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长江》

第12章 我要去那儿找我的兄弟

作者:温瑞安

大变骤然来!

由左常生遇险,到朱侠武中招,又到左常生危殆,大家一时都呆住了,怔住了,一时措手不及。

左常生倒下去后,朱侠武摇摇晃晃走了六八步,一个咕噜倒栽了下去。

萧西楼急忙扑出,扑住朱侠武,只见朱侠武七孔流血,脸色紫金,胸膛殷红一片,已是出气多,入气少。

他的脸纵是铁铸的,大概也给左常生一钹震碎了骨骼;他的衣衫纵是铁镌的,也给左常生一钱捺断了血脉。

但凭铁脸与铁衣,却使他有余力先击毙了左常生,方才倒下。

萧西楼含着泪,迅速点了他几处穴道,把解葯抛给萧秋水替他止血,然后缓缓地起身,缓缓地抬头,一只手,却已搭上了剑柄。

孔扬秦一只手,也搭上了剑锷,暗暗叹道:“可惜可惜。”

萧西楼没有说话,也像没有听到一般。

两天前,萧夫人、康出渔、唐大、朱侠武在一起应敌,而今夫人受伤,康出渔背叛,唐大被狙杀。

这两天来,朱侠武一直在他身旁,在他疲乏时替他主持大局,在他应敌时替他打前锋。

而今,连朱侠武也身受重伤,生死未卜。

萧西楼的心情是沉重的,也是孤独与落寞的。

他仗剑而立,长髯无风自动,只要他在的一天,就算只剩下一个人,也绝不容人侵犯浣花剑派,萧家剑庐!

沙干灯却道:“可惜什么?”

沙千灯是得意非凡的,令他挫败的,让他羞辱的,是朱侠武,然而朱侠武已经倒下,纵牺牲了左常生,也是值得的。

孔扬秦道:“老左自少的肠子生满了蛔虫,胃部又溃疡蛀烂,所以给帮里的‘葯王’把他的肠胃全部割去,但他利用了身体这个缺憾,成了大名鼎鼎的‘一洞神魔’,把弱点反成了他的杀手锏……”

“葯王”是“权力帮”帮主李沉舟座下帮内八大天王——“鬼王”、“刀工”,“剑王”、“人王”、“蛇王”、“水王”、“人工”与“葯王”——之一。

“葯王”的医术,是当今医术排行第二的,他医人手段,确也匪夷所思。

昔称华佗替曹操治头痛,即开脑下葯,为关羽疗伤,也刮骨去毒,而今“葯王”切除左常生肠胃,居然还能生存,一方面是医术令人咋舌,一方面是左常生的生命力,确也够强够韧。

然而左常生却死于朱侠武双拳之下。

孔扬秦叹道:“可惜他大难不死,仍没有全福。朱老兄的铁拳,也未免太霸道一些了……”

左常生身患奇疾,居然残身而活,并练成奇技。确实人间英杰,不少人是死于左常生这奇特的缺陷下,只可惜今天他遇到的是朱侠武。

一个人练功到脸上,而且能练成“铁布衫”,一定花出过不少的血汗,付出过极大的代价。

左常生有耐力,但朱侠武更是一个有魄力的人。

左常生死在朱侠武手下,其实死得并不冤。

孔扬秦继续道:“只是朱老兄一倒,我们这边虽缺了左一洞,但我和沙兄是两个,你萧大侠却只有一人了……”一面说着,一面拔出了如白布一般的白剑。

时过正午,己近黄昏。

阳光自斜西射来,白剑一片雪亮如透明。

孔扬秦的脸色完全庄严、凝肃,说:“康兄,我的三绝剑法起手式,比起你的观日剑法,如何?”

萧西楼忽然道:“一齐上吧。”

孔扬秦扬眉道:“哦?”

萧西楼整然道:“你不必指东话西,吸引我的注意力,其实只要我一出手,沙先生的飞刀绝不会在你长剑之后赶到的。”

孔扬秦一时倒是脸红了红,说不出话来;沙千灯却大笑道:“好!好!痛快!痛快!萧西楼不愧为萧西楼,这就是我们剩下我和孔兄,而你只剩下你之不同了!”

忽听一个清扬娇俏的语声道:“还有我。我是唐家唐方。”

沙千灯包着眼睛道:“你是姓唐的么,我看你是姓萧的吧?”

唐方的脸色变了,变得煞白,这白皙自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孔扬秦低声向沙千灯疾道:“我们只对萧家,不必开罪唐门。”

唐方作碎玉金声:“你们杀了我柔弟、唐大哥,蜀中唐门,将与权力帮不死不休!”

