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大舞》

第三章

作者:奇儒

洛阳城北,巩水无言而汤;水上有舟,舟只是木排。

人独坐,望着远处声声“我武唯扬”的呼喝远去。他淡淡一笑回首,岸上早有十来名汉子肃手恭立;其中一个,便是他的独子。

他一笑,整了整一身儒服,身势稍一幌动间,已然敏捷如豹到了岸上。近五旬年岁,身体保养的极好;右手指上一颗碧绿老玉,中间竟有三道琥珀横断,正是苗疆极品的“三弄青溪”名玉。

脸上,总挂一丝温煦笑容,这袭中年文士打扮更添人几分儒雅亲切。令人不敢仰视的,是他的眼神。

眼神如豹,利如锋锐!

天下,“叶老豹”三个字所及,无人不心惊胆跳。

他望着叶浓衣,笑淡道:“何记老唐中,柳无生的出手你都看清楚了?”

“不……”叶浓衣坦白道:“他那三招出手掠倒五名本家手下,儿只见得其中一招……。”

叶老豹点点头,淡淡道:“以后你记得了,那个柳无生大非池中之物……。”

“是……”叶浓衣接道:“爹的意思是,他到关外关东君处任总管之职,也是别有目的的了?”

关东君正是百宝箱的主人。

叶老豹点点头,又道:“至于那位大舞老弟更是神秘末测,你更要特别加以注意……”叶老豹说完,转向茅山三邪道:“你们曾经和他交过手,如何?”

“机巧变化随心所慾……”三邪的共同结论是:“无迹可循,看不出何门何派………。”

叶老豹淡淡一笑,道:“本座将再往南和五毒教教主商议展势力的方法……你们就由衣儿带领尾随在虎霸镖局之后往关外而去……。”

“是……”众人抱拳敬道:“恭送家主启程……”

“哈……,俗礼免了,大事要紧……”话声落处,人已在二十丈外。叶浓衣不禁更加钦佩他的父亲,双目犹是望送不移。

爹从头到尾不提京千灵和自己的婚事之事,只不过是告诉他,私情事小,大事要紧。同时,叶老豹也告诉他,京千灵只是手上的一颗筹码,用不着讲什么情义!

叶浓衣望向自己的手下,除了茅山三邪,另外八名已是本家中的精英。爹给他们取了一个名称:“擒龙伏虎团”!爹将他们留给自己,便是对自己有所期许;江湖上,传承的香火总是在无言中递交。

他们注重的,是行动!

把力量交给你,看你如何运用;由其中,看出你的能力、处世、判断、和……智慧!

叶浓衣长长吸一口气,下令道:“目标,关外!”

“是!”

十一道声音,猛而有力,力如豹子沉吼!

京千灵当然不愿意老是和大舞隔着半天的行程;到了第三天,她终于忍不住乘着夜晚的时候往前赶上二十里。

京虎霸会不知道?他只不过笑着拍拍暗中尾随的邓摘命道:“邓兄……那丫头就麻烦你啦……”

“命苦喔……”邓摘命咕噜的灌了三口酒,方才笑道:“黎老头陪不陪哥哥走一趟?”

“不行……”黎无名笑道:“小弟有是事……。”

“啥事?”

“后面有几头小豹……”黎无名弹了一下弓道:“这夜正是猎豹好季节……”

邓摘命仰首大笑,道:“小心点,别叫那些叶字家的人给活扒生吞了下去……”

“省得……”黎无名笑道:“你快去吧……”

三天扬蹄,前后两批已到了析城山下;这山位于山西南府,矗立于黑夜中特别有那一山立高小天下之概。

我们京大小姐心急,可没那闲情雅致欣赏这般风光;只见是扬鞭策马,卷起风尘直奔。

就这样赶了两个时辰,龙威镖局所驻立处已是隐约可见。这个,他们挑最近最快的路走,所以并不保证夜夜都可投宿到镇上旅馆;就如今夜,两方人马皆扎于析城山南北麓下。

京大小姐策马正奔,冷不防前方一浓浓雾自四面八方涌来,一下便自林中蕴播笼罩而至!

