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帝王》

第九章

作者:奇儒

“一向只陪你喝酒、弹琴、吟诗而不陪人家上床是不是?”柳帝王可真懂得女人要讲的话不管是老的、少的、干那一行的。

“公子果然是明白人。”

尤二娘正说这话的当儿,门外一阵丝弦轻响。当下便先扑鼻香味,不浓不腻清雅中又具令男人心跳的诱惑!

这回踩踏进来的,是四个一般高矮,穿着佩饰一模一样,身姿脸庞俱是天香国色的美女来。

四个一字排开,很少有那个男人不心下责怪自己为什么只生了两只一对眼,压根儿来不及全看进去。

尤二娘笑了,昂了昂首道:“柳公子,依你之见那一位应姑娘?”

柳帝王双眸一闪,微笑的由上头白象牙椅上起身,幌呀幌的在这四个大美人前头转了巡绕到背后来。

“怎么样?”尤二娘打量着柳大公子的表情,半试探的问着:“你到底有了看法没有?”

“当然有!”

柳大混哼哼怪笑两声,嘿道:“应无罪姑娘的确是在这四个之中没错…。”

尤二娘的双眼一闪,露出笑容来问了:“那好,既然公子有眼光就直接指出来告诉贱妾吧?”

咱们柳大公子忽然说出了一句“奇怪”的话。

“我现在对那位鼎鼎大名的应无罪一点兴趣也没有了。”

这句话在应无罪当面说出来,而且还说的又大声又很有理的样子。实在是…。会气死应大美人。

柳帝王说这话的时候是站在四位美人的背后,他当然没看见人家前面面部的表情是如何。

不过他倒像是越发有把握似的拍了拍这美人的腰摸了摸那个佳人的颈,就是从头到底半个点儿没碰到最左边的那一位。

“你知道哥哥我为什么没兴趣?”柳大混斜瞄着尤二娘笑的好可恶的在问。

尤二娘的脸的都白了,只有肚子里咬牙双眼怒火暗生表面上却不得不职业性的陪笑问道:“为什么?”

“因为她实在不好看---。”

柳帝王说完这句简简单单的话立即大笑转身而出。乾净俐落,连回头那么一点点也没有!

应无罪的确是站在最左边的那一个,现在只看到她全身大力的在颤抖着。这可是气极之后一种愤怒的反应。

“小姐,那小子太无礼了。”尤二娘急步恭立到应无罪身前,低声道:“趁着那小子自投罗网我们让他进得来,出不去。”

应无罪转眼看了那张古檀椅一眼,冷笑道:“你以为凭楼里的人就可以留得下他?”

尤二娘的脸色一白,垂下了头去不敢再说半句话!

“查出来他们住宿在那里了吗?”

在一阵沈默后,应无罪像有了决定似的问道。

“是!据探子回报,宣雨情住宿于宝祥客栈雅字房!”

“很好。”应无罪冷冷一哼,“备车!”

应无罪要出彩烟楼。这可是宝应城最轰动的消息!

只见应大美人那辆全用白檀木打造的云深名车堪堪驶出了彩烟楼,立刻是万人争观的局面。

马车是由四匹纯白高骏所拖拉,在这春阳轻下特别令人眩目。

“真是好大的气派,”有人在人群中叹气道:“像我们这种人是一辈子没机会见到应姑娘一面。唉,能这样看看她的座车,知道她在里面己经是大福份了。”

“可不是!”旁有人接话道:“我们都只听说彩烟楼雪云阁内住着一位应姑娘是咱们宝应城里的一宝。唉,三年了可是第一回能这么接近她……”

众人在那里啧啧称奇,都为应无罪第一次出楼而议论不已。当然,也有人为之争辩起来,有的说是踏青去了,有的说是看残雪,甚至有人说应大美人不待在彩烟楼。

反正说了一大堆,就是没有人想到马车只不过走了半条街到了斜对面那家宝祥客便停下来。

这可是更有趣啦,一伙人全挤到宝祥客栈内外,全是想瞧瞧位应大美人的真面目,当然,另外一股好奇的是,她来这儿做什么?

“欢…。欢迎……”宝祥客栈的老板林宝祥三步做两步的超向前,好恭敬又太兴奋的结结巴巴道:“应…应姑娘…。大访…。”

“我们是来找人的!”坐在御马位上的可是女人,而且相当漂亮的女人,道:“不知贵宝号内有没有一位叫宣雨情的姑娘?”

