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长江》

第15章 铁星月与邱南顾

作者:温瑞安

地上的脚步速交错起来,时急止时迅动,以及搏斗声与怒吼。

——他们怎么了?他们怎么了:

——铁星月啊!邱南顾啊,你们究竟怎么了?!

遇险了!

钟无离先出的手!

十一尺长的铁杵,趁铁星月往后的时候,呼噜地疾刺了出去,然而重要的是“嗤”地一声!

这“嗤”地一声,是铁杵前端部分破空之声,真正可怕的不是杵柄的力量,而是这辛辣、迅疾的一刺!

“呼噜”是钟无离长杵带起的声音,“嗤”才是杵端那一下急刺!

急刺铁星月后颈!

铁星月一闻声,立时回头,那一刺,等于是刺向他咽喉!

杵长,刺急,按理说铁星月怎么都避不开去。

可是铁星月不避?

他只做了一件事:

他一拳打了出去!

“崩”!

血肉的拳头击在刺尖之上,竟发出金石之声!

更令钟无离大惊的是:铁刺被击断了!

铁星月似一点也不痛,另一只拳头已飞了过来:

因为惊愕,钟无离竟避不过这一拳,“蓬”地被打飞出来,天旋地转,天乌地暗,天惊地动,向后倒飞,“砰”地撞飞一张桌子,两张凳子,最后撞在那藏萧秋水、唐方左丘超然、邓王函的桌子上!

“哗啦啦”……一阵乱响,所有的东西都塌了下来,白桌布扯裂,露出了萧秋水等……

钟无离一出手,柳有孔也出手了!

柳有孔出手更快,但他的双针为何没发出声音?

因为发不出声音。

邱南顾似也料不到一个彪形大汉会使的是两口针,又因离得大近,难以相拒,竟做了一件事:

一把抱住柳有孔。

拦腰抱住柳有孔,柳有孔的双手,也挣脱不出来。

两人就这样对瞪着,一时都呆住了。

邱南顾强笑着打招呼道:“晦,你好。”

两人脸本来贴得极近,而今简直是鼻chún相接了,柳有孔青了脸色,怒叱:“你……”

邱南顾笑嘻嘻地道:“没办法,我不能松手,一松手你一定会刺瞎我双眼:嘟嘟嘟,现在脸贴脸,两个大男人,多难看啊!真是,我都叫你不要用这种招式嘞!”

柳有孔又气又怒,一时说不出话来。

邱南顾嘻皮笑脸道:“你很气是不是?唉呀,想暗算我们啊,我们其实一过霁虹桥,便知不妙,怎么河里一个地方的鱼全翻了肚子,一定有毒,这是当旺时分,茶楼上怎么没有人,只有你们两个怪物?”

“招牌上明明写的是‘权力居,,你当我们傻的呀?还想不到跟‘权力帮’有关系么?我们心里倒是早有防备啦!蠢才!”

柳有孔怒吼一声,拼命力挣,两人相距已无缝隙,柳有孔双臂使针已至半途,性命交关,邱南顾也死命抱住,哪敢放松?

——听到这里,唐方才知道这两个邋里邋遢的莽汉,居然是粗中有细的豪杰。

——也明白了铁星月、邱南顾二人,何以接得下柳双洞、钟壹窟二人的狙击。

——南明河中的死鱼,显然是因为南宫松篁的尸首:这百毒神魔之弟子,死在河中,还是可以毒死了河中无辜的鱼群,令人不寒而栗。

桌椅翻倒,布裂人现,却听铁星月大喜怪叫道:“哈!哇!妈妈喊哩唱呀!哈!唿唿!你们啊原来在这里!嘻!你们好哇!”

然后一个劲儿地冲过来,抓住萧秋水使劲地摇个不停道:“妈妈的!老大好!好久不见了哇!”

然后又抓住左丘超然就是一拳,再给邓玉函一脚,一面欢叫道:“死老二,鬼老三,哈哈!我们又见着了!”

就着又走向唐方。唐方差点没给吓晕过去了。铁星月却皱眉摇了摇头道:“奇怪?这标致的妞怎么没见过?”又抓住萧秋水打了一拳哇哇叫道:“好哇!居然有个叮当啦,也不告诉我老人家!”

这下可惨了,原来萧秋水、唐方、左丘超然、邓玉函的穴道被封,铁星月兴奋过度,居然没有看出来,萧秋水惨在不能言语,真是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铁星月径自兴奋,大声呼叫道:“喂!喂!死铁口!老大他们来啦!哇哈哈!乐死我了——”

却猛见一人乌着脸自破碗烂凳中站了起来,原来是鼻血长流的钟壹窟。

铁垦月奋然叫道:“好哇!你还没有死啊!来来来,我再补你两拳

飞奔着过去,钟无离大叫一声,一杵打下去,铁星月兴奋过度,竟忘了闪避,钟无离本已伤,功力大减,却听“碰”的一声,铁杵打在铁星月背上,铁杵竟弯成半月形,铁星月闷哼一声,竟然没事,还一把抢过铁杵,一口咬了下去!

