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广豪杰》

第三章 威震阳朔

作者:温瑞安

从萧秋水等伺伏亭边,到铁星月莽然出手,引起群豪不满,到萧秋水挺身指出康出渔身份,屈寒山出面调停,四绝一君指责康出渔,甚至与柳、屠、康、彭大打出手,只剩下一江易海,迟迟不敢动手,真是瞬息数变,令人目不暇给。

顾君山冷冷脱了江易海一眼,即向屈寒山拱手道。

“屈兄请了。”

屈寒山忙欠身道:

“顾兄请说。”

顾君山叹了一声,道:

“今日我等来贵亭叨扰,又先行出手,无疑是破坏了屈兄清规,真是罪过。”

屈寒山微笑道:

“顾兄为人,弟甚敬重,虽未深交,却为相知,顾兄不必多虑。”

顾君山叹道:

“屈兄豪侠,弟深感佩;屈兄与五羊城梁斗梁大侠,合称‘东西二侠’,但在广西境内,人道是‘广西三山’,屈兄当知指的是什么?”

屈寒山悠然道:

“若指名山,则是指柳象山、大明山与大容山,若指闻人,则指君山兄,檬江杜月山兄,以及兄弟我。”

顾君山点点头,做然道:“正是,虽然月山兄已失踪,但我们之所以能受武林人中同称道为‘三山’,除我们的名号恰好都有‘山’字外,更重要的是我们不作伪,不行诈,敢急人之难,仗人之义。”

——武林中一个称谓,来自多少血汗,得自多少努力,是值得为此而做的。

屈寒山沉吟不语,顾君山却激动了起来,道:“今日我之所以斗胆借兄之雅地剪除贼党,一方面乃敬重‘一公亭’之正义,一方面亦表达对屈大侠之崇敬。”

屈寒山哀叹道:“何敬之有?顾兄更为一代人杰风范……只是,顾兄可知不会杀错?”

顾君山扬盾道:“绝不会。近三个月来,我们一直在调查追查这几人的行踪,我可以断言的是:康出渔就是权力帮中‘几天十地,十九人魔’中的‘无名入魔’,柳千变就是‘无影神魔’,屠滚就是‘千手神魔’,彭九则是‘独脚神魔’,只剩下这江易海,亦是权力帮的人,身份地位尚未清楚而已,绝不会有杀错。”

这时场中的四对打斗,都其为激烈,然而却未分胜负。

——萧秋水等人眼里看得清楚,心里想得分明,屠滚、彭九、柳千变、康出渔等人的武功,绝不在自己父亲萧西楼之下,但黄远庸、毕天诵、姚独雾、文鬓霜的武功,也与朱侠武相若。

何况还有尚未出于的屈寒山与顾君山。

权力帮这边只剩下了江易海。

这个战局谁都知道是稳胜的。

屈寒山唱然道:“没有杀错,那就好了。”

顾君山断然道:“绝不会杀错的,可惜我们还未找出他们在武林中的联络人,以及那手段残毒的‘瘟疫人魔’余哭余,否则一并杀了!”

屈寒山大笑道:“一并杀了,正是人生一快!”

说着双目神光暴射,投向江易海。

江易海吓得心神一震,屈寒山长笑道:

“你就认命吧!”

身如大鹏,突然掠起!

江易海一面退,一面想要应对招架。

就在这一刹间,屈寒山的姿势完全变了!

变得角度、高低、劲道、方向,都不一样!

变得扑向屠滚与毕天通战团来!

在同时间,屈寒山手中已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一剑刺进了错愕中的“拳绝”毕夭通心口。

就在毕天通发出一声哀唬之声,屈寒山已倒飞到柳千变与姚独雾的战团中,手中一闪,一柄精光四射的短剑已刺人“肘绝”姚独雾的咽喉!

姚独雾半声惨嘶,一时却击中屈寒山的胸膛!

屈寒山“砰”地撞飞两丈,飞掠过一株小松树,顺手一带,“呼”地又荡了回来,并即稳住了身形,哈哈一笑,邓小松树应声而折,敢情姚独雾濒死一击精力全部转移到那颗树上去了。

这时顾君山发出一声尖啸。

这声尖啸真是惊天动地。

屈寒山立时收了笑容,转身面向顾君山。

正在此时,一公亭内忽然轰隆一声,现出一个大洞,一条人影忽然自洞内飞出,扑向黄远庸与康出渔的战团之中。

顾君山大喝一声:“余哭余?!””

场中人影倏分,黄远庸跌出七八步,本来一张血气红脸,刹那间变白了。

顾君山挟着厉啸掠起,彭九见有机可趁,挟排山倒海之力,一记“横扫千军”拦腰打到!

