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大舞》

第九章 险王

作者:奇儒

金泉寺的后庭园是塞北最称精致的石雕建。  且不论四下栩栩如生的雕石细工,就当中那口金泉景色,亦足称上北方六大奇景之一。  横山城之所以成为众多出入塞北关隘旅客休憩之处,最简单的原因便是到这座寺庙里来许愿还愿。  而每每,还愿香客将一片片金牌悬挂于这座泉池峥嵘而出的石角之上。久之,但见举目尽是金光闪闪,无论日晖夕斜,亦或庙里烛火所映。  那口自地里涌腾而出的泉水当真是金光闪闪。  寺以泉取名,泉以寺增辉,正是金泉寺的写照。  这厢大舞和鲁祖宗、柳无生三人随着那名知客僧到了后头来,见了这一园妙致石雕,再细看罗列纵横间自有磅趣横生,不禁赞道:“这寺足以和中原的名刹相媲美。”  这时一阵轻风徐徐,早已有游客三五漫步于其间,或谈笑或低头,自是有着随适和心的闲态。  大舞一溜眼便看见了黑海造和白都策在据着一座亭子里煮茶。  当下,便大迈了脚步到那亭前,上头额面有字:“破禅亭”!大舞点了点头,领着鲁祖宗和柳无生便一大屁股刺刺的坐了下去,问道:“那位险王怎么说?”  黑海造翻也不翻那对三角眼,只伸手一推桌上茶杯,道:“这茶是用金泉烧武夷名茶,试试?”  “行--。”大舞一口啜了又啜,半响才点头道:“好茶,只不过另外加了七种致命的毒物有些变味儿……。”  黑海造眼睛一亮,沉着声音:“有胆识!再试试这个。”  他说着,又自推了前头的糕点到大舞手边。好个大公子,话没说气不喘,一盘子全倒入了口中。  边嚼着,还笑着满口模糊朝讶异望着的黑海造、白都策道:“是不是吃完早点就可以见到那位‘险王’了?”  白都策的脸色变了变,终于咬牙出声:“险王一生行险,也是最好敢险的人……。”  鲁祖宗可忍不住了,破口轰然叫道:“啥门子狗屁里。快点叫那小子出来,乌龟温吞的算那门子王?”  白都策脸色冷冷一沉,哼道:“阁下便是人称‘八手’的鲁祖宗?”  “哥哥便是没错……。”鲁祖宗呲牙裂嘴笑了:“想不到我这么有名……。”  白都策双眉挑了挑,又朝柳无生望了一眼,道:“那么,阁下大概是号称‘大胆’的柳无生了?”  柳无生一耸肩,笑道:“我也很有名吗……。”  “不错-,你们都很有名。”黑海造冷森森的道:“所以,杀了你们我们才会更成名!”  从“杀”字开始,黑海造和白都策已经开始动手。  而当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们两个却已倒了下去。  他们不信。因为出手的不是鲁祖宗也不是柳无生。  而是那个肚子里有十七八种毒物的大舞!  “这怎么可能?”黑海造吃了的趴在地上问着:“天下没有人在那十八种毒物调配的生克之下出手。”  “的确没有……。”大舞叹了一口气,又道:“只不过,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太多。”  难道是大舞不怕毒?这绝对不可能的。  或者,是他有解?这个也太勉强了。  唯一特别的,是他早先吃下了“火中莲珠”。而且方当毒品随茶水和糕点下肚时他的体内已经有所反应。  如果他不借机出手,只怕体内那股乱流气机会熬死了他。  所以,他很感谢眼前这对“狼狈绝配”制造了这个机会。最少,躺下去的人不是他。  大舞很舒服的嘘了一口气,环顾四下。  现在的问题是,险王到底在那里?他一定在这附近!  落目这一庭园里,数算一下除了和尚之外,计得出有十二个人正成五组互谈或步,甚至在池畔一端还有两个人正下着棋。  下棋的,是一名五旬上下的中年文士和一名白发老者。看他们那份专注的神情,显然是到了胜负攸关之际。  池畔东首的花丛小石道上,则有一名约莫三十年岁的男子,正自大笑的和三名女子漫步其间。  这厢亭子距那儿不远,依稀可以听到其中一名翠衣白摺水裙的姑娘嗔道:“碧莲妹子最坏了,就会取笑人家……。”  那个被唤做碧莲的姑娘吃吃笑了起来,瞅了瞅那位男子一眼,哼道:“这不能怪我,可是菡茹二姐告诉我的。”  原先那名姑娘脸儿一绷,便对另一名女子叫道:“好啊-,菡聒妹子原来是你搞的鬼……。”