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广豪杰》

第十章 汉四海与唐朋

作者:温瑞安

唐朋!

“汉四海”居然向萧秋水等挤挤眼睛,轻轻“嘿、嘿”笑了两声,道:

“唐方的唐,朋友的朋。”

唐朋!

唐家唐朋!

唐家最善结人缘的唐朋!

萧秋水一下子完全明白过来。

难怪“汉四海”出现时,唐方眼眸会发亮。

原来唐方当然知道“汉四海”并不是“汉四海”,而是唐朋!

难怪“汉四海”出手时,萧秋水会觉得眼熟。

因为那是蜀中唐门施故暗器的独门手法,萧秋水先后曾跟唐柔、唐大、唐方结交过,当然熟悉这种独一无二、举世无匹的暗器手段了。

“狮公虎婆”也没有妄动。

“长天五剑”依然淡淡地、近乎冷漠地静观变化。

“千手”屠滚却真正跳了起来,厉声道:

“你杀了余哭余?!”

唐朋嘿嘿笑道:

“你要不要去问余哭余?”

屠滚瞳孔收缩:

“你是卧底?!”

唐朋还是“嘿嘿”笑了两声:萧秋水忽然发现他得意时总喜欢嘿笑几声,声音有些怪异,但并不刺耳,也不含恶意;只听唐朋道:

“权力帮要灭唐家堡,是梦寐以求的事,我们唐门子弟,怎会完全没有提防?”

“暗器三十六手”屠滚叱道:

“久闻四川唐门暗器之法独步无双,今日我们倒要领教。”

他说完“我们”,回过头去,却见柳千变他们并不那么“我们”,不觉心虚,变了脸色。

唐朋笑道:

“请动手。”

“暗桩三十六路”屠滚怒道:

“你们干么?!怎么都不出手!”

柳千变尴尬一笑,正慾启口,却慾言又止。

唐朋却道:

“你不动手,我倒要先下手了。”

“千手人魔”屠滚知道大敌当前,不能再大意,猛回过身来,全神对敌。

他一面回过身来,同时“嗤嗤”两声,从他左右肘部响起,响起时已打到唐朋身前!

先下手为强!

这一下出击之快,不容人闪躲!

唐朋没有闪躲。

他倏然出手,左右中指一弹,“的的”二声,暗器打偏。

就在这时,唐朋脸色变了!

他突然飞升而起,飞越十尺。

萧秋水等大惑不解,屠滚施放暗器时,唐朋不避,暗器被弹落地后,唐朋反而逃避。

人在半空,是最忌对方以暗器射击的,暗器高手如唐朋者,怎会不知这个道理?

但萧秋水很快就明白了唐朋的用意。

因为唐朋刚才站立的地方己响起轻微的、几近无声的“噗噗”二声微响!

暗器射人地面。

劲风扑面、急而快的暗器只是幌子,这无声但阴毒的暗器方才是主力。

萧秋水等不觉捏了一把冷汗——要是屠滚对付的是自己,自己现在还会有命在么?

唐朋在夜空中白衣如雪,一出手,已封死了屠滚的攻势!

七枚钢镖,飞旋打出,竟然都没有固定的方向,在夜空中小住闪动,然后接近目标时,突然速度增快,全力射向屠滚身上七个要穴!

屠滚失声叫道:

“七子神缥!”

萧秋水一听,心头一震,“七子神镖”就是昔日唐大在浣花剑派听雨楼前,用以诛杀“百毒神魔”华狐坟的“千回荡气,万回肠”的“七子钢镖”!

“七子钢镖”一出,狡桧高强如华孤坟,尚且难免一死;虽则华孤坟也毒伤了唐大,但”七子钢镖”刹那间的光芒,却在观看过此场战役的人心中永不磨灭。

屠滚也是暗器名家,他当然识货。

他就地一滚。

这一滚,十入怪异,竟似唐朋飞古严关一般,一滚丈八远。

“七子钢镖”居然落空。

屠滚的滚,曾经躲开唐方的绝门暗器,也曾逃过文鬓霜等联手攻击。

他的“滚”正如柳千变的轻功,虽然不如轻功好看,但无疑功效更人。

唐朋脸色却微变,他深深地知道,要是他三次出手还杀不了屠滚,有两种十分不好的后果会出现:第一是自己未必制得住屠滚,第二柳千变等人极可能有胆子对他出手。

最后一点尤其重要。

所以他就撒出了“雨雾”。

“雨雾!”

唐方就是用“雨雾”博杀了“三绝剑麾”孔扬秦!

唐家雨雾!