这一下大家都看呆了。

却听“崩”的一声,铁杵竟给他咬了一个缺口!

只听铁星月躁道:“妈妈的,居然咬不断!”竟发狂地把铁杵往身上、腰问、臂上、腿间,又拗又缠,那十一尺长的铁杵立时变成了棉花糖一般,卷成一圈又圈,拗成一段又一段。

这下不但萧秋水他们看呆了,就连钟无离也怔住了,铁星月拗罢铁杵,抬头看见他,大吼一声:

“哈!你还在呀,小老弟——”

钟无离吓得三魄去了五魂,怪叫一声:“妈妈呀——”火烧屁股似的,没命似地飞跑,铁星月也一面叫:“喂喂喂别走——”一面没命似地追!

一追一一逃,两人在甲秀楼上,顷刻问绕了几十个圈。

左丘超然白了脸,邓玉函青了脸。

铁星目那一拳和那一脚,对无法运功抵御的左丘超然与邓玉函来说,实在不是好受的。

萧秋水当然也不好受。

那边的邱南顾与柳有孔,也分出了“胜”“负”。

柳有孔既挣不脱,邱南顾也腾不出手,

柳有孔挣得一脸通红,忍不住骂道:“去你妈的!”

邱南顾却光火了,“我妈妈又没犯你,干吗骂我妈妈!”

一张口,就咬了过去!

这一下,柳有孔也没有料到,这一口,就咬个正着。

柳有孔的鼻尖,竟给邱南顾这一口噬了下来。

柳有孔惨嚎一声,疼痛难当,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头就向邱南顾脸上顶了过去。

邱南顾也猝不及防,挨了一记,双手一松,退了三四步,又要冲来!

柳有孔虽然痛不慾生,但他体格魁梧,又足智多谋临危不乱,“嗤嗤”弹出双针!

这双针不是攻向邱南顾,因为他知道,以邱南顾武功身手,这双针是威吓不了他的。

这双针是射向萧秋水这边的唐方与邓玉函的。

攻其必救!

他已看出萧秋水等人与邱南顾等之感情非同凡响,而萧秋水等人穴道被封制,飞针射向他们,邱南顾必抢身去救,却没料到,邱南顾、铁星月二人,是大事细心、小节粗心的莽汉。

这两口飞针射向唐方与邓玉函,邱南顾根本不顾。

有什么好顾?!邱南顾心忖:萧秋水他们才不会连两根小小的飞针都是躲避不了!

这飞针飞起时他同时飞起,柳有孔捂住鼻子,断未料到邱南顾又到了他面前,打出一记鹤咀锄!

这一记“鹤咀锄”虽没真要了柳有孔的命,但也真的要了柳有孔一只眼!

柳有孔惨叫一声,翻身穿窗,飞坠落河,邱南顾也不穷追,但十分得意。

此番柳有孔虽未丧命,但在以后的《神州奇侠》故事中再出现时,他是名符其实的“柳有孔”,而且是活脱脱的“柳双洞”,鼻子一个洞。眼睛一个洞!

飞针极快,双双掠过铁星月前面。

铁星月本可双手接住,但他正忙着揍人。

原来他追钟无离不到,追了十一二个圈,兴味索然。鞋子又破了大洞,脚板全伸了出来。他蹲下来要套好鞋子,却正在穿时,“呼”地一个人一脚踩在他背上,铁星月大怒,一挺身,仓皇间也摔了一个大跤,在地上打了一个照面:原来就是钟无离!

原来铁星月蹲下去穿扎鞋子,钟无离脸部痛极,以为铁星月还在追他,失心丧魄,乱跑一场,竟已跑了一个大圈,看不清楚,恰好撞到铁星月,跌了一大交,猛见又是这天神般壮汉,真是唬得傻了!

铁星月一见,简直是元宝天上掉,老实不客气,一连七八拳,擂在这钟无离肚子上,钟无离开始还接了三四拳,到了后几拳,劲道之重,压力之大,简直接不下了,“蓬蓬蓬”打在腹间,真是痛得死去活来,也不知哪里生出的力气,竟一把推开铁星月,亦翻窗出去,落人河中去了!

