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大舞》

第四章

作者:奇儒

擒龙伏虎不愧是叶字世家的杀手团。只见他们六人的身影在半空中一交错,便自幻成六道刃芒由六个方位撩向百竹身前致命部位!

却是,那百竹挺立不动,任叫六把短刃透膛,还撑着的是,一口咬紧不让逆血喷出喉口来。

叶浓衣这端看及,心中不由得为之一震,耳里传来九方南翎淡淡道:“少主……这就是属下所训练的死士!”

百竹倒了下去,能挺着的竟是口里一浓血没有喷出来。好个死士!

叶浓衣脸色变了变,内心里竟然有着一丝悸颤,眼前这个九方南翎的确是个可怕的人物,不知当年爹是怎么收伏他的?

九方南翎轻叹一声,自那端又缓缓道着:“老道镇守在这边陲之地恰似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少主心中若有不满,老道自信不愧于叶字家主……。”

叶浓衣咬了咬牙,对着纪会光道:“你来有什么事?”

纪会光似乎为方才之事惊疑甫定,听叶浓衣这一问,立即恭敬道:“在下想了一个法子来整治大舞那小子,并且可以加深龙威和虎霸的争斗……。”

叶浓衣双眉一挑,道:“今午他们全进了望天客栈,难道已经有了冲突?”

“是……”纪会光恭敬回道:“京千灵和龙小印打了一场!”

叶浓衣双眉皱结,终就是有些关心京千灵的问着:“结果呢……胜负如何?”

“没有……。”纪会光双目一闪淡然道::那个姓大的差手,把京千灵带走………。“把京千灵带走?叶浓衣脸色一沉冷哼道:“带去了哪?”

那纪会光正想说着,九方南翎的接口道:“你先说说看怎么挑拨龙威、虎霸的仇恨……。”

九方南翎这一出声暗暗沉含着道家一内力玄功,听入纪会光耳里不由得一震,禁不住脱口回道:“利用茅山术……。”

鲁八手的艺的确是妙不可言。

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炖羊肉来说,他硬是有法子把它搞得入口即化,而且整块肉顺喉下去竟不是騒味而是一抹清香。

“这叫观音羊三炖……”大舞吞了好几快,这才嘘了一口气道:“你明不明白为什么羊没騒味啦?”

“还用说嘛……”京大小姐反着头,很聪明的回道:“当然是加了叶来闷过……。”

“有点脑子!”大舞笑道:“不过还差了一点!”

“差了哪点?”京千灵又了一口,品味了一回才自接道:“似乎放了些莲心之类的……。”

“姑娘好知己……”鲁八手幌了过来,他可不是一般厨子或屠夫那等肥油胖子,而是生的秀气文雅的近三旬文士打扮。

鲁八手笑着:“姑娘可要猜猜种莲子心?”

京千灵妙目一转,展颜一笑道:“我猜呢,里头用的应该有三种……第一,是洞庭湖畔的金蕊莲子心?”

“高明!”大舞老兄笑了歪嘴,叫道:“快说另外两种!”

京千灵看了大舞那般兴奋样儿,心里头是自有些讶异,口里倒接着道:“其二吗?应用是巴山上头的登岳莲子心对不对?”

“对极了!”鲁八手的脸色可有些不好看,简直,刚刚那份热络全没了影。

大舞老兄可更是手足舞蹈,兴冲冲的呐喊:“另外一种呢?”

“这个……。”京大小姐又了一口,皱眉沉吟了片刻才喃喃道:“这第三种莲子心可不是一般人得到我猜不出来……。”

鲁八手可嘘了一口气,立即很好朋友的坐了下来,笑道:“有见识、有见识,能得出来这些已够称得上是品食专家……。”

旁儿的大舞可气啦,叹了又叹:“唉?还是没有人猜得出来嘛……。”

京千灵巧笑间用手指头一点姓大的小胖子额头,嗔着:“急什么,大不了用的是西池山脉里风神莲子心罢了!”

耍我?鲁八手一下子由板凳上跳了起来,像是被吓的说不顺话,支支吾吾指着京千灵道:“你……你怎……么会……知道……西池山脉有这种……风神莲子心……?”

西池山脉?那不是云仙子仙居之处?

大舞这回可乐歪了嘴,直笑的眼儿眉子全结成一处,只差没把屁股下面的凳条儿坐垮。

“这可是卖货的撞上行家……”大舞用力拍了拍鲁八手的肩头,像是要打散人家钠逼身文质彬彬似的又摇又幌道:“人家可是在那儿长大的哪……”

鲁八手吞了口口水,期期艾艾的道:“云仙子和姑娘如何称呼?”

