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长江》

第06章 剑魔传人

作者:温瑞安

唐大没有作声。

萧西楼也没有说话。

康出渔一字一句地道:

“孔扬秦!”

——“三绝剑魔”孔扬秦的剑法走“剑斩”的路子。

——可以一剑把一匹奔马斩成两半。

——也可以一剑斩断在半空中的飘发。

唐大没有说话。

萧西楼也没有出现。

忽然月洞门“咿呀”一声打开,两名家了神色张惶地奔了出来,一见萧西楼,忙叫道:“老爷,不得了!”

萧夫人一步踏了出来,夕阳照在她清亮的眼上,反呈一片金亮:“什么事大惊小怪!”

左边的家丁道:“人黑时小人去……赶鹅,哇呀,一看不得了,鹅都死了,一只也没话着……”

右边的家丁道:“黄昏时我去赶牛,谁知道草坪上,那一头头壮硕硕的……牛都死了,连、连一点伤痕都没有。”

忽然侧门又“呀”一声打开,一名劲装子弟奔了进来,一见萧西楼等,跪拜道:“禀告师父、师母,小人去值首班,发现犬只都已毙命,全身无一丝伤痕。”

萧西楼皱眉道:“都无一伤痕?”

那弟子道:“是。”

这时后门又“呼”地推开,两名仆人气急败坏地跑了进来,一名叫道:“禀告老爷、奶奶……”

萧西楼一扬手,“嗖”地一口抽箭没天而去,半空爆起一芦崩响。

萧西楼返身走入厅内。

厅堂甚是黝暗。

萧秋水道:“掌灯。”

灯光立即亮了起来,萧西楼找张椅子,坐了下去,就坐在朱侠武旁边。

朱侠武还是没有动。

萧西楼叫道:“侠武兄。”

朱侠武点了点头。

这时康出渔飞掠了进来,手里拎了只死狗,向萧西楼道:“它全身上下是没一点伤痕。”

然后把狗抛到地上,震荡之下,那狗嘴里流出了黑血,康出渔接道:“它是被毒死的。”

唐大也走了进来,道:“这毒不是透过食物,而是呼吸间嗅而中毒的。”

——蜀中唐门是暗器大家,更是用毒名家。

——毒与暗器,本来就分不开。

萧西楼没有说话。当然知道敌人的意思。

这毒当然是播在空气间的,要是下在食物中,浣花萧家千百头牛,不可能同时吃一样食物。

敌人既可以毒死家畜而不杀人,当然也可以毒杀人而不伤家畜。

这点挫敌锋的用意,萧西楼闯荡江湖三十六年,自是明白不过。

唐大笑道,“只可惜我们不是牛。”

——牛可以被毒死,但谁能毒死唐家唐大?

萧秋水看着他,心里忽然很佩服,此时此地,唐大依然可以笑得出来。

康出渔朗声道:“可以毒死牛,不一定可以毒死人。”他这句话向着庭院说,说得很大声。

萧夫人自外面走了回来,阳光洒在她的背上,平时英姿飒爽、剑闯江湖的孙慧珊,竟也有几分老态,几丝乱发映得一片金黄。

萧夫人扶着门道:“一百四十七只鸡,三十六只兔子,三百零五只鸭,十一只猫,全都死了。”

萧西楼瞳孔一张,叱道:“鸡犬不留?!”

萧夫人疲倦地点了点头。

唐大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能一刻间毒死这么多的,只有‘百毒神魔,华孤坟。”

只见朱侠武点了点头,又点了点头。

康出渔忽然仰天大笑道:“好哇,华孤坟、孔扬秦这些魔头都来了,老夫正要与你们决一死战!”

话未说完,一道闪电般的刀光打了进来1

康出渔还在笑,笑着的时候手突然一振,那刀光骤然寂灭。

然后一摊,掌内一柄小刀,刀柄上有字条。

康出渔一直在笑,笑完的时候也读完了纸条。

然后他把纸条交给萧西楼,萧西楼大声念了出来:

萧大侠伉俪、唐大侠、康大侠、朱大侠台鉴:

今日为始,萧家剑庐,鸡犬不留;权力帮君临天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见字者即离萧家,否则格杀毋论!

三绝剑魔

百毒神魔

飞刀狼魔顿首。

萧夫人变色道:“‘飞刀狼魔’沙千灯也来了。”

萧西楼沉吟道:“天狼噬月,半刀绝命,红灯鬼影,一刀断魂!沙千灯的飞刀,不可轻敌。”

唐大也点头道:“沙狼魔的飞刀,唐方曾特向我提过,出手一刀,已是犀利,出于之前,如狼曝月,更是凄厉,心意一乱,很容易便死在他的刀下。”

左丘超然忍不住道:“但是适才康师伯在大笑中一出手就接下了刀。”

康出渔忽然正色道:“刚才打飞刀的是沙千灯的弟子,要是他出手,就算我接得下,也绝笑不出来。”

萧夫人忽然道:“沙千灯有几个弟子?”

