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大舞》

第十一章 扣剑

作者:奇儒

夏侯风扬反覆思索着。渐渐,他忆起十年前有关于宣棋子这把“离剑”的事来。  宣棋子和宣天无本来是巴山派五十年来最予冀望的两位剑击名家。  却是在十年前,宣棋子目睹苏佛儿和米小七联手对抗修罗大帝部属围杀有感,自是弃剑向舞。  据闻,他在大内禁宫中研创出不少隐含武学深意的舞技来。又闻,他和被视为“妖人”的徐鸿懦相交甚善,受其发明影响,而能在气流引动中更深邃于别开一路的心法融汇于舞艺里。  实则,那门舞技乃是至上道家的内功吐纳大乘术。  后来徐鸿儒被圣上视为妖人问斩,宣棋子亦受牵连而昭谪出宫,自此流落江湖不知所踪。  注:欧美科学家近来已证明徐鸿儒为明代大科学家,彼时已发明了滑翔飞机以及闭路电视机。  又注:中国古文明中有许多不可解的科学。西方科学亦证实中国古代已发明的火箭、飞车,奏始皇中有一架x光仪器可照鉴人骨骼……。此并非虚言,国外科学杂志往往有所报导。例如巴比伦古代就有发电瓶,现存于土京博物馆;印度古代经书中亦有详加解说怎么制造乾电池。  笔者本科在大学读的是数学系,是以对科学刊物偶有研读。私想将一些中国古代的科学融入武侠之中,不但是史上有载真实凭证,并且可以扩大武侠的世界不再只是打打杀杀,缺少了科学和文学的气息而被归类于无益书。  夏侯风扬这厢思索毕了,向着鲁祖宗问道:“大舞寻找宣棋子道长学舞的目的何在?”  鲁祖宗沉吟了一下,大有不方便告说之意。却是,抬眼望见京大小姐两眸子关切,竟忍不住脱口道:“他们大字世家武学本源就是来自观舞……”  “观舞?”京千灵忍不住讶叫。  “不错……。”柳无生接口道:“大字世家一百五十年来最少观看过六百二十一出舞,甚至连扶桑的‘能剧’、波斯、鞑靼那边的舞亦曾观视过……。”  京千灵着实有些不置信:“他们家的武功心法及搏技之术就是从里面学来的?”  “不是学!”柳无生很郑重的回道:“是启发……。”  每一个身段、每一个衔接;舞,充满了力与美。  而武学最高的境界不就是如此?  长长的一段沉默后,京千灵喃喃自语着:“有没有可能大舞认定自己体内‘火中莲珠’的葯力可以解掉‘冷魂夺心泉’,所以试看看?”  她望了望眼前三人,又自的接道:“只不过,在他本家心中还有某些缺失,所以无法运行葯力来解掉那毒?”  夏侯风扬和柳无生、鲁祖宗互视了一眼。对于当前京大小姐的推论的确有几分赞同。  “他说过险王很可怕,叶老豹当然也很可怕……。”京千灵充满灵智的分析继续道:“所以,寻找宣棋子道长便有了三个目的……”  第1,当然是补足大字世家心法中的缺失。  第2,则是看看有啥法子解掉“第3,火中莲珠”第4,的多余葯力。  第5,最重要的是,第6,日后面对第7,险王和叶老豹,第8,甚至是羽公子的时候能相抗捋。  京千灵的分析不能说没道理,甚至给了众人一阵希望。希望那个大小子能再度活过来。  柳无生的表情似乎比较安慰了些,他缓缓道:“如果是这样,那狙杀叶家杀手抱走大舞的人,有可能是宣棋子?”  “我有这种预感!”京千灵兴奋的道:“大舞要找宣道长很难。可是,如果他发生了生死攸关的事让宣道长来找他的话……”  大舞人在那儿,江湖上随便一问就知道个清楚。  所以,这招是不是大舞的苦肉计引来宣棋子?  龙小印悠悠转醒的第一眼,便看见文文正盯着她直瞧着。  “你醒了?”文文娇艳无方的脸容上有着关怀和安慰:“已经是五天五夜了……”  五天五夜?从西王井畔听闻大舞已死至今已经是五天五夜了?  龙小印全身颤抖了起来,她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处境,而是大舞是不是真的死了?  这处,是间布置称得上淡雅有致的房间,只不过窗户全是被精钢所封死。龙小印可不顾一切,直冲向门板前,用力拍着大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一声凄厉过一声,足足半柱香双掌已然迸出血来,却犹不愿遏止的续叫着。  这厢文文看的心下不忍,走过来劝道:“小印-,别拍了。