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大舞》

第五章 剑啸

作者:奇儒

却是,所有躺在地下的人全动了起来,呐喊中各自握住手中长刀奔杀而起。

唯一例外的,就是躺在大舞老兄上头沙丘的那一位。

龙小印不得不佩服,也禁不住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叫声哥哥就告诉你啦……”

“无耻……”

“不叫算了……”大舞一下子由沙丘里窜了出来,只见眼前一片好杀,正和方才的气势大大不同。

这时,龙小印亦是灰头土脸的出来,望着眼前龙威、虎霸两镖局的人马和和合莫部众一阵大杀,落眼俱见月月红血染沙赤,这气氛大是凄厉。

这厢,她方点头明白道:“原来你是看出了这肃杀之气不同之故……”

她口里说着,不禁有些佩服的望向大舞脸上,而落日见得身旁大舞老兄一面孔灰沙,模样儿可真滑稽。当下便是噗哧一声,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

大舞看看自己这方人马不过一盏茶光景已然掌握住全局,便放松心情看向身旁那个笑的腰疼背酸的龙大小姐。及见对方笑出了眼泪,正正是一张五花大脸,也自是忍不住朗笑出声。

奴奴这一笑的快活,可是惹恼了马上看来的京大小姐。于是,重重一哼弯腰抓了一把沙子丢去,正值大舞老兄仰首一个大笑,封冷不防叫这沙子塞了一嘴。

他眼角瞥见京千灵那张怒脸,这厢儿可不敢当面吐了,只有借着一个弯腰蹲下,用袖一拂面清理乾净。

另头,柳无生的脸色很沉重,京虎霸和龙威风双双策马到了他面前。

地上,七横八竖躺了二十六名活口,正哼哼哈哈的呻吟着。柳无生重重的叹了十口气,皱眉道:“看来,有人想阻止十八可汗进贡中国朝庭……”

龙威风冷然一哼,道:“老夫倒想会会那人,看他能奈我如何?”

京虎霸亦长笑道:“龙兄一句话,亦激起小弟一番豪情壮志!”

“好说……”龙威风淡淡一笑,道:“京总镖头虎尾三十六节鞭天下宵小闻之丧胆,就算塞外不毛之地想来无有敢撄其其势者……”

京虎霸亦淡笑回道:“龙兄武功高深莫测,至今武林中只知龙总镖头一双”龙昂拳“冠绝天下,尚且未见龙兄真正的”化龙戢“兵器咧……”

龙威风双眉稍动,淡然道:“到底是叫京兄知道了。”

两人平淡中叙常话,劫是各逞一番心机。自是老姜有老姜的话儿,双双便自又大笑揭过。

柳无生心情可没那么轻松,只朝两人道:“前去凶险尚多,两位请整备往讨号免??去吧……”

风沙渐远,却是有人方到。

是叶浓衣率领擒龙伏虎团和百风、百雷缓缓到了方才众人交战处。

叶浓衣沉声问道:“你们说,他们最可能的地点是到讨号免漳去?”

“是……”百风肃易于座骑上应道:“那儿是距离此地最近的湖泊,他们必然在那儿补充水源……”

叶浓衣淡淡一笑,望了百风和百雷一眼:“两位道长的伤势可痊愈无恙了,”百雷当先冷哼着:“少主放心……,上回暗施禁制在京千灵身上的术法,我们绝对有办法加以运作!”

叶浓衣表情一阵狞笑:“这就好!你们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

“知道……”百风和百雷同声回道:“让京千灵杀了龙小印,引起龙威和虎霸反目成仇,好让我们坐收渔利……”

讨号免掉这座湖泊是大漠最南端,也就是最接近中原的一处水源供给地。

不用说,这沿湖四周自是终年不断的长驻有不少的部落。他们由讨号免掉延伸北上经察汗乌素掉及至乌尔杜掉。这一片,是属于札萨克旗的势力范围。

再经北,进入沙拉百力掉的群泊,则是属于部托克旗的势力范围。

此外,这片漠南地域上还有乌兰木伦河畔的郡王旗、黄河之下的准噶尔旗、北方的达拉布持旗、西北的杭锦旗合组成了伊克昭盟。

十年前,伊克昭盟受到修罗大帝的鼓惑曾经南侵犯界,幸好当时米字世家的当了传人米小七号召天下米字世家成员共同抗御,而阻止了那次中原可能的浩劫。

十年后,伊克昭盟的民众提到“米小七”三个字犹会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因为,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地方竟然叫一个中原女子所折服,不能不说是件百年来最震撼的事。

