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大舞》

第十二章 山泽

作者:奇儒

体本来都是横摆着的,这时忽的有八具弹了起来。  变?这倒不是,因为僵手上不会拿着刀。  刀,是短短一尺半的利刃,正是贴身博命之用!  八道人影分成了四组,三组六人的目标是大舞、柳无生、鲁祖宗。另外两个,则是人刀合一直挺向尉圣手面前。好快!  大舞嘻嘻哼哼一笑,道:“急什么?躺回去睡吧……。”随是,右臂划一道长狐,自涌出气机滚滚卷着当前两人逼退到一旁。  同时,他左指一扣一弹,一道白色光华奔出,在半空中一绕一旋,自是挡下了尉圣手前面的两把刀锋。  隔端,鲁祖宗和柳无生可不客气,猛生生的四拳击出,便照着对方丹田气穴打至。  本想,以他们的身手这拳出自是没有问题的。万没料到,那四个人一拗身躲过,转上三路为下三路攻来。  鲁祖宗可吓了一跳,叫道:“不简单,竟然能避得了。”  便是,拔腿提气,同时人在半空中一个反身朝下便是扣张了五爪向右首那个阴森汉子抓下。这厢他拾了左首的那个全力博击右首这位刺客,便是有全力以赴的打算了。  另一端的柳无生也不例外,暗惊于对方的出剑应变之快,当已列身于一流高手之中。  当下,朗喝一声中已横步向右,窜身移位中自敌人的后方肩井穴拍落。  怪的是,那两名杀手俱避开了去,而剩的两个则翻滚换身,平里朝着自个儿目标刺来。  这端,大舞那两名对一退而,亦是全然打着博命的手法,递双刃如电到了面前、腹。  大舞这可足足吃了老大一惊,急的折身闪过,人势随之到了尉圣手和林友望身前叫道:“林大人,这儿由我们三个应付,你快带了尉大夫离开……”  “呃-,好、好……。”林友望忙不迭的应着,便由官差护着往外头而去。  那八名杀手的目标显然是尉圣手,怎会让他就这般逃了出去?当下,便纷纷喝着不管大舞他们三人,朝门口的尉圣手追去。  大舞倒是沉得住气,笑道:“怎的这么没礼貌,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连声招呼也不打?”  他口里轻松,指尖却是白色弹珠不稍留情的激射弹出。好一抹电光石火长奔!  那弹珠今日儿在大舞指尖弹出恍若和往日有一丝些不同。  这是一种感觉,只觉得弹珠彷若有了灵性似那行云流水般的滑过两处的空间,自从那八名刺客背后击打了一遭!  “好……。”柳无生和鲁祖宗双双拍道:“人死过一次以后,果然是大有进步。”  只见,那八名刀客受了这一击之后,纷纷痛叫一声提气拔起,轰然的一大响便已破顶而出!  大舞可是楞了一下,这才道:“莫非这八个家伙全练成了十三太保玺练?否则吃了一记怎的还走脱的了……”  柳无生不皱眉道:“天下有谁能训的出这批杀手来?”  按一切判断,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做。  叶老豹!  只有他,会阻止尉圣手说出解葯的配方来。  大舞眼儿尖,自一步向前由地上捡起了一件东西,放到手心一看,原来是个小泥像儿。  那泥像,有着如菊花般的淡清香味。  大舞可想起来方才这停旁内一直有着这股味道。  如果只是一座小泥像,万万是无法扩散到整个房间。唯一可能的是,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尊。  而这泥像,正是他们的信物!  “这东西我认得……。”柳无生凑脸过来看了一看,道:“是大圣庙前一个叫老王的家伙做的……”  老王?大舞笑了一笑,道:“看来,我们得去拜访他了?”“现在就去?”  “废话-。不然等他搬家啊?”  “可是,解葯的事……”  “放心……。”大舞回头朝尉圣手道:“只要老家伙配得出来,还怕他不给嘛?”  老王在大圣庙前一带倒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过,三更半夜的打那儿挖出一个人来问?  别急,醉仙楼绝对是夜夜笙歌不缀到天明,到那儿找万二爷一问准是没错。  大舞说话就是有那三分道理,这一行三个人由醉仙楼的后门出来后,便是一路奔向了城西那区木造小屋处。  却是,醉仙楼后头的暗巷沉处有人淡淡的望着。  