童子的哑穴早已被无相先生点制。但是他们还有呼吸,这点已足以让柳梦狂产生警戒!

果然又在无相先生的计算中,柳梦狂出手。

排山倒海似的棍力卷向那两名童子,刹那把两名童子震飞老远而去。

“哈哈哈,柳梦狂你可真狠!”在巨岩的左右两侧外三丈处,那一双“筷子”现身长笑道:“连无辜的小孩子也辣手击杀!”

他们的笑声很长很响,而且显然贯注了内力在左右两方向钻向柳梦狂的耳膜。

无相先生就是计算在这个时候出手。

他用的是剑,短短的袖中剑只有小臂的长度,但是,这绝对是比毒蛇的牙还要毒的剑刃、还要毒的剑招。

几乎是违反了武学原则,倒掌剑柄。

剑身仍旧在袖内,所以很容易让人以为他是出拳。

“无相拳握无相剑,剑出无相必夺命!”

这是一句流传在修罗天堂总坛最上秘地的话,也只有四大天王、四异鬼王、长老、冥大帝、光天皇以及天地人第一大修罗才知道的秘密。

一双筷子也迅速的目自左右欺近,这回可是无声无响。

“无相先生这一回可以立功了。”

月夫人轻轻的一笑,眼中有了钦佩之色。“这种攻击就算是明眼人也难逃一死。更何况……柳梦狂错杀了人,在定性上难免差了一点!”

“你当真以为是如此?”

元般若冷淡淡的一笑,嘿嘿哼道:“那两名童子可是连皮毛也没伤到!”

“什么?”站在元般若身后一名抱剑的年轻人高高挑起了眉头,叫道:“方才他那一棍的魄力……。”

“这就是柳梦狂高明之处!”

元般若缓缓闭起了眼睛。是在沉思如何对付这个敌人?还是不忍心看见自己的属下惨败!

无相先生实在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方才被柳梦狂“震”打出去的两名童子此刻竟然是从冰冷的雪泥地上弹跳起来。而且,不偏不倚的是他们手中的薄刃在半途中深深的扎入“筷子”的腹部内。

从他的眼角看到,左右各两个纠缠交结的人影冲弹高了四、五尺后又重重的跌落于泥地上。

这个变化让他吃惊,却也救了他一命。

毫不犹豫的他这道身躯有如装了弹簧机括似的,硬生生的在半空中由前冲而暴退。非常快的速度!

“啧!算他命大。”元般若睁开了眼睛,冷冷道:“崔风,你看见了?在江湖中要生存下去,除了有一身足以毙杀敌人的武功之外,就是要有随时可以逃命的能力!”

“是!”

那名抱剑的年轻人恭敬回道:“崔风谨记光皇的教诲——。”

元般若嘿嘿笑了,“好。从眼前的事你看出了什么?”

“一双筷子死了。”这个崔风可不是在说废话。“他们是中计死的——死在宗弹指所设下的死亡陷阱。”

宗弹指必然料想到无相先生会使用这手毒计。

因为他曾经是修罗天堂内七名长老之一,对于无相先生的解可是比总坛之外的人多的太多。

所以那对“童子”根本就是他故意“送”给无相先生的。可怜的是,无相跟黑罗汉一样,压根儿不知道在这慈龙镇暗中主掌的人是宗弹指。

“他是一个牺牲者——。”月夫人似乎也变得聪明了:“但是我们也不是没有收获。”

她笑了,充满了沉冷冷的感觉:“最少我们确定宗弹指的确在这里。而且,属下相信光天皇必然也对柳梦狂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哈哈哈,你跟在本座身旁果然进步不少。”元般若大笑道:“我们且看看无相天王如何逃出升天吧!”

对无相先生而言,眼前的情势可让他一肚子反胃。

一双“筷子”跟了他十年,整整十年的出生入死!他们一起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浪,也曾经多少次坐在敌人的头壳上谈笑饮酒。

“只要跟着无相先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事。”左筷曾经说过,“最少,和死神贴身擦过时,永远不会是要我们的命。”

“我同意。”那时大笑回答的是右筷。

如今,说这句话的人死了,同意这句话的人也死了。

无相先生看着那一对狙杀筷子的“童子”他们嘻嘻笑着站到柳梦狂左右。如今,可是攻守异势!

正午的阳光大片的落,映着解冻的湖水整目的光亮;从他的角度看过来,只觉得天光地亮弄得一双眼瞳子好大的压力。倏忽,对方是人影一闪?

无相先生再度吸气暴退,骇然发现柳梦狂已经到了右手方,正冷冷对着自己一抬掌中剑。

他只有全力出拳,拳后有剑的无相拳剑!

柳梦狂出手,但是目标可不是对着他。

元般若的攻击在这个时候发动。十二名穿着鲨皮劲衣的汉子彷如箭矢般由雪泥下面破冲出来。

他们的攻击简直以惊天骇地来形容。每一松手腕,手腕上握着的短钩都非常的稳也非常的狠毒!

柳梦狂的杖当空横扫,立下便有八名大汉平飞了出去。但是剩下的四个加上无相先生的出手却让“帝王”柳梦狂重重的捱下!

捱下而没有倒下。柳梦狂一身反震的力量已足以让无相先生的心胸恍如塞进了一块巨石,当然另外四名汉子也决计好不了那里。

第二波攻击紧接着又至。

这回是三十三名手上拿着缅铁钩的好手,满天一便罩落向柳梦狂而下。

本来,在这波攻击甚至在第一波攻击的时候,乾坤堂就必须配合行动,从中间阻拦。但是韩道被埋在室之下,那十八名负责调派人手的汉子也没出来。

柳梦狂显然在这个时候错误了一回估计!

现在能跟他并肩作战的,就是那两名“童子”!

这两名童子姓童,一个叫童武甲,一个叫童武子。

武中之甲,武中之子,是名便是好手。要不真是好手,又如何过无相先生又如何杀得了一对“筷子”!

他们奋命冲飞向前,硬是以薄刃两把对付满天的飞。

刃挡不住,以身阻。

“柳大先生你快走--。”童武甲大叫道:“这些小毛贼由我们应付已经够了。”

“别担心我们--,”童武子奋力挥动着薄刃紧接着叫道:“在我们的地盘上,他们可别想……”

话说了一半,蓦地是那三十三名汉子往当中拢罩过来。强大而悍烈的肃杀之气,硬生生的把他们的话截断,也硬生生的把他们最后一口气截断。

三十三名汉子加上两具体以及无数倒钓的缅铁全数压向下头的柳梦狂。

这些人都学过十三太保横练,就像前头那十二名鲨皮劲衣的汉子一样--他们是用最简单也是最有用的武器,肉体来对付柳梦狂。

在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之下,柳梦狂犹能窜身向前脱离了这张人肉铁网。

事情可不是这样就结束了。

“柳梦狂不愧是‘帝王’之名!”

元般若哈哈大笑,挑眉凝眸沈声道:“他最大的缺点,就是和敌人交战时永不后退。”

第三波的攻击只有两个人,两个好像快走不动的道人。

他们各挺着一把剑刺向柳梦狂。

剑出,歪歪斜斜的似乎都把它平抬都有问题。而在这雪地中特别显明的,则是剑柄上都挂垂着鲜黄的剑穗。

当年的喜乐双剑是红剑穗名震武林。

眼前的鲜黄剑穗有什么了不起吗?

“嘿嘿,连三十年不见江湖的黄山黄穗两道剑也出来了?”柳梦狂沈眉沈笑中出手,大笑出声:“今日一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