孔扬秦也变色道:“唐姑娘,这句话可是你唐门先说的哦!”

这句话本是唐方怒极而言,但自古红娇也有一种倾国倾城的俏杀。四川唐家,四百余年基业,子弟族亲,已自成一城,暗器绝技,称绝天下;权力帮,是为天下第一大帮派,门众之多,遍布天下,外堂得力者有上天入地、十九神魔,内堂鼎力者,还有八大天王;智囊柳随风,娇妻赵师容,帮主李沉舟,都是世间人杰;一帮一门,本不到非战不可时,绝不致相互火井,玉石俱焚,但唐方一句言语,一落地作金石之声,竞亦有似褒如一笑的烽火,但比褒拟正气,掀起的不是狎戏诸侯,而是武林中帮派火并的一场血腥风雨。

沙千灯冷笑道:“丫头,你道行再高,也高不过唐老大,现在跟我斗,无疑是送死,只是你这般娇俏,我也舍不得杀,不如讨来做个——”

唐方的脸由白泛起了绯红,她没料到,以“飞刀神魔”沙千灯的前辈身份,居然说出了这种不顾廉耻的话来!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喝,萧秋水已连人带剑冲了过去:

萧西楼要他趁乱逃了出去,他没有逃。

他不但没有逃。反而第一个冲过去。

沙千灯开始是着实吃了一惊,随而眼中闪动着狡黠的厉芒,大概是他已有把握让萧秋水的冲来等于送死的把握吧?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住手。”

萧秋水冲到一半,居然止住了,他手上的剑,如阴影一般黝黑,又仿佛根本不存在。

这人竞是:

阴阳神剑——

张临意!

康出渔仍趴在地上,嘎声惊叫:“张……张临意!”

这一声呼唤,使沙千灯、孔扬秦变了脸色。

阴阳剑客张临意,成名犹在当世七大名剑之先,出道也比沙千灯等人早,武功呢?

这情势完全变了。

本来孔扬秦、沙千灯顾忌的只是萧西楼,现在却多了张临意!

何况还有唐方、萧秋水、邓玉函!

孔扬秦、沙干灯的目光收缩,竟闪动着一丝惶乱之色。

就在这时,地上有一人突然跃起!

一跃起,手脚并施,解了康出渔身上的穴道!

这下事出粹然,萧西楼不及阻拦,这人一解开康出渔的穴道,却又倒栽下来,力气已竭,康出渔一旦得脱,一手扶起此人,一掠三丈,仓皇急道:“扯呼!”

“扯呼”就是逃的意思。

康出渔杀过张临意,却见张临意就在前面,真是心魄俱寒,三魂吓去了七魄,而且他吃败在先,斗志全消,这一声“扯呼”,更使沙千灯、孔扬秦心乱意慌,不禁退了一步。

既退了一步,便忍不住返身就逃。

那地上跃起的人是左常生1

左常生没有死,一个人可以给切除了肠胃仍能活着,他的生命耐力就必然很强。

也不是左常生能禁受得住朱侠武铁手一击,最重要的是,左常生先击中朱侠武,使朱侠武重伤之下,功力大打折扣!

所以朱侠武只是击昏了左常生,甚至可说把他击得重伤。但这一击并没有杀了一洞神魔!

左常生真是“常生”。

左常生不死,但也无力再战。甚至也没力逃遁。他醒转后,唯一方法是先救他身侧的康出渔,基于相救之情,康出渔一定会帮他逃离的。

他这一着果然算对了。

权力帮的神魔现在虽有四个,但左常生伤不能战,康出渔心无斗志,孔扬秦、沙千灯更无法应战,四人一逃。剩下的权力帮众,更是溃不成军,纷纷撤退,被擒杀大半,仅剩五六十人退入林中。

权力帮一退,五路浣花派的组长向萧西楼报告战况,萧西楼一一点派了之后,抚髯笑道:“夫人,萧家剑庐,今日得保,全仗你这一招耍得漂亮。”

只听“张临意”清笑道:“却仍瞒不过您。”

“张临意”缓缓掀开脸部的易容之物,赫然竟是萧夫人孙慧珊!

萧夫人的父亲原是“十字剑派”的老掌门人“十字慧剑”孙天庭,夫人就是江湖上易容三大宗师“慕容、上官、费”的费家费宫娥。

费家易容,天下排行第三,她的女儿,自然也是易容的高手了。

孙慧珊见大局不妙,便想出这易容之策,先求退敌;但易容不过是精微而成功的乔装打扮,若不是站在暗处,又欺康出渔惊心动魄之际,加上孔扬秦、沙千灯、左常生等又并未真的见过张临意,才能吓退这四大神魔。

只听萧西楼叹道:“可惜,可惜这只是一时退敌之计,苟安一时,这四名神魔再来时,我们又如何抵挡?”