明孝宗弘治十三年十二月初五,远自中原出发的龙威、虎霸两镖局人马浩浩汤汤到达了讨号免掉之畔。

望眼,澄蓝森森的一碧湖水并未显出寒冬的景象。

在这湖畔南端,快活墟无疑是最大的市集。而且,不似一般游牧民族部落的那种搭帐居住,而是有着中原城镇的砖瓦建。

当然,在这座小镇外头依旧是布散了不少的蓬帐,这厢望去草原恰似苍空,而一列展开的帐幕和居中而立的快活墟倒是像极了众星拱月之劳。

快活墟之所以名为快活,乃是因为这墟镇之中最有名的一厂快活庄。

当然,这漠南地域上的人全都知道,快活庄的主人就是居住在沙拉百力掉北面的关东君大爷。

快活庄,只不过是关东君在伊克昭盟一份小小的产业而已。

快活庄的总管陈达贾一大早便布理妥当了庄里的事物。午晌时分,龙威和虎霸两镖局人马一路直驱而来,在陈达真的派配下一切井然条理的各自携物前往厢房。

这庄倒是不少,一下子来了八十来人竟也有充裕房舍容纳。加上庄里原有的二十来人,这超百人员倒末出现摊挤的情况。一时间,大厅中人影交错各自打理着。

大舞环视了一回庄里事物,凑着柳无生道:“单看这庄里摆设布置,大可以想见关东君这老头子非凡……”

柳无生点点头,脸色竟会为之一沉,叹道:“等你到了孤天傲地堡,那时且看看如何对他下评语。”

这时,鲁八手皱眉幌了过来,对着大舞道:“喂……,龙大小姐脖子上头那个香囊你到底要不要?”

“龟孙子才不要……”大舞叹气道:“而且到达孤天傲地堡以前就要到手。”

鲁八手摇头道:“看你那么费劲做什么?哥哥我妙手空空,这样一伸一缩不就到手了?”

他鲁祖宗说着,手臂倒真的一伸一缩将经过身旁的陈达贾身上荷包抓到了手上。

柳无生叹了大大一口气,哼道:“好大胆子,连哥哥我的手下也敢捞?”

鲁祖宗一笑,耸肩道:“什么了不起?大不了还了就是……”他说着,正要出手将荷包放回陈达贾身上。

却是,门口忽的一阵騒动,紧接着传出哼唉之声。

陈达贾好反应,当下便大步的跨向门口,只见忽的一响里,由门处飞入了两名庄?的身躯直撞向陈达贾而至。

这陈达贾能镇守快活庄终究是手下有几分斤两,只见他右臂轻抬,一上一下间单凭一臂之使,便轻松的将两名庄?的身子托放于一旁。

这手出自昆仑的“换斗移星”大见巧妙。第一个,大舞便拍红了双掌叫道:“好工夫……陈达贾回头一笑,道:“献丑了……”话毕,人已跨出了门槛到了外头。

鲁入手这厢也朝柳无生道:“想不到这老头子手下着实有几分能耐……”

可不是,以陈达贾四旬出头年岁,能将昆仑一门的手法使得这么好的,天下绝对没有超过十个。

他们正这般交谈着,门外斗然一声惨叫,立见方才大步跨出的陈达贾一身是血的摔了进来。

柳无生一惊,身影闪动间已窜向前抱住了陈达贾。只见,他胸前偌大的一条血口子,显然是叫人用长剑所劈砍致创。

在柳无生动的时候,大舞和鲁八手已随之一个跃身抢出了门外。而两镖局的镖师、趟子手亦纷纷拔刀出剑,大喝里分占住窗口之位,同时有着一批亦抢门跟出。

外头,只见得一道背影往北急速奔去,没一忽儿便闪没了身影于街道转弯处。

大舞双眉一皱,道:“看这人身法,像是出自昆仑……”

“不错:“鲁八手赞同道:“不知和这个姓陈的什么关系?”

两人看看没什么结果,便是回身和众镖师进入大厅内。此刻柳无生已出手点住了陈达真的穴道令人抬入休息去了。

这事料理成了,方转身向大舞询问:“是谁干的?”

“不知道……”大舞幌动了一下胖脑袋,回追:“只可以看出来用的是昆仑身法……”

“昆仑身法?”柳无生皱眉又皱眉,道;“莫非是同门师兄弟自相残杀?”

这个问题,只有问陈达贾本人才会知道。

柳无生当下朝龙威风和京虎霸抱拳道:“两位总镖头请继续安排局里人马安顿,有任何需要向柳某说着便是!”

