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长江》

第02章 秤千金与管八方

作者:温瑞安

萧秋水等在众人的欢呼中上了岸,已见到邓玉函笑望着他。

邓玉函的肩上也挂了彩,雪衣一片红,但神色间若无其事。

“我本不想杀他,可是他想杀我,我只有杀他。”

“我把他交给你,也是想要你杀他,因为他斫绳毁船,手段大毒,实留不得,你也不必难过。”

“死了”

萧秋水向邓玉函一下子把话交代清楚,放声道:“请问,适才我在此地借用一龙舟,现在搁浅在‘九龙奔江’那儿,烦船主把它起出来,多少费用,在下愿意赔偿。”

只见一枯瘦的中年人走出来道:“少侠哪里话。诸少侠冒险犯难,仗义除害,本镇的人尚未叩谢大恩,区区破船,又算得了什么?”

萧秋水一笑,身旁的那员外倒也知机,接道:“喂,老乡,你的船我买一艘新的给你,就当是这几位少侠赠送的。”

萧秋水笑笑,看看那员外,也不想再耽下去,左丘超然道:“大哥,我们还得看看热闹哩。”

旁边一位贫家少年讨好地接道:“诸位若要看热闹,今日午时本镇龙丹,嘘嘘,十多条龙舟,呜呜哇哇咚咚的,很好很好看的唷,诸位一定要去看……”

萧秋水笑道:“谢谢。”那员外怕萧等走后,又有事变,急道:“壮士……”萧秋水心里好生为难,生来便爱自由自在,而今救了这船人,又不得不照顾下去,不知如何是好。

这边老叟却道:“萧少侠若有事务,可以先自离去,护送那员外的安危,老朽担了便是。”

萧秋水毕竟年轻,爱玩喜乐,忍不住谢过老曳。老叟呵呵而笑。那员外有些迟疑,嗫嚅道:“这,这……”

萧秋水拍拍那员外的肩膀,笑道:“这位老前辈,武功比我们加起来都好,你不要担心。”

于是别过众人,一行四人,心情畅怕地赶到“五里墟”去。

秭归赛龙舟,是百里以内的第一件大事。

午时一至,旗炮一响,万众瞩目以待的龙舟大赛,即将进行了。

民众纷纷在岸上摇着不同颜色的彩券,指指点点。

原来比赛龙舟,本为纪念屈原投江。可是数百年来,因龙舟大赛吸引了不少人下赌注,所以兴起了一种行业,赌十色龙舟。

每年龙舟出赛前都要经过严格甄选,几经淘汰过后,剩下的只有十艘,出赛的十艘各涂上不同的颜色,打着颜色的旗号,哪一艘获胜,也等于那种颜色中奖。

大家所下的赌注,通常也会很巨,以一赔十,有人以此一,夜暴富,但却无数人因而倾家荡产。他们要下赌注,只先到“金钱银庄”去买十色彩券,中了以彩券去兑现赢款便可了。

这一带地方,民风纯朴,但赌风甚盛。多少人弄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越来越富有的只有“金钱银庄”,还有县大爷,和一些公差捕头。

萧秋水等初来此地,自然不知道这里的情形,但见人手一叠彩券,心中纳闷,又见人山人海,甚为热闹,也不以为然,一齐挤在人堆里看热闹去。

龙舟每十二个人乘一艘,共分两排,主右桨五人,主左桨五人,另外在船梢擂鼓掌舵者各一人,合并一十二人。

一般来说,划船不比其他竞赛,长江水急,不是气力很大的人就可以胜任的,一定要熟悉水性、富有经验、精明干练的船夫,才能乘舟如飞。

所以练过武功的人,也不一定能派上用场。

大家都非常看好紫、绿二色,园为这两艘船的人,无不是有数十年舟船生活,而且精勇有劲,尤其是绿色这艘。

未开赛前,总是有一番酬神战,八仙过海,鸣放鞭炮,舞狮舞龙等,然后一声礼鼓,继响不断,岸上的人也把粽子抛到水里,密如雨下。

最后在河南那端,竖起一颗特大的粽子,裹着彩旗,迎风摇晃不已。岸上的人一阵欢呼呐喊,知道压轴戏要到了。

河南的那颗粽子,便如采青的抢炮一般,谁先抵达那边,挥旗的人一手抢过,便是优胜者。。

人们鼓掌的鼓掌,呐喊的呐喊,终于一声炮响,十艘张弦待发的龙舟,一齐飞出!

十艘龙舟如十支急箭,破浪而去。

开始的时候,十艘龙舟几乎是平行的,水流又急又猛,到大粽子那儿,是相当惊险的。

可是不消片刻,十艘龙舟便有了个先后,有五艘落在后面,而前五艘几乎是平行的。

不久之后,绿、紫二色已抢在前头,尾随的是蓝、白二色。另一艘又被甩在后面。

岸上的人跃动呐喊不已!