说着,竟动起手。  “不关我的事……。”菡茹姑娘急急窜身一旁,急迫中还了两手,叫嚷着:“碧莲大姐-,这事要怪就怪尔一屋…。”  尔一屋?显然是那位男子罗。  只见他无奈耸耸肩,自看着三个女人打闹,不时三人又齐齐攻打向他。  却是他含笑着边化解了过去。似乎,这种事早己稀松平常。  “这小子真不简单。”柳无生闭着眼睛也想的到,这个叫尔一屋的男子和那三个女人之间的关系一定很亲密。  而且,一个男人对三个又漂亮又刁蛮,还会不错的武功的女人,应付起来着实需要高人一等的勇气。  这厢柳无生在喃喃自语,却是鲁祖宗轻讶出声,怪声道:“这可奇了。那小子在干什么……?”  鲁祖宗这一叫,大舞和柳无生双双转过头去,只见一名年轻汉子脱下靴子以脚趾之力夹住于池边,同时手上握着一根树枝尽力向前伸去。池中,有一顶帽载沈载浮。  他那厢拉长着身子,着实令人担心是不是会一个不慎掉了下去。  这种举动和武功,难不成他就是“险王”?  大舞望向躺在地上冷冷望来的黑海造和白都策,一笑道:“看来,险王正在考我们几位哥哥了?”  “嘿、嘿-,小子说的不错!”黑海造冷笑道:“想见险王,第一件事就是打败‘狼狈绝配’……。”  “这点你们已经做到了。”白都策冷冷接道:“再来,就看你能不能认出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险王’!”  大舞一耸肩,笑道:“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便是,再举目扫巡四下,望向了第四组。  这组,是两个乞丐正挑着身上的虱子跳蚤,口里兀自交谈着:“真他奶奶的金泉寺,睡它一晚就爬了一身虫子来往回去……。”说话的这个,脸上有道刀疤翻黑。  “别抱怨啦……。”另一个倒是白白净净,一身衣服除了补了三十来块破衲之外,倒是俐爽的很。  这乾净乞丐儿续道:“住人家吃人家的,何刀疤你就忍一忍吧……。”  “忍?”何刀疤像是动了怒火,啐道:“到时老子一个不高兴便把这什么鸟寺给烧了……。”  这何刀疤越说越气似的,一睁目:“笑刀虎-,你平素不是最爱干这种踩人家盘子睡人家头的事儿?今个儿是怎的鸟胆啦?”  “去你的鸟胆……。”那个被叫做笑刀虎的净衣丐哼道:“本大丐只是想怎么在他们做午课的时候把三宝殿上那些佛的头当着那些秃驴面前砍掉……。”  “那你刚才……。”  “先笑后刀再吃人……。”笑刀虎面不改声不变,好像很平常的事一般:“笑刀虎可不是自已叫假的……。”  大舞皱了皱眉,他知道江湖上叫“笑面虎”的最少有二十三个。  可是从没听过“笑刀虎”这个名称、这个人!  大舞和鲁祖宗、柳无生互望了一眼。便此刻,三人六道招子齐齐看向最后三个人那一组。  这三个倒没什么特别,不过是坐在草坪上享受这一袭袭而的来的凉风。  如果要说特别一点,就是他们之间有着最少三十条的毒蛇爬来爬去。  险王,会不会在其中之一?或者是那个到现在还没捞到帽子的汉子?  再转首,下棋的两个和那对抱怨的乞丐依旧继续他们的事。宛如,天地间就只剩他们自己。  最后,那一男三女的情况有了变化。  三个女人成品字状将那个尔一屋围在中间。却是三个女人皆背对着他向外拾手抱胸而立。  看来,三个女人闹僵了要那男子好好抉择其中一个啦!  这尔一屋可急的又搔头又摇头的,这个看看那个瞄瞄竟是说不出半句圆场的话来-。  便这际尴尬,那三名姑娘似乎不耐烦的自朝面前方向离去。本来这般走了也罢,偏偏三个人却又磨蹭磨蹭走的慢极。  而那个叫尔一屋的也绝,自个儿竟是又另寻一个方向,也是磨蹲蹲走开去。  那池畔,勾帽的汉子右臂持枝一拍水面,那帽儿反激于水波飘起。他大笑,已勾帽于枝,伸手一提中抓着便走。  大舞双眉一皱,望向草坪上那三个人此刻像是比赛抓蛇似的,你一手我一把的将那些毒蛇揣入怀中衣袍内。  “乖乖……。”鲁祖宗伸舌头道:“跟那种人贴身肉博可危险的很……。”  岂不是?万一两个人打的正热,慕底窜出几条蛇来张口咬,真个比暗器还难防。  说这话间,那三个人已纷纷起身朝大舞这端一笑,自是反向而离。  再望池畔奕棋的中年文士和白发老者。  显然,他们已在最后一着分出了胜负。