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长江》

第03章 凶手与无形

作者:温瑞安

左丘超然道:“你可记得一个人?”

“管八方”大笑道:“我老管一生只有人记得我,我不记得人。”

左丘超然接道:“那人复姓左丘,叫道亭。”

“管八方”的脸色一沉,厉声道:“是你什么人?”

左丘超然:“正是家父。”

“管八方”吼道:“他在哪里?”

左丘超然道:“他老人家告诉过我,十年前他放了一个不该放的人,现在这个人若仍作恶多端的话,就顺便把这个人的人头摘下来,看来,这点已不必劳动他老人家了。”

“管八方”狂笑道:“好小子,你有种就来摘吧!”

丈二金刚杵在半空舞得“虎虎”作响,左丘超然忽然扑过去,每一招,每一式,都攻向金刚杵,反而不攻“管八方”。

相反的,“管八方”却十分狼狈,左闪右避,怕左丘超然的一双手会缠上金刚杵。

十年前,他之所以败于左丘道亭手上,乃是因为左丘道亭用“缠丝擒拿手”扣住了金刚柞,用“六阳金刚手”震断“金刚杵”,“管八方”就一败涂地。

这一来“管八方”先势顿失,变成了处处受左丘超然所制。

“秤千金”“嘻嘻”一笑,忽然道:“傅爷,你来了。”眼睛直直望向萧秋水后面。

萧秋水一回身,忽然背后风声大作。

“秤千金”的铁秤闪电般打到。

萧秋水不回身,反手一刺。

“秤千金”的铁秤,不及剑长,所以他一个筋斗翻了出去;

邓玉函大叫道:“别溜。”

正待出剑,忽然四名掌柜,四张快刀,向他砍到。

邓王函居然连眼也不眨,冲了过去。

他一剑刺入一人的小腹,那人的身体弯了下来,他用手一扯,那人的尸身就替他挨了三刀。

他错步反身,连剑也来不及抽出,剑尖自那人背脊露了尺余长,再撞入另一人的胸膛。

然后一个反时,撞飞了一人。

这时另一人一刀斩来,邓玉函拔剑,回身猛刺。

剑后发而先至。

那人的刀砍中邓玉函右肩才两分,邓玉函的剑尖已入那人咽喉七分,“突”地自后头露出一截剑尖来。

海南剑派使的都是拼命招式。

剩下的被撞飞的一人,简直已被吓疯了。

这种剑术之辛辣,与浣花剑派恰巧相反。

萧秋水若返身子,就追不上“秤千金”了。

可是他退后得极快,已到了“秤千金”身前,并回身,便已发剑。

一剑又一剑,犹如长江大河,雨打荷塘。

“秤千金”接下了十二剑,简直以为萧秋水背后长了眼睛。

接下二十四剑时,便知道这样打下去实在不是办法,何况邓玉函那边已杀了那三名掌柜,剩下的一名早已吓得不敢动手了。

“秤千金”一扬手,秤就飞打而出。

萧秋水一回身,左手接下了铁杵。

“秤千金”趁机掠起,飞过柜台,眼看就要进入内,唐柔忽然一掌拍在桌上,桌上忽地一样东西飞起,闪电般嵌入“秤千金”体内,“秤千金”就落下来,扶住柜台喘息。

桌上的那仅存的一颗铁蒺藜,已经不见。

唐柔平静地道:“我说过,这一颗,是留给你的。”

“秤千金”听完了这句话之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才扑倒下去的。

“秤千金”一死,“管八方”方寸便已乱了。

左丘超然已经从“先天擒拿手法”必用“泰山碎石擒拿手”再转成用“小大山擒拿手”,来对付“管八方”的金刚杵。

“管八方”左继右支,难于应付,忽然左丘超然招式一变,用的是“武当分筋错穴擒拿手”一跃而上,竟搂住“管八方”的脖子。

“管八方”大惊,回手一记金刚杵横扫。

左丘超然忽然平平飞出。

“砰”地一声,“管八方”收势不住,一杵击在自己的胸膛上,鲜血直喷。

另一方面,他的脖子已被左丘超然扭反了筋,所以脸向后,耳向前,十分痛苦,狂吼挣扎。

萧秋水长叹一声道:“此人虽作恶多端,但还是让他去吧。”

说完一剑平平刺出,刺入了“管八方”的胸口,“管八方”方才静了下来。

左丘超然缓缓道:“此人最喜姦婬少女,试想,他硕大无朋的身段,施于女孩子的身上,是何等痛苦。”

萧秋水默默。

这时银庄内的大汉,一见势败,早已走避一空,只剩下那名被撞伤的掌柜,唐柔问:“是谁杀死阿旺叔他们的?”

