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大舞》

第六章 红货

作者:奇儒

大舞老兄口里叫着不能成亲,卸是惹来梅问冬一出手,点住了他的哑穴,哼道:“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这怎会有出息?”

没出息你们那个文大门主逼什么亲?

大舞肚子里嘀咕着,耳里可听复外头一串斥喝之声,但听得百花门下莺莺噩无的叫嚷:“老酒鬼做什么,来这里装疯贾癞……”

又有人叫道:“老色狼,还不快把师妹放下来……唉哟……”随着一串叫声,只听邓摘命大笑叫道:“百花门的娘儿们,老头子今天是借酒壮胭踏花走……”

随是,呼喝之声由门外一丈远近逐渐进逼过来,而且速度相当的快。

须央时间,只听百花门徒唉叫什跌之声不绝于耳。这厢,蓝掏梦脸色一变,朝文文一抱拳:“门主……,待属下出去一观……”

文文脸色早已沉了下来,点头道:“来的人若是扎手,用十三奇门幻化阵困住他……”

“是……”

篮鞠梦迅速的穿堂而出。文文眉头稍皱,朝厅堂中人淡淡哼道:“继续布置着二”当下,梅问冬调度装饰了起来,一切立刻恢复正常井然有序的运作着。

这点镇定的工夫,落到大舞眼中方不得不有一线的敬佩。

终究,百花门能有今日的成就绝非偶然。

正想时,左右两户窗忽的一声震晌,便见京千灵和龙小印窜了进来。

当先,京千灵两臂挥动间竟打出十来颗夜明弹来。

这夜明弹正是京虎霸在四年前远遥关外之时受一名异人所授,用之以夜间照明寻人之用。

此刻一经打出爆裂,但见各色光彩、烟雾四下奔放。尤其是那明亮刺目的彩光于小小的一厅内十来道的放射,不但令人睁不开眼,而且惑眩着心神。

另端,龙小即早将随身的那颗小印扣搭于一抹十许宽的红带上,飞舞间已是神出鬼没的打翻了四五人。

我们大舞这厢可乐啦

想不到哥哥身价这么高,不但有人逼婚,还有人抢婚例:想着、想着就乐歪了嘴无声的笑了。

设非破点住了哑穴,想是纵声大笑着。

正乐间,但闻四周娇喝之声在旁儿转来绕去,显然奴方交手正炽烈着。

忽的,顶上一声晌,紧接着一道人影窜落下来伸出解开了哑穴,同时也开了前胸四处重穴。

看来人,不是鲁祖宗是谁?

“谢啦……”大舞笑着,任入手在背后一阵推拿。卸是,背脊一阵逆血冲痛,大叫了一声:“温柔点行不行二”“不行……”

“不行?什么意思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鲁入手的两只手可了:“这是独门制经倒脉的手法,我解不开……”

鲁祖宗正说着,斗的顶上一暗,又见一道人影买下,一挥掌间便是浓浓杀气逼退了鲁祖占不。

来人好劲的掌力,是谁?

大舞这厢望去,眼前只见是一名和百风、百雷相同道袍装束的道人。只是眼前这人和自己年纪相若,卸一奴眼幢冷肃含煞。

鲁祖宗嘿了一声,道:“我以为来的是谁,原来是九方南翎门下最受倚重的百魂小道……”

百魂冷冷一哼,翻着一奴鹰眼冷然道:“鲁入手……,想不到你竟然能在塞安城窝了那么久不被我查出来……。不过……,事情到头的结局总是一样……”

“是吗?”百魂后头有一道冰冷的声音问道:“在本座面前,可不是你要来便来,想走可走……”

这时,一听堂里的夜明弹已然耗尽大半,隐约之间已可分出众人的面目来。

只见厅的一角里,京千灵和龙小印已被梅问冬率领了二一名门中好手组成四象合和的阵式所困,正和墙角成三,锁困住二人不能冲出。

百魂回身冷冷望着文文,片刻之后脸面肌肉稍微牵动了一下,这方缓缓道:“本道爷就不信天下有什么地方可以阻止我的来去……”

文文一身不动,只淡然的回道:“你倒是可以试试二”百魂淡眉一挑,脸色一沉一阴,冷喝:。“不错……”

