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长江》

第07章 刀剑双魔

作者:温瑞安

沙云、沙雷、沙电正要出干,这出手将是必杀的一击!

萧氏母子退无退路,连招架的力量与兵器,皆无!

沙云、沙雷、沙电同时喊出:“一刀断魂!”

正在此时,一道人影,一道剑影,忽然而至!

剑光极快,沙云看见剑光时,剑光已冲破他的防线,没入他的胸腹之间!

沙电看见剑光时,剑尖是从沙云背后冒出来的1

这剑穿透沙云的背,但来势仍一样快!

沙电有名是刀光如电,他一刀定出,刀却插入沙云背后,而剑光如电,又“嗤”地刺入他的胸膛!

沙电惨嘶,他濒死前,仍没有看清楚敌人的容貌。

人影直扑沙雷!

沙雷立时发出一刀!

这一刀命中来人,但来人依然扎手扎脚扑了下来,沙雷闪躲不及,“砰”地跌在一起,撞得脸青鼻肿。

等他睁得开眼时,推开压在身上的人,才知道是一具死尸。

这尸首是沙风的尸体。

沙风在未中他飞刀前已经死了,咽喉穿了一个大洞,是被人一剑刺死的。

沙雷骇然叫道:“老大、老四,你看老二……”声音突然噎住,因为他看见沙云、沙电已不再是活人了。

只不过一瞬间,他们所向无敌的沙家四兄弟,居然只剩下了他一人,这惊变来得大突然,突然得让沙雷忘记了悲痛,只有惊怖!

沙雷看见场中忽然多了一个人,月色下,只见这个高大、微驼、苍老的妇人,站在场中。

这沙雷忽然觉得头皮发炸,全身发毛,固为这平凡,甚至长相有些愚蠢的妇人,手中拿了一柄剑。

这一剑在手,再看这妇人,却完全不同的一种模样,同样的脸孔,却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不仅沙雷惊骇,连萧夫人、萧秋水都感到惊诧。

他们断未料到来救他们的,一剑杀二沙、三死一伤、剑出如风、电光石火间的高手,竟是老夫人房中,那笨拙、沉默的老仆人——张妈!

张妈出剑时,剑芒通白,而今静立时,剑身全黑,江湖中只有一把这种剑,名叫“阴阳剑”。

“阴阳剑”轻若鸿毛;所以出手尽可发挥,而使这把剑的人是一名隐侠,叫做张临意。

这张临意武功奇高,据说他的剑法都是即时对敌而创,随意发挥,加上一柄写意妙诣的“阴阳剑”,更是如虎添翼,有人说他的剑法,甚至已在当今七大名剑之上。

张临意出道极早,但性格极怪,出手极辣;中年因痴于剑,而忘于情,竟干练剑时误杀其爱妻,事后悔恨交集,几成痴狂,时常装扮成发妻的装束,放荡江湖,后来便没了声息,据说终于为高人所收,戾气尽去,但“阴阳剑客张临意”七字,武林中人仍然闻之无不动容。

但是谁也没想到,这高大、苍老、驯服的仆人,竟然就是当年名动武林的张临意!

老夫人不会武功,然而她的仆人却是武林名宿,这是连萧夫人都意料不到的。

所以一时连萧夫人也不知该如何说是好。

张临意木然地站在月色下,然后缓缓地转过身子,望向沙雷!

沙雷魂飞魄散,掏出飞刀,心里一慌,竟连刀都掉在地上。

——这样的飞刀,又怎样伤得了人?

忽然一个声音,慈祥而带庄严,“张妈,饶他不杀吧。”

这人还是把这大名鼎鼎的剑客张临意叫为“张妈”,但张临意一听声音,立即垂下了手,而且垂下了头,剑忽然不见了,又变成了个拘谨、沧桑、迟钝的老仆人,毕恭毕敬地道:“是。”

说话的是老夫人。

老夫人慢慢踱出来,看见萧夫人,走过去扶持,怜借他说:“萧夫人,为了老身,使你受伤,者身真无以为报……”

萧夫人勉强笑道:“晚辈等保护夫人不力,反幸张妈……张老前辈拔剑相助,晚辈实在愧煞……”

一直到现在,萧秋水才能肯定了一件事。

就是“权力帮”不全是冲着他来,甚至也不是为他结下梁子而血洗浣花剑派,而主因看来是为了这令人庄严、敬仰、亲切的老人,“权力帮”才不惜动用重兵,吸住大部分的高手注意在外边,然后再派遣高手,潜入内府,掳劫老夫人,……萧秋水肯定了这点,才比较心安。

这老夫人究竟是谁呢?