那掌柜一脸惊恐,但紧咬双chún,不敢作答,邓玉函俯近身去,一字-地道:“是谁杀死阿旺叔他们的”

那掌柜立时答了:“是‘凶手。”

“凶手”在权力帮的金钱银庄分舵里是:

专门负责杀不听活的人。

当然也杀他们的对抗者。

“无形”棘手在难防,但是这四人中武功最高的,要算是“凶手”。

“凶手”在哪里呢?

那掌柜摇首说不知道。

看他的神情,无论是谁都知道他说的是真话。

因为他简直怕死了邓玉函。

尤其是邓玉函腰间的剑。

看到了这柄剑,不让他不说实话。

邓玉函再问:“‘铁腕人魔’在什么地方?”

那掌柜摇了摇头舔了舔干涩的嘴chún道:“我不知道,程老、管大爷也不知道,每次都是傅老爷遣‘无形’来通知他们,何地相见,何时相见。”

邓玉函道:“那‘无形’是谁?”

掌柜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我不知道,每次他来的形貌都不同时男时女,时老时少……”

走出金钱银庄时,他们的心情却不见得轻松。

金钱银庄是砸了,可是银庄的幕后主持铁腕神魔,却仍不知在哪里。

还有那随时杀人的“凶手”,随时都会伏伺在左右。

以及那时隐时现,令人防不胜防的“无形”。

我们可去找一个人。”

萧秋水道:“谁?”

左丘超然道:“何昆。”

萧秋水的眼睛立刻亮了。

何昆是本地人,而且吃六扇门的饭已吃了十几年了,要查起人来,自然比较方便,至少资料也会比别人多一些,说不定能找出“凶手”或“无形”来。

邓玉函忽然道:“要找何昆,也得先办一件事。”

萧秋水奇道:“什么事?”

邓玉函说道:“医肚子,我肚子饿坏了。”

唐柔像蚊子那么细的声音:“我也是。”

英雄侠士也是要吃饭的,不单要吃饭,而且要赚钱,会拉肚子,一样有失恋的可能。

可是一般人看传奇小说多了,以为英雄侠士,江湖上的那批草莽龙蛇,既不会饿,就算饿了只喝酒就够。并且不会生病,银子花不完,时常有美女投怀送抱——要真是到了这个地步,这些人就不再是人了,而是遥不可及的神。

我们是人,要看有人性的故事,不是要听没有人情的神话。

萧秋水等可能比一般的江湖人都会好一些,因为他们原出身于世家。

所以他们可以怀着银子,问问路人,路人就一直引他们上了“谪仙楼”。

“谪仙楼”据说是李太白醉酒的地方,但李谪仙有没有来过秭归镇,就没有人知道了。

秭归镇的人都说有,因为屈大夫是诞生在这里,所以诗仙李白理所当然的在这儿逗留过,喝过酒才是。

不管是与不是,这“谪仙楼”的确非常古朴,也的确淡雅,而座位宽敞,可以望到全镇,以及镇后环山抱水,长江奔流,真有一股清爽的古风。

萧秋水等于是就上了楼,选了一张临窗的位子坐下,点了几道菜,就顾盼闲聊起来。

他们没有叫酒,传奇故事里英雄喝起酒来都像喝水一样,可是我们这几位,却最怕喝酒,他们觉得酒又苦又辣,什么东西不好喝,何昔去喝酒?

“楼上位子很多,但因近下午,黄昏未至,所以客人很少,多数是几个过路打尖的,在这里喝喝闷酒。

这里有三桌客人,有一桌有三条大汉,另一桌是一个老人,还有一桌是一个青年,他们桌上都有酒。

但那青年喝的酒,却比那两张桌子四个人加起来的都要多。

唐柔于是悄悄声就说话了:“酒好喝吗?”

萧秋水本想充充英雄,这里四个人,以他最睿智,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唐柔哺哺道:“奇怪,阿刚就喜欢喝酒,阿朋也是。”

萧秋水听了也不禁眉毛扬了扬。

唐刚是饮誉天下的唐门高手。

唐朋是义结武林的唐门才俊!

他们可一点都不像唐柔那么柔!

萧秋水一面与唐柔谈着;一面望出窗外、街上。

车辆、行人,都渐渐多了起来。

已近黄昏!

已近黄昏!