“正是家师……”京千灵笑道:“当然,传说西池山脉的风神莲子就是她老人家亲手种的是不是?”

鲁八手还能说什么?他只有站起来,对着外头进来的几名客人叫道:“关门啦……”

“关门啦?老弟你有没有搞错?”当先一名老头子叫道:“今儿生意那么好已经卖光啦?”

“生意是不差!”鲁八手叹气道:“只是哥哥不做生意要去闯江湖罗……”

“你去闯江湖?那我们怎么办?”一个四十出头的妇人家叫了起来:“塞安城就你这家炖肉得以扬名塞外……。”

“是啊……”后头一名汉子帮腔道:“你这一关门,以后留在城的人可就少了………。”

京千灵这厢一愕,朝大舞道:“这个鲁八手在这里这么有吸引力?”

“可不是h”大舞叹了一口气道:“每年最少有三百二十六个人由中原跑来吃他一顿观音羊三炖咧……”

京千灵脑儿一转,又盯着大舞道:“是不是有说出了秘方,他就得放下店子不管涉足江湖?”

“对极了!”大舞更乐了:“像他这种有八只手的人进入江湖,可大大有看头……。”

“什么看头?”

“你还想不到?”

“请教啦……”

“哈?想一想嘛……”大舞他老兄又一把抓了两块羊肉塞入了嘴,边嚼边道:“天下的神偷最多也不过三只手,而这个叫鲁八手的你说是怎样?”

怎样?京千灵苦笑道:“莫非是神偷他祖宗?”

“对极了……”大舞笑道:“这个外号‘八手偷天’的鲁八手,他爹给他取的名字就叫鲁祖宗……”

望天客栈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在它的后院设计的很特别。

望天客栈的主人叫做俞望天,天生就是一双吊白眼儿,加上那一柱脖子天生往后仰着,当真无论哪一个方向看都像是望着天。

客栈是他的,他俞望天老板怎么高兴就怎么设计,所以所有的亭阁飞檐都朝上翻飞倾斜。

这位俞老板的解释是:“为了让我看起来顺眼!”

他看的顺眼,别人可不是这样想。

因为,飞檐翻上,坐着的椅子就是垂下。不信你试试,如果吊白眼要看正下面的东西,非得倾斜向下不可。

当然,对于平常人而言只不过是有些不方便,总觉得坐起来吃力,像似要溜滑落地似的两片屁股不稳极了。

但在江湖人眼中可不简单。

因为这片后院的布置,恰似一盖一锅的八卦罩城,稳然之间有着乾坤之势,风雷之气暗蕴。

我们大舞老兄可不理这套,一个人两片屁股便栽放到冷月小阁东首的石椅上。眼前桌面,早已有人烹着茶冒烟,一阵阵香味儿入鼻。

他用力嗅了一嗅,朝一旁手忙脚乱的柳大胆先生道:“唉呀?想不到你这小子身上还藏了普洱名茶。怎么舍得拿出来大家分享?”

“有什么办法?”柳无生摇头叹气了半天,看着阁外阶下冷肃站着的搏鹰三恶,冲人家一笑:“有人过了今夜就啥也喝不成,总要尽一下人情吗……”

陆枪神冷冷将手上长一摆,便似要冲上阁来。这东首坐着的大舞可出声阻止了:“别急?赶着去投胎也得喝杯饯行茶嘛……”

陆枪神早已是憋怒一肚子火,更何况稍早接到文文指令,对这个大舞格杀勿论。

便此,长振起间,自是如闪电出于天灵界外,刹那间直挑左右柳无生和大舞面前四处四处死穴!

“好法!”大舞拍掌笑道:“单看这一手,天下武林中便可排名十名以外!”

十名以外?这是什么屁“好”?

陆枪神大怒中已不顾一切直挺而出,更加了三分力道直顶向大舞身前。却是,柳无生大大叹一口气,骂道:“姓大的己亥猪,你真会叫人拼命……。”

既然陆枪神攻击的重心在大舞,那么柳无生便只有出手相助。

因为他们是朋友,而且是联手御敌的好朋友!

偏偏,柳无生这个人一出手就是自己大胆的活下去,而敌人却毫无生路可退!

柳无生出手,像是要摘掉一朵凋谢的花似的,把人家血洗碧魄的摘掉!