他笑了,自来行事以险以计,方才那一手嫁娲的手法正是引得大舞那三个呆瓜对上叶老豹。  坐收渔人之利的,当然是他羽公子!  他好笑了起来,看着另一处一名属下飞奔到了面前,低声道:“禀告主人-,龙小印现现刻已经回到龙威镖局内。”  羽公子满意点了点头,这半个月来他可掌握着龙小印、京千灵和文文的每一刻动向。  即是,又有一名汉子飞奔到了面前,抱拳道:“回禀主人-,百花门主文文尚未离开洛城。现下仍是住于拔天客栈之内……”  羽公子点了点头,再看着第三名汉子自阴暗中如鬼魅的现身。只瞧,那一身黑蒙上了头顶只露出眼睛那部份。  “禀告主人……。”这人声音好奇怪,全然不似中土声音:“京千灵正和夏侯风扬在冷不防的帐里里清理财物,做着解散镖局的准备……”  “很好,田齐太郎……”那人果是扶桑忍者。羽公子一笑接道:“能避得过夏侯风扬的观察,伊贺谷的忍术果然是不同凡响!”  “多谢主人赞誉……”蒙着脸的齐田太郎也看不出是喜否,只判出声音一如方才,乾涩道:“这是我们的天命,本来就该这般做着好……”  羽公子满意的点头一笑,道:“你的八个手下稍早吃了那个叫大舞的亏。不过,现下我不要你去报仇,而另有一件任务交代给你……”  “是-,请主人吩咐……”  “到龙威镖局去,把龙小印抓来见我……”羽公子冷冷道:“最重要的,是我要她的一个香囊……”  “遵命!”便此一声,那田齐太郎忽的从众人眼前消失。  羽公子显然很满意他这个手下,缓缓的注视眼前两位部属,淡淡道:“你们知道我是谁?”  那两名手下一愕,双双道:“知道,主人姓鹿名元星,乃是当今……”  “行了……。”羽公子一笑,道:“整个组织这么大,你们明白本座为什么只让你们两个知道本座的姓名?”  “是主人抬爱器重……。”那两人双双拜倒道着:“吾等折必以死答主人知遇隆恩……”  羽公子嘴角一抹奇异的笑容,点点头:“好,你们能明白就好。罗波起、陈列道……”  “属下听命……”  “本座要你们立刻到玩泥雕的老王住处,趁机杀了大舞!”  “是,属下遵命!”  同喝里,两道人影已拔身而起,一忽儿便消失在夜空中。  羽公子冷冷一笑,他望向了东边。  现在,该是去拔天客栈找那位可以闻出自己真实身份的文大姑娘了xxxxxx老王的房子可一点也不特别。  醉仙楼里所能描叙最详细的一点,只有他那木板门联是李的词“细雨梦回清漏永,小楼吹彻玉笙寒。”“这小子想不到是个雅人……。”大舞瞧着,接下道:“簌簌泪珠多少恨,倚栏干。”  这词,正是南唐李中主李留于后世的四睽词之一。  大舞这般吟着,鲁祖宗八手公子可闹情绪啦:“喂-,少附庸风雅了成不成?想想咱们是光明正大的破门进去呢,还是绕道自旁摸黑进去?”  大舞一笑,对着柳无生道:“大胆-,咱们一向对文人都很尊敬的是也不是?”  “这当然……”  大舞满意的一笑,转过头来对着鲁祖宗:“决定好了。咱们破门而入……。”  便一句,已是右掌一拍打飞了里头的门栓,大步剌剌的率先到了里头。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神勇啦?鲁祖宗疑问的看向柳无生,却是遭来一个耸肩,人家也莫名其妙着。  这厢两人还自讶异着,里头大舞已经大呼小叫着:“老王-,起床,生意上门啦……。”  乖乖-,这小子莫非想造反不成?  鲁祖宗和柳无生奔了进去,正巧大舞他老兄又扯开喉咙叫道:“老王-快起床啦……。”  干啥?这小子吃错葯啦?  鲁祖宗真想伸手过去摸摸那位大舞老兄的额头,看看是有病没病?  正想着,靠左的一道门“呀”的打开,一个五十开外的瘦老头手上拿着油灯走了出来。边还打哈欠的嘟嚷道:“什么事啊?家里死人啦?”  听口气,正要好梦被吵醒来一肚子火。  大舞哈啦的堆了一脸笑,很亲热的上前塞了一锭十两重的金子,顺手拿出了泥偶道:“老王啊-,这玩意儿是不是你这位大师傅的手艺?”  那老王原先看了十两金子已经睁亮了眼,这厢再把那泥偶拿来看了两眼,翻翻弄弄的点头道:“是啊-。怪了,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上?昨天明明是卖给一个姑娘的……”  “姑娘?”  “是啊-,这种东西只有姑娘看着漂亮,小孩看着好玩才会买回去。