萧夫人道:“不管如何,康出渔等一退,事后定必发现张老前辈不可能未死,一定会再来犯……但在此刻,保持体力要紧。”萧夫人莞尔道:“第一,要替朱大侠治伤;第二,要先饱吃一顿;天大的事,都要吃了饭之后再说。”

唐方凝注着这当年的女侠萧夫人孙慧珊,像春风一般掠过人们本来忧患的心头,心里油然起了深心的敬慕。

萧秋水、邓玉函、唐方去“黄河小轩”邀左丘超然共同进食,却见康劫生已然不见,左丘超然只说了一句话:

“我放了他,是我不对。没有得过老大和老三的同意,你们处置我吧。”

邓玉函铁青着脸,没有作声。

萧秋水忍不住道:“我们知道你的心情。要是看守劫生的是我们,我们说不定也会这样做。”

唐方瞧着他们,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你要放了他?”

左丘超然恭然道:“因为他是我们的朋友。”

萧秋水接道:“甚至已经可以说是兄弟。”

左丘超然道:“一朝是兄弟,一生是兄弟。”

唐方叹了一声,悠悠道:“我真是不了解。”

邓王函忽然道:“既一朝是兄弟,永远是兄弟:他就不该出卖我们!”

他握剑的手紧了紧,狠狠地道:“尤其是出卖兄弟的兄弟,我见了,一定要杀!”

在饭桌上,大家都很愉快,但在吃完之后,大家都沉默了起来。

时候无多了,权力帮下一轮攻势在什么时候呢?

朱侠武在萧西楼悉心救治下,性命无大碍,但已失去了作战能力,而萧西楼足足派了五十六名虎组高手去维护他的安危。

权力帮的下轮攻击,还是会来的。

萧西楼又要重提那一件事了,这次的事件却增多了人数:

“秋水,你一定要逃出去,到桂林去,把孟师叔、易人、开雁都请回来,听说玉平兄、唐刚、唐朋兄也在那儿,惟有他们赶到,我们才能与权力帮决一死战!”

“孟师叔”就是萧西楼的师弟,“剑双飞”孟相逢。

易人就是萧易人,萧家三兄弟中,最露锋芒的老大。

开雁就是萧开雁,萧家三兄弟中最沉默寡言的老二。

“玉平兄”就是邓玉函的哥哥,海南剑派掌门邓玉平。

唐刚是唐家年轻一代武功招式暗器手法最刚猛者。唐朋则是唐家年轻一代最交游广阔的年轻高手。

萧西楼计划的是,集中兵力,对抗权力帮,以免被逐个击破。

萧秋水沉吟道:“爹,我们不如先集中这儿的人手,把包围者一一击杀,才一齐去桂林……”

萧西楼蹙眉怒道:“胡说!这儿是祖祠之处,怎可随便易据!而且以现在情况论,权力帮高手比我们多,他们之所以不敢贸然抢攻,一因辛虎丘己死,康出渔身份又被识破,他们已不知我们的底细,以为张临意前辈还在,方才不敢轻犯;二因他们带来的帮众,死伤大半,所剩无几,在下一批兵力未援及之前,亦不敢断然猛攻的。可是这样耗下去,他们的兵力定必赶到,与其在此处等死,我们不如有人冲出去。去召集武林同道,共歼巨仇。武林中人虽惮忌权力帮已久,但不见得就无侠义中人拔刀相助,这样总比大家都在这里困兽之斗一般无望好!就算元人回援,你冲出去把我们力拒权力帮的事公诸天下,也可讨个公道,教人知道有一批不屈于强权的人,敢捋权力帮的虎须,我们多支持得一天,别人就知道,权力帮也不是无敌的,更比在这儿一齐等死的好!”

萧秋水敬然道:“是,爹爹。”

萧西楼长叹道:“为父也知道你的个性,在这忧患与共的时刻,不忍相离,但是你一定要离开,萧家才有救,浣花剑派才有救,在这儿仗义援手的武林同道才有救:你不要担心这里,到万不得已时,我们还有办法……”

萧秋水热血填膺,霍然而起,大声道:“爹爹,我去!”

萧西楼慨然道:“就算你去,也下一定能逃得出去,还需要人手,也需要计划。在这儿虽是死地,但不失为固守地,且仍有一线活路,冲出去后,敌暗我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我要去那儿找我的兄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长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