老夫人道:“张妈,请这小友说几句话。”

张妈躬身道:“是。”转身向沙雷问:“你们一共来了几人?”

沙雷咬紧牙关,没有作声。

张妈也没什么,只是重复再问了一句,“你们来了几人?”这语音也没有异样,然而却令人忽然生了一股肃杀之意,毛骨悚然,只听沙雷颤声答:

“三百……三百六十多人。”

张妈道:“是些什么人?”

沙雷道:“家师、孔护法、华护法各带了帮中一百名子弟,还有六十余人,是我们四兄弟、南宫世兄、以及孔护法三位弟子的友人。”

张妈道:“主帅就只是沙千灯、孔扬秦、华孤坟三人么?”

沙雷道:“是。”

张妈忽然行近,沙雷大骇,出刀,张妈剑愕就顶撞在沙雷腹间,沙雷负痛,刀歪飞去,抚腹痛不慾生,嘶声道:“张临意……”

张临意道:“你说谎。”然后又道:“没有人能对我说谎。”接着道,“我再问你一次,‘九天十地,十九人魔,来了几个?”

沙雷抬头,猛见张临意的目光,突地打了一个冷颤,道:“已来了四个……”

张临意厉声道:“将来的呢?”

沙雷垂了头,道:“还有一个。”

张临意点头道:“是了。我道李沉舟要毁浣花派,掳老夫人,怎只会派三个来……另外两个是惟?”

沙雷震了一震,道:“我不知道。”

张临意忽然静了下来,这一静下来,沙雷如电击一般,慌忙叫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已来的是“无名护法’,快来的是‘一洞护法’,他们俩,我……我真的没有见过!”

护法其实就是人魔。在江湖上称“十九人魔”,在“权力帮”中却称为“上天入地,十九神君”。

这“十九人魔”中,有两个人,一个无名无姓,无踪无迹,除十九人魔自身外,也不知其人是谁。

这人就是“无名神魔”。

——无名的往往比有名的更可怕。

——有名的杀了人,怎样杀的,杀的是谁,总会有人知道;无名的却就算杀了你,你也下一定知道是谁千的。

至于“一洞神魔”,人人都知道他叫左常生,但不知他因何叫“一洞”。

因为跟他交手的人,全都死了。

张妈紧接地问了一句:“来了的是谁?”

沙雷道:“无名护法。”

——那要来的是“一洞神魔”了。

张临意的脸色忽然沉重了起来,是不是因为这个敌手,实在是太厉害了?

张临意终于道:“你去吧。”

沙雷站了起身,只觉繁星如雨,皓月当空,天下之大,却无所容身。

他泄露了“权力帮”的秘密,就连师父沙千灯,也容不得他。

老夫人淡淡说了一句话;“要是你觉得无所适从,那就留在我身边吧。”

老夫人这淡淡的一句话,却像一块磁铁一般,把沙雷心中的飞刀吸引了过去,沙雷就为了这一句晴如天空,响如霹雳般的一句话,一屈膝,就跪在老夫人面前,仿佛有了真正的依靠,再也不走了。

者夫人也没有什么,只是微笑着,轻轻地扶了他起来。

沙雷留在老夫人身边,会不会背叛?大家却因老夫人一句亲切严穆的话,都没有也不必想到这个。

——老夫人的话有那么大的威力,老夫人到底是谁?

老夫人道:“张妈,萧夫人受伤了,你替她治疗一下。”张临意的“天香续命胶”是名闻江湖的伤葯。

张妈恭声道:“是。”

萧夫人脸白如纸,依然强笑道:“我不碍事。‘观鱼楼’中还有一位康先生,中了华孤坟的毒,还请张前辈劳顾一下。”

张临意道:“好。”随后又有些犹疑,老夫人曼声道:“你去吧,敌人已退,你不用老照顾我。”

张妈依然恭敬地道:“是。”

老夫人向沙雷一招手道:“你跟我来……”

萧秋水向他母亲问了他终于禁不住要问的一句话:

“娘,老夫人到底是谁?”

萧夫人却忽然向张临意道:

“张前辈。‘观鱼楼’在回廊前方左侧,转弯就到……”话未说完,便仰首倒了下去。

萧秋水急忙扶起,惊叫道:“妈!”