康出渔道:“他的弟子也是他的儿子。一共四个,沙风、沙云、沙雷、沙电。”

萧夫人又问:“孔扬秦呢?”

康出渔没有作声,萧西楼却道:“我闻说孔扬秦没有弟子,但他座下却有三大剑手。”

萧夫人再问:“华孤坟呢?”

唐大道:”一个,但已得华孤坟用毒真传。”

——一个精兵,无疑比五个游勇更可怕。

萧夫人道:“他们来了华孤坟、孔扬秦、沙千灯,我们有康先生、唐大侠、朱大侠、以及你、我。”

“你”指的是萧西楼。

“我”指的当然是萧夫人孙慧珊自己。

——“权力帮”来了三大魔头,然而“剑庐”也有三大高手。

——这一点比较上,萧家绝不吃亏。

萧夫人继续道:“沙魔有四个弟子,孔魔有三大剑士,华魔有一个传人,一共八人;但我们也有左丘贤侄、康贤侄、邓贤侄、以及秋水四人。”

唐大接着笑道:“兵在精不在多,——只是,易人、开雁两位兄弟,难道不在庄中?”

萧夫人道:“前些时候,桂林那儿也发生点事,西楼怕孟师弟势孤力单,所以派易人和开雁赶到那儿去帮忙。”

唐大叹道:“闻说易人是武林人杰,年纪虽然,但已隐然领袖之风,开雁稳实沉雄、功力深厚,这一次要是他们在,定是强助。”

萧夫人道:“唐大侠过誉了。易人、开雁这点修为,恐怕还不足以博唐大侠一晒哩。”

唐大笑道,“萧夫人言重了。”康出渔改换一个话题接道:“长一辈中,若‘权力帮’这番来的仅是三只魔头,我们在人数上较众;以年轻一辈论,则以他们占便宜,只是敌在暗处,我在明处,而且他们来的除了这些精兵,必有‘权力帮,众徒,不知‘剑庐’的子弟们……”

萧夫人微笑道:“康先生,请把你手上的飞刀扔出去看看。”

康出渔望了萧夫人一眼,手一振,飞刀疾刺入院子中。

飞刀穿过厅堂,飞过庭院,飞过墙头,康出渔手劲之大,可想而见。

飞刀一飞过墙围,突然问,有三四十件暗器打在它身上!

暗器中有飞蝗石、袖箭、流星锤、飞镖、铁莲子……。

这些暗器一下子一刹那一齐打在那飞刀上,那飞刀立时粉碎,可见了。

然而那平静的庭院、平静的墙垣,仍平静得像一个人也没有,一点事也没有。

康出渔“啊”了一声,唐大却道:“浣花萧家‘剑庐’,果然是铜墙铁壁。”

萧夫人展颜笑道:”比起蜀中唐家,便是夏虫言冰了。”

唐人笑道:“萧夫人客气。只不知萧府何时突然戒备如此森严?”

萧夫人笑道:“刚才老爷甩出一根响箭。那发飞刀的若走迟一步我们三十六道暗器桩,七十二道明桩,一旦布下,他插翅也飞不出去。

唐大“哦”了一声,忽听左丘超然一声惊呼。

“你看……看康师伯……”

康出渔脸色发青,看来像炼狱里苦熬以修正果的罗汉。

他眉心有一点赤乌,乌黯得就像暮色转换夜色一般惨淡。

康出渔用右手紧抓左手脉门,他的左手掌心乌黑一片,全身摇摇慾坠。

萧西楼、唐大一个箭步,扶着康出渔。康出渔嘶声道:“那刀有毒……”身子一阵抖嗦,往下倒去。

康劫生一声大叫,”师父!”冲过去抱着康出渔,唐大摇首叹道“刀有毒不利害,厉害在刀扔出去后才发作。”

萧西楼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华孤坟!”

刀是沙千灯之弟子发的,康出渔方才不虞有他。

然而刀有毒,毒是华孤坟布的。

要是毒一沾手立即发作,以康出渔内力之高,当可迫出毒性,这毒虽布在刀上,但制作毒性的葯也撒在刀上,等到康出渔发觉时,毒已侵入手臂。

唐大迅速封了康出渔左臂七处穴道,他紧蹙的眉让厅中入都感觉出压力。

唐门是用毒能手,当然也是解毒行家。

良久,唐大说话了,只说了一句话:“谁给康先生护法?”

