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长江》

第09章 扫落叶的人

作者:温瑞安

四月十六。

忌:入殓,上梁。

七赤。

宜:沐浴祭祀。

四绝日凶一梁少取。星入正八座。

冲煞五八西。

清晨。

晨曦初现,夜露初降。

萧秋水起来时,就看见萧西楼在晨雾中,仰首望天,背负双手。

雾大露浓,天空上竟出现一个奇景:月亮和太阳,各在东西,却在同一片天空上遥对,彼此都没有炫人的光华,只有猎然的哀静。

萧西楼点了点头,转身而去,萧秋水也跟着走去。

按照惯例:晨祭祖祠。

在未祭祖之前,萧西楼却做一件平常不做的事,他先到“振眉阁”,向狄大夫人请安,并邀请唐方一齐去。

祭祖:本来祭萧家祖先,跟唐方全然无关,连萧秋水也不明白所以然。

萧夫人却很明白。

她本来也要去祭祖的,但腿上、臂上都有伤,更何况要守护狄太夫人。

唐方一跨出门,也明白了所以然。

门口停放着两具棺木,一是张临意的,一是唐大的。

权力帮虽被击散,却仍在剑庐边外包围,当然无法把遗体运出去安葬,但也不能随便把棺木停放在任一处。所以只好暂停放在萧家祠堂。

张临意的遗体当由萧西楼亲自护送过去,唐大则要他的亲属来护灵,唐方自然是唯一和适当的入选。

萧西楼出到门口,拍了拍手,就出现四名壮丁,抬起棺木,往“见天洞”缓步而去。

晨雾中,萧西楼回顾,看见萧夫人在门口,因腿受伤不便,故倚着门立,脸色一片清白,萧西楼心中一阵爱惜,挥了挥手,道:“小心。”

萧夫人深深地望着他,浓雾中,双眸却是一片清明。

那眼中含有无限意。

“你自己也要珍重。”

“你是浣花剑派的掌门,更要保重。”

“晨雾沁人,昨夜又一场剧战,你要小心着凉。”

这些话都没有说出来,可是萧西楼心里明白,萧西楼要说的话,萧夫人也心里分晓。

二十余年的患难与共,二十余年的江湖险恶,萧西楼与孙慧珊自己心里比什么都厂解,在那一段被逐出门墙的口子,茅舍苦练剑的日子,日落掩柴扉的口了,长街蝶血战的日子,是怎样熬过来的。

不过也真的熬过来了。

萧西楼举步向前走,走人浓雾中,萧秋水和唐方信步跟随着。

萧大人目送她那从来没有感觉过老的丈夫,像豹一样敏捷,像儒者一般温文的丈夫,走入雾中后,她才深深地眺了一眼,雾中没有人,她再掩上了门,用手揩了揩脸上的露珠。

唐方显然也没有睡好,或者根本没有睡。

她眼睛是红肿的,不单因为哭过,也是因为睡不好。

可是她眸子还是清明的,清亮得很倔强,她倔强的chún有一丝讽世的味道,但是脸上又是一片稚气。

萧秋水平日是最警醒的,然而却睡得很甜,居然还梦见花和蝴蝶,又梦见一个人,在爬一座高入云雾的山,攀爬一座艰陡的夭梯,爬到一半,夭梯突然倒转过来了。等于他往深崖下爬去……想到这里,他心中就很惶愧。

萧秋水到“振眉阁”时,他心中突突地狂跳,唐方虽然失神,但仍有一种令人镇定的美,像晨露一般清亮。

——哪里像他自己,居然在大搏杀中,还作梦到鸟语花香!

前面四个壮丁抬着棺木,萧西楼一行三人走在浓雾中,新鲜的空气,清芬的花香,有鸟调啾,却看不见在哪处枝头。

萧西楼叹道:“真是个好天气。”

唐方道:“今天天气一定很好。”

萧秋水道:“天气好心情也好。”

他们三人说话,走在雾中,却是三种截然不同的心情。

——萧西楼手里扣着剑柄。

——雾那么大,敌人正好出袭,这庄里一定有敌人,不知是谁,不知在哪里。

——两个小辈不懂事,自己得要提防,还要保护他们。

——秋水虽不如易人做事练达,但甚有才分,浣花剑派,要靠他发扬光大。

——唐大为浣花剑派而殁,萧家决不能再对不起唐门,一旦有敌来攻,他一定要先维护唐方。

唐方右手扣了七颗青莲子,左手抓了一把蓬针。

唐门是暗器大家,当然在浓雾中、黑夜里,最难闪躲的便是暗器

——你杀我大哥,我就杀你。

浓雾中正是别人暗算的好时机,但也是自己反击的绝好良机。

只是,只是,只是在浓雾中,萧老伯走在前面,而那萧……他,他就走在自己身边。

他可以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但是感觉到那个家伙剑眉星目、一副剑试天下的样子时,心里忽然不自然来了。

她一定要……要不动声色……可是为什么要不动声色?……什么色?……哼,那个一剑挑开我面纱的人!

