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长江》

第05章 浣花剑派权力帮

作者:温瑞安

五月十五。

本日午时修坟扫墓加上不论凶煞。

锦江成都西郊,浣花溪萧家。

四川有两大名家。一是蜀中唐门,一是浣花萧家。

唐门暗器冠绝天下,纵横江湖四百余年,唐门还是唐门,当今江湖上暗器名家,无一可与之匹比。

萧家是剑派,浣花剑派。

掌门萧西楼。

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当中最令萧西楼忧喜无常的就是小儿子萧秋水。

萧秋水就是萧秋水。

萧秋水也许没什么了不起,但萧秋水有朋友。

萧秋水的朋友有性格孤僻、人丁单薄的海南剑派中的掌门师弟邓玉函。

也有擒拿手的祖宗“左丘世家”的嫡传左丘超然。

更有蜀中唐门,甚少结交朋友的唐柔。

萧秋水可以为一句诗:“三顾频烦夫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远赴隆中坊;可以为了瞻仰韩愈与大颠和尚“方外之交”,远至潮阳“留衣亭”。

别人可以笑他傻,有人可以笑他无聊,连萧西楼也觉得他这个“小儿子没有出息,然而这年满二十的儿子,却有了许多生死同心、弹剑作歌、直道而行、仗义而战的朋友。

当时天下第一大帮是“权力帮”。

权力帮代表的是权力,无人敢有不从的权力。

然而萧秋水却在此次秭归之行,与南海邓玉函、蜀中唐柔、左丘超然杀了“权力帮”座下“九天十地、十九人魔”之一“地魔”:铁腕神魔傅天义,以及他座下四名大将,秤千金、管八方、凶手与无形。

权力帮纵横江湖三十年,十二门派、七大世家、五大教。三大剑,都不敢樱其锋锐,然而却给这四位“小人物”毅然挑上了。

既然开始动上了手,就不会这么容易了结的。

权力帮主李沉舟,外号“君临天下”,他妻子是赵师容,他的智囊是柳随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有人敌得过赵师容、柳随风的。

李沉舟是一个一旦开始、就不会随随便便罢手的人。

萧秋水也是。

不同的是,李沉舟是天下第一帮帮主,有金钱,有地位,有人手,而且有一身武功。

萧秋水只是一个刚冒出头来的青年,武林中的人,当然名闻萧易人领袖群伦,亦传悉萧开雁武功深厚,但多不知道还有个好玩、爱热闹、喜交朋友的萧秋水。

萧秋水就是萧秋水。

萧秋水在“九龙奔江”杀了“铁腕神魔”,但唐柔也被“无形”所杀。

萧秋水四人共赴卧龙岗,返锦江时却只剩三人。

萧秋水是哀伤的,但也有兴奋的成分。。

兴奋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与权力帮掀开的恶战,敢与权力帮作对,是一件武林大事。

这件武林大事,却由萧秋水一手掀开。

兴奋的另外部分原因,是因为萧家有三人必定在等着他。

三个朋友!

三个如兄弟般的朋友!

“泰山高,不及东海劳”。

这“东海劳”,指的就是劳山,或作崂山。

劳山有座“观日台”,是劳山一绝,可观日出奇景。

到过观日台上观日的人自是不少,但足足观了十年,风雨不改日出日落,尽在眼里的,只有一人,这人就是“观日剑”康出渔。

康出渔有一子,叫做康劫生。

康出渔与萧西楼是至交,康出渔每来萧家、必带康劫生来,而萧秋水就与康劫生成了莫逆之交。

康出渔观日悟出剑法,康劫生虽然年纪轻轻却尽得其父真传。

“万里赴戎机,关山渡若飞,朔气传金析,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木兰山气势巍峨,原名青狮岭,真出得起这样一位巾帼英雄。

萧秋水为了敬仰这样一位代父从军的英雄,特到湖北黄陂。却在保定附近,跟一个素不相识的青年,打了足足一天一夜,打到意气相投,打到握手言欢,打到成了结拜兄弟。

这人姓铁,名星月。

铁星月爱说话,高大,好杀,铁拳铜腿,快若流星,厉如猛虎

他出招前必先大喝一声,以通知别人他要动手之外,生平最爱的是跟人抬杠。

要不是他如此脾气,萧秋水就不会因误会与他打了一天一夜了

“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这故事无人不知,关羽的忠义,也家户晓。

中条山下有解州关帝庙,这关帝庙气势雄伟,景色秀丽,印里还存有两颗“汉寿亭俟印”,幡龙巨柱之一角,还架把著名天下“青龙惬月刀”。

然而有一天,有一群人,也不知是金人或汉人,一共来了四十八人,其中一人一招便把两名守庙的和尚劈了,就要进去捣毁关帝庙!

