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大舞》

第七章 乘龙

作者:奇儒

陈三醒迅速的带着文文和梅间冬、蓝鞠梦穿过地道。今天,是轮到他这坎院的总管值卫,只是没料到文文这位美若天仙,人间绝色的美人会突然提早一天到达。”原先不是说好了明日戌时寸进来的嘛?“陈三醒边在前面带路,边皱眉道:“幸好今晚守在”金凤三扬翅“关口有我安排的人……”

听这语气有叹有怜,而且完全不是属下对上座的言语。这听入暗被被大舞点住穴道动弹不得的吴冥刚耳里,心头不由得一震。

是什么人可以影响陈三醒背叛关东君?吴冥刚开住了气,自调孔朝外看去。只见陈三醒当先率领了三名姑娘经过前面……,。,看这三位姑娘的姿色,可真把姓吴的搞得肚下牙咬紧,喉里咕噜晌。

当是,眼前这三个姑娘随便一个就把卓寡妇比下了一百八十级去。

尤其是当先的那个。直是美不可方物。这个姓陈的老匹夫,平素一寸道貌岸然的样子,真没有想到骨子里竟怀了这等心思。

吴冥刚他肚里直骂,无奈何身不能动,更是不敢弄出半点声晌来。

万一现下叫陈三醒发觉了只怕会杀自己灭口。

就当一男三女经过吴冥刚面前通道时,只听那位绝美的姑娘淡然答道:“提早一天来,只不过因为有人已经早一步混进来了……”

陈三醒可吓了一跳,道:“那人是谁,难道他也有内应?”

“这倒不是……”文文摇头道:“他是自个儿在一天之前就到这附近……”

陈三醒浓眉一挑,一张五旬左右的老脸沉了沉,道:“你确信那个人已经进来了?”

“这个我是不知道……”文文奴胖似星辰般的闪动:“不过,我知道他一定可以轻易的进入……”

“那个人是谁?”

“大舞……”

────大舞可真是费了不少劲才到达人间一笑阁的檐角之上。这阁有七层,层层而上自成一周,看来若是由里面底层直闯而上必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所以,大舞老兄就想了一个比较聪明的法子,当是身若飘叶随风而上,三两起落间已到了第六层的檐角。

关东君住居于顶上第七层。这是柳无生给他的资料。所以,想要盗得“火中莲子”只。有更一层楼啦口心头主意一打,便是将全身气机缓缓自周身毛孔中放出,随即恍若无物般随风一点一寸的往上飘去。

便是,到了檐角窗口之处,一件腿方方倒挂要往里头瞧。猛的,里内十数盏琉璃全亮,只照着自己现了形无所可遁。

大舞心中一紧,缩身上了第七层檐角,那阁楼下忽的不知打那儿冒出许多大把来将这八院所护的庭园射个灯火通明。

这下可真的舨丢大了。大舞他老兄可不干这种没面子的事让人瞧见,便是自怀中取了一块方巾对折,蒙住了鼻孔以下不叫人认出面目来。

此时,第七层中有一道浓沉庄严的声音道:“阁下能进得了孤天傲地堡,并且到了人间一笑阁必是江湖中有数的奇人──。哈……,何不进来相见?”

见?见就见,谁怕谁了?大舞嘟嚷一声,轻曼绝妙的一个翻身进入了第七层内。

抬眉,只见这室甚大,落目的是一间听座。

当前,有一道布幕纱遮住了后面的那人。

“请坐──”幕后人沉声道:“阁下的能力,足以和本堡主平起平坐……”

大舞嘿了一声,便是大刺刺寻着正中央一方桌兀坐下,大摇大摆的道:“无酒──,这岂是待客之道?”

“哈……”幕后的关东君大笑道:“说的好──。不过,老弟想喝酒,最少也得揭下面巾让老夫看看够不够格?”

大舞奴眉一挑,淡然道:“关东君既然这么说,那表示这酒可是百年以上的佳酿了?”

“不错──,好智慧……”幕后关东君似乎笑的很愉快的道:“以老弟的聪曲才智,本堡主恨不得攀臂相交……”

“是嘛?”大舞耸耸肩,道,“酒,我是想喝二至于面巾吗,那要看你有没有能力叫人取下来啦?”

