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广豪杰》

第四章 石室奇人

作者:温瑞安

萧秋水手中已无剑,一扬手,就打出一记,‘仙人指”。

——“仙人指”,原是少林古深禅师的绝技,在《剑气长江》一文中,萧秋水一开始就用“仙人指”来力敌“凶手”少年的“虎爪功”。

唐方一扬手,“嗤嗤”射出两枚飞针。

这两枚飞针细如牛毛,射向却是屈寒山的眼睛。

要不是屈寒山,唐方也不致一出手便要废他一双招子。

马竟终扑上去,一出手就是一记“落地分金”、

这一招是要把屈寒山与文鬓霜分开,只有分开了文鬓霜才有逃生的机会。

他自信这一招就算是纯金,亦可以裂之为二。

左丘超然一动手就是“缠”,缠住屈寒山,文鬓霜就可以逃了。

铁星月更简单,在文鬓霜中间一拦,然后就一抱!

他想把屈寒山抱住,抱住他,他就动不了,就那么简单。

可是屈寒山本身就是一把剑。

——哪有人用肉体去抱住一柄剑的?

文鬓霜虽然已左腿受伤,但他正竭力踢出右腿!

这一腿在狂怒中踢出,即踢向屈寒山心窝,半途一折,反踢屈寒山鼠蹊!

这一刹那间,六人俱拼出了全力,攻向屈寒山!

“权力帮”作为“天下第一大帮”,除“九天十地,十九人魔”外,就是“八大天王”。

——人王、鬼王、人王、水王、葯王、蛇王、刀王、剑王。

这“八大天王”,论辈份,论武功,都比十九人魔高出相当之多。

萧秋水现在才知道屈寒山为什么是“剑王”!

这六人合击,势无所匹,然而屈寒山身边却突然出现六柄剑!

一剑切向萧秋水双指,一剑砸开两枚细计,一剑挑向左丘超然手腕,一剑直劈马竟终双臂!一剑刺向铁星月眉心,一剑反斩文鬓霜飞腿!

一刹那间,六剑把六人的攻势全部封死!

六人立即收招,瘟疫人魔余哭余等已分五个方位,包围上来,把他们的退路都封住。

萧秋水大叫一声:“走!”

——已无处可走!

——既一击不能杀屈寒山,便绝不是他的对手,何况有“天马行地”柳千变等!

——惟有走!

——但谁能在屈寒山与千手人魔屠滚等包围下逃生呢?

——走?走去哪里?

六剑一闪而没。

谁也不知道屈寒山刚才连出六把剑,还是以一剑,使出六把剑的招式,只知道屈寒山现在两手还是空空的。

——一个真正的剑手不是常常把剑捎在肩上的天涯流浪客,一个没有多少年练剑经验的人才会那般按捺不住的炫显。

——正如一”个真正的武林高手不是一天到晚打擂合同事的地痞流氓。

——一个剑手出剑,往往只在一刹那间。

——刹那间判决生死。

——然而刹那却是他一生练剑的精华。

屈寒山手上依然没有剑,但他本身就是一柄剑。

他站在那儿,比什么都可怕。

在四面冲过来的敌人,更是人魔、厉鬼!

然而萧秋水那一声呼声,却让人信任,让人镇定,让人觉得大义无惧。

“走!”

连马竟终、文鬓霜竟也不期然地,向着萧秋水退的地方退。

萧秋水退的地方不是向外,而是向内!

难道他是想冲入院中去?

然而院中把关的是独脚神魔彭九!

彭九这一关并不易过,更何况院中还不知有敌人多少!

萧秋水敢情是选错了?

文鬓霜、马竟终依然跟了上去。

然而屈寒山脸色变了——六人合击屈寒山之时,他脸色丝毫没变,而今脸色却变了,吼了一声:

“拦住——”

话未说完,萧秋水等己不见。

萧秋水没有冲出去,而是冲入洞内!

萧秋水一退人去,其他的人都立即钻入洞内。

那洞口即是瘟疫人魔余哭余突击黄远庸时冒出来的地方。

柳千变的轻功最快,他第一个就冲向洞里!

这小洞口阔仅容一人挤身入内,柳千变才一进洞口,脸向洞里,立时倒飞出来!

