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大舞》

第一章

作者:奇儒

“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知天之所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终其天年而不中道夭者,是知之盛也。”

庄子“大宗师”龙威镖局打从一大早就热闹的很啦!啥事?无他,这座天下四大镖局之一的“洛阳龙”在招考新的人手哪!一进入雕龙拱门,里头就可以看见丁瘤子坐在桌子后头一副老油条的样子沾着笔墨,把来报名的家伙一一登录。

这忽儿,由大早报名至此日正当中,竟也有了九十六个之多。丁瘤子打了一个哈欠,瞅了一下门外,眼见报名时间就要截止,该不会有啥小腿子赶来凑热闹才是。正想着,门口只见一个家伙“咚”、“咚”的冲了进来,连代卷入了一阵风尘。

真他奶奶的,丁瘤子肚子火叫鼻子痒的大大打了一个喷嚏,方才注视眼前这位挂满了汗珠笑容的仁兄。白胖胖的脸颊,外带一些微喘和狼狈。真有他的,剩不到半柱香的光景,硬也要和上一脚。

丁瘤子瞅看那家伙够了,方才慢斯理条的问道:“哪里人氏啊……。”

那汉子喘了一口气,脸上依旧笑着,道:“江苏—,江苏六合……。”

丁瘤子面无表情的瞄了那汉子一眼,在报名单上填了,又哼道:“姓呢?”

“大?”那家嘻嘻的笑道:“大小的大”“大?”丁瘤子一愕,怪叫了起来:“有这种姓?怎的老子听都没听过?”

“怎会没有?”那个姓大的汉子抗议起来啦。“从我祖父的爷爷的阿公就历代相传什么都喜欢‘大’,所以啦,乾脆连自己的姓也改姓‘大’啦……。”

丁瘤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才又问道:“好啦!大公子,你这大名是……?”

“舞”“武?”丁瘤子“刷”的一下在本子上写了“大武”二字。

“错、错、错”大舞先生笑眯眯的指正道:“是跳舞的舞,不是武功的武……。”

丁瘤子可差点又叫了起来,他叹了老长一口气,方才问道:“跳舞的舞?这总不会又是你祖父的爷爷的阿公又喜欢跳舞的吧……。”

“对极了”我们大舞兄笑的合不拢嘴道:“正是如此而且,我们家传的武功就是看江南名妓跳舞中体会出来的……。”

丁瘤子能说什么?所以,他问了最后一项:“家传武功?那是没门没派的啦?兵器呢?老子怎没看见你手上有什么……?”

“叮”的一声,一颗白弹珠滴溜溜的在桌上面滚动。那丁瘤子心里眼中还在讶异,耳头早已听到这位大舞兄嘻笑道:“弹珠啦咱们家传的武功学就是玩弹珠……。”

丁瘤子竟然还没气昏过去。只见他强忍双眼怒火一肚炸葯,办妥了这位大舞兄的报名,冷冷一嘿,道:“到里头去吧!用了午膳下午比试……。”

大舞嘻嘻一笑,拿回了白弹珠道了声谢便往后头教练场去了。这端,一个趟子手近到丁瘤子身旁巴结笑道:“丁大镖师那小子分明是来骗顿饭吃的吗干啥让他小子给幌了进来去……。”

“嘿、嘿……。”丁瘤子瞅了这眼前趟子手一眼,冷哼:“孙万老弟这你就不懂啦你没看今早儿来报名的哪一个不是有两下扎底子工夫?就是要这小子受着点教训,叫他以后学乖点……。”

“唉呀丁老哥智谋过人”孙万也“嘿嘿”笑道:“到时候看他横着出去,那皮笑脸还能不能张的出来……。”

这一早,连同大舞报名算进去,总共是九十七个各路好汉,怎的这教练场上有九十八个家伙在走,动、坐、幌,第九十八个是谁?

龙威风!

龙威镖局局主龙威风也挟在众人之中,先得里暗中观察这些青年好手。他绝对相信一件事,一个人的武功高低和人品不一定有关;可是,一个人的人品和他的”等待”时的修养却有极大的关连。

这点,是他在赌桌上得到最重要的心得。

龙威风就这样东幌幌、西谈谈;他特别经过一番化后,甚至连局里的镖师也辨认不出。所以,在这个时辰里,他确信可以很清楚的看出眼前九十六名前来应征的青年身上所有的特质。

只有一个人例外;就是最后进来的那位姓大名舞的年轻人,约莫二十六、七,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硬是能由午时的烈阳捱到未时的西移,稍稍没有半点的燥气。

好家伙,龙威风心里头暗暗的赞了一声,移身到了大舞身旁,轻叹道:“真是的这龙威风欺负人吗!叫大伙而捱了一个时辰还是没饭吃……。”

大舞嘻嘻一笑,对着眼前这五十开外的中年人道:“别急嘛!人生饿上几回以后吃起饭来才会吃味啦”龙威风双眉一挑,赞道:“好见识!小老弟从哪儿来的?可是面生的很哪……?”