今天是好天气,虽然浓雾使什么都看不清楚,可是萧秋水有好心情,也就是因为什么都看不分明,他要立志做大事。

因为冥冥中让他在这场战役里遇见,遇见一双美丽的眼睛,就算流再多的血,流再多的汗,也是值得的。

他原意为这双星星般的眼,去冲杀,去奋战,也许并不是为了爱,只是无由的心中一句喜欢。

因为喜欢,所以他心情特别好,好得要做大事,要与范仲淹在沙场上杀敌!

因为喜欢,他甚至不揣测她的感觉,但只要见着她就好。

因为他是萧秋水,为了岑参的一首《登雁塔》一诗:“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夭宫。登临出世界,瞪道盘虚宫。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穹。下视指高鸟,俯听闻惊风。”以及年仅二十七一举及第、是登科进士中最年个一人白乐天的题:“慈恩塔下题名处,七十人中最少年”这两首题诗,而远赴长安、看大小两雁塔的萧秋水!

晨有浓雾会有好天气。

好天气也是杀入的好时节。

就在这时,一线旭日升起,射进了浓雾之中,耀开了千万线七彩的波光

太阳出来了。雾要散了。

萧西楼舒一口气,低首走入了“见天洞”。

“见天洞”门前那又聋又哑的老头,翻着怪眼,侧首望了一望萧西楼,然后推门让萧西楼走进去,自己又拿着柄扫把,径自扫起地来了。

这老头虽又迟钝又蹒跚,但是“见天洞”内部却打扫得一尘不染,烛火常明,壁内各处有凹了进去的地方,供奉着一栩栩如生的神像。神像前是七星灯火,供奉拜祭的三牲礼酒,坛前架着一把剑。

一柄萧家历代风云人物闯江湖的佩剑。

从架着的剑鞘之斑剥、陈旧、古意,可以见出这些已物化的英雄人物的昔日事迹。

棺运入洞中,抬进后房很大,足有百多副棺材,这些棺材都是萧家子弟、浣花剑手,他们为浣花剑派而死,尸首也停放在萧家祖祠的侧房里。

唐大、张临意的尸首暂时安放在长廊上。

唐方垂泪,良久,抬头,只见萧西楼呆立于一座灵位牌前不语,萧秋水也垂手在他身侧。

这灵位牌上镌刻:

“浣花萧家第十八代宗主栖梧灵位”。

——这就是萧西楼的父亲,一剑创浣花的大宗师。

桌上香火烟雾缭绕,壁内神像,看不清楚,这时萧西楼、萧秋水正要跪拜下去,唐方忽然惊见,那壁内的神像,竟是一仆憧打扮的老人,正霎了一霎精光炯炯的眼睛!

唐方惊呼一声,便在此时,那壁内的“神像”忽然自烟雾中跃出,出手一剑,竟似电光一般,照亮了室内,照惊了神台前拜祭的人的脸孔!

剑刺萧西楼!

萧西楼数十年如一日,只要逗留在“剑庐”,他每天晨昏,都去,“见天洞”,拜祭祖先。

父亲萧栖梧的形像,他早已看熟了,他年少的一段时光,还是与萧栖梧一起度过的,虽然父子之间有赵趄,但他还是最崇拜他的父亲。

在祭拜的时候,萧西楼自然不敢抬头,萧秋水更是垂着头,桌上三牲礼品,加上香烟围绕,要看也看不清楚,唐方站在远处,反而可以看分明。

神像忽然变成了凶恶的魔头,这是谁也料不到的事!

这时剑光便已到了!

剑如蛇般歹毒,直噬萧西楼咽喉!

萧西楼发觉时,已然迟了。

他先是一惊,立即拔剑,又是一惊!

那恶魔冲出烟雾,不是谁,竟是那在振眉阁负责打扫的爱抽旱烟的懒老头——丘伯!

丘伯哪里还是丘伯,他凶神恶煞,剑光如电,简直是天外神魔1

这一惊再惊之下,出剑便迟,丘伯先发先至,萧西楼剑方出鞘,丘伯的剑已至咽喉!

萧秋水武功不及乃父,出剑更迟,剑只拔丁一半,眼看父亲就要死在剑尖下!

这时突听“嗖、嗖、嗖”三道尖啸,直射丘伯!