这时萧秋水恰好在关帝庙前凭吊,于是大打出手,却发现有一人,壮硕、丑陋、敏捷、有劲,当萧秋水打倒了二十四人时,人也刚好掼倒了第二十四人。

这人姓邱名南顾。

这人打倒二十四人,没有用过手,只用一只脚,或老用头顶、用肘冲、用口咬、用膝撞,就是不肯用手。

这的的确确是一个怪人。原来他不用手的原因是想考验一下自己身体其他部分的能力。

不过怪人也一样成了萧秋水的朋友。

康劫生、铁星月、邱南顾。

萧秋水、邓玉函、左丘超然。

这六个好朋友,就要会面了。

然而萧秋水却失望了。

他回到浣花萧家的时候,铁星月没有来,邱南顾没有来,只有康劫生到了。

萧秋水深知铁星月是个守信的人,他说一言九鼎,便绝不会八鼎半。

邱南顾游戏人生,然而信然诺、重言行。

康劫生来了,康劫生的父亲“观日剑”康出渔也到了,正与萧西楼在正厅密谈。

萧秋水一见大厅的气象森严,便伸了伸舌头,知道一定有不寻常的大事要发生,于是蹑手蹑脚,带同邓玉函、左丘超然、康劫生穿过了内殿,到了曲亭,踏进了花园,才敢舒了一口气。

这口气才舒了半口,便给憋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猫。

一头死猫。

他认识这只猫,是厨子萧宋豢养的,也没多大年岁,却不知怎么无缘无故死在这里。

这猫全身上下无一丝伤痕,恐怕不是给那四头大狼狗咬死的。

反正只是一头猫而已;萧秋水于是也没有多想。

他立刻接回刚才的话题。

“我们万万没有想到那差役就是‘无形’,等到知道时,唐柔受到暗算,唉,不过唐柔还是唐柔,唐柔还是用唐家的暗器,杀‘无形’……”

左丘超然也叹道:“你这次没去,真是可借。”

连邓玉函也不禁道:“与傅天义之战,是我有生以来最惊险的一役。”

萧秋水接道:“可惜唐柔死了……一个是唐柔,一个是唐刚,都是唐家堡年轻一代的高手。”

唐家子弟素来傲慢自负,家规极严,自律甚高,一旦派遣出来行走江湖,必定武功。才智皆是上上之选。

然而唐柔、唐朋却与萧秋水成了莫逆。

康劫生忽然截道:“我看今天的事,想必与唐柔的死,有些关系。”

萧秋水一呆:“什么事情?”

康劫生道:“四川蜀中,唐门唐大,他也来了。”

萧秋水、邓玉函、左丘超然为之动容。

唐大,是唐门一流高手之列中最著名的一人。

唐柔的暗器功夫,就是唐大代师亲传的。

唐大在唐门不但可以遣队调兵,在武林中,也隐然为一方之雄,大家都听他的,都称他为“大爷”而不名之。

萧秋水虽没有见过唐大,但自他学武始,便听说过唐大之名;他认识唐柔以后,唐柔更向他提过无数次。

最后一次提起唐大,却是在唐柔杀却何昆之后,在乱石横江前挣扎说出最后的话:“假如……假如你见到我们的家里……唐大……你代我问他……为何我们唐家……不结成天下……天下第一家……而要让‘权力帮’这些……这些鼠辈横行……”

想到唐柔,萧秋水硬咽了,站起来,说:“我跟唐大侠禀明此事。”

康劫生也站起来道:“不能去。”

萧秋水问:“为什么?”

康劫生道:“因为唐大是抱着一样物事进来的。”

萧秋水一怔,道:“什么物事?”

康劫生叹了一声:“唐柔的尸体。、

——暴风雨中,危崖黑夜,萧秋水三人决战“铁腕神魔”傅天义,唐柔的尸首却给冲下了滔滔江水去,后来萧秋水等想尽办法,也遍寻不获。

而今怎么反而给唐大抱了进来?

萧秋水举步道:“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请唐大侠清楚这件事,我们错处,凭他处置。”

康劫生还是拦在身前,道:“不能去。”

萧秋水奇道:“为什么?”

康劫生道:“因为唐柔胸前插着一柄剑愕。”

萧秋水奇道:“唐柔是背后中何昆一刀致命的。,,

邓玉函接道:“剑愕怎会留在唐柔胸前?!”

