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大舞》

第二章

作者:奇儒

邓摘命这一出手似乎是用蛮力猛掷,在我们大舞眼中瞧来不由得心下暗自吃惊。这分明是关外昆仑山脉中,昆仑别门的“大摔仙二十一跌”绝技;尤其是融合了蒙古的摔跤和密藏的手印心法,俱双全有小巧之劲与大开之势。

大舞方自脱口道好,那邓摘命已然一步前跨伸手扣执罗海东冷哼道:“下回见了爷爷就避远一点……。”

“是……是……。”罗海东那还有什么话说,全身三百六十五根骨节早就散成一堆;立时又拜又叩的领一干手下呼天抢地的走了。

那恶人一走,众人不禁又喝采哄笑了起来;大舞也是一付眉开眼笑的朝邓摘命道:“邓老丈!今日大胜就好好去庆祝一番……。”

邓摘命“嘿”的一笑,道:“这回可该你请客……。”

“没问题!”大舞很豪壮的道:“五刀子酒楼正好是上烧鱼的时候……。”

五刀子酒楼的大厨五刀就是这酒楼的招牌。听说,他同时可以运动五把快刃将一尾伊河的白鲤鱼切成六片放到火上去烤;再由厨里送到餐堂桌上时那鱼片犹会摆抖跳动。

五刀子酒楼另一样着明的货色就是烧刀子,而且是由景阳冈地热泉水中酿制的烧刀子。一口吞下,酒到那里热就烫到那里。

人家说,五刀子酒楼的烧刀子有如五刀吞喉,叫你一碗下去就面红耳赤,汗滴如泉涌。

第一口烧刀子入喉,我们大舞老兄是捂着鼻子闭气的。干啥?因为这烧刀子味道之臭,比你家那陈年未倒的洗脚水犹有过之。

邓摘命可是连灌了五大碗,方才嘘一口气道:“好酒、够劲i”大舞笑道:“这喝酒哥哥我不行,如果吃鱼……。”

说着,已然用铁叉子插了两三片吞了下去;邓摘命大笑,道:“老弟!看你不像本地人吗!”

“从江苏来的!”大舞嘻笑道:“老哥哥可是由昆仑来?”

邓摘命双目一翻笑叫道:“好眼力!小子,老哥哥越来越喜欢你啦!”一顿,邓摘命身子往前一倾,“嘿、嘿”道:“小子!老哥哥我有一笔生意要做,你愿不愿意凑和凑和加上一个?”

有钱赚的生意多多益善。

我们大舞的原则既然有这一条,立即便倾身过去道:“啥生意?有多少利头?”

“杀人哪!”邓摘命笑道:“本小利重的事……。”

“杀人?杀谁?”

“大舞!一个姓大名舞的家伙!”

“大舞?你认得那臭小子长什么样子吗?”

“不认得!不过,很快就会知道了!”邓摘命一笑,问道:“小老弟!刚刚给那几个家伙一闹你还没告诉老哥哥我你叫什么名字咧!”

大舞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的问道:“一定要知道吗?”

“最好是!”邓摘命大大又灌了三口酒,方醉眼望来道:“说吧!哥哥我什么都告诉你啦!”

“可不可以再问一件事?”大舞叹气道:“是谁请你来杀那个姓大名舞的?”

“可以!”邓摘命回答的很爽快“叶字世家少主人,叶浓衣!”

邓摘命一笑,又补充道:“你是不是想知道叶浓衣要老哥哥我杀那个大舞的年轻人?”

大舞急急把头点了一百二十次,差点折断了颈子。那邓摘命一笑,道“因为叶浓衣那小子喜欢京虎霸的女儿,而又听说那叫大舞的小子叫那京小妞垂青!所以啦,只好把那大舞稍微整治一下……。”

大舞又有问题了:“那大舞既非大恶之人,你老哥哥下的了手?”

“欠人家一命吗!”邓摘命摇头苦笑道:“还债啦!不过,那小子如果真没干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囚了他一年半载便是了……。”

“为什么?”大舞竟然还能继续追问:“到时候那个姓大名舞的给放了出来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邓摘命笑道:“因为那叶浓衣那小子和京大小姐的文定之喜原本订在下个月十五月圆时……。”

大舞苦笑道:“那位叶小子也真是的,人家京大小姐心有所属就来这一招;他又怎么知道那位大小子喜欢京大小姐?”