“绿舟!绿舟!”

“紫舟!紫舟!”

也有些人在喊:“白舟!白舟!划!划!…

但没有人喊“蓝舟”。因为蓝舟上的人,都是虚应事故,但却又们偏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所以根本没几个人购他们的彩券。

上万个人在岸上大呼大叫,这场面实在热闹;萧秋水等虽没有买什么彩券,但也握拳捏掌,瞧得十分兴奋。唐柔更像小孩子一般,叫破了嗓子,哪里像平日江湖上闻之生畏的唐家子弟气派?

这时滩险流急,四舟离目标不过数丈,就在这时,绿舟与紫舟忽然地,奇迹地,几乎是同时地慢了下来。

这一慢下来,白舟与蓝舟就立即越过了它们。

可是离目标尚有丈余远时,白舟的人忽都停手不划了,蓝舟便轻而易举地,夺下了粽子,摇晃晃的,摆舟驶回这岸上,其他数舟,也无精打采地划了回来。

这一下,不单萧秋水等大为纳闷,岸上上万民众,纷纷跺脚怒骂呐喊,把没中的彩券丢得一地。

萧秋水与唐柔对望了一眼,心里好生奇怪。

邓玉函瞧着没瘾,左丘超然说要走了,这时那群蓝衣大汉趾高气扬地上了岸,萧秋水忍不住瞥了一眼,”这一眼瞥过后,便决定不走了。

原来其他颜色衣服的船夫上了岸,都垂头丧气,蓝舟船夫上了岸,却给一班蓝衣人围着,隅隅细语,神情十分崖岸自高,但没有任何民众上前道贺。

有些人输了钱,还放声哭了起来。

萧秋水瞥见的是:刚好从停泊的绿舟上来的一名中年船夫,他黝黑沧桑的脸孔上,竟禁不住挂下两行泪来。

这一看,萧秋水哪里还忍得住?便非要去问个究竟不可了。

萧秋水和唐柔马上就走了过去。

这名著名心狠手辣的唐门子弟,竟也是菩萨心肠。

萧秋水如行云流水,滑过众人,到了中年人面前,中年人猛厌眼前出现一白衣少年,背后还有一华衣少年,不禁一怔,正慾低头行过,萧秋水却长揖道:“敢问这位大叔——…

这中年人怔了怔,仿佛心事重重,但对这温文有礼、清俊儒秀的青年人,却仍忍不住生了好感,当下止步道:“有什么事?”

萧秋水道:“大叔刚才是绿舟上的好手。偌百余丈的江,大叔多换过三次臂位。歇过一次桨,实在了不起……”

中年大汉倒一惊,随后一阵迷茫,别的不说,单只同舟便有十二人,动作快,穿插乱,气氛狂,怎么这年轻人却对自己换过多少次手都瞧得一,清二楚?那是好远的距离呵。

萧秋水顿了顿,忽然正色道:“敢问大叔,为何到了最后终点时忽然放弃了呢?”

那中年大汉一怔,这时随后跟上来了一位也是绿舟出来的黑老汉,看见中年大汉与两个神俊少年对话,不禁大奇,拍了拍中年大汉肩膀道:“阿旺,什么事?他们是谁?”

阿旺一听萧秋水的问话,脸色已沉了下来,小声道:“我不知道。”这句话像是答那黑老汉的,也像是回答萧秋水的。

萧秋水小心翼翼地:“我们没有歹意,大叔你放心,只是心中不解,为何让蓝舟独占鳌头,请大叔们指点迷津而已。”

阿旺仍不作声,黑老汉却注视在萧秋水凡人的脸上。萧秋水等见他们行动古怪,更是好奇。

阿旺道:“这不关你们的事,你们少惹麻烦。”说着转步要回避萧秋水他们而过。

左丘超然大感奇怪,道:“麻烦?有什么麻烦?”

黑老汉却审察地道:“你们是他们派来试探我们是否服气的?”

萧秋水道:“他们?他们是谁,什么服气不服气?”

黑老汉终于恍然道:“你们是外省来的公子少爷吧”

萧秋水:“我们确是外省来的。”

黑老汉摇头道:“各位小哥有所不知,这种事情你们还是少沾为妙,否则,只怕活不出种归哩。”

阿旺却道:“黑哥,不要多说了,祸从口出,唏,还是走吧。”

萧秋水等犹自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这时只听一阵大喝,五六名蓝衣大汉排开人群,走了过来,为首的一名粗声粗气地喝道:“工八乌龟,划了船不回家,在这儿剪舌头,嘀咕些什么?”