“好:老弟快人快语。”关东在幕后拍了拍掌,当下便有四名着鹅黄水裙衣,腰间系着紫授带的姑娘娇应一声端了盘媳媳的走了出来。

第一个,玉盘中放着一瓶水晶、,瓶内是红珀色的酒液半满。卸是,人在移动间那瓶中酒液平静不动。

第二个,则是盘中有杯三只只只叠起成一竖,窥颤之间三杯耸立如故,无稍打翻之疑。

第三个则是左手右各捧着一面盆,盆沿有毛巾垂悬,两臂分托着这面盆而至,惊人的是盆中不但水不稍动,甚至是冒出的热烟亦成一直线,不稍受该女移动的影拷。

大舞心不暗自点头赞叹,只不知第四个是玩什么把戏?抬目望去了,只见最后走出来的第四名姑娘并未拿着仕何东西,便是这般大方的直走向大舞而来。

怪“这厢,人舞可不得不提高警觉。这厢,大舞可不得不提高警觉。前面三个,他约莫可以由她们的移动间蠢测中研善长的攻击手法是那厢。但是第四个婢女却是无从猜起。只见她便这般过意的瞥先于另外三名鹅黄衣饰婢女之前,款款莲步到了大舞面前来。”公子──,小女子有望了……。“那名婢女一福道:“让黄兰来问候公子──。请问公子贵姓大名?”

这时,黄兰缓缓跪放大舞右侧,而前面约三名婢女则一排并列自左方移近。

“不简单……”大舞朗笑道:“要组成这种”三寸绝四象“的阵式,只有当年独孤世家才有可能训练出来……”

便这话间,左方三名婢女忽的将手中的盘、盆往上面一丢,随是欺身向前,各是右掌中有一把七首翻出直挺。

另外,跪生于大舞右侧的那名黄兰友子却是不动。

大舞大笑中,身子盘坐依然平平升起,直是三女三匕首到了身前,他忽的身子后仰,奴腿弹出。

若两道闪惊鸿,那三名女子来的快,去的也快。

不过是迅雷般的刹那,她们三人已被踢弹破窗而出,而且是不同的窗口。

紧接,人嘀亦需了另一户窗口腾身而破、飘出!

前后不过是利那间事,这人间一笑阁土是飞出了四道人影。当是,底下的人叫嚷了起来,纷纷有数道人影窜起迎向人影人群之中。便是同时展开了身法,几个窜身!

大舞人在半空,便是将来人一抱一落混騒动,只听得陈三醒斥喝道:“搜──,谁也不中落于树梢顶上。那端,三名婢女引起了一能离开这庭园内二”“你方才为什么不出手?”妾无法出手──。“黄兰”关东君在幕慢之后缓缓问着。

幕后,关东君似乎沉默了叹着道:“妾方方跪坐,便叫那个人点住了七处穴道二”武当的“隔空打穴”为二半晌,才冷冷道:“他有这么可怕?难道是武当的人?”

“不是……”黄兰答道:百年来点穴第一手法。听说,近百年来已无人练成”“他用的不是武当的隔空打天,而是用一种暗器,很像是珠子“珠子?”

“是──。那圆珠一打到身上某穴之后竟会自己旋转到别的穴道上打钉……”

关东君显然颇为讶异,在幕后下令道:“剑童……”

“否二”一个稚童之声应道。

“去将它的穴道解了……”

“是川。”随应声里,一名年约十匹的少年走了出来,只见他眉清目秀,动作俐落的到了黄兰背后,举掌一拍一捏。

那黄兰一震而动,急的立起朝幕后道:“妾无能,望堡主降罪……”

半晌,幕后没有回音。

邦是剑童应道:“黄姐姐──,堡主已经走了……”

这时,幕后又走出一名同是十四年岁的少年,只是手上抱着是刀而不是剑量的剑。

他刀童冷肃着道:“黄兰──,堡主有令要你寻出那个人的真实身份来……”

“是……”黄兰恭敬道:“黄兰领命──。黄兰说着,迅速转出了门外而去。这厅里只剩得剑童和刀童把立。剑童望着芽兰出去的门口楞叮楞半晌,才喃喃道:“黄姐姐平素为人不错,你不该这般凶恶的口气对她……”

臣童冷肃。表情,哼道:“你我是堡主左右奴童,地位当然和别人不同。再说,我们经常代表堡主传令,又如何能不严峻?”

