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大舞》

第八章 血扬

作者:奇儒

“关东裙”独孤飞月耸立着注视眼前这一批猎物,当目光转到龙小印和京千灵身上时,淡漠而有一股威严的出声:“放开他……”三个字里,目光也随之移到李五指的身上。

这语气彼明显,是要他们放了刀童和剑童。

龙小印一哼,斥道:“凭什么?”

独孤飞月冷台台左臂略抬,当是在孤天傲地堡围促的人群中,贝院总管任付贺一抹瘦长竹竿似的身影如鬼魅般的飘向龙小印和京千灵的背后。

但见他石臂一探伸出袖外,赫然是只白骨爪。

这可足又奇又诡异的事。两位姑娘人家心头发毛,正是各自往左右闪去,任付贺冷森森一笑,那奴三角眼配上领下山羊小胡定是十分阴姦之相。

他自喉间冷冷叫道:“白骨索命,鬼火冥起上”八个字,宛如来自地冥索命无常的叫唤,尤其他嘶哑乾涩的声音吏叫人鹤皮疾疼全涌了上来。

便他这一叫里,平端端上端下头轻爆裂晌中冒出了十数团惨绿的鬼火来。

刹时,叫嚣喧嚷之声立即充塞满耳际。阵阵鬼哭神号好一股阴风侧侧,叫人打从心里冒出一股凉意来。

龙小印和京千灵奴奴见了这等诡异阵式,再是无心注意及掌制中的刀童。猛的见那些鬼火奔向西来,奴奴惊叫砌易便是落翻于另一旁去。

任付贺嘿的一声冷笑,乃是一个欺身上前要解开刀量的穴道。这厢右掌白骨爪正要点拍,幕地革后传来一声:“老小子,搞鬼哥哥可是祖宗……”

任竹贺大惊,脖子还没扭别过来已叫人自腰一抱,脑门儿轰的一震,想是让人一掌落实。

任付贺倒下去的时候还不敢相信有人的轻功在“灵、巧、没、影”上的“没”字诀犹较自己胜上三分。

设非如此,否则自己怎会没感觉到对方贴着自己。

鲁祖宗看着他不信的眼神,摇头又叹气:“别不服啦二咱鲁-手是愉儿的老祖宗,轻功不能不好一点点。”

他还补充:“逃命的时候用得着嘛……”所以,方才他才末被关东君的反击所狙创。

这刻,关东君已然着好衣袍,冷冷的望着这一幕。半晌,转头向柳无生冷冷道:“看来,八大别院总管个个的武功路数你都摸得很清楚了。”

“不敢……”柳大肥这厢只有叹气:“只不过鲁老弟手痒,柳某顺口建议一下而已!”

“关东君”独孤飞月点点头:“很好……”

很好。

这两个字往往有着很多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柳无生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那独孤飞月已是冷笑一喝:“鬼火冥起,无情绝命!”

话起火动,彷如魔咒。

那些浮游在半空中的惨绿鬼火条的四千奔至,一个个全招呼掠来。更惊人的,是挟着排山倒海般的鬼啸,其声凄厉已属于玄功中的某种层次。

章伍方这厢脸色大变,右腿抬移,自兑金位转向离火南向,急向夏侯风扬道:“夏侯兄──,这可是三十年前能莲帮庞龙莲善用的田破神魔音神功”夏侯风扬叫章伍方这一间,脸色大见沉重,沉声道:“就算不是,看来亦差不远……昔年那一战,庞龙莲摆开的”破神魔音“大阵,便是苏小魂、大悲和尚等人亦深受创击。这厢在此重现,岂非惊人之事?”他奶奶的鬼毛子──。“那端邓摘命边拍掌运用内力阻止四下奔射的鬼火,边是恼怒叫道:“老乞儿就把你们这些小鬼送到阎王那儿问罪……”

话说间,兜天罩起落飘扬,一盖两收的罩了三团鬼火到兜罩里。他架架大笑,道:“看看你们能作怪到什么时候?”

紧接,邓摘命挽起那口布袋便是偌大一个跌摔,便刺刺的猛撞地面。

这奇了,跟鬼火玩什么?

