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长江》

第01章 锦江四兄弟

作者:温瑞安

萧秋水的祖父是萧栖梧,乃浣花剑派开山祖师。

浣花剑派的历史绝不比天山剑派、华山剑派、青城剑派、海南剑派、终南剑派悠久,但萧栖梧是当代剑术大师,以他个人剑术上的修为,确不在上述任何一派掌门下,放眼天下,只有铁衣剑派、沧浪剑派才能使萧栖梧怕之三分。

铁衣剑派、沧浪剑派的后台,却是“权力帮”。“权力帮”是天下第一大帮。

浣花剑派,却没有任何后台。

萧栖梧名震天下,到了晚年,就只有一个儿子,便是萧西楼。

萧西楼十九岁时,便已击败当时著名剑客“长空剑”卓青天。

萧栖梧很疼爱这个独生子,但是,萧西楼因无法接受他父亲要他舍弃其爱人、另娶一位尚未谋面但门当户对的女子为妻,最后离家出走,到了桂林,组成了外浣花剑派。故当时有内、外浣花剑派之分。

可是没过几年,萧栖梧与人比武,惨败受伤,忧患成疾,终于撒手尘世,敌人趁机入侵,整个内浣花剑派,几乎在三几个月之内,给人瓦解了。

萧西楼得闻噩耗,率众赶回川中,单剑闯荡,终于重使浣花剑门内、外二支浣花剑派,故此又合成一脉。

浣花萧家在川中名气之大,声望之隆,财产之丰,足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萧西楼晚年更勤修剑法,大有进境。

有人说,浣花剑门下不止是一个帮派,而是一个世家。

又有人说,浣花剑门之所以盛起,当然是因萧西搂慎细老练,也因为有两个好儿子和一个好女儿。

萧易人的剑术传说已不在其父之下,而且在川中又有人望。

萧开雁忠心踏实,任劳任怨,是名忠厚朴实的好青年。

萧雪鱼是个美丽而聪明的女孩子,喜欢唱歌,据说她十三岁时,在溪边一面歌唱一面绣灵鱼戏水,结果真有一条活鱼跳上岸来,落在她的绣画上,也不知是因为歌声太好,还是绣得太像。

那时萧秋水还没有长大。

萧秋水从小就是在这种关照宠护下长大的。

萧秋水自小就聪敏过人,读书过目不忘,能诗善画,他的武功得自萧易人而非萧西楼,但十七岁时居然已自成一家。

萧西楼暗地当然很喜欢他,但是很不喜欢萧秋水的爱胡闹,爱抱打不平,爱闲荡遨游,爱广交朋友,爱怒易喜,干了再说的脾性。

萧西楼认为名门世家子弟,不应该那样,应该庄重点,俭约点,就像大哥萧易人、二哥萧开雁。

偏偏萧秋水就是萧秋水。

萧秋水要到隆中卧龙岗去,却自长江西陵峡逆流而上,到了秭归,秭归是大诗人屈原出生之地,其时又正好是五月初五,中国的诗人节。

萧秋水与三个朋友,是最爱冒险的青年。

长江三峡谓翟塘峡、巫峡、西陵峡,位于长江上游,介乎四川、湖北两地,互相递接,长七百里,为行舟险地。

秭归背依高山,面临长江,景色壮丽,这是屈原故里,所以每年五月初五,更是热闹,龙舟塞满江上。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萧秋水到了秭归,就和他的几位朋友上了岸,心想:反正并不赶忙,于是决定看了这次空前未有的赛龙舟才催舟到隆中去。

萧秋水每次出门的时候,萧西楼就一定会吩咐他几件事:

不要胡乱结交朋友。

不得与陌生女子牵涉。

千万千万,不得不得,招惹“权力帮”的人。

第一点萧秋水懂得,因为成都浣花萧家乃名门世家,自然有人来攀亲结交,但萧家清誉,交了损友,自受影响,得罪了朋友,也等于是自掘坟墓。江湖上是非,有时要比手上的刀还利。

第二点萧秋水明白,因为他自己入世未深,而他的爸爸,就是因为女孩子,几乎被逐出成都萧家。萧秋水虽然懂得和明白,不见得就是同意,其一因萧秋水素好广游交友,其二是因为萧秋水风流惆傥。

但是第三点萧秋水就不明白,也不懂得了。

他已问过无数次,问过不少人:“权力帮究竟是什么东西?”