顾君山完全不避,依然冲出,砰然击中,铁拐却变成半月形,顾君山已扶住跌退中的黄远庸。

然而黄远庸苍白的脸色已在刹那间变成惨绿。

黄远庸跌在顾君山怀里,只挣扎说了一句:“……瘟……疫……人……魔……”

这一句一说完后,脸又呈暗灰色,抽搐了一阵,五官溢血,便没有气了,死时全身瘀黑之色。

顾君山放下黄远庸,狂吼一声。

这一声狂吼,真是山摇地动,连“一公亭”也被震得摇摇慾坠。

那边的“腿绝”文鬓霜,立时一轮快攻,迫退彭九,飞闪至顾君山身侧,两人对望一眼,一眼都是,老泪盈眶!

屈寒山还是站在那里,随随便便地站在那里,全身上下还似没有一柄剑,但别人还可以知道他就是屈寒山。

不过不是“威震阳朔”屈寒山。

而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屈寒山。

屈寒山还是没有说话,但比说话还要可怕。

屈寒山脸上还是微笑,但比不笑还要深沉。

适才自洞内飞人的人是一名全身白袍的人。

这人长有一张大脸,就像发水面包一般,然而眼睛、鼻子、嘴巴都极小极小,跟脸部面积简直不成比例,像偌大的卷轴中,都是空白,空白中点上淡谈几点笔墨一般。

这人走到屈寒山身边,恭声道:

“屈剑王圣福。”

屈寒山微微点了一点头,还是脸带微笑。

若那白袍人就是“瘟疫人魔”余哭余,那屈寒山究竟是谁n

瞬息之变,使局势完全转变,但萧秋水、铁星月、左丘超然、唐方、马竟终都犹如在五里雾中,看不清楚。

顾君山缓缓抬起了头,银发紊乱,嘴角渗出了一丝血水;——他情急悲切下硬受独眼神魔彭九一击,毕竟受创不轻。

顾君山望向屈寒山,连眼睛也似渗出了血丝。

这个人,一举手问毁了他三个十余年来同生共死的兄弟!

屈寒山也望向顾君山,目中却全无火气。

顾君山白发无风自动,切齿问道:

“你……你究竟是谁?!”

屈寒山叹了一声,恻然道:

“顾兄,实不相瞒,小弟就是权力帮中‘八大天王’中的‘剑王’。”

顾君山呆了一呆,双目停滞,惨笑道:“好,好,我追查这一干人,居然就没想到你,还借你的地方来……我竟然与你同列‘广西三山’!”

屈寒山嘟嘟叹道:

“顾兄何需如此悲观……权力帮要用的是人才。”

顾君山嘿地一笑,道:

“屈兄真是风趣,先杀我三名兄弟,再来说这话……”骤然向身边的“腿绝”文鬓霜低声疾道:“我困住他,你走!”随着一声尖啸,一掌把文鬓霜推了出去,人却扑向屈寒山!

屈寒山一皱眉,道:

“这又何苦……”

顾君山再也不打话,手上已多了一支曲尺,疯狂一般,点、打、扫、砸,力攻屈寒山。

屈寒山一:面腾、挪、闪、避,一面笑道:“顾兄又何必太固执呢

原本高手相搏,怎有机会言语,顾君山似拼尽全力攻击,屈寒山却只闪下攻,仍有余力谈笑风生,其武功高低立分。

但屈寒山的话才到一半,下面的声音便忽然听不见了,顾君山曲尺的声音忽然增强、增烈,犹如群鬼厉啸,尖锐如裂,屈寒山的声音便断了,他的脸色也变了。

丈鬓霜被顾君山一推之下,飞出丈余,本可藉力迟远,但文鬓霜狂吼一声,叫道。

“老大,我宁与你同生死………

居然硬生生止住,再扑向屈寒山,就在这时,瘟疫人魔余哭余与九指擒龙江易海,己拦住了他。

文鬓霜那一声大叫,听得萧秋水等热血奔腾,铁星月大吼一声:“拼了——”铁拳一挥,迎面来了一条人影,当头一杖砸了下来!

来人正是独脚彭九!

铁星月拼出了豪气,大叫道:“你来得好!我正要找你的碴!”

萧秋水“哩”地冲出,迎面却来了一团烈日剑芒:

观日神剑!

康出渔!

康出渔敢情已恨萧秋水入骨。

马竟终也没有考虑,也冲了出去。

他眼前人影一闪,“地马行天”四字迎面盖来!

马竟终强一吸气,硬生生顿住,险险避过一击!

来人正是“地马行夭”柳千变!