京七灵双眉一挑,她已认出是茅山三邪所使的法;当下,自袖中抖出百岳采月云来。她倒要看看,是谁困住了谁?她嘴角一抹冷笑,心里可是没半刻的松懈。忽的,身旁一座大石中竟然长出一棵树木出来,而且越来越高;那树枝横生的竟都是刀剑战。

京千灵嘿、嘿一笑,心中暗忖,这些茅山幻影术也想来骗姑娘我?昔年云仙子逍遥江湖之中,对于东瀛忍术、中原道术、关外催魂亦多有涉猎;眼前这般阵状算是小儿科的。

心里低笑一声,右手便抖起那袭百岳采月云来;立时,只见一团白蒙云气自她身周幻出,没半人影也消失在其中。

那端,茅山三邪的老二麦地昂眼见前方的人影倏忽不见,心下已大大感觉不妙。既有此念,立时暗暗自袖中摆出三道黄旗往前、后各插一支;同时,将第三支往顶上一扬、一罩,一阵浓烟中人已随之遁消。

京千灵一番四顾摸索到这三旗落处,双目凝谛间已然有所明白;这回茅山三邪只有一个在此,另外两个呢?京大小姐嘿、嘿一笑,也不去理它;收回了百岳采月云便又要上马前行。蓦地,那马身一震;地下四周竟飞起四条索套来,只一忽儿便把京千灵身子困了个紧。

她心中一惊,待要挣脱;那地里“碰”的冒出两位道家装束的汉子来,颔下一把山羊胡子正是三邪中的老大麦天昂和老三麦人昂。

我们京大小姐犹怒目相视,眼前浓雾里麦地昂已大笑的走了出来。京千灵冷哼道:“以阁下三个来擒姑娘我有使是这般诈术不觉含羞嘛……。”

“哈……。”麦天昂将绳索一拍一插,竟自缠卷于树干之中;那端,麦人昂亦如法泡制,也将绳索缠卷于树干上。这法子,便是茅山有名的困仙术了。

麦天昂大笑的走到京千灵面前,哼、哼道:“京大小姐……老夫兄弟三人就是把你请回去和我们公子完婚,天下也没人会说什么……。”

京千灵脸色一寒,哼道:“你们三人佯装只来了一个麦地昂,在暗中以两人潜到姑娘我坐骑之下。这话传开看以后你们有没有脸在江湖上混?”

麦天昂大笑,双目精光暴射,道:“老夫做事一向只问成果,不问道理……嘿、嘿,天下事谁的拳头硬谁的话就是有道理……”

说着,已是一伸手点向京大小姐的穴道而来。京千灵冷冷一笑,道:“老毛子自己找罪受。……。”

随话声,双肩一抖中竟飞出一蓬细小光芒,硬生生往那麦天昂的掌上扎入。麦天昂本来以为这回手到擒来,哪知这娘儿果然如传说的刁钻古怪,一不小心便着了她的道儿。

麦天昂掌上双痛,倏忽后退时已是不及;那端,麦地昂、麦人昂双大喝,已各自出剑欺近,其势之猛显然要将京千灵划上十剑八剑的。

京千灵双眉一挑,冷嘿道:“凭你们的手下功夫,能奈姑娘我如何?”说着,臻首一垂,便自由后颔中冒出那百岳采月云来。麦地昂斗见,剑势三换上想将之挑开,哪晓得这采月云是用缅铁和火丝绸织成,这剑上回力一碰便自叫它缠了住;这端麦人昂见二哥受窘,立时身子一沉,人又下三路向挑剑而上。

京千灵人坐于马上,身子又被困索了活动上本已大大不便,如今麦人昂自马肚之下出剑,自己无论如何是躲不过了。她方自闭目一叹,却忽的又睁眼而笑。

此际,麦人昂的剑已到天柱穴前一寸不足。够了,只要不刺上身,天下的事往往谁也无法预料会有什么变化。

京大小姐大笑,已似无顾背颈上剑势如许锐猛,因为,她闻到一股酒味。酒,是桃花弄仙酒!

麦人昂的剑只要往前再挺一点点,就可以把这妞给治了下来交给叶浓衣。因为,临行前叶大公子分析,这位京千灵如果真的爱上大舞那小子,必然会忍不住前往探视。所以,派了自己兄弟三人快行至两镖局之间,就等着京大小姐自投罗网。

眼见,就是要手到擒来了;麦人昂道长忽然觉得不对。因为,就在这成功前的一刹那京大小姐突然不见了。

怎么会呢?是不是京大小姐是狐仙化身的?

当然不是。那么一个人怎么会在面前消失呢?

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是那个人真的消失了;第二种,是你的眼睛看不见了。当然,谁被邓摘命的兜天罩罩住以后都会看不见的;在那罩下,你只会看见的是黑暗和……死亡!