那些人虽然答法都不同,说法却都是一样。

——权力帮就是权力帮,开帮立派,就是为了权力,所以直接命名权力帮,这是一个实事求是的名字,起这名字当然是权力帮帮主李沉舟。

——李沉舟的外号叫“君临天下”,武功多高不知道,他有一个好妻子,叫做赵师容,有一个好智囊,叫做柳随风,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听说过有人能斗得过赵师容、柳随风的。

——权力之获得,必须要有三件东西:金钱,地位,拥护者。

——这三样东西,李沉舟都有。

——但是真正实行“权力帮”的霸权者,却是十九个执行人,江湖上闻名色变的“九天十地,十九人魔”。

——这十九人魔,武功不单高绝,而且其党羽遍布天下,不乏高手名家。此外据说还有八个可怕人物。

——他们杀人与整人的手段,可以叫你痛恨妈妈为什么要把你给生出来。

——所以招惹了权力帮,不如去自杀更好!

——权力帮是招惹不得的。

以上所说的,萧秋水都明白。

他不明白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结论:

在他的心目中,这才是最好、最该招惹的对象,为什么,为什么招惹不得?

“千万不得招惹权力帮,否则打断你的腿。”

萧秋水不知听过多少遍了,这次临出门时,又被吩咐了一遍。

“但是后面那一句,却不是萧西楼说的,而是萧秋水的母亲孙氏慧珊附加的。

孙慧珊早年在江湖上也大大有名,是“十字慧剑”掌门人孙天庭的独生女儿。

可是后面的那句话若是萧西楼说的,那在萧秋水心目中就不同分量了,因为萧西楼言出必行。

孙慧珊是最疼萧秋水的好母亲;好母亲往往就不是严厉的母亲。

所以萧秋水也听过就算了。

湖北秭归乃峡中古城,背依雄伟的山岭,面临浩荡的长江,景色壮丽。

萧秋水清晨抵达秭归,看见岸上停泊着大大小小的船,张花结彩的龙舟十数艘,这儿是屈原的出生地,每逢五月初五,自然更是热闹,算是对这位爱国大诗人的追怀。

因为还是清晨,舟子都停泊在岸上,大部分是龙舟,还有些张罗体面的渔船,其中还夹杂着几艘商船,还有一艘看来极是讲究华丽的画肪。

敢情是什么富贵人家,老远赶来看赛龙舟的。

萧秋水自幼在浣花溪畔长成,这种画肪,萧家也有一二艘,不过在这个地方也有这种画舫,萧秋水不禁多留意了一眼。

本来他留意了一眼便知道是富人来凑热闹的,只是这一眼,却让他看到了不寻常的事儿!

于是他马上停了脚步!

他的朋友也跟着停步。

因为是清晨,岸上的人并不大拥挤。

要是换作平时,这岸堤根本不会有什么人。

这时画舫里有一名家丁在船头伸懒腰打呵欠,一名婢女正在倒痰桶里的秽物入江中。

而在岸上,走来了十一二个人。

精壮的大汉。

这并没有什么稀奇,而令人触目的是,这十一二大汉,腰间或背上,都佩有刀剑兵器。

在大白天这批人这么明目张胆地佩刀带剑,走在一起,未免有点不寻常。

不寻常的却是,这十二人都忽然拔出了兵器,一跃上船。

为首的人使的一一双金斧,一跃上船头,吓坏了那名家丁,正想叫:“救一一”已被那双斧大汉用金斧架住脖子,推入了船舱。

那婢女一声尖叫,一一名使长枪的大汉立时一脚把她踢入江中,婢女呼救挣扎在江中。

其他的人立即随而进入船舱,只剩下两名使单刀壮汉把守船之两侧。

这一下却也惊动了人,十几个人围上去观看,那两名使单刀的大汉立即“虎”地舞了几个刀花,粗声喝道:“咱是‘长江水道天王’朱大天王的人,现在来做笔生意,请各位不要插手,否则格杀勿论。”

众人一阵騒动,却无人敢上前去。

萧秋水三名朋友互观一眼,心中意识到同一件事,那是:“抢劫!…

这还得了?

这种事除非萧秋水不知道,一旦知道,则是管定了。

这萧秋水身形一动,他身旁的长个子朋友立即拉住他,萧秋水不耐烦地道:“有话快说。”

长个子朋友道:“你知道‘朱大天王,是谁吗?”

萧秋水道:“猪八戒?”“长个子朋友一脸凝肃道:“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上的大盟主,朱老太爷。”

萧秋水道:“哦,这倒有听说过。”

长个子朋友摇摇头叹道:“你知道使双斧和使长枪的是谁吗?”