唐方见到的却是千手屠滚。

唐方倒抽了一口凉气,——屠滚却对她笑道:

“听说你是唐家的女弟子么?——你只有两条路走,一是乖乖听我的,二是供给我试暗器用。”

唐方没有答话,白生生纤细细的十只手指突然弹出了十数度星花,直袭屠滚。

刹时间,屈寒山与顾君山、文鬓霜与余哭余及江易海,铁星月与彭九,萧秋水与康出渔,马竟终与柳千变,唐方与屠滚尽皆对上了。

顾君山的曲尺犹如狂风暴雨,不断地袭打向屈寒山,屈寒山忽然手中一震,竟又多了一柄剑。

一柄极为平凡的铁剑。

屈寒山大笑道:“对付顾兄,若用室剑神兵,简直是轻敌,顾君这便莫怪我用此凡剑了。”

——似屈寒山这样的剑术宗师,宝剑反而成了累赘,因为他本身能使剑好,所以根本不需要好剑才能发挥出来;对付姚独雾等时,使的还算是利剑,对付顾君山,用的却是凡铁之剑。

——剑越是平凡,一落在屈寒山手里,反而更易发挥。

——个真正好的剑手不见得一定要用好剑,一个非要好剑不可的剑手,不见得就是好的剑手。

——屈寒山一剑在乎,又可以谈笑自如了。

文鬓霜若与余哭余、江易海任一人单打独斗,都终不会落下风,可是以一敌二,则力不从心了。

“五湖拿四海”江易海只有九只手指,他十年前有十只手指,但那时他在武林中并不出名,直到他在十年前有一次用擒拿手拿住别人的兵器,那人力扳刀锋,把他左手一根尾指削去后,他才真正地痛下苦功,去练好擒拿手、分筋锗穴法。

他也才真正地成了名。

“瘟疫神魔”余哭余更是可怕。

他所过之处犹如一场瘟疫,他人之毒,也可以由此想见。

他几乎是完全碰不得的,他初加入战团,黄远庸就是想打他一掌,但掌方触及他的衣衫,便中毒跌了出去。

文鬓霜的双腿自是无人能挡,但江易海牵制住他的马步,余哭余的毒更防不胜防。

他暗叫要糟,这时场中忽然多了一个人。

左丘超然。

左丘超然一出现,即对上了江易海。

他以前是江易海的手下败将,可是第一擒拿手项释懦及鹰爪王雷锋的嫡传弟子,也不是好惹的,左丘超然至少暂时缠住了“九指擒龙”江易海。

文鬓霜即感压力顿轻,全神贯注对付余哭余。

余哭余甚为畏忌文鬓霜的双腿,而文鬓霜也对余哭余的毒极为顾忌,亦因彼此双方间甚为惮忌,一时相持不下。

然只是那边的左丘超然对江易海,论战情只怕已难以再久持了。

铁星月对上的是独脚彭九。

彭九的镔铁杖,号称九十三斤,加上他一抡之力,少说也有三百斤的力道!

铁星月居然毫不畏惧,一伸手便去抓!

彭九心中暗笑:除刚才顾君山硬挨他一杖外,从来没有人能空手抓得住他一杖,凭这小子也配?!

在他矢志要一杖把铁星月毙之于杖下之际,铁星月却真地抓住他的拐杖!

彭九一呆,铁星月却一拳飞了过来1

彭九百忙中一闪,险险闪过,一抬足,砰地踢在铁星月胸膛上!

铁星月一怔,因为彭九独腿,又如何出脚?

原来铁星月一把抓住他的镔铁杖,彭九一抽不回,但彭九闯荡江湖数十年,应变十分之快,奋力而起,一脚踢出,再行收回,稳落于地。

但是彭九心中,再是吃惊不已,原来铁星月挨了他一脚,居然还挺得住,依然抓住他的铁拐不放!

下放就是不放!敢情这小子是铁打的不成?

殊不知铁星月自己心知肚明,挨了那一脚后,胸口痛楚难当,但他更知道一旦松手,彭九的铁仗只要得脱,自己就更退无死所。

所以他死硬挺着。

唐方也是。

她的暗器一发出去,屠滚便滚了进来。

屠滚的身法竟不是闪或躲,也不是进或逼,而是“滚”了近来。

唐方所有的暗器都打了个空。

唐方心下一凛,立时飞起。

唐方的轻功在唐家年轻一代里是翘楚。

也幸好她飞升得快,直到她急升到七八尺高,才听她适才站立的地方发出了两声轻微的“嗤嗤”之响。

那是几近无声,极其犀利可怕的暗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威震阳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两广豪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