大舞一笑,道:“江苏长江北畔的六合城……初入江湖打混,所以还望老哥哥多多照顾”“好说好说……。”龙威风笑道:“老哥哥我听说小老弟你可是姓大名舞……?”

“是极老哥哥耳目倒俐落。”大舞笑道:“不知老哥哥你如何称呼?”

“巧合这里镖局主同姓!”龙威风笑道:“小老弟称老哥哥龙老哥就行啦”大舞笑道:“就这么说定啦!龙老哥!不知今天来的有哪些扎手人物?”

龙威风轻轻一笑,道:“少林俗家弟子的乔寒枫、武当俗家好手的纪会光、百步神拳门的邱元……。”

这一说,便提了十来个名字,果然都是小有名气的青年一代好手。大舞耸肩一笑,道:“这回要录用几个,龙老哥清不清楚?”

“三个!”龙威风含笑道:“大舞老弟有没有把握?”

大舞溜眼看了众人一眼,突然将手拍拍龙威风的肩头,搂着低声道:“如果吃饱了再干,那就有把握的多……。”

他说得轻松,龙威风可是吓了一大跳。虽然说他和眼前这位大舞站得近,又未料到他指向自己肩头;可是单凭这一出手自己竟未能躲过,这是武学造诣足是惊人的很。若真干上,少不得要五百招以上才分得出胜负。

龙威风心中还暗自吃惊这姓大的是什么来路,那厢丁瘤子已吆喝道:“午膳取消,比武开始……。”

便此一宣布,在场九十八个最少有八十九个騒动了起来。什么意思,那龙威风未免欺人太甚,分明是整死人不填命吗!立时,一个叫十个,全数大声嚷嚷了起来。

大舞眼观场中众人那付愤愤不平的样子,不觉叹口气道:“龙老哥!这些人可真笨!一顿饭都忍不住了,哪能撑的住刀口子砥血的日子……。”

龙威风心下微惊,脸上依旧是含笑道:“大老弟的意思是……?”

“故意的嘛!”大舞笑道:“那龙威风是何许人,怎会无缘无故叫人白等一个时辰?龙威镖局的资产有有多少,又怎会只为省下那顿饭来坏了自己的名声……。”

龙威风点点头,瞅了大舞一眼,皱眉道:“依老弟你看,龙威风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事啦!”大舞笑着道:“这回必然是有极重要的红货要运,所以才会又多挑人手来壮声势。同时,又要找的人在品德修养上能高人一等才是以堪上大任……。”

龙威风双眉一挑,这小子果然不是凡品,心里头再度细细揣摩着。那端丁瘤子已然念出一串名字来:“乔寒枫、纪会光、邱元、鲁先意、林尚和、赵老八、大舞、龙老大!等人留下继续第二关测试。其余各位请到前厅中领取十两银子作为餐费……。”

当下,便有人不服道:“丁镖师!你这宣布是什么意思……?”:丁瘤子双目一翻,冷冷道“不是我丁某人的意思,而是龙局主的交待……。”

交待?交待什么?丁瘤子冷冷一哼,解释道:“凡是动辄冒火生气的,本局主交待散发餐费,以下的机关不用再试了……。”

这话很明白。学武先得学忍,无忍则乱,乱则败王!