萧秋水忽然皱了皱眉。

楼下街上,显然有些纷争。

楼上这时又很吵闹,萧秋水一时无法听清楚!

而唐柔又在哺哺自语,左丘超然和邓玉函正在高谈阔论。

萧秋水凭窗望下,只见街上有一卖唱老头,走过一宅府第,一头大黑狗跑出来要咬他,这老头就吓得趴倒在地,身上的东西也散落四处。

那大狗就跳过来要咬他,他瞒珊地拾起石头扔了一下,那头狗吃了一记,“汪”的一声,往后就退,仍龇牙露齿,吠个不已,却也不敢再上前去。

那老头蹒跚爬起,但府第的大门,“咿呀”地开了,一个公子少爷打扮的人,和两个家丁跑了出来,一面好像在吃喝,“是谁打我的狗?他妈的,要死是吗?”

那老头想解释,一个家丁却上前来把老头推倒在地,那公子催动那头狗去咬地上那老人。

这时街上正围着一大群人,个个咬牙切齿,但都不敢挺身而出,好象畏惧那公子的身份!

萧秋水心中咐到:“这些高官权贵,怎么都拿饷不办事,只会欺压良民,如此下去,轻则家毁,重则国忘,唉!”

这时那狗的主人撑腰,大吼着张牙舞爪扑上去,萧秋水叹息了一声,双手拎了一根筷子,对准那头狗,左手拇食二指拎着筷子身,右掌一拍,就要射出去——

这时唐柔正喃喃说道:“这几天我心绪都很不宁。万一有什么事,你代我转告朋哥,叫他不要再练‘子母离魂缥’了,会很伤身的——”

而左丘超然与邓玉函双双长身而起,因为那老者和那三名大汉都已喝到七分酪叮,竟相骂起来,那三名大汉就越座而出,要揍那老头——

这种事,左丘超然与邓玉函自然不能不管——

就在这时候,当萧秋水的注意力集中在楼下,正要射出筷子的时候;唐柔沉面在他的故事的时候;楼上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左丘超然与邓玉函正要去劝架的时候——

黄昏已至。

那喝酒少年突然扔杯抽剑,越桌而起,剑若灵蛇,直刺萧秋水背心!

这一剑,竟比剑风先至!

但这时候,却正是萧秋水扬手要发出筷子之际。

少年猛见萧秋水手一扬,一惊之下不禁略一侧身,剑势也略略一滞,剑风已比剑尖先至!

萧秋水突然感觉到剑风,他立时向前扑去。

他这一下是全力扑出,飞出窗外!

可是剑锋已在他的背上割了一道四寸长的血口!

萧秋水飞出窗外,双手已抓住窗棂。

少年一招失手,挺剑再刺!

萧秋水却一扬手,射出筷子!

少年再一剑削出,削断筷子,冲近出剑!

可是这时唐柔已出手了!

唐柔一扬手,少年立时就飞起!

只听“夺”地一声,柱子上钉了一柄飞刀!

这少年竟避过了唐柔的暗器!

少年见已无法得手,飞起之际,已向对面另一扇窗口掠出。

可是“呼”地一声,一人越他头顶而过,落在窗前。

少年定睛一看原来是萧秋水。

萧秋水双手攀住窗根,用一抡之力,飞掠而出,截住少年的去路。

少年目光闪动,但这时左丘超然已截住了楼梯口,唐柔己在他后面。

少年深深吸了一气,身子放松下来,反而不动了。

那边的邓玉函,已缓缓解下长剑,面对着那三条大汉,一名老头。

这四人也慢慢拔出兵器。

萧秋水抚着背后的剑伤,苦笑道:“你是‘凶手’?”

那少年点点头。

萧秋水:“你好快的剑。”

少年淡淡道:“你好快的身手!”

萧秋水道:“要不是我手上刚好一动,你剑势一气呵成,我就死定了。”

少年道:“你运气好。”

萧秋水道:“你既然在四人中选中我,那我就跟你生死一决吧。”

少年淡淡地道:“四对一也可以,不必客气!”

少年的脸色刹那变青,一双手也青筋毕露。

萧秋水向左丘超然道:“左丘,下面有人欺负一个老头子,你去解决一下。”

左丘超然应了一声,已飞身下楼。

萧秋水迄今仍然关心楼下那老卖唱者的安危,如不关心萧秋水就不会出手,如果他不出手,刚才只怕就死定了。

萧秋水请左丘超然去施援手,却没请邓玉函或唐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凶手与无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长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