同时间,“嗤”、“嗤”两枚红靖蜒,自洞沿激射而出,饶是柳千变退身得快,左右两颊也险险抹上一道红痕。

柳千变的脸色变了:只要有人守住洞口用!人武功再高,要想进来,在挤身钻人的情况下,是绝不可能的。

彭九大吼一声,一杖砸下,“吮噔”一声,星花四射,洞口依然,只听屈寒山长叹一声,道:

“没有用的,这牢是用地母精英铁所造的,本是用来关那杜老鬼的……”

萧秋水不是跳进去,而是掉进去的。

他冲到洞边时,将跳未跳的瞬间,还可以见到屈寒山变了脸色。

单凭这一下,萧秋水就知道他这一跳没有跳错。

可是这一跳,因为大急,而又没有扶梯,萧秋水是笔直落下去的,摔了个半交,跟着下来又是左丘超然和铁星月,三个人摔在一起,尤其铁星月,又沉又重,把萧秋水压个半死。

幸亏洞口离地仅是一人上下般高而已。

另外三个人是落下去的。

文鬓霜武功较高,而且腿功称绝,虽然一腿受伤,但还是稳落地面。

马竟终外号“落地生根”,自是摔不倒。

唐方的轻功是最好的,她不但轻巧地点落地面,而且一翻身,倒射出两枚蜻蜒镖,迫退了刚要追赶下来的柳千变。

萧秋水忽地跳起来,匆促地例览了一下这个石室,只见石室沉邃远狭,延伸直入,曲折间不知有多深远。

这时洞口传来“嗤嗤嗤”几声,是独脚彭九以镔铁力击洞口的声音。

马竟终疾道:“紧守洞口,或许有救!”

这时洞口又出现一个人。

千手人魔屠滚!

屠滚一至洞口,一甩手,打出三颗黑星!

然后他就要马上跳下来。

只要他的暗器能逼开诸人,他一跃而下,落到地面,就不怕了。

萧秋水等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唐方一扬手,“萧、萧、萧”,三枚红蜻蜒,撞落三颗黑星!

但她已来不及阻挡屠滚!

就在这时,一人冲天而起,一脚飞踢屠滚额前!

屠滚此际双肩已挟在洞口问,正想勉力挤进来,一见这天外飞来的一脚,触目惊心,“飕”地往后缩了口去!

饶是他缩得快,左肩仍然挨了一下,热辣辣地好生疼痛,“呼”地滚了开去!

他一离洞口,江易海已闪至洞沿。

谁都想在“剑王”前立功。

捉拿这一干人显然是大功。

江易海趁屠滚失败时力攻,是要萧秋水等意想不到。

他一挤入洞口,却与萧秋水打了一个照面。

萧秋水一出手就是“仙人指”!

江易海大惊,右手一架,左丘超然却侧进,双手拧住他单手。

江易海想再伸进另一只手招架,但因身子太胖,又挤不进去。

以双手对双手,江易海两次击败左丘超然,但以单手对双手,身于又被夹着,江易海可吃不消左丘超然的攻势。

所以萧秋水便一指打中了他。

“仙人指”凿在眉心穴上。

江易海只觉夭旋地转,正在这时,铁星月的铁拳便已到了!

铁拳如风,拳风如虎!

拳未到,江易海已脸无人色。

铁星月的拳头。

正在此时,洞口中江易海的身子忽地“飕”一声,不见了。

原来有人及时往他后腿一拉,硬把他拉出来,免掉这拳头炸脸之难!

拖他出来的人是屈寒山!

江易海心惊胆战,宛若在鬼门关打了一圈回来,真是四肢都软

暮色四合,夜色如洗,星光亮起晚寒。

瘟疫人魔余哭余见大家都曾试图冲进洞里去过,自己不冲,怕屈寒山不悦,于是也要硬着头皮试试,只听屈寒山冷冷地道:

“不必了,他们不出来,也是死定了,问题是……先把出口守紧再说。”

从洞口望过去,可以看见几颗晚星。

天色显然已经全黑了。

洞口的一点天光,然而洞外有多少只饿狼?

萧秋水叹了一口气,马竟终也叹了一口气。

左丘超然看着他俩,忍不住也叹了一口气。

铁星月禁不着跳起来骂道:“你叹气,他叹气,左丘小子也叹气,我就看不出有什么好叹气的!”说着竟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唐方忍不住道:“那你又叹什么气?”

铁星月苦着脸道:“我是叹肚子饿了;那个死老马给迷魂葯我们吃,害得我午饭没吃,晚餐又打到洞里来,吃个屁!”

萧秋水动言道:“我叹气就是知道你肚子一饿就要放屁。”然后向愁眉苦脸的马竟终道/他是叹老婆不在;”又向左丘超然道:“老二,你又叹什么气?”

左丘超然唉声叹道:“看你们两个叹气,所以叹气。”

铁星月呻道:