那邓摘命一耸肩,道:“问题是只要京大小姐喜欢的,他就得想法子除去……。”

这是男人的占有慾!完完全全的占有。

大舞可是又大大的又喝了一口烧刀子,才叹道:“真他奶奶的什么鸟事!喂!他什么时候告诉你的?”

“今天早上嘛!”邓摘命边吃边道:“那小子人在洛阳,正巧早上碰了面,所以就索债啦!”

大舞的脑子可开始在推测。大概那个叶浓衣今天早上才到了洛阳,想是讨论下个月文定之事,想不到被京千灵那丫头碰了一鼻子灰。所以,他一定会去查,结果是查出一个叫大舞的小子从中作梗。

真他奶奶的狗运,桃花运要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大舞叹口气道:“所以!你老哥哥就故意在马路当中吃狗肉,,ㄅ吸引那个姓大名舞的小子前来送死?”

“正是!没想到是认识了小兄弟你……。”邓摘命大笑道:“喂!扯了半天还不知道你这小子怎的称呼?”

“再见!”

“再见?”邓摘命讶异道:“有这种姓这种名?”

“不是!”大舞人站了起来道:“我说‘再见’的意似是哥哥我要去干活了………。”

大舞所走就走,而且不忘这顿是他请客。所以,桌上留下了三两银子。

邓摘命在笑,笑着看大舞由门口消失。打从第一眼他就看出来这小子正是姓大名舞的大侮。

可是,他为什么不下手?

又为什么把叶浓衣的事情全部托了出来?

邓摘命在笑,京虎霸也在笑。

“你是不是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那小子?”京虎霸笑道:“尤其是京丫头喜欢他的这件事?”

“是!”邓摘命笑道:“而且非常详细……。”

夏侯风扬也在笑。他淡淡道:“昔日局主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被叶字世家订下这门亲事,现在就看那位大舞老弟如何来做了……。”

京虎霸淡淡一笑,脸上尽是沉思的表情。半,那邓摘命朝京虎霸道:“京老头!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你可不能不告诉哥哥我。”

可不是!昨夜我们这位洛阳西虎的京大局主以十万火急的飞鸽传书请了这位”老朋友”火速赶到洛阳来,目的便是要施展这一连串退婚计划中最重要的一节!

京虎霸让京千灵先给叶浓衣一顿好看,接着安排邓摘命的出现、叶浓衣的委托、邓摘命的转告给大舞。

到目前为止,一切很顺利。问题是,昔日这门亲事是怎么订下来的?京虎霸又为什么要反悔?

京虎霸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三年前老夫保了一趟镖到苗疆去。不意,半途中中了五毒教的‘飞魂针’……。”

他叹了一口气,又道:“适巧,当时叶字世家主人叶老豹经过,而施葯解毒………。所以兄弟才能活到现在!”

邓摘命皱眉道:“叶老豹为人阴狠有名,当然不会是白治的了……。”

京虎霸点头,道:“不错!他的条件就是以灵儿的终生大事为交换条件。”他轻叹一口气,幽然道:“那时,我本来不愿答应受制于人。谁知……。”

“谁知那丫头出手制住了局主的穴道一口答应了下来!”夏侯风扬补充道:“彼时彼景,京大小姐都亲口答应了,而且局主又命在旦夕……。”

所以,没有人能、也没有人敢阻止!

京虎霸沉重道:“灵儿和叶浓衣的婚事原本已有勉强的味道,只是,那叶字世家在江湖上和虎霸镖局也该是门当户对才是!不料……。”

邓摘命双眉一挑,道:“叶字世家有何不妥?”

京虎霸和夏侯风扬对看了一眼,方叹气道:“最近,经由我们多方收集资料中才发觉叶字世家和五毒教之间似乎有所关联。而且,隐然和另一批人物结合了一个神秘组合,目不明……。”

最少,身为父亲对子女关爱的立场,他一定不能把京千灵嫁给了叶浓衣。

因为,五毒教的邪术早已是中原武林中人人有忌!

而且,三年前之事显现是一项阴谋!

邓摘命皱眉道:“老乞儿半年前亦风闻江湖上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运作,想不到和叶字世家也有关……。”

京虎霸淡淡一笑,道:“有邪必有正。所以现在跑出一个大舞老弟来;你说,这事是不是很有趣?”