众人好奇愉空瞄视,只见袋口“璞”的一晌,自是冒出一股浓烟来。

邓摘命大乐,笑道:“看看你们这些免患子……”随是一提一抖那口兜大单,“什”、“什”、“什”的竟是掉下三个人来。

这下大伙兄回全看清楚了。

原来,每一道鬼火是用了茅山幻术的手法,暗里各自隐藏着一名杀手。

朱盼盼石着众人正和那几道鬼火交战,而且落目不见着大舞他老元茁项,这下芳心一急着。

,再四顾,孤天傲地堡已然调派了堡中惰锐四千掩着,总将是要杀戮出来。

她人在马上瞧的真切,冷冷一斥令道:“本盟勇士,奋杀叛贼……”

“杀……”百声巨晌同起,使克昭盟精猛的战士已各自拉开长刀,轰然大震的举芒卷向城内严恃对立的敌人。

便此,滚地动天的呐喊杀充汤激扬。

这头,龙威风和京虎霸早已各人化龙战和虎尾鞭淡然的望着独孤飞月。

“阁下口斩天一十六剑”人称百年来江湖第一霸剑……。“龙威风沉稳的宛如一座山岳,盯住独孤飞月笑道:“龙某的化龙战久仰的很……”

京虎观哈的仰首朗笑,豪气干云:“京某虎尾三十六节鞭早就慕名独孤先生剑上造谙──两人淡语,自是有着狂涛杀机罩地,风砂自动形移,满身张力涌腾。正如,狂龙慾出水而奔尢天。对方,独孤飞月轻弄弄的抬起手上长剑。一剑销黑黑幽森,销宽达至四指幅子。而长,足足较一般剑身长上一半。现此,便已可觉迫身的压力,宛如压天而来的层层密垂本。这对峙没多久,只须央闪念间,大喝中三样兵器已各奔腾驱彩,划开天际人间一场生死。这一战,在武林史有言:“循是武林三年来最惊天动地一战。唯”生死无分“四字可言。”

简短四字,生死无分“大舞这厢在杂乱之中可是四周情况看得清楚。邓摘命、李五指以奴对付那四千诡异飘浮的鬼火。冉远望,则是柳无生、鲁祖宗对付别院总管。至于另一例站立于朱盼盼之旁的夏侯风扬和章伍方自是各自指挥着一部份伊克昭盟的战士攻防进退。大舞望着夏侯风扬和章伍力的指挥不禁觉得好笑。月间、只见他们扬声呼吼战士行兵运作,而两人间即是契合全融丝毫不见冲突。此观,果真英雄所见略同?再移目过去,龙小印和京千灵已各自创制着刀童、剑童立于木希里那座扶峦之后,自有相护之意。衍了,看来人人有事干,而哥哥倒轻松观虎战。直是,独孤飞月暴喝出剑,自有盖下场中数百人气势。但觉众人目光纷纷落去,只见得三道人影在半空中交击成一片。念不及想,血光迸出。好个,生死无分。龙小印的心提到了喉咙。她看到一道熟悉的银光奔出人影之外驰激至半空中。正午的阳光照耀着化龙战一片的光芒,白花花的直似一条矫龙破云而去。她永远记得小时侯,父亲把她抱在怀里亲的拍着她。而在他们的身旁桌上就是这把化龙战。这是她懂人事以来的第一个印象,也是记得的最早一句爹亲的话:“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件东西──”────-屠无敌望着自中庭缓缓进-右厢院关的叶浓表十宣天无和九方南翎。虎立的起身迎向前朝九方南翎大笑道:“九方兄──,怕有两年的时间没见了。”

九方南翎一袭道冠轻摆。自向着屠无敌一抱拳:“屠兄──,别来更见意气风发二”两人大笑,便互延进-厅室内。

反倒,叶浓衣和宣天无冷落在一旁。那叶浓衣经得这些日子磨练,早已逐渐承袭他爹叶老豹沉练稳涵的血性,竟也能冷肃不语的随之在后。

倒是宣天无冷哼一声,阴侧侧道:“人称”屠战千里“的屠无敌,目中果然无人……”

屠无敌傲坐于主位之上。耳中听宣天无这般冷语,只闷哼哼沉声道:“宣天无──,你虽是叶字世家中名列清士之流。本总管邦是个讲求实战功绩之人……。嘿、嘿,若说屠某礼数有不周,那大可请便。”

宣天无脸色骤变,以他今日在江湖中的成就、地位,足以和八大门派掌门平起并坐,今时屠无敌这番话岂不是指自己尚不如一个叶字世家的总管?

当下,他冷沉沉一哼:“宣某不敢高攀屠兄……”

说毕,自是提剑转身,影随意动间已飘然于门槛之外。

九方南翎讶异沉吟,边寻思着道:“屠兄这么做,岂不为本家折了得力一臂?”

屠无敌大笑,道:“九方兄以为如此?”

那九方南翎为一门之主,加以其人心思极密能融合别派茅山术之长而用于已术之中,这般人物最是善于剖析解理。

这厢听屠无敌的反间,便是一笑道:“依小弟看,屠兄数月来在这城里的布置,有一着棋是用于此了?”