龙威风和京虎霸点点头,同是抱拳回道:“柳公子请自便……”

于是,两人各自吩咐手下打理,纷纷将事物搬动运送,各人寻着房号去了。

柳无生此时朝大舞和鲁祖宗道:“我去看看情况,你们两个自己人,不招呼了。”

“客气什么?”大舞耸肩道:“我们是无事轻松,你忙去吧……”

他说着,方方一个转身便看见京大小姐小嗔的表情瞪着自己。我们大舞老兄什么不出色,脸皮子厚可是一流的。明知,自从前两天惹恼了人家,自此京千灵总故意一脸冷冷寒寒,但是依是能堆起一脸笑来便要上前帮人家拿东西、献殷勤。

偏是他老兄脚正要往前跨,猛可里龙小印冒到了面前叫道:“大舞……,帮我提提箱子。”

那端的京大小姐立即变了脸,正是寒上加霜冷不可言。大舞老兄一愕间,只见眼前这龙小印说这话的当儿,有些不好意思似的玩弄颈上香囊,且溜转一双杏眼啾看自己。

杏眼有羞略带笑,但也硬的很。

惨……。大舞心下可明白的很,如果这回不管前面这个龙小印,而帮后面那个京千灵,恐怕当真这辈子没值法子亲手让龙大小姐交出香囊来。

大舞这厢烦恼犹豫,却听得鲁祖宗大叫一声:“糟!”

糟什么?

鲁八手这声够响,当下一厅子里的人全停下了动作望来。只见他手上拿着的正是方才由陈达贾身上扒来的荷包,而且还是打开了的。

干扒手的扒人家的荷包是很正常的事。

而扒了荷包之后打开来拿出东西是更正常的事。

但是令鲁入手脸色大变的,卸是荷包里面的一块令牌。

牌面,一头豹跃之势,简单几笔勾刺已见是出自名家所雕。这是集字世家叶老豹亲下的命牌。

鲁八手之所以脸色大变,并不只因为这块令牌出自叶字世家,而是这令牌整片漆着赤红色。

赤红,代表流血、代表歼灭、代表死亡!

大舞不过只看了一眼便注意到有一件事不对。

这一整座快活庄忽然间只剩下两镖局的人马,而原先庄子里的人却不知在何时消失无踪。

他苦笑的大大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柳大胆怎样了?”

话声起落间,大舞和鲁祖宗已双双窜入后院厢房。三两转里,他们看见了一间最像样的房间,房间里面有过交手的痕迹,但是也可以看出很快就结束。

“现在唯一可以安慰的,是柳小子还活着。”大舞耸了耸肩,摇头叹气:“除此之外,一切果然真是一个糟字……”

鲁祖宗的脸色也很难看:“你把哥哥死托活拉的由塞安城出塞进大漠。好啦,现在带路的人不见了,我们上那儿去?”

是啊,柳无生被劫走了他们怎么到孤天傲地堡?

真好笑,干走镖的连一个人也保不住,谁还敢把东西交给你?

大舞还没来得及回答。,募底外头一阵火葯巨响,利时杀声连天而起,他转身,对着鲁祖宗很抱歉的道:“事到如今,只有出去玩玩了……”

还玩?鲁祖宗连反对都来不及,便叫大舞老兄一把托着直往外头窜去。一幌眼,外跨到了前面。

大厅,入口好一片惨烈凄厉。

满室里只见穿着黑袄的班斯杰部众和黄袄的和合莫部正挥舞着长刀和中原镖局里一干人杀成一团。

大舞这厢随手扔了六个挡在他前面的家伙,移身到了龙威风身旁道:“总镖头,现在情况怎样?”

龙威风忽的出拳打飞了来犯约两名汉子,重重一哼:“我们中了人家的计,里里外外怕不围了五六百人……”

大舞这一听一凛,抬眼看了出去。

可不是,这座庄子里外全数是一波波短袄的毛卷儿在移动,不断的挤拥进来。

大舞方自皱眉着,忽的那京虎霸一声猛喝奋臂翻打了围身的三名汉子,大步跨了过来问着:“大老弟,柳公子的人呢?”

“被那个陕达贾劫走了……”大舞苦笑道:“现在咱们可是十足十的孤儿了……”

正说间,四下又传来几声惨呼。

龙威风和京虎霸望去,只见一名覆面着黑袄的汉子正舞动长剑斩杀镖局的子弟。

龙威风冷沉沉道:“是昆仑派的剑法……”

这时,夏侯风扬已一步跃身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五章 剑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宗师大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