有人不服气,是个峭峻的瘦汉子,便是长江排帮里头小有名气的“飞面虎”钱飞波。只见,他狂喝一声,叫道:“什么狗屁!老子就挑破你这张烂嘴臭理……。”

说着,钱飞波人已高跃直往丁瘤子而去。好轻功,好拳势,一刹那已迎撞到丁瘤子面前。冷不防,那丁瘤子身后有一声娇斥,随即一道人影闪出,劈哩啪啦和钱飞波对了四拳。

立时,只见这位轻功飞波的黑面虎一头栽下了地,便仆动不动。众人心中不由得一惊,齐齐注目投去,只见是一名双十过二左右的娇美姑娘,身着鹅黄滚紫边,腰态翠绿带金丝的大辫结。

人,是够美,风采更够。端的是俏俊美。

“龙小印!”有人惊呼了出来:“龙威风的独生女龙小印龙大小姐……。”

众人少不得一番騒动,只见,我们这位龙大小姐竟由身上取出一颗小印子来,到了钱飞波面前,便“拍”的盖到额头上。众人方自讶异好美。又齐齐愕住。可不是,那龙小印果然传说的一般,在被她打败的人额上用朱砂玉魄印盖了一个“胡闹该打”的篆体字。

众人这一愕,又皆大笑了起来,那钱飞波哪能吃得下这般侮辱;当下,牙根紧紧一咬,闷吼一声人便往镖局门外冲出。

龙小印淡淡一笑,环顾众人道:“方才丁执事的宣布你们没听见还是聋了?”

这话由龙大小姐口里一出,当下那些不在名单之列的汉子个个可腿快口紧的一忽儿全跑了个光。

龙小印淡淡一笑,眼中尽是得色,不经意的将目光投向爹亲而来,这端,龙威风心中一惊,响身旁这位大舞大非池中物,说不定会叫他看穿了。方暗暗施了个眼色回去,龙小印不由得双眉一皱。

那小子是谁,看他一副笑脸迎人的模样,爹似乎在特别的陪着他。龙小印心中嘀咕,正想欺身过去和那小子照照手顺便盖上一个“印”;此际,已有九名镖师走了进来。

龙小印双眉一挑,忍了下来。身旁,丁瘤子已然闭上道:“第二关,由各位和本局的镖师过招;凡是五十招内尚能支撑的,便可进入第三关决选……。”

天下四大镖局,其中有两家在洛阳。一家龙威镖局的“洛阳东龙”;另一家,便是虎霸镖局的“洛阳西虎”!

东龙西虎相争已有十年的历史。虎霸镖局的局主就是以虎尾三十六节鞭名闻天下的京虎霸!

已是西时将尽,夜轻覆于天地之间。京虎霸淡淡的看着总管夏侯风扬递交过来的报告。半,他方轻皱眉问道:“里头传出来的消息就是六个人过关?”

“是!”夏侯风扬恭敬道:“纪会光、乔还枫、邱元也是在我们预料中的人。只是那个大舞和齐九天则不知哪儿来的路数……。”

京虎霸沉吟道:“这个龙老大想来便是龙威风这老小子乔装的了……。”

“属下也作如是想……。”夏侯风扬轻叹道:“这龙威风果然厉害,用人先知心……。”

人,在重大事情之前总是戒慎小心;却往往小事细节上忽略,也因为如此,所以特别令别人容易掌握!

所以世界上有英雄,他以心来待人。

所以世界上有枭雄,他以谋来待人。

京虎霸淡淡一笑,道:“第三关测验的又是什么?”

“跟踪术!”夏侯风扬轻叹道:“他们六个已分别在一柱香以前离开龙威镖局。那龙威风暗中派人追踪他们的行动,凡是在这个时辰内没有察觉身后有人在尾随的,大概又要去掉……。”

京虎霸轻轻一笑,道:“所以,我们似乎可以先去看看那位大舞和齐九天是怎样的人物?”

“是!”夏侯风扬回答道:“可是……。”

京虎霸双目一闪,道:“有何不妥?”

夏侯风扬苦笑道:“不但龙威风的镖师失去了大舞的踪迹,就是本局派出的侦察好手连三眼也找不到他……。”

京虎霸脸色一变,沉声道:“连三眼也追踪不到他的行踪?这年轻人擅长的兵器武功是什么?”

“听说是弹珠……。”

“听说?”听说的意思是他还没有出手就能避过龙威镖局里镖师五十招的攻击。京虎霸咬牙,立起道:“这人果然特别!叫千灵来……。”京千灵,京虎霸的独生女:智谋武功不但有乃父之风,昔日受“云仙子”的跟踪千里术更是有独到之处。京虎霸要亲派独生女查出大舞的下落,意思很清楚。

就是京虎霸亲自要见大舞,要鼓吹这位年轻人到虎霸镖局来。

夏侯风扬的回答是叹气:“报告局主……。小姐也……也……一大早就外出去了………。”

京虎霸是何许人,单平这一句吞吞吐吐立时明白,冷哼道:“好啊!夏侯风扬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夏侯风扬轻轻一叹,恭身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宗师大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