张临意只看了一眼,便道,“我先救她,再去观鱼阁。你抬你母亲先进‘振眉阁’”。

——男女授受不亲,虽然在年纪,名气上,张临意作为前辈都绰绰有余,但要治伤,还是有老夫人在场最好。

——萧夫人一连挨了两记飞刀,先前硬是强撑,挺到最后,终于晕倒过去。

萧西楼与朱侠武并排着,相隔是七尺之遥。

萧西楼面对孔扬秦,朱侠武面对沙千灯,相隔也是七尺。

沙千灯与孔扬秦,相隔亦是七尺之遥,并排而立。

四个人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四个人静静地立着。

——红灯之后是什么?

人?鬼?或幽灵?

二十八年前,自从一家踏踏实实的镖局,在一夜间十八口全被飞刀钉死后,他便盯上这沙千灯。

对沙千灯这种人,不是收力己用就是杀,与他交朋友,等于与虎同眠。

至今,二十八年在死在沙千灯手下的人,又何止于灭了一千盏黑夜里的明灯。

朱侠武脸色如一块铅铁!

沙干灯也极聪明,七年前,便投入了“权力帮”。

加入了“权力帮”,不仅有了权力,而且有了地位,更且连武力都增进了不少。

朱侠武能否在飞刀钉入他心房前杀沙千灯?

沙千灯,“天狼噬月,半刀绝命;红灯鬼影,一刀断魂!”四年前,沙千灯杀了“日月双钧”梁发梁大侠。两年前,沙千灯也是以一柄飞刀,博杀了“长春剑”邵荒烟。

然而邵荒烟与梁发的武功,与传说里的朱侠武相去并不远。

红灯,红灯背后,倒底是什么?

铁脸。铁脸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怕?惧?还是杀?!

二十八年前,当他第一次出手起,他就知道,他被一个极厉害的对于盯上了。

这对手就是朱侠武。

他跟朱侠武无怨无仇,他不知道为什么朱侠武跟他过不去。

然而朱侠武的武功深不可测,他最多只有五成的把握可以一击搏杀他。

没有八成以上把握的事,他绝不干。

有一段时候,他被这“铁衣、铁手、铁脸、铁罗网”的追踪下几乎要崩溃了,要疯狂了。但他没有癫狂,反而加入了“权力帮”。

有权力帮就有安全,他终于舒了一口气。

但是他随后又发现,朱侠武还是没有放过他,只是更加小心罢了。

他到现在还是想不通朱侠武为何要跟他为难,他确知自己从未误杀过这朱侠武的人。

这次“权力帮”大举歼灭浣花萧家,他自愿前往,就是因为知道萧西楼与朱侠武有亲密的情谊。

他再也无法忍受这样一个敌人的存在,所以他要先毁掉敌人,不单要毁掉这个敌人,而且要毁掉这个敌人的羽翼、利爪!

只是他毁得掉吗?

朱侠武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谁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铁脸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萧西楼随意站在那里,剑依然垂荡腰间,剑锋依然在鞘里,没有亮出来。

——然而孔扬秦却知道萧西楼已拔出了剑1

——萧西楼本身就是剑,他的人已发出了剑气!

——他随随便便地站在那里,你只要半步走错,他的剑刹那间便可以刺穿你三四十个窟窿!

孔扬秦站在那里,低头沉思,剑已出鞘,剑尖点地,看来就像一个仗剑冥想的高人隐士。

剑身透亮如雪。

——然而萧西楼却知道,这样的一个姿势,随时会变成一击必杀的攻势,或变成天衣无缝的守招!

——萧西楼谙天下三十七种剑法,使用过四十二柄名剑,创过七套剑法,但仍想不出有一招、一剑、一式,可以破掉这个战姿的。

火光冲天而起。

火光自树林子里,直烧到萧家剑庐,其速不可夺,其势不可当

喊杀冲天。无数人影,冲上城楼,冲上门内——显然这才是“权力帮”全力一击!

萧西楼、朱侠武已面临大敌,萧夫人、唐大、康出渔又分别受伤、中毒,浣花剑派能封杀权力帮的这次大进攻吗?

四处已起火。

萧西楼、朱侠武居然神色未变。

萧秋水自“振眉阁”出来,与张临意一同走着,抬头看见火光冲天,喊杀震夭。

萧秋水住足,张临意只抬了抬头,淡淡地道:

“你爹自会料理,要是浣花派连这也应付不过去,那也命中该绝了,你快带我去‘观鱼阁’。”

萧秋水觉得一阵赦然,又有一阵怒意,心下忽然要决定什么似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刀剑双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长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