“宣雨情?”林大老皮可是恢复了镇定,忙不迭的回道:“有、有,是有这么一位姑娘---。”

“能不能麻烦林大老皮请她出来一会我们小姐?”

“没问题、没问题---。”林宝祥回头扯开了嗓子叫道:“小顺子、二狗子---,快、快去请宣姑娘下来…。。”话说了一半,又转口道:“不、不,这件事由我亲自去通知。”

他说着可是蹬蹬蹬的往楼上跑去,一下子就冲到了雅字房边,咚咚咚的擂了好几下。

“什么事?”

宣大美人一身浅绿系黄腰带开应了门,淡淡笑问:“原来是林老板,不知有何指教?”

林宝祥乍然一见了宣大美人不禁楞了楞,又结巴起来了:“是…是应姑娘在楼下…请姑娘下去…。”

宣雨情轻柔柔的笑了:“是她想要见我,叫她自个儿上来吧---。”

说着,便是作势要门,那可是急吓了这位林宝祥大老板,慌慌的叫道:“姑娘,人家应姑娘是不方便…。。”

“什么不方便?”宣雨情笑的表情让林老板摸不着头绪。“唯一的不方便…,”宣大美人道:“她根本就没有在马车内!”

应无罪根本没有在马车内!

林大老板可又忍不住的飞奔了下去,这件大消息非得从自己的嘴巴嚷出来不可!

“怎么,宣雨情的人不在?”驾车的那个女人皱眉的看了看林宝祥背后,可没半个人影。

“宣姑娘在!”

“呃?那么是你没传达到呢?还是她不肯下来?”

“她不肯下来,”林宝祥一付看热闹的表情道:“宣姑娘要我传话说,应姑娘根本没在马车内,所以他用不着下来…。。”

什么,搞了老半天的噱头原来应无罪不在车内?

林宝祥这句话可是大大引起了騒动!

刹时,驾车的那名女子脸色大变。斥喝道:“她果真是这么说?”

“是!”林宝祥说的肯定了。

“打开来看个究竟嘛!”人群起了騒动,纷纷叫道:“对啊!把车门打开来不就知道了?”

“如果是应姑娘这样耍我们就太过分了!”

“可不是,咱们还当她是宝应城里的一块宝呢!”

这些声音越嚷越大,甚至传进了彩烟楼内。

应无罪竟是觉得有一丝的不安。

原先她的设计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她信柳帝王出了彩烟楼以后还会再摸混进来打自己的主意。

虽然她不很她不很确切知道这柳小子来这儿耍了自己一记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柳帝王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份!

但是,可以知道的是这小子可不会平白无故的跟自己照会一面。

所以她想出了反制的法子!

“首先以我的名义去邀请宣雨情让柳帝王以为我离开了雪云阁---。”

在行动前应无罪指示尤二娘道:“我想,姓柳的会趁机摸进雪云阁内。嘿嘿,那才是来得了出不去!”

雪云阁除了是处销魂窟之外,可是有二十二种机关布置存在?

“至于马车则是去迎接宣雨情,”应无罪得意的道:“只要她敢跨进车厢内…。哈哈哈,出来的时候绝对是变成体。”

这个计划很不错。

按常理,成功的机会也相当的大!

但是柳帝王没来,宣雨情没进;一切,似乎和原先想像的有点变了调!

“柳帝王比长老你想像的难应付的多吧?”门外大人轻轻一叹:“应长老---,姓柳的可是一个扎手的货色?”

“谁?”应无罪那只妙眸一寒,冷斥!

“修罗的太上道人和天当的龙在世!”

入口处果然见得他们两人大笑的进来,双拳一抱道:“见过应长老--。”

“你们两个是尾随柳帝王来的?”

“是!”龙在世垂下了头,恭敬回道:“我们一路由金陵城跟踪至此!”

“哼哼,听说前天你才损失了阮豪卿?”应无罪冷冷道:“看来你是优渥的日子过久了,缺乏斗志!”

“属下不攻---。”

龙在世镇定的道:“阮豪卿也不是本组织的人,利用他和柳帝王一战对我们只有好处…。。最少,对柳王这人的武功可以多几分了解!”

应无罪的眼中露出了讥诮,道:“了解?你了解多少了---?”