他们不会……”  “开门-,开门哪-。放我出去!叶老豹,你这无耻的小人……。”  龙小印根本不理会文文的劝诫,只一股劲儿的叫嚷着。那文文忍不住,一把托住叫道:“别叫了。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这房四壁具是精钢所铸……”  龙小印一把摔开文文的手,怒哼道:“少管我……”  文文一步抢到龙小印面前,叫喝道:“不管你行嘛?有所为有所不为。现下我们最重要的就是守机得时……”  “守机得时?守到什么时候?”龙小印有如疯狂般的叫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非见叶老豹不可?我要知道大舞倒底是不是真死了……”  大舞死了?  文文只觉全身一震,脑门一轰呆然道:“你说什么?”她猛的激动握住龙小印双臂大叫:“你说什么?”  “我说大舞死了,他死了……”龙小印终于忍不住的哭叫道:“那个大傻瓜喝了剧毒的西王井井水死了……”  龙小印跌坐到地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文文整个心冰寒透上,她不信,不信大舞是个短命的人!  “你是亲眼看见了?”  “不是-。所以我要问个清楚!”龙小印坚决的抬头,咬牙恨声道:“我要问叶老豹那个老贼问清楚……”  夜沉沉深深恍若无边无际的海洋,尽力延伸舒展满了天地。  今夜无月!  梅问冬和蓝掬梦觉得运气还不差,在一个时辰以前无意中查出了叶老豹一行人的住处。  这儿,是洛阳城南门外的一座别院。  院有名,名是“湘竹大宅”!  这一次,在匆忙中她们犹能召集到十六名百花门的好手回来。  目的,当然是救出她们的门主文文。  十八道身影分成红花、绿叶两组,分成左右潜伏到围墙外。  城内,三更锣响一动,两组人员已无声无息的翻墙落入后院之中。两造中,各自有一名属下迅速窜上了庭园里的木木上,彼此打了个手势。  “禀告梅旗主……。”那名刺侯门下迅速下来,到了梅问冬身旁声道:“蓝旗主那厢一切顺利!”  “好……。”往大院去……“梅问冬一个手势,九个人同声一气的迅速移到房院壁畔,旋即四下散开观察情势。一蓝茶之后,蓝掬梦到了梅问冬身畔低声问道:“梅姐-,你这边情况怎样?”  “无所获,尚未查出门主被囚于何处!”她皱眉四下看了看,疑惑道:“怎么连个守望的人也没有?”  蓝掬梦惊觉道:“难不我们得悉的消息是假的?还是叶老豹故意让我们……”  话儿尚未轻溜出口,慕底暗沉沉的廊道和庭园里冒出二十来蓝宫灯。  一忽儿便将百花门一十八名姑娘照的无所遁形!  “哈、哈、哈……,诸位百花门的姑娘寅夜来访,真是我叶某人之幸……”叶老豹大笑走了出来,冷然着眸子道:“两位姑娘率众而来,想是要见文大门主了?”  蓝掬梦咬牙一啐,抽剑指向叶老豹冷哼道:“叶老豹-,快把我们门主放了。否则莫怪我们火烧你这间狗窝……。”  叶老豹的冷冷一笑,身旁险王和屠无敌、九方南翎已各自往前一步。他寒着声,道:“叶某一生中,这种话只有从无知小儿口里听过!”  他叶老豹是什么人?怎有可能叫人家一句话唬住?  就算今日苏小魂在面前,他也会一拼!  “不过-,为了要证实一件事……。”叶老豹狞笑道:“在你们死前,老夫就让你们见一面……”  他说着,双手一拍,后头自有四名汉子左右挟着文文、龙小印扶向前来。  “门主……。”梅问冬、蓝掬梦和百花门一十六名弟子齐声叫了起来。  她们脸色大变,然而,暗中却是有人脸色亦为之一变。他可千万没料到叶老豹当真把文文带了出来。  “险王”尔一屋就是神秘的羽公子,而文文是天下唯一可以闻出羽公子的人!  尔一屋这时可以感觉到叶老豹心思可怕的地方。  叶老豹不会明摆着查自己是不是羽公子。而是利用,不,应该是设计了这合情合理的情况让文文测定自己是不是羽公子。  尔一屋肚里一阵冷笑,全身的肌肉却放松的无丝毫的变化。  他不能在这场斗智中败给叶老豹。  尔一屋站后了一步,让两名大汉扶着文文经过自己的身前。他可以感觉到,不只是叶老豹,甚至是九方南翎和屠无敌都在看自己的反应。  那两名大汉挟着文文正巧巧停到自己身畔。