剑童轻轻一叹,道:“口气上稍为和缓点,也不会折损到那里。更何况他们的年岁都比我们大……”

“哼二妇人之仁……”刀童冷冷道:“统御之术就是有威有严。就是他们年纪大过我们,所以才要严峻……”

刀童冷冷瞪着剑童,又补充了一句:“你最好记住,人仁慈只会管不住人,嘿、嘿,会爬到你的头上使狠……”

说着,乃童走到了窗口往下望着,只见一处里人影交错,封也井然有绪的一步一步搜寻各个角落。

剑童望着刀量的背影,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到里头去伺候堡主吧……”

那厢,乃童正一哼要转身,忽的停住了身势,往下盯着不动。剑童讶道:“走啦……”

臣童奴眉一挑,冷然道:“好小子──,我看见他了……”入了一间屋内。

“是吴吴刚的房间?”剑童和刀童同时互视一眼。那刀童冷然道:“堡主你先去服伺,我待会儿就来……”

“依你看,那个是谁?”问话的声音庄严有力,同时可以看得儿的,是扶在椅靠上勺石掌有三道血痕。

“属下所猜测,今日在江湖中不论塞内外能以圆珠飞升打穴的,约莫只有一固人……”这声音,分朗是方才和大舞对谈幕后人关东君勺声音。

奠道,孤天傲地堡的幕后真正的主人不是鞠东君?

或者这个“关东君”是假的?。童一愕,快步到了窗口面前,正好看见一道人影由树梢顶端飘向某一院之处,便是窜地堡里来做什么?”“属下不知──。“那人答道:“明日柳无生回来之后便可分晓……”

“好二”庄严的声音冷然道:“在柳无生回来以前一定要抓到那个人。不管他是谁……”

“是……”回答的声音阴侧侧的道:“刀童已经亲自追下去了……”

大舞他老兄总觉得这个地方并不十分安全。

隐约中,好像有一奴牛眼见直盯着这间房里瞧似的。

所以,他的方法就是很快的离开这里,而最好的法子就是穿过地道到另外一头去。

他淡淡一笑。,按下了地道出入口的机钮;立即,地道的通口无声无息的滑开。

封是,心中有了某种预感,轻飘飘的一个扬身贴上了屋顶梁木,隐身于后。

他那厢方方藏下了,这四面壁上的窗哗啦的一阵晌,便自窜入了四名骐悍的汉子。清一色的,每个掌中握的都是两指宽一尺长的二尖利及。

这种兵器最重是贴身肉搏,经常是以命搏命的玩意儿。

大舞怕在上头看着,忽的耳里有了异声,传是屋檐上有着十数道的呼吸声。

看来,真是有那个龟孙子眼尖发现了自己的行踝。正想问,正门碰的一声被踢开,只见一名和吴冥刚装束相仿的家伙和几名护卫拥促着一名抱刀的少年进来。

好肃杀?

大舞看那抱刀少年挑了挑眉,总览那小子身上的杀气和面容年纪搭不上。当是,那抱刀少年冷冷道:“陈总管──,吴总管的人呢?”

这时,站在他们身后的林一心急的往前一步,恭敬道:“禀告刀童特使──,吴总管交待属下说是要闭关三天三夜……”

“是吗?”刀童冷冷的望着通道出入口,信步到了那处蹲下看了看,皱着眉起身。

这林一心可巴结的往前,急急道:“刀童特使──,我看那刺客是进入密道之中了,属下愿意一马当先,做个先锋擒杀那贼……”

臣童冷冷一哼,望着移身过来的陈三醒道:“陈总管,依你之见?”

陈三醒一皱眉,随是蹲了下去查看出入口的足印。

只见,单单是吴冥刚往外而去的足印,而不见另有其它。他立起身,皱眉道:“依我猜,情况可能有两种……”陈三醒冷冷一哼,道:“第一,就是那人的碎功太百,足以踏雪无痕……”

“第二呢?”

“第二,就是他是由别的地力进入本堡核心,而恰巧逃窜进入了吴总管的房内。”

这话的另一层意思是,那个人还没有进入密道中。既然没有进入密道,意思就是还在屋里。

这下,我们大舞老兄回真有点后悔自己的轻功干啥那么好了+现在如果再不露脸,那岂不是有亏人家的脑袋想的那般妙叮所以他只嘿嘿又嘿嘿的飘了下来。

人还没到地面,四把三尖刀已然自上下雨路卷至。四周激起的激“杀气直似刺人肤肌。大舞可真能应忖这种情况。首先,将身子一缩复一挺,硬是将落的身:再度不沾它的拔起,然后翻身向下,奴手拍出。单是这个身势变化,乃童已经知道第。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乘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宗师大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