四川蜀中,唐门唐方的暗器!

暗器当然可以后发而先至!

丘伯对萧家究竟有多少高手的底细,十分清楚,孔扬秦等攻楼失败,丘伯正想以自己的身份来独领大功。

他满以为狙杀萧西楼后,以自己的武功,要杀掉这对年青男女,自然是绰绰有余,却没料到,那站在远远的年轻而漂亮的女孩子,竟是唐门罕见的年青高手,唐方!

剑离萧西楼咽喉不到半尺!

暗器离丘伯胸腹不及一尺!

萧栖楼已拔剑,未出剑!

萧秋水正拔剑,未离鞘!

先杀萧西楼,还来不来得及,拨开暗器,

用另一双手接暗器,这暗器有没有毒?

丘伯猛想起武林中传言里唐门暗器之毒,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猛一反剑,回挽三道剑花,,叮、叮、叮”撞开三道暗器,“夺、夺、夺”射入木梁上,只是三枚小小的蜻蜓,分红、绿、蓝三种颜色!

丘伯一拨暗器、立时大翻身,冲上神桌,只一点地,“呼”地一声,宛若大鹏,掠了出去!

一击不中,立时身退,真是高手所为!

一击不中,萧西楼已拔剑在手,加上唐门的高手,以及勇悍的萧秋水,丘伯自忖必败,所以他立时身退!

他想先杀萧西楼,但先杀萧西楼便无办法躲得过“蜻蜓镖”,他不愿意与萧西楼同归于尽,既然不能杀人,便抢得先机逃遁,以免反被人杀!

一击不中,立时就走,萧秋水的剑才拔出来,萧西楼刚刺了一个空,唐方的第二度暗器尚未来得及掏出来,他已掠出了“见天洞”!

唐方虽来不及再发暗器,却来得及说了句:

“我的暗器从没毒!”

——萧秋水心中一震,他想起这句话唐柔临死前也说过:“我唐柔,唐柔的暗器从来都没有毒……”

——直正骄做的暗器高手……是不必用毒的。

唐门暗器冠绝天下,其中不乏用毒高手,当然也有败类,可是真正的唐家子弟,他们的暗器是不必淬毒。

他们的暗器,不但是兵器,甚至是明器!

他们在暗器上雕小小小小的一个“唐”字,这“唐”字代表了唐家的威信,暗器的宗师,甚至整个江湖的正义。

这哪里再是一般人心中所认为的“暗器”而已?!

但唐方这一句话,却几乎气炸了正在施展轻功逃遁中的丘伯!

原来刚才的暗器没有毒!

只要他敢用手去接,便可以先杀萧西楼,稳定了局面,就不会落得而今仓皇逃窜的情形了!

丘伯当时为之气结,他但愿没有听见唐方说那暗器是没有淬毒的,这一气,一口真气几乎换不过来。

他纵横江湖二十余年,这次之败,实在是失之厘毫。

萧西楼逃过险死还生的二剑,一定神,第一句便迸了出来:

“辛虎丘!”

萧秋水听得一怔,萧西楼已拔剑追出!

萧秋水猛地吃了一大惊:辛虎丘,名列当世七大名剑之一,虎丘剑池,绝灭神剑辛虎丘!

辛虎丘居然便是在萧家呆了两年余,爱抽烟,平时连站也不稳的丘伯!

萧秋水呆了一呆,不过也仅止怔了一下而已,他也立即随萧西楼追了出去,这时唐方与萧西楼,早已远在前面了。

七里山塘,尽头处,是虎丘。

虎丘乃春秋时代吴王阅阎陵墓所在。

苏州又名闺阎城,创城者就是吴王,根据《越绝书》有云:

“阅阎之葬,穿土为山,积壤为丘。发王都之士十万人,共治千里,使象运土凿池,四周六十里,水深一丈,铜墩三重,倾水银为池六尺,黄金珍玉为鬼雁。”

当时吴越皆以铸兵器闻名天下,吴王下葬时,陪葬名剑有二千余柄,后来刺秦皇的“鱼肠剑”,也是陪葬物,为暴雨雷霆所中,裂石碎砖,为荆轲所获。

只是吴王的陵墓设计得十分周密,连秦始皇南游,预掘此墓,以求名剑,尚不得寻。以及开山掘土,今存石家池塘,就是秦始皇发掘的遗迹了。

故曰剑池。

闰阎葬后三臼.山上出现一双白虎,后人称此地为“虎丘”。

虎丘剑池,名震天下。

而当世其中两大用剑高手,皆出自于虎丘剑池者,有辛虎丘、曲剑池二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扫落叶的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长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