你想想,伸出去的是,到了半途却变成了棍,这事不但尴尬,而且滑稽的很!

陆枪神的神色并没有多难看,而是变得很阴沉!

一个能在苏佛儿追缉了八年而仍然能够生存的人决计是不简单。

所以,不变挺直,只是蓦地头迸出了一锋利刃来。这迅间,变成了偃月链子刀。

陆剑魁和路刀状也动了。

陆剑魁的剑虽然比不上昔年的锺玉双,而陆刀状的刀也比不上昔年的俞傲。

但是,他们一样可以杀人,而且联合出手的威力简直有些吓人。

他们就如一把死神的刀剪,呼唤着冥狱的怒吼卷向一切的生灵!

而遭其冲的,却是倒楣的大胆先生。

柳无生又明白了一件事,大大的叹了一口气转头对大舞道:“你可真够朋友,自己对付一个却留下了两个交给哥哥来打发!”

因为陆枪神已经挑了大舞做靶子,陆剑魁和陆刀状对付的自然是柳无生。

大舞他老兄嘴上还是笑着,人却忽的移身左闪又复腾身儿起,出手。同刹那,柳无生也出手!

他们的目标一样,是正前方来的一把剑和一把刀!

这里是冷月小阁,阁子里五个人在刹那出手相搏。

但是在这小阁外的后院里,却最少有十双眸子在看!

梅问冬和蓝掬梦是奉了文文之命前来观察这一战。当然,她们可以感觉到后院中最少还有京虎霸、夏侯风扬、龙威风、章伍方,除此之外,暗里头还有一些人影在闪动着,怕加起来有超过十五个以上!

梅问冬看的很清楚,大舞和柳无生两个人一上一下同时伸出右掌,也同时伸出左拳。右掌显然是运用一种巧妙的气机变化,上下交汇平硬是把陆剑魁的剑和陆刀状的刀卡在一处。

然后,两只拳便毫不客气的打在他们身上!

陆剑魁和陆刀状飞出了冷月小阁,立即瘫在地面上动也动不了一下。

陆枪神呢?他早该利用大舞和柳无生背门全是空门的时候出手,击出必杀的夺命一击才是。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原因很明显的并不是他不做,而是他做不了。

蓝掬梦看到的是,桌子底下不知何时冒出了一双手,就这么一抓一提陆枪神往阁下一扔,正巧巧和他两位兄长摔成一块儿躺着。

桌底下的人出手显然很可怕,能够将陆枪神这种高手手到擒来的家伙一定不是普通人物。

鲁八手当然不是普通人物。

“大家好……”鲁八手跳上了桌面,用足尖点住大舞座前的茶杯,朝着黑暗覆地的各处叫嚷道:“哥哥我叫鲁祖宗,外号鲁八手。当然你们都知道我是观音羊三炖的老板,当然你们也都不知道我爹是鲁三世……。”

鲁三世?鲁三世又是谁?

鲁祖宗他老兄可得意的清了好几回喉头,再接道:“各位心里可是想着我爹鲁三世是何方神圣?”

的确,暗里最少有十几个肚子反覆苦思。

“告诉你们吧……”鲁祖宗大:“他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庄稼汉,帮人家耕田的……。”

婚倒!暗里有些人真想不顾一切的冲出来破口大骂。

却是,大舞瞅着他,哼了又哼,啐道:“风头出够了吧?你踩在我杯子上怎生叫人的下茶?”

“这才有味道啦!”鲁祖宗竟然还有话说:“这种三生修来的福别人还要不着求不到咧……”

柳无生可不甘寂寞,自也斟了一杯茶笑道:“乌龟他孙子才会闻了这茶香不敢出来喝……。”

这话刺激可深了。整个后院里可没人闻不到。那么,是白白的让人家骂呢?还是厚着脸皮出去喝它一杯?

梅问冬和蓝掬梦可不想在这当儿出面,所以她们只有提聚内力缓缓轻飘中落往墙外而去。

却是,耳里传来那个无生柳大胆的笑声:“好啦!走了两个大小姐……唉,姑娘人家怕羞是必然的啦!”

这下更惨的是,一院子里的男人露不露脸?

第一个露脸的竟然是望天小阁的主人俞望天。只见他吊白眼儿仰着头赫赫大笑道:“人道是少年出英雄,三位今夜联手击败了搏鹰三恶,真是不简单哪……”

大舞这个连姓带名才两个字的家伙竟然也会谦虚一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宗师大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