一般大男人很刀会买的……”  说着,瞅了大舞一眼陪笑道:“当然也是有例外的啦!”  柳无生活了一下两手腕儿,向前一步问道:“王师傅可知道那家的姑娘买的?”  “这我就不知道啦……。”老王摇着头,道:“我只看到那位姑娘手上拿着花篮,里头放着满满的白菊花。呃-,可能是家里有人死了,顺便买这些泥偶去陪葬的吧……。”  大舞的眉头可皱了起来:“老王-,你没骗我吧?”  “骗你?你昏头啦?”老王啐道:“三更半夜的事老子挖了起来,要不是看在这十两金子的份上早就揍你一顿没得好明日见着太阳……”  “这么凶?”大舞嘻嘻一笑,回头对鲁祖宗:“八手老弟-,你眼花了没?”  “我眼没花……。”鲁祖宗回答的很快:“从这老小子第一步跨出来我就看到他的鞋子底边有湿泥……”  大大舞满意的瞅了一眼老王的脸色变的惨白,笑着对鲁八手道:“人家刚刚说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呢,你还等什么?”  “等什么?”鲁祖宗叫道:“等着你让开啊-。挡在前头叫哥哥我拳头往那儿招呼?”  大舞方方大笑,那个老王忽的一声把手上的油灯丢了过来。同时,人往后头一窜撞开了门便要进去。  大舞伸手一接了那油灯,左臂顺势的一拉大叫“别走”前冲的鲁祖宗笑道:“放心-,哥哥没吃错葯。只不过想叫他带路而已……”  当是,轻松潇的掌着油灯进入房内,正见着老王躲入一条密道之内,壁上洞口迅速了起来。  大舞可是笑了笑,朝柳无生哪哪嘴,便是要叫柳大公子想办法弄开机关啦?  什么话,这小子连个“请”字也懒的说?  好朋友就坏在这儿,大伙儿一起有些事好像已经习惯你去做似的。  柳无生只有叹气,叹气着把这屋里东瞧西看了一番,便是走向床头一按床柱。  妙,那洞口果然无声无息的滑开来。  这厢柳无生和鲁祖宗可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双双竖手向洞口道:“请……。”  大舞走第一个这秘洞着实是心不甘情不愿。  真的,打从洞口开始一直到中央一半路儿最少捱过了九处机关,四道暗桩的袭击!  后头,那两个姓柳、姓鲁的还边鼓掌唱歌着:“加把劲,快一点;加把劲,往前冲……”  加你的屁头。大舞口里还来不及骂,倏的顶上落下一张油网子来。那网才落一半,便叫两旁壁孔喷火给引了着。这火可猛!  大舞怪叫一声,没命的往地上一仆一冲,硬是滑了出去。后头呢,隔着一网火海可以看见鲁祖宗和柳无生正拍打着衣袍上的遗火,叫嚷着:“死不要脸的叶老贼,不会用点像样的手法嘛?”  他叫归他叫,两忽的哗啦一响,各自挺出了两个半球来合盖。  妈呀,叶字世家和柳无生大叫一声,再退。一退,那铁球合起,叮图当的冒出二十来支倒勾长矛,便是滚着朝他俩要命而来。  这情形谁还想玩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自是,柳无生大叫:“大老弟-,自个儿好保重。你可是冀着我们全身的希望,成了过河卒子啦……。”  过河卒子?分明是要哥哥必死无疑吗!  大舞这厢纵使是咬啐了七八根牙儿,却也不会笨的硬想闯过那片火海后退。  为今之计,只有作出一付很悲壮的样儿往前冲。  心中主意打定,人儿一提气便将宣老道那套“大宗师”的心法舞飞了起来。  只见,这一展开身法往前飘去便似如灵如影,稍一过隙便自渺然无痕。起落间,一奔已仁秘道十丈外,落入了一间堂厅之中。  厅,约莫可以容的下五十人之,落眼俱见好大威仪。那堂上扁额刻雕着:“武扬厅”!  不差-。大舞四下溜了一眼,算了算连坐在中央那张虎皮椅上的屠无敌共有二十三个家伙。  “真巧-我们怎么老是见面?”大舞遥空朝屠无敌唱了个肥喏道:“你还是一样高,我还是一般胖,看来咱们都无恙,嘿、嘿,无恙……”  屠无敌的脸色显然很不好看,沉着脸道:“你怎么找到这里的?”说着,将目光一盛成严盯向了在旁的老王。  “别怪人家……”大舞摇手道:要怪,怪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山泽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