屠无敌大笑,一拍椅靠道:“九方兄知我。”说毕,奴奴大笑,直未将叶浓衣放在眼里。

这叶浓衣倒也沉得住气,不徐不缓的取了茶桌上杯盟,轻辍了一口沉沉道:“屠总管──,从昨日落时分对方一行人进住于来客酒楼至今,我想你有不少资料是不是?”

声音很慢,却是有着一股威严和力量。

屠无敌当下听了先是一愕,旋即轻淡哼道:“是有不少──。少主如果想看,稍后我会命人送去……”

“死沉沉的文字无法挑出漏洞工”叶浓衣的眼中有一抹讥谓:“麻烦屠总管将负责监视的弟兄换来……”

堵无敌又是一愕,乾笑了雨声,道:“那些资料是经过整理以及……本总管的判断推论。嘿、嘿──我想已够清楚──。少主……”

叶浓衣嘿茶不言,轻嘘了一口气这才道:“每个人的判断不同。自古有集思广义囚个字,多一份意见和想法末尝不好。除非……”

他浓浓一哼,复淡淡道:“屠总管以为叶某年轻。不足以成事,。”

叶浓衣语锋利锐,屠无敌竟是觉得有种受压迫之感。无如,他一向自负甚极,岂能叫一个后辈训了自己?便是鼻孔重重一哼,道:“少主有这番心思,本总管岂有不受之理?只不过……”

屠无敌大口一饮杯中龙井名茗,沉沉笑道:“各人有所司职,这厢调开只怕不妥……”

“以屠总管训事能力……”叶浓衣摇摇头,道:“递补接衔自是不会乱了阵脚。更何况,攻击杀着最早也得等宣道长这一步棋的成效展现之后才开始是不是?”

这话利害,字字句句逼得屠无敌无所遁委。

尤其,眼前这位叶家少主已大不同于以往。或可说,直如脱胎换骨似的变成另外一个人。

最令屠无敌不安的,是叶浓衣这小子的神情,沈恻恻不喜不怒,全然不知其心中动念为何+那厢屠无敌正自惊讶犹疑,九方南翎乾咳一笑,通:“屠兄──,少主既是有心于此,且叫那些人来谈谈吧……”

蔡三和陈老五一道同时进-右厢院厅的。在他们之前,王三寸已经在那儿恭立敬候着。

“大总管……”蔡三和陈老五奴奴朝屠无敌抱拳恭敬道:“不知大总管召唤属下有何吩咐?”

屠无敌指指座上的叶浓衣和九方南翎道:“这两位是本家的少主和二当家。”

那蔡三、陈老五和王三寸分别行过礼数,屠无敌这才淡淡道:“少主有话询问你们昨夜观察来客酒楼动静之事。”

“是……”他们三人恭敢应和,当先由蔡三朝叶浓衣道:“禀告少主,蔡三负责西时龙威、虎霸两镖局人马进-横山城开始,直至亥时一切监视任务。”

叶浓衣点点头,道:“本少主不管你们有多少人执行这个任务。我只要知道你们看到了多少事……”

蔡三心中一愕,眼中不禁有了一丝赞佩,道着:“是:据兄弟们的观察,对刀人马中除了龙威风、京虎霸两俱棺木外,就是章伍方、夏侯风扬、龙小印、京千灵、大舞、柳无生、鲁祖宗、朱盼盼等八人……”

“没有看见邓摘命和李五指?”

“他们并未同行,而是早在半日之前使进-橄山城的迎春客栈……”

叶浓衣淡淡一笑,道:“武当的悟一道长和百花门的人呢?”

蔡二一点点头,道:“百花门那三个女人和邓摘命、李五指同一个时间到达本城,只不过她们是绕了一圈由东面城口进-……”

“至于悟一道长,早自塞外便无他的踝迹。”

叶浓衣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这个举动令得在座的屠无敌心中一震。难道,自塞外传来的消息中悟一随侍于木希里之畔是错误的。

这个问题。

因为,塞北情势已定,悟一老道自是不用滞留不归口蔡三可以感觉到屠无敌的眼光充满了激汤的气势。他心中惊惶也隐隐觉得不妙,却是叶浓表的声音晌起:“你继续说……”

“是……”蔡三恭敬道:“住于来客酒楼的人人分居放八间客房,而两具棺木则分别停放于章伍力和夏侯风扬的房内。”

“至于在迎春客栈的邓摘命和李五指在亥时以前都末离开门房牛步……”蔡三喘了一口气,道:“在这数日前后,中原武林中有不少人物到了横山城。至于名单……”

叶浓衣一挥手,道:“名单我稍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血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宗师大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