京大小姐整了整衣冠,朝邓摘命笑道:“邓老……多谢你这一趟啦。再见……”

“。慢、慢……”邓摘命望着说再见就要走的京大小姐急道:“就算你这丫头急着去找大舞这小子也让老丐儿跟跟吧……”

京千灵眼睛一亮道:“邓大伯不阻止小女子?”

现实,刚刚叫“邓老”,现在就叫邓“大伯”邓摘命苦笑,道:“好歹老乞儿和那大舞老弟也算旧识,拜访一下是应该的……。”

大舞头大的要死,这三天三夜来这是没半丁点儿机会拿那附有密图的贴身香囊。大舞苦笑望着柳大胆道:“喂,胆大包天的朋友,帮个忙吧……”

“少来……”柳无生可聪明的很:“你家的事自己去解决。”

大舞一耸肩膀,道:“如果哥哥我被打成肉酱回来,你可要记得每年给咱上香哪……”

“忘不了的!”柳无生嘻笑道:“好好的去吧!”

大舞叹了一口气,人才往帐外要踏出,那厢林子里已然传出了呼喝之声。大舞一楞,耸肩道:“货都还没拿到手就有人干起劫镖的游戏啦?”

柳无生嘻的一笑,道:“哥哥我好像听到一个声音!”

“大舞……你这臭小子大头鬼在哪里……?”

声音,由林中那端传来,飘飘汤汤的在夜空之中;可是我们绝对可以听得出是个女人,保证是女人的呼声。

大舞的脸色一变,很哀怨道:“这丫头可真猛……。”

京千灵看见大舞的时候,眼前已站立了龙威风、章伍方、龙小印;甚至,连乔寒枫和纪会光都在。当然,人身旁还有六位镖师和十五位趟子手围着。

龙威风不会不认得京千灵,他笑道:“京姑娘今夜前来,不知有何指教?”

“龙局主大安……”面对这位龙威镖局的主人,京千灵也不得不维持礼数道:“縦搋q局护院镖师,大舞的人……。”

“在这儿啦……”大舞一步由黑暗中迈了出来笑道:“如果姑娘你是为了谢谢哥哥我送你那一百朵花,大某人知道就是了……”

这话一出,只惹得众人猛往京千灵瞧去。在那个时代,这一套可是大大的轰动,尤其是当着众人面前说出来更是开中国首例!

京大小姐脸立时红透半边,呐呐了半才道:“我……我……想跟你……谈谈……。”

这句话当着众人面前说出可真是费了好大的劲,大舞一笑,不经意将目光投向旁人。只见,龙威风轻皱眉头似在沉思;章二先生则在看看自己,右看看京大小姐。最特别的,是龙小印的表情,也不知在想什么……。

大舞一笑,也不知怎么变的自怀中取出一朵花来,一跨步,人到了京千灵面前笑道:“天色已晚,唯此花伴姑娘归去……。”

京千灵芳心一跳,含羞低声道:“你……你不愿跟我谈嘛……?”

大舞大笑,道:“急什么,来日多的是时候……。”

这话,更别具一番玄机;他大舞老兄说完,立时一轻身回走而去。这厢,京大小姐手拈那枝花,心下汤漾不已也不知是哪种情愫,轻声一叹声中,已回身策马而去。

月,依旧无言。

邓摘命心中可有老大的一长串要说。最重要的一点。是方才那个大小子向龙小印的眼光,别具异样!

江湖经验告诉他,这小子另有目的。至于目的是什么,他邓摘命也不急得去探知。反正,以后日子还长的呢!

黎无名冷笑的望着叶浓衣和八名汉子坐在溪旁,看来这九个家伙是打算今夜宿此。黎无名一摆手,那赵老八、林尚和、鲁先意三人已然会意,各自由左右包挟了过去。

黎无名取出黑羽银箭上弦,一拉扣满便要击射;蓦地一股气机自身后涌至!黎无名大惊,“呀”的一响箭已激出。

出快如闪电!

接箭的手也快,比闪电还快?黎无名的心往下沉,眼前这人他可认得,正是人称“屠战千里”的屠无敌!

黎无名咬牙,嘴上依旧淡笑道:“阁下之意是……?”

“死i”屠无敌双目凶光毕露,冷笑道:“嘿、嘿……你和京虎霸演了十年的戏也该落幕了……。”

他怎么会知道?黎无名长吸一口气,道:“你原先想找老夫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宗师大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