阿旺偷偷地拭了眼泪,低头道:“没说什么,没说什么。”黑老汉却板着脸孔,不出一声。

蓝衣大汉却用手推推阿旺和黑老汉,一面道:“咄,咄,不说什么,你两个老乡巴还不赶快滚回家去,留在这儿蘑菇些什么!”

这一推,阿旺是逆来顺受的,黑老汉可火了,手一扳开对手的掌,气冲冲道:“要走我自己会走,不用你推!”

蓝衣大汉抽回了手,“嘿”地一声,道:“哇呵呵,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啦,穷发疯呀?”

阿旺吓得连忙挡在两人中心,扯住黑汉的衣袖哀求道:“大爷,大爷莫动气,我揪他回家便是。”

没料蓝衣大汉一拳冲来,阿旺被打个正中,鼻血长流,蓝衣大汉“桀桀”怪笑道:“要你来多事!看我今天不收拾这黑煤炭,叫他娘生错这粒蛋——”

黑老汉本是火爆脾气,见阿旺为自己挨了揍,怒从心起,不管一切,一声大吼便出拳打了过去。蓝衣大汉却是会家子。

一刁手就对住了,进身一连三拳,“蓬蓬蓬”打在黑老汉身上,不料黑老汉身子极为硬朗,挨了三拳,居然没事,反而一拳捶过去,捶得这蓝衣大汉金星直冒。蓝衣大汉虽学过功夫,但平日仗势欺人,哪有人敢与之动手,所以甚少锻炼,绣花枕头,挨了一拳,呜呜呀呀地叫了一阵,双手一挥,向身旁的那六七名大汉呼道:“给我宰了他!”

那五六名蓝衣人居然都“霍”地从靴里抽出牛耳尖刀,迫向黑老汉,阿旺嘶叫道:“别,别——”

看热闹的人虽多,个个人咬牙切齿,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但谁也不敢助黑老汉一把。

这时忽然走出一个人,正是萧秋水,挡在黑老汉面前,冷冷的道:“你们是谁?为何可以随便杀人!”

蓝衣人只见眼前一闪,忽然多了这样一个白衣少年,不禁大奇,一听他开口,才知道是外乡人,那蓝衣大汉狞笑道:“你问阎王老子去吧。”

一说完,五六道刀光,有些刺向萧秋水,有些刺向黑老汉,有些刺向阿旺。

这时忽然见一人大步走了过来,抓到一个人的手,一拎,刀就掉了,再一扳,执刀的人手臂就给“格勒”地折了。他一面拧一面行,看来慢,但霎眼间七名蓝衣大汉,没有一个关节是完好的。

那蓝衣大汉痛得大汗如雨,嘎声道:“你是谁?为何要折断我们的手?”

左丘超然道:“回家问你妈妈去吧。”顺手一钳一扯,这蓝衣大汉的下巴臼齿也给扯垮,下颚挂在脸上,张开口,却说不出一个字,

萧秋水淡淡笑道:“你们走。要是激怒了我们南海邓公子,或者蜀中唐少爷,你们还有得瞧呢!”

蓝衣大汉不作一声,脸色登时如同死灰,互觑一眼,没命地奔窜而逃,一哄而散,全场顿时连一蓝衣人也不剩。

这时只听一人喝道:“什么事?打架吗?不准闹事!”只见一人排开人群,走了过来,身穿差眼,头戴羽翎,只是二级捕快的装扮。

乡民一见此捕快到来,竟也有些尊敬,打躬作揖,纷纷叫道:“何大人好!”

何捕头一一回礼,走到黑老汉等人面前,打量了萧秋水诸人一眼,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

黑老汉到现在还呆住了,他实在想不出这懒洋洋的长个子竟能随随便便地就能使七个人的手臂脱了臼。

阿旺却道:“何大爷,我们又遭‘金钱银庄’的人欺负了。”

何捕头顿足道:“唉呀,你们怎能跟他们作对呢,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萧秋水一听,便知道事情大有文章,于是道:“现在事情已闹到这样,旺叔,黑叔,不如把事情详告我们,也许我们可以替你们解决,否则,他们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何捕头翻了翻眼,没好气地道:“你们外乡人,哪里知道厉害,强龙不压地头蛇,你们还是快快的回乡去吧。”

萧秋水傲笑了一下,他知道像何捕头这种人,是需要唬一唬的。谁知道唐柔也有此意,这个静静不作响的白衣少年,忽然一扬手,三支小箭就不偏不倚,齐齐钉在何捕头的翎帽上,何捕头吓得目瞪口呆,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秤千金与管八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长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