随喝声里,只见他奴掌竖立如刀挥劈而品旋即右腿踏冀位左腿移坎位已欺至文文左侧。

这出手大见怪异,此刻只见百魂和文文两人之面向方位是相同的。而百魂这右掌则是化斩为扫直劈文文中腰。

文文冷冷一笑,左臂轻抬但见纤纤玉指微扣微点,迎着对方手腕划下。

百魂冷笑一声,猛的身子往右一曲,只见右掌已呈倒抓之势往上扣向文文手腕,同时左臂一副过顶,已撞已拳直打文文太阳穴而至“百魂这手变化可谓巧妙以极,值是奴方出招的刹那不但化解了对方的攻势口而且同施出两记重杀手法。这下可看得我们大舞老兄不由不紧张叫道:“小心……”

这一声,叫得一角约克千灵和龙小印暗下心里咬牙,卸是让文大门主嫣然一笑:“省得……”

只见,百魂的右掌将扣及文文手腕之际,不知怎的文文左臂往上一飘一进,便是打中了百魂的肘间。同时,身子往前一顿,左腿一抬三踢,便生生将百魂给逼进了三步之外……。

好!大舞他老兄嘴巴可真不问,叫道:“这手”百花向阳“最少有十年不见于世……。那端,百魂脸色一变,忽的一施身里,自身上飞出了许多带火长剑四千奔射……这一怪像众人不由得纷纷惊怒后退,我们大舞公子奴腿可动弹不得;邦好个鲁八手眼快,一把拉了后退。众人这一躲,墙角那端的阵式也散了。京千灵和龙小印乘机冲出,奴奴便窜出窗外去。难道她们不救大舞了?并不是她们不救,而是鲁祖宗已顺势的拉着大舞滚出了厅堂之外。至于百魂,在他这旋身放火剑的刹那,亦消失于一推浓烟乏中。这时,文文斗的翻身落下,明白似的恨恨道:“好个茅山幻术……”

百花众女这麻再一看,那有什么火剑了大舞看着眼前每一张脸、每一张脸上的表情后,忍不住大大叹一口气道:“哔……,你们、的眼光能不能温柔点?”。

当前,瞪着最凶的便是京大小姐和龙大姑娘。

现在,他们的位置在讨号庚漳约北端,只见一袭晚风将湖波映着一空的星辰打乱,点点闪闪的更具有一份神秘而难言的美。

只是,眼前这两位佳人的胖子可凶的很哩!

克千灵冷冷一哼,道:“你好得意……,是吧。”

“那里上。”大舞死命的摇头,增加它的表白:“苦哇……”

“苦?”龙小印重重一哼,道:“看你方才还直赞着人家,东夸一句、西好一话的……”

地?这位龙姑娘跟人家吃什么飞醋来的?

大伙儿全看了过去,卸是龙小印理直气壮的冲着鲁祖宗叫道:“看什么?人家别人可以喜欢这小子,我龙小印就不可以啊?”

有这种事?

邓摘命可不要管人家儿女私情定怎的混一堆占他要的是看大韩老兄的。“制经倒脉”穴道的变化。

当下,他也不理眼前四个年轻人,便一迳儿绕到大舞背后一把撕开了他的衣服。

“一定得这样?”大舞抗议了;“现在哥哥可只有这套衣服可穿例……”

邓摘命蹲下看着,口里边哼道:“穴道解不开,人死了还要多体面。”

这下大舞可着实吓了一跳,叫道。:“会死人的?”

当是,鲁祖宗、京千灵、。龙小印三人急转到了背后,注视着大舞背脊上的刺穴所在。

入目的,只见大舞背上竟有三十六点缸点呈黑,而且一个背部肌肉不时抖动着。

“好小子,真有你的会忍”“鲁祖宗不得不佩服道:“这种翻血逆天的手法,想不到老弟你竟然哼也不停一声……”

“哼有屁用”“大舞稍为没有了君子风度:“这鸟门子手法连你都解不开了,哼给谁听?”

京千灵这下看得奴眉直皱,语-臼田中有了一丝的悲伤:“邓老……,您老人家也没办法解?”

“办法是有……”邓摘命咳了咳,便打住了话。

这是干啥?卖关子啊?

大舞忍不佳叫了起来:“老大……,你把话说完行不行?”

邓摘命一笑,道:“只是……,怕你吃不了苦,还有……”

“还有什么?”这四个字是京千灵和龙小印同时间出来的。

邓摘命一笑,活动了一下筋骨道:“还有,怕有人看了会不忍心哪……”

会不忍心?难道很折磨人?大舞第一。个苦笑道:“那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她们到四下巡视了了”她们?这大小子可真有把握二克千灵和拢小印奴奴脸儿一红是气是羞,便转身一哼走向了另一端。

两三个转儿,便消失在沙堆之后。

大舞叹气,道:“好啦……,现在就看你老怎么整治啦?”