屠滚怪叫,雨雾一出,他就在雨雾中,他的嘶叫在夜色中如鬼哭神号,令人毛骨悚然。

杀人的雨,杀人的雾。

但是他居然冲出雨雾之中。

他虽然一身是血,但却未死,一矮身,居然不见了。

唐朋轻巧地落下来,“嘿、嘿”笑了两声,道:

“好厉害的暗桩三十六路!”

“落地生根”马竟终忽然跳出来,打量了一下地面,冷冷地道:

“这遁土法瞒不过我!”

说着一拳往地上打了下去,“蓬”地一声,泥上竟是松的,马竟终一拳打入沙中,这时便听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

这呼声半途切断,就像鸡啼的时候突然被切断了脖子。

马竟终这一拳,正打在卧伏在土中的屠滚之背脊上,击散了他的功力,打碎了他的腰骨,把他一拳击杀于土中。

他仿佛自己找好了埋葬的地方。

马竟终皱着眉头,缓缓抽出了手,稳稳地大步踏了回去,站到原先的地方。

奇怪的是柳千变等始终没有出手救助屠滚,这点也是让屠滚至死都不明白。

唐朋目光闪动,笑道:

“这位朋友马步好扎实。”

萧秋水替马竟终答道:

“他外号就叫‘落地生根’!”

唐朋嘿、嘿笑道:

“原来是马兄,”又恍然道:“难怪一眼就寻出屠人魔的“根’了。”笑笑又道:

“幸好他在马兄眼下无处遁形,否则给他逃了,嘿嘿,”唐朋说这话时竟是对着柳千变等面前说的:

“那么对大家都不好,很不好了。”

柳千变的脸色仿佛有些不自然,却强作平淡地道:

“你们杀了屠滚,只有更死得快一些而已。”

唐朋笑道。

“你要为他报仇?”

柳千变没有作声,唐朋又道:

“今晚之事,你不说,大家也不会说的。”

柳千变侧首看了看,忽然低声道:

“他们呢?”

唐朋嘿、嘿笑道:

“这点你倒不必担心,狮公虎婆,你们的孩子还在唐家,一切安好,不用费心,只要有我唐朋存在的一天,您两老的独生子都会活得比什么人的孩子都快活。”

说着又转向“长天五剑”道:

“想当日五位也曾为私仇杀了柳五总管表弟柳飞奇,虽说当时诸位不知他就是柳五总管的亲属,可是此事若给总管大人知道,恐怕比死还难过;”唐朋舒了舒身子,又道:

“今日我杀了屠滚,在柳五先生看来,恐怕还不会比五位误杀柳飞奇来得严重,嘿嘿嘿,”唐朋又悠然道:

“所以,五位跟小弟一样,都想好好地活下去……”

“长天五剑”中最高的一人忽道:

“想好好地活下去,”

次高的一人接道:

“就得闭上嘴,”

矮一点的人即道:

“这点我们自会晓得。”

更矮的人跟着道:

“唐兄也必然晓得,”

最矮的人总结道:

“所以我们大家都不会说。”

唐朋抚掌笑道:

“五位果然是明白人,那么由你们统领的弟兄们更不会乱说,”说着又转过身来,面向柳千变,笑道:

“现在你可放心了?”

柳千变叹了一口气,颓然道:

“我能说不放心么?”

唐朋端详着他,道:

“哦?”

柳千变恤然道:

“敢说不放心的人,如余哭余,现在已变成了刺狼;像屠滚,己变成了泥人。”

唐朋目光转动,忽道:

“不过柳公子不说不放心,倒不是为了他们的死,而是柳公子曾受命于李帮主,调查长江水路天上朱大天工的人是不是朱顺水朱老太爷的,柳公子惜身如命,要探出真相,自是不容易,只好伪造证据报上去,说朱大天王果是朱顺水,可是……”唐朋笑了笑,又道:

“兄弟我则有柳公子没亲身去调查的证据……”

柳千变脸色大变,忽道:

“帮中刑罚,你是知道的!”

唐朋也正色道:

“生不如死。”

柳千变额顶仿佛已有汗淌下,急道:

“好,此事我不管,你……也请你不要管我的事。”

唐朋立即斩钉截铁地道:

“这个当然。”

柳千变不安地看看狮公虎婆、长天五剑等道:“那未我们都不能乱说了?”