萧秋水不禁顿足道:“你少卖关子好不好?”

长个子朋友道:“使双斧的叫‘紫金斧’薛金英,使长枪的叫‘枪到人亡’战其力,这两人,武功不错,是朱大天王的得力手下。”

随而叹道:“你要去对付他们,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萧秋水转头笑问其他二人:“你们呢?”

那两名朋友笑着答道:“要考虑。”

萧秋水道:“哦?”

那白面书生朋友笑道:“本来是要教训他们的1”

另一个女子口音的朋友接着道:“现在却考虑杀掉他们。”

萧秋水笑着回首向长个子朋友问:“你呢?”

长个子朋友叹息了一声,道:“我就是要你们去杀人,不是去教训人而已。”

萧秋水笑道:“你们?”

长个子朋友一笑道:“不,我们。”

这就是萧秋水的朋友,他其中三位朋友。

就在这时,画舫中传来一声惨叫,一名公子模样的人自画舫窗帘伸头大叫救命,才叫了半声,忽然顿住,伏在窗台,背后的窗帘都染红了。

萧秋水等人一见,哪里还得了。

那两名持刀大汉,只见眼前一花,船上竟已多了四个公子打扮的人。

那两名大汉哪里把他们放在眼里,指着萧秋水喝道:“滚下去!”

他们之所以指着萧秋水,乃是因为在任何场合,萧秋水跟任何人出现,别人总是会先注意萧秋水,甚至眼中只有萧秋水的。

这是萧秋水与生俱有的。

但是等到那大汉喝出了那句话,船头上的四个人,忽然不见了三个人,只剩下那俏生生的白面书生,而船舱的布帘一阵急摇。

那两名大汉不禁呆了一呆,只听那白面书生低道:“你们是朱老太爷手下,一定杀过很多人了?”

其中一名大大汉本能反应地答道:“没一百,也有五十对了。”

另一名大汉吼道:“加上你一个也不嫌多!”

白面书生低声笑了一笑,模糊他说一声:“好。”

就在这刹那问,白面书生忽然就到了这两名大汉的面前。

跟着下来,白面书生已在两名大汉的背后,缓步走进船舱。

然后是岸上的民众一阵惊呼,妇女们忍不住尖叫,因为那两名大汉,刀呛然落地,目中充满着惊疑与不信,而他们的喉管里,都同时有一股血箭,激射出来,喷得老远,洒在船板上。

白面书生掀开船舱布帘,跨人船里,一面阴声细气地附加了一句:“好,就多加两个。”

那两名大汉听完了这句话,就倒了下去。岸上的人又是一阵惊呼:“出了人命了!”

“出了人命了!”

萧秋水和他两个朋友跨入船舱的时候,里面有一大堆站着的人。只有两个是坐着的。

坐着的人是拿双斧和拿长枪的。

其他站着的人,有些是船里的人,家丁打扮,侍女打扮或者员外、夫人、公子、小姐打扮,但有八个人,黑水靠紧身劲装,右手是刀,左手在活动。

活动是:有些在翻衣箱,有些是抢发髻上的金饰,有些是提着吓到脸色又青又白的人的头发,有的扼住别人咽喉,有的在一位小姐下巴上托着。

这些自然是强盗。

长江朱顺水朱大天王的手下。

“萧秋水等人忽然进了来,大家的手,也就停止了活动。

拿长枪的震了震,拿双斧的双眼直勾勾地向前看,连眨也未眨一眼。

萧秋水就笑着向不眨眼的人一拱手:“早。”

有人居然在这个时候进来,跟你请安,实在是一件啼笑皆非的事,拿长枪的人已变了脸色,使双斧的人却仍是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拿长枪的大汉沉声道:“你知道我是谁。”

萧秋水向使双斧的道:“我知道你是薛金英。”

拿长枪的大汉怒道:“我是在跟你说话。”

萧秋水向使双斧的笑道:“我开始还以为你是个女孩子,好端端的一个粗老汉怎么又是金又是英的呢?

使长枪的吼道:“臭小子,你嘴里放干净点!”

萧秋水继续向薛金英道:“知道你还有一个朋友叫做战其力的。”

“枪到人亡”战其力抢步欺近,怒嘶道:“你再说!”

萧秋水依然向薛金英道:“可惜那人很短命,就死在长江水道,秭归镇的一座画舫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锦江四兄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长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