左丘超然道:“那时就连剑愕也给傅天义连人掉到江里去了!”

康劫生摇头叹道:“那剑不是何昆的,”双目望着萧秋水道,“剑愕上着‘萧’字,然后一字一句地道,“那是你的剑!”

萧秋水怔住了,邓玉函、左丘超然都说不出话来。

——萧秋水的剑愕留在唐柔的尸首上,唐柔的尸身却给唐大发现了。

——别人不会疑心萧秋水杀唐柔,才是怪事。

康劫生看着发愕中的萧秋水,道:“你的剑呢?”

——萧秋水在搏杀“铁腕神魔”时,就用了“浣花剑派”三大绝招之“乱红飞过秋千去”,剑身化作飞花,全打在博天义身上,剑愕当然也丢弃了。

萧秋水涩声道:“我怎么会杀唐柔!?”

康劫生叹了一口气,道:“我相信,可是他们会相信吗?”顿了一顿。接着又道:“唐家堡的人会相信吗?”

邓玉函道;“我可以为萧秋水证明。”

左丘超然道:“我们是亲眼看见。”

康劫生叹道:“好。只不过唐大若认为萧秋水杀了唐柔,同样也不认为你们脱离得了关系。”

萧秋水苦笑道:“无论如何,我们还得去见唐大侠。”

还没进厅,便隐约听到萧西楼的咆哮。

萧秋水心都凉了:他天不怕、地不怕,但最怕他父亲。

况且萧西楼要他出门之前还告诫过他:绝不准招惹“权力帮”的人。

现在他不只是惹了,而且居然把“权力帮”中“九天十地,十大人魔”中的铁腕神魔杀了!

萧秋水想到父亲的怒容,连心都寒了。

左丘超然禁不住问:“厅里究竟有几人?”

康劫生道:“萧世伯、伯母、唐大侠、家师、还有朱叔叔。”

—一萧西楼是“浣花剑派”的宗师。

——萧夫人原姓孙,闺名慧珊,是“十字慧剑”老掌门人孙天庭的独生女儿。

——唐大,是唐门最著名的一位大侠。

——康出渔,康劫生之师,十五年前已名列当今七大剑榜上。

——这四个人在一起,天大的事也承担得起。

——朱叔叔呢,朱叔叔是谁?

康劫生道:“朱叔叔——朱侠武叔叔。”

萧秋水三人都变了脸色。

——朱侠武,外号“铁衣铁手铁脸铁罗网”,江湖上凡有不平事这人都要管,一旦得知谁是谁非朱侠武便向不轻饶。

——朱侠武说话不多,一宗案子,从头到尾,可能只说“该杀”二字。

——他出手如同他说话一般少,出道十六年来,他只杀过十一个人。

——但这十一个人都是别人杀不了的、不敢杀的,只要朱侠武一出手,这些人都成了死人。

朱侠武本应在京城,怎么到了成都?要是唐大请动他来,他要杀的是谁?

萧秋水回头的刹那,他又看到了一件让他诧异的事。

厅外院子里伏着一条狗。

死狗。

萧秋水跪下去,请安、叩头,邓玉函、左丘超然拜见过萧西楼等后,一抬头,看见萧西楼脸色铁青,三络长须,无风自动!

萧秋水心头一震,忙低下头。

萧西楼怒极,一时找不到话说,哑声说了一声:“你好啊!”

偏偏萧秋水不知萧西楼这一问是什么意思,忙答道:“孩儿此很好。”

萧西楼一听,更是怒不可遏,一掌拍下去,“喀哟”一声,檀木扶椅硬生生被拍断了,萧西楼怒道“好哇!老子给小子问起好来了!”

萧夫人忙道:“秋水,还不向几位伯伯赔罪!”

萧西楼顿足道:“你这一趟出去,干什么来着!”

萧秋水转头过去,只见一个身着深衣的人,膝上抱着一个青年:正是唐柔。

萧秋水坚然道:“我没有杀唐柔!”

萧西楼怒道:“你的剑呢?”

萧秋水道:“掉了。”

萧西楼道:“掉了,掉了。你看掉在谁的身上了!”

萧秋水道:“我真的没有杀唐柔!”

“不是你杀是谁杀!”问的人一口气七个字,迅速而字字铿锵,萧秋水转头望去,只见那人一身灰,却如旭日,不可逼视。

萧劫生拉拉萧秋水前袖,悄声道:“我师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浣花剑派权力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长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