这时,只听叶老豹道:“两位姑娘-,贵门主有事想要你们证实一下……”  他转头,朝尔一屋道:“尔先生,让你护着文门主?”  说着,看那尔一屋应“是”,一个步子向前接替让出位置的汉子,扶住文文的右臂。  文文没有任何反应。  叶老豹双目一闪,转头对屠无敌道:“龙姑娘就请屠先生看着……。”  “是……。”屠无敌一应,大掌一扣握实了龙小印左臂。  叶老豹这厢方是一笑,挥手解开了两人的穴道,哼道:“想知道的事问她-。”  文文和龙小印双双急切道:“大舞是不是真死了?”  这一问,梅问冬和蓝掬梦双双脸色一黯,无言。  文文急追问着:“到底情况是怎样?”  “他……大舞……。”蓝掏梦咬了咬牙,点点头;“死了。”  真的?大舞真的死了?  文文和龙小印只觉心中一阵巨痛,全身骨骼像是被拆走的软滑躺下。  梅问冬急叫着:“门主……。”  尔一屋淡淡冲着眼儿过来,道:“她已经昏过去了。”  “好个痴情女……。”叶老豹再看另头的龙小印亦是昏厥在屠无敌的巨掌中,冷冷道:“成得了什么大事?”  他一哼,轻视向梅问冬一行人,眸子中尽是讥诮和冰冷:“现在-,你们可以死了……”这一声说完,便是大笑折身入屋而去。紧随,是尔一屋和屠无敌挟扶着文文和龙小印跟着?  “别走!”梅问冬大叫,一个窜身方起,眼前九方南翎已冷冰着双眼盯来。  “死!”  这是梅问冬听到的最后一个字!  洛阳之北,正是中国最有名的大河,黄河。  黄河沿岸,有着比邻横的渔家木屋。  黄河多水患,是以有钱人家极少到这儿来广建华厦。相对的,那些靠河为生的渔夫便有着较大的生活空闪。  或以木建,或以茅顶,落眼望去格局大小总是还不差。甚至,因为近洛阳之故,家家户户尚且有着前庭后院,看起来像儿的。  水道人在这一带可有名。  他有名倒不是什么驱妖赶怪的,而是成名于救人。  这两年来,他最少在黄河水面上救过六十三个人。  便是凭着这点,人们反而忘了他本名本姓,往往以水道人称呼他。直认是,这道人命中属水,所以才能在那汹涌湃涛的水面上救人。  水道人他家最近好像来了个晚辈亲戚,也不知是何时来的,反正就是这样冒出来了住在水道人家里。  而且,这三数百户的渔民人家竟没有人听得懂他们的交谈。常常,水道人在河畔浣足,忽的便会叫嚷那年轻人:“阿胖……。”  然后,说着一段莫名其妙的话来:“故圣人之用兵也,亡国而不失人心;利泽施乎万世,不为爱人……”  “古之真人,不逆寡,不雄成,不莫士。若然者,过而弗悔,当而不自得也。若然者,登高不栗,入水不濡,入火不热……”  “善夭善老,善始善终,人犹效之,又况万物之所系,而一化之所得乎!”  这些话儿怪怪不说,那水道人说着、说着,犹会比手划脚,仿若是在跳舞着。  这落到众人眼里,只道水道人家发癫了。不过,两年来也偶有这种情景,只不过是那叫“阿胖”的年轻人来了以后,更严重一些而已。  阿胖来了三日之后,怪事接着发生了。  每当水道人手足舞蹈着,那阿胖好像受了传染似的也跟着在那儿跳。  妙的是,两人口中念的不但是一般同样,而且举手投足更是唯肖唯妙,打根儿看不出谁在学谁。  “吾思夫使我至北极者而弗得也。父母岂慾吾贫哉?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天地岂私贫我哉?求其为之者而不得也。然而至北极者,命也夫!”  到了第十五天,渔村的人可都知道啦。  水道人和阿胖只要一唱到这儿便休息不玩了。这几日来,众人已逐渐习惯了此事,而且还在旁拍着、喝着看两人跳来蹦去的。  兴头一起,纷纷叫好着。  原因没旁的,每天看下来,越看越好看而已。  这天,巧好是村里教席反回的里省亲回来。  村民中有不甘心听不懂的,便是硬拉了老学究到这河岸边来看着。  谁知,那水道人和阿胖堪堪唱毕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扣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宗师大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