铁星月揍得痛快,得意异常。

钟无离此番虽得不死,但全身骨头慾裂,待下回出现于《神州奇侠》中,鼻凹都凹了进去,正是铁星月揍的,也恰合了他的外号:“钟壹窟”。

两枚飞针,就在铁星月揽着钟无离猛揍时过。

两枚小小的飞针?铁星月才不管呢!

然而这两枚小小的飞针,却是致命的飞针!

一枚飞向唐方的“人中穴”!

一枚飞向邓玉函的“眉心穴”!

夺命飞针!

飞针眼看就要取去唐方、邓玉函的性命,无人可救。

此时正是千钩一发,忽听一声暴喝,萧秋水忽然标了起来!

萧秋水可不及同时救两个人!

唐方在左,邓玉函在右,而人相隔恰好比人在中间而双手展开更阔一点,萧秋水救得了左,便救不得右;救得了右,却救不了左。

萧秋水立即跃起,把身子一横!

这一来,他形同横搁在唐方与邓玉函面前,头右足左,手掌与脚趾,刚好截住了飞针!

他双掌一拍,及时抓住了飞针,救了邓玉函,但他的脚就没那么灵活了,加上他穴道刚刚才冲破,运劲不上,所以就硬吃了一针,虽救了唐方,人也摔跌下来。

针嵌在腿肉里。

邓玉函眼中流露出感激。

左丘超然目中透露出敬佩。

唐方眼眸中隐中有泪影。

萧秋水的穴道当然也被封了,可是他怎样能在一发千钧间跃了起来相救呢?

原来萧秋水是自己冲破了被封的穴道。

唐方、邓玉函、左丘超然与萧秋水内力相仿,左丘超然练的是擒拿手,内功稍实一些,而萧秋水练的是浣花剑法,浣花剑派向来主张以气御剑,所以萧秋水的内息,又比左丘超然强一些。

这强一些儿,还不足以使萧秋水有能力自己冲开穴道。

原来萧秋水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放弃过运内功冲开所封穴过的努力,加上铁星月那一拳,他硬受一击,却早有备,把外力转成内劲:铁星月的刚劲何等犀利,萧秋水转移调息,自然一冲就破。

这种内息转移法极是伤身,何况萧秋水一旦得脱,即全力营救所以更伤元气,而今又中了一针,脸色苍白,大口气地喘息了几下,即替左丘超然解开了穴道。

左丘超然一得以脱,指疾点,解开邓玉函、唐方穴道,唐方、邓玉函即扶住巍颤慾跌的萧秋水,这时四人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好像从阎罗殿前打了一转回来。这时,铁星月与邱南顾已打跑了柳有孔与钟壹窟,也笑嘻嘻地走过来,左丘超然跟邓玉函一肚子火,忍不住都要发在这两个憨人的身上。

左丘超然、邓玉函也装作笑嘻嘻地走过去,唐方即扶住萧秋水。

邱南顾还笑道:“嘿,月来不见,老大怎地得了哮喘病啦?”

铁星月居然也笑道:“喂,刚才你们躺在那里,吃灰尘呀?”

左丘超然笑着握铁星月的双手道:“不是吃灰尘,而是请你吃拳头。”

邓玉函也拍拍邱南顾肩头笑道:“不止者大有病,你也有肚痛症哇。”

一说完,两人同时猝然挥拳,“蓬蓬”痛殴,左丘、邓二人与铁、邱二人是好朋友,早已知道铁、邱的要害破绽,两拳下去,两人猝不及防,痛弯了腰!

铁星月嘶声道:“妈的……打那么大力,你想死呀?!……唷……”

邱南顾嘎声道:“死人头!…你暗算本大爷……唷……王八蛋!”

邓玉函也怒道:“妈的,刚才你揍我们那么大力,现在得报大仇!”

邱南顾怪叫道:“我们见面礼向来是这样的呀!什么大不大力的?!”

左丘超然道:“我们是穴道皆被封锁,命在砧上,你们走过来,居然不解穴,由我们生死!哼!”

铁星月一脸精明地道:“那老大又怎么能动?!分明谎话!”

左丘超然怒道:“要不是者大藉你打的一拳,换劲冲穴,挺身挨针,咱们早都翘辫子咯,还等你们来救!”

铁星月、邱南顾这才想起来了,知事态严重,也不敢再辩了。

邓玉函余怒未消,恨恨地道:“妈的,今天差点给你们两个糊涂蛋害死了!”

铁星月哭丧着脸道:“我们……我们又怎么知道……知道你们穴道被制嘛……”

邓玉函恨声道“还说!——”

那边的萧秋水强笑着道:“算了。老铁和小邱今番来,毕竟是救咱们的性命,咱们应该感激多谢他们才是。”

邱南顾登时得意地道:“嘿嘿,对嘞,无论如何,我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铁星月与邱南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长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