这一问,可是让龙在世的脸色不太好看。

“应长老---,属下倒觉得目前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待办!”太上道人插口转了话题道:“就是那位跟柳帝王一道进彩烟阁的老头子…。。”

应无罪双眉一挑,嘿道:“你知道他的来历?”

“属下大胆猜测,他可能是三十年前十大名剑之一的‘走八方、一剑圆’的方圆!”

“是他?”

应无罪不由得提了几分警觉,道“这人早已不涉及江湖事,怎么又会出现跟柳帝王一道儿?”

方圆的出现可不会半点理由也没有吧!

“这不会是巧合!”应无罪冷冷的起身,道:“既然他来了,我们总得尽尽地主之谊让他会个面才是!”

“小兄弟你可真有一套!”方圆在屋顶上躺着,高跷一双腿呵呵笑道:“硬是把每个男人的梦中女人弄得团团转!”

咱们柳大公子回答得也很得体:“梦中女人?不过是红粉骷髅而已,身为江湖中人又丰是只看这么小事!”

“好!”

方圆眯起了眼,含笑瞅着柳帝王问:“再来呢?你打算坐在这儿太阳到晚上?”

柳帝王也在笑,笑着反问:“方前辈凑这个热闹又是为了啥?”

“有为了啥?前天不过是在酒馆里凑巧碰面,觉得你这年轻人名头不错武功不差,而且…咱们又同一条路到宝应城来----。”

方圆那张方形脸笑起来可圆了:“武林中人看江湖事,嘿嘿,合情合理呀!”

柳帝王用力点头,一付很认真相信的样子笑着。“当然、当然。不过,现在人家应大美人怀疑你啦,要怎么解释才好?”

“解释?”方圆一付很好的样子摇头道:“老头子退出江湖时这小女人还没出生咧!”

“有理,大大有理。”柳帝王起身大笑道:“既然没把这小女人放在眼里,咱们就下去在销魂窟内游览游览吧?”

他可是拿话套住方圆,要拖着人家下水。人家方名剑果然也不愧宗师典范,长笑一声已是挥袖一掸,道:“你带路还是我在前!”

“当然是晚辈在前面吆喝开啦!”柳帝王哈哈一笑,双拳略抱弹身而窜。那方圆亦是一笑,双足略点紧追而下。

便是,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在这座彩烟楼飞奔起来。这下可是大大搅和人家的生意啦。一串吆喝里,便见几名汉子奔出来。

他们那能挡得住这一对老少?

于是,由几个变成十几个变成几十个!

“哈哈哈,人越多越有趣。”

方圆可是玩兴大发长笑道:“小兄弟,咱们今天就玩个他留名天下吧!”

这还有什么问题?

柳大混对这一套可是真行,左飞右窜从后面一路到前头,再从前面倒卷回来。立即,一座彩烟楼内鸡飞狗跳,男男女女无不惊叫逃窜。

“快点到后头雪云阁去瞧应大美人呀!”咱们柳大混真混的漂亮,叫喝道:“这种难得的机会怎么可以放过?”

有理呀!

众人给他这么一喝像是全都醒过来似的,纷纷鼓噪着就往里头后院冲撞过去。这是一回事,原本能到彩烟楼的人也不太多,而来了的人也都有那么一些身份地位。但是没料到的是在这座鼎鼎大名的彩烟楼坊门可又有一件大事招惹人来啦!

原来是应大美人那辆美极了的白檀木云深名车着了火,一路逃命似的飞奔回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

马车冲了回来,后头可跟了上千个瞧热闹的男男女女。

本来嘛,人总会有一种毛病---喜欢看人出窘!

应无罪在男人的心中是高不可攀,在女人的心中则是夜夜恨得牙痒痒。如今她最深爱的马车给人从上头放一把桐油火烧了,这热闹不看可惜。

偏好的是一大伙子人挤到了彩烟楼一看,这儿也有热闹可瞧哇!耳里又听得有人大叫到后头去看应大美人,这会儿一个向前十个跟,千把人全进了这间平素认一辈子没有机会进来的地方。

“这感觉真好!”

有人在椅子上坐着,有人在床上跳着,甚至一些大胆的还上了屋顶在那儿又叫又闹。

说是像乱民嘛,又有点不同。

如果说不是,彩烟楼实在也被整修的够惨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