唐朋眨眨眼睛,笑道:

“我们大家都是有秘密的人了,只要一件秘密被掀露,所有秘密都会被揭开,”唐朋又嘿、嘿笑了几声:

“我们大家当然都不愿意自己的秘密给人揭破。”

一场即将掀起的大厮杀,而今竟已和平安详,狮公虎婆不想动手,长天五剑亦不愿意先动手,柳千变更不愿意动手。

他们已有了共同的秘密。

古严关在夜色中看来,又恢复了雄伟,沉穆,壮阔的气态。

这一场蝶血干戈,却给唐朋几句话平息了下来。

唐朋依然谈笑风生,一阵月明清风吹过:也不知怎的,萧秋水心头忽然生起了一种寒意。

这长袖善舞的唐朋,无疑已控制了大局,唐家堡究竟还有多少人,已潜入权力帮?除了权力帮,唐家还有没有人潜入别门别派?究竟号令天下的权力帮唯我独尊,还是潜力暗伏实力不明的唐门势力无匹?

萧秋水忽然对应对自如的唐朋心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不过他又舒了一口气:

幸亏他所遇见的唐门弟子,为人、修养、行事都很不错。

虽然他也知道他所遇到的,只不过是唐家年轻一代的高手。

他们走了。像来时一般,走得全无声息。

他们仿佛根本不存在这里,所以现在忽然间不见了他们也像是理所当然的事。

月明星稀,唐朋拍了拍手说:

“结了。”

唐方眯着眼笑道:

“就知道是你这个调皮鬼,阿猛呢?”

——唐朋的年纪本就比唐方小,唐朋虽交游满天下,但唐家的规矩依然不可犯,唐朋在辈份上还是要叫一声“方姐”。

只听唐朋笑道:

“猛哥么?他到浣花分局去了。”

唐方又问:

“唐刚大兄呢?他有没有出来?”

唐朋答道:

“他没出来,老太太命他和阿宋到朱大王那儿去刺探。”

——“老太太”就是“唐老太太”,唐老太太据说是唐门一脉,现存最神秘也最有权威的女人。

——“阿宋”就是唐宋。此人在唐家中,武功、出手、形迹都令人高深莫测,无从捉摸。

——萧秋水忽然省起:昔日浣花萧家一役中,唐大曾经肯定孔扬秦就是“三绝剑魔”,而这消息是唐朋说的,唐大当时非常肯定,这消息一定正确。

萧秋水现在才知道原因:

——因为唐朋就是“汉四海”,汉四海已潜入权力帮之中。

唐方温柔一笑道:

“我介绍你认识,他们是——”

唐朋笑着截道:

“不必了,我早听屈寒山等说过了,”唐朋故作神秘地道:

“你知道,来自敌人的介绍可能更传神。更加绘影图声,龙现虎活。”唐朋嘿、嘿一笑又道:

“现在你们已是大大有名,格杀傅天义、孔扬秦、沙千灯、阎鬼鬼等的事已不腔而走,权力帮已把你们当作头号敌人来办,关于跟权力帮对立者都以深切期望寄予你们。”唐朋笑笑又道:

“我在权力帮中,所以我知道这些。你们能惊动八大天王中的屈寒山,可见武林人士亦为之侧目;而今又杀死余哭余、屠滚,只怕武林中更传得漫天风雨,连柳五总管柳随风,说不定也要为你们费心费力。”

这几句话说得无疑比奉承更有力,铁星月忍不住一拳捶在大腿上,邱南顾眼睛也发了亮,连平时沉着稳实的马竟终,也忍不禁喃喃道:

“好,终于能把权力帮搞个天翻地覆,也不在此生了。”

欧阳珊一悄悄伸出手来,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马竟终却发觉她手掌发冷,转过头去,只见她额上有滚圆的汗珠,敢情是因为刚才紧张,所以动了胎气。

萧秋水却仍没什么两样,笑道:

“余哭余和屠滚,却是唐兄弟杀的。”

唐朋笑道:

“不要叫我唐兄弟,我们唐门有个亲属,也叫唐兄弟的。萧老大叫我阿朋就好;”唐朋接着又道:

“余哭余、屠滚一定要是你们所杀的;”唐朋目光闪动,“要是我杀的,在权力帮就呆不下去了,”唐朋嘿、嘿一笑又道:

“你们可以直说余哭余是方姐杀的,他死于暗器;屠滚是马兄杀的,他确是殁于马兄拳下。所以这件事,定全与小弟无关。”

马竟终点点头道:

“我明白了。”

萧秋水心中一寒;另一方面又很是佩服:唐朋年纪小小,但武功之高,远在他们之上;而城府之深,又远超他的年龄。

唐朋一双静定的眼神却凝向他:

“不知萧大哥认为如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汉四海与唐朋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