邓摘命一笑,架的自怀中取出了一瓶酒,便是拔开了瓶盖往大舞的嘴里一例,边道:“喝点酒壮肥……”

这酒一入口,大舞不由得一楞。这可和一般酒大是不同,不但不列不热,而且自是一股清凉直达百脉利时令背上痛楚减轻不少。

邓摘命随即在背后道:“百花门这手制经倒脉的手法是沿承自两百年前江南奇杰严四狗的打狗棍法,幸好老乞丐是严四狗前辈对手的后代弟子,多少有一点了解。”

人间世,往往了解自己最多的反而是敌人。

这并不奇怪,因为这是人生”“所以,若乞儿这手大捧仙二十一跌正好可以治一治这种手法……。“邓摘命磨拳擦掌,把指关节弄的喀、喀晌,笑道:“大舞老弟……,你可千万经得起二十一跌啊……”

“要这么多?”大舞苦笑的望向鲁祖宗:“老弟……,如果哥哥有了什么不测,千万要好好办理后事……”

“放心吧二”鲁祖宗很义气的道:“鲁哥哥一定不负所托,你可以安一百二十个心去了……”

这真是交友不慎,一点同情心、安慰话也没有。这话犹在喉里,人舞只觉身子一轻,随是一阵天旋地转,那邓摘命运招呼也不打的摔将了起来。

只这第一下,人舞便觉得全身骨骼快散开了似的……。“京千灵和龙小印默默的生于隔邻约两座沙堆之上,彼此间没有半句对话。木来,情敌对生有什么好谈的?更何况龙威、虎霸两镖局的关系这么微妙。她们的心中,彼此都很明白是想去看看邓摘命怎的医治大舞。就算是有了什么不测,最少自己的人也在身边,还可以当场痛哭一阵。如今,卸是只能砌住一股脾气,仅在这儿。良久之后,京千灵打破了沉寂,淡淡道:“龙小印……,你原先不是和乔寒枫乔公子好的很?”

这话,大有责怪之意口龙小印脸色一变,随即哼道:“这是龙威镖局里的事,可用不着你来管……”

这点地利,倒是龙小印占了上风。

只听她冷冷一哼,道:“天下间只怕还没有那位姑娘人家像京大小姐你这样,三更半夜的骑马来找……”

“男人”二字,终究是不好开口。

京千垃脸色一沉口冷冷哼道:走了]个乔寒枫,气还没顺过来就这样急匆匆的。唉。,龙威镖局龙大总镖头一世英名……。“龙小印脸色变了又爱,忽的站了起来左臂插腰,右手指着京千灵喝道:“京千灵……,我龙小印一辈子做事就是敢爱敢恨。现枉我告诉你,大舞的人我喜欢。,我要走了。哼……,看你能如何?”

这话音儿可晌,一下子传到了不远处邓摘命、大舞、鲁祖宗的耳里。

现刻里,大舞他老兄正受着第十八下,早已是恨不得死掉算了。当着耳里传来龙小印这话儿不由得精神一握,冲着站到面前的邓摘命一笑,满嘴是沙的道:“哈”想不到哥哥我这么值钱,有人为我翻脸哪”““臭你的猪狗年大晌屁美……”那端的鲁祖宗坐在沙推上叫道:“后头三下可有你受的……”

果是,邓摘命一把抓了起来,嘿的一笑道:“大小子,这来的一跌可要好好吃苦了卜。”

大舞可以耸肩啦,大力一耸了又耸道:“请便二”“好小子,真有你的汉子一条二”邓摘命眼中有了一丝赞佩,两臂十指卸是在迅间交错替接间点扣住大舞左右肋下几处穴道,一个翻身,挺脊里将大舞扔了出去。

“十九……”鲁祖宗大朗朗的在这端叫道,眼看着大舞身子化成一线恍若漂枪笔直的飞了出去。

大舞这一穿插入地,只觉周身穴脉为之大震,便此反作用力猛的一股血络活路通开了不少受制的穴道。

这老小子的摔法倒真有点效。大舞伸长了脖子,自沙丘中看出头,大大吐了一口闷郁的气息。

正感心神轻松之际,斗然眼前一件事儿吓了他老兄一大跳。

只见,京千灵阴沉着脸色在黑夜下,隔着两座沙丘缝隙间轻闷哼一声,随是它的一道身影恍若夜魔罗刹高耀而起,出手。

映着星光明幌的,是京千灵手上的北斗薄刃!

攻击的对象呢?则是朝自己埋身沙丘方位而来的龙小印。

这可不好玩了,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六章 红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宗师大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