那中年文士大笑起身,抱拳道:“高招、高招。老丈这手险中求胜当真妙不可言……。”  那白发老头亦危危颤颤站起,呵呵抚须笑道:“老弟太客气了。方才你早就胜了老夫,只不过先前赌约要把老夫所有棋子全数吃光独留一帅,是以……。”  这话传来,大舞和柳无生、鲁祖宗不禁面面相觑,各自暗想,就算是他们两个也不知道何者才是险王。  眼看,中年文士和白发老者边谈笑里边往前头而去。  柳无生大大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们不决定是不行了……。”  因为,没一忽儿那些人会全数走光只留下他们这三个呆瓜和一对“狼狈绝配”来嘲笑他们。  再转眼望向那两个乞丐。  笑刀虎已自是伸了懒腰站了起来,那个有刀疤的乞丐则一步捱一步跟着。他们,也朝前殿去向。  “每一个可能的人都有伴手在……。”大舞沉呤道:“尔一屋有那三个女人,中年文士有一个白发老头,笑刀虎有刀疤丐……。”  “那个勾帽子的家伙和三个抓蛇的呢?”鲁祖宗不想伤脑筋,所以追问的转向柳无生。  “勾帽子的真脸……。”柳无生双眉一挑,哼道:“他是唯一一个在我们面前显露武功的人……。”  抓蛇的三个怎么解释?  “如果一定要解释只有一个可能……。”大舞耸耸肩,道:“‘险王’是一个组织的代称,而不是一个人……。”  鲁祖宗立即头大了:“你的意思是,他们都是‘险王’?”  这不是不可能。  险王之所以为险王,最简单的原因是他每次都可以生存下去。  险中是求胜、求生,而不是求败、求亡。  如何能生生不息?最好的方法当然是多几条命,也就是多几个人。  其中一个死了,自然有其他的人继续执行任务。  所以,江湖中永远不可能抓到、杀掉“险王”。  除非,你能在一次中将他们全数一网打尽。  问题是,以这么小心而神的组合会同时一次出现?  这时他们在这端推思,那端的尔一屋、笑刀虎、中年文士、勾帽汉子和三名抓蛇客已步到了庭园出入的门槛齐齐回转过身来。  “险王只有一个!”抓蛇客中的一个淡淡道:“你们挑吧……。”  大舞大笑中和柳无生、鲁祖宗并步一跨,一个移身里已到了这七人面前。  “你们挑吧!”七人同声一问,便自齐齐转身,跨步往前殿而去。看来,这是最后机会了。  “想走?”大舞大笑中飘起而起,便自朝其中一个伸手拍下,同时大叫:“尔一屋,是你!”  尔一屋?这个人是险王?  尔一屋大笑中一挪身影,便是右臂一翻一搁,硬是将大舞的来势化成一股升浮之力移开。  大舞轻飘飘的一个身子落下,含笑道:“想见阁下可真不简单。”  这时,笑刀虎、中年文士、勾帽汉子和三名抓蛇客已分立于尔一屋之畔,似岳亭渊立的对住大舞他们三个。  尔一屋淡笑道:“阁下怎么认定在下是‘脸王’?”  对人家的疑问,大舞可以立即做出一付学究的面孔详解:“第一,脸王这个名称取的太好,所以不会是一堆人。”  既是“险”则与众不同,更何况称“王”!  尔一屋淡淡一笑,气度风范自出,和方才简直是判若两人,缓缓而沉稳道:“第二呢?”  “这可有学问了……。”大舞笑道:“一个男人,尤其是像你这个貌不出众的男人有三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这真是险中之险的事啊……。”  大舞可是有感而发。  他只要想起龙小印、京千灵、文文、朱盼盼就头大。  “除此之外呢?”尔一屋笑道:“应该还有更重要的理由才能让你下这个决定对不对?”  “聪明……。”大舞得意的笑了“‘险’字怎么写?”  险,正是左耳部,右边一个屋盖下面一个“一”外加双口双人。  双口双人就是四个人。  尔一屋外加三个女人正正好合了这个数!  “这点你倒不笨……。”鲁祖宗叹气道:“问题是,你这头己亥猪找到了这位‘险王’仁兄后干啥?”  柳无生也接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九章 险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宗师大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