唐大一说这句话,厅里的人都舒了一口气,但脸色也沉重无比

既要人护法,康出渔的性命自然无疑,只是要人护法,就等于失去一人的作战能力了,而且还要在高手当中,抽出一个人来,扩在他身边,免他受伤害。

康劫主立刻道:“弟子保护师父,理所当然。”

萧西楼对萧秋水道:“待会儿你带康先生师徒到‘观鱼阁,歇息。”

唐大道:“那现在我们要做什么?等被人杀?还是等杀人?”

萧夫人笑着,在残晖下映出了她当年中帼英姿的清爽:“什么都不是,我们应该吃饭。”

唐大也笑道:“吃饭?”

萧夫人笑道:“对。吃饭。大敌当前,而且敌暗我明,何不利用我们的优点,反而以逸待劳?”萧夫人笑着,仿佛越过了这几年在浣花萧家照料兼顾,而回到了少女时期无畏惧于大风浪、大阵仗,她抹了抹发譬,笑道:“我烧几道好菜。给大家尝尝。”

萧西楼看着他的妻子,晚风徐来,萧西楼三络须与衣袂齐飘:他看他的妻子,无限珍爱,竞似痴了。

菜是平常的菜,烷花溪畔萧家剑庐,吃的都是平常的菜肴。

然而这菜让萧夫人那么一烧、一炒、一煮,却完全不同了。

那空心菜炒得那么嫩绿,嫩绿得就像在田里雨后,葱翠悦意得就像充满了生命,也不懂萧夫人放下厂什么调味料,那青青空心菜的轻浮之意,却给这调味料恰好沉住了,加上一些鲜红的辣椒片,就像萧夫人日子正当少女时的孙慧珊,天之骄女的剑,飞入萧西楼雄拔的古鞘里。

那空心菜味道清远,跟姜葱鲶鱼的清甜,一字之差,但味道则完全不同了。

姜、葱、鱼都是极平常的东西,但选什么颜色的葱,选多老的姜,掺水的份量,放在鱼身的什么位置上,鱼要蒸多久,未蒸前要切几条刀口,要让味道渗透鱼肉,如何蒸鱼肉才嫩,才脆口,才回味无穷,只要看这蒸出来清淡嫩黄的汁,连唐大都禁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至于一盘榨菜肉丝,竟是须眉手笔,大块肉、长条榨菜,虽然咸,但咸得让你要吃,敢吃,不断地吃,甚至要喝那汁,才发现菜是咸的,而汁却是甜的!

这像萧夫人的一生,曾经是武林的宠女,曾经是江湖的骄子,吃过风霜苦头,但跟萧西楼在一起,一双剑,仍似一对壁玉,纵蒙尘亦不失其名贵!

那一碗清汤,是莲藕,红枣与牛肉,三种朱红色食物配在一起,连汤也是淡红的,莲藕如江南,就算是红妆艳抹,到了江南,也要清新起来,这汤也是这样。

萧夫人更是这样,忙过后的她,更显得喜气娇艳,这明媚在烛火中,竟亦有一股英杀之气!

这一碗汤好少,几乎是一下子,都给喝光了。

就连武林名宿如唐大,也干瞪着眼,更休说是萧秋水、邓玉函等了。只见萧夫人盛了另一碗汤,以为要拿到桌上,却没料捧过去了,连朱侠武也一片失望之色,唐大忍不住要说话:

“嫂夫人……咳……咳……这个汤嘛……真好喝……”

一个堂堂的大侠居然忍不住要求多喝一点汤,这话说出来之后连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可是他这话一出口,就连沉默寡言的朱侠武也不住点头。

萧西楼却笑道:“这菜是要送给另一个人吃的。”

萧夫人真的把几盘小碟的菜置放在大盘子上,悠悠一个转身道:

“菜只能吃不够,不能吃大多。”

——多了就算是山珍海味,也会让人厌倦起来。

——聪明的妻子烧的永远是小菜。

唐大望着盘于上的菜,叹道:“还有客人?”

萧夫人点头,唐大解嘲地笑道:“这人好口福!”

就在这时,东厢忽然发现了数声尖啸,三长一短,三长二短,又三短一长,三短二长。

萧西楼脸色立时变了,向萧夫人交换一个眼色,萧夫人立即送菜出去,萧西楼疾道:“东厢弟四桩犬组有变,我去看看。”

事情如此紧急,然而萧夫人依然送菜,这客人竟如此重要?家里究竟来了什么客人?这连萧秋水都疑惑了起来。

萧夫人临走前却抛下了一句话,“秋水,你跟我来。”

萧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剑魔传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长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