“当然有趣!”邓摘命可又恢复了笑容,道:“而且,我保证那大小子一定可以很快的找到叶浓衣……。”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大舞找上了叶浓衣以后会怎么样?他们心情开始好了起来。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这位大舞老弟必然是一头栽进这场大阴谋之中;而且,不能不伸手持正义。

京虎霸相信自己的眼光,打从昨晚他见到大舞这小子起,就确信他一定是富有“正义感”的孩子!

对于这样的一个年轻人,为什么不让他有表现正义感的机会?

京虎霸大笑了起来,笑声却在一半斗停!

邓摘命怪声道:“干啥!晚饭没吃没力气笑啊!”

京虎霸是想到了什么事笑不出来?夏侯风扬也想到了!他们想的是一个人,一个漂亮刁蛮的大姑娘!谁?

京千灵!

京大小姐人呢?平常在这晚饭时候她早就来了的?怎么到现在半点踪影也没有?

京虎霸苦笑,夏侯风扬也苦笑。他们唯一能说的话就是:“希望这丫头别搞出一个大批露来才好……。”

大舞是不是去找叶浓衣了?没有。

他自信有一个好处,就是事情没火烧屁股以前,先把它搞清楚烧得是自己的屁股还是别人的?

所以,他又一路回了龙威镖局找章伍芳。

章伍方,其智谋人称可比得上昔年冷明慧;所以,不用白用吗!

章二先生对于大舞一脸笑嘻嘻的来不禁提高了警觉。这小子大是不怀好意,可别中了计才好。

“章二先生好啊!”大舞笑道:“今天天气真不错……。”

天气是不错,章伍芳的心可不太安宁。他勉强一笑,道:“老弟出外了一圈,想来是很尽兴的了?”

“还好!只是有件事奇怪着啦!”大舞笑着这般说,那章二先生心下更是打鼓,不禁问道:“什么事?”

“呃!”大舞咳了两声,才笑道:“今早入城的那位叶浓衣为人怎样?”

邪门!章伍方吓了一跳,今早这大小子不是和局主在谈话么,怎会知道叶浓衣进了洛阳?自己也是到了午后才接到手下的消息,莫非这姓大名舞的小子在洛阳城内也有眼线?

“喂!乾脆点吧!”大舞叫道:“别用这主怀疑的眼光看人行不行?”

章伍方叹了一口气,道:“叶浓衣这个人用八个字就可以形容啦!”

“哪八个字?”

“心狠手辣……。”

“另外四个字呢?”

“死不能脸……。”

章伍方话声一落,我们大舞兄转身就走。章二先生反而一愕,叫道:“你去哪儿?”

“找那死不要脸!”大舞笑道:“哥哥我的乐趣就是打不要脸的脸打下来……。”

章二先生没有说第二句话的机会,我们大舞兄已经走的没人影啦!这还得了,如果大舞和那叶浓衣干上而结了叶字世家这个仇敌,只怕龙威镖局以后的麻烦就多了。

所以,他必须阻止!

不是阻止大舞找上叶浓衣,而是阻止叶浓衣有机会和大舞这小子见面。

重点有了,方法自然会跑出来!

京大小姐就在老高酒楼里坐了一个时辰有余。奇怪的,大舞这臭小子怎么还没来?

虎霸镖局的情报很正确的指出叶浓衣就住在老高酒楼上房第三号房内。难道,大舞那猪脑袋真的想不出方法来问出叶浓衣的下落?

太笨了吧?叶浓衣打从早上被自己碰了一鼻子灰,一路由虎霸镖局至此,最少也打飞了十七个汉子,外加踢翻了六个摊子。现在,洛阳城里只要一问叶浓衣又有谁不知道这煞神就住在老高酒楼?

就在京大小姐忍不住要去“抓”大舞老兄的时候,门口幌进来了四名汉子,个个面色冷峻、太阳穴微鼓。看来,是有两下子的好手。

京千灵双眉一挑,已认出这四人正是人称“阴山四煞”的黑道狂人;只是五年来已经未闻他们干下什么坏行恶事,怎的今日又在此相见?

她心下狐疑,方皱眉凝目;那端四煞之首的“白面煞”裘快已然朝掌柜恶声道:“掌柜的!那个姓叶的小子住在哪儿?”

掌柜一看这眼前四名大汉,个个脸上、手上都是刀疤累累,不禁暗叫了一声苦。立时,颤声道:“四?四位大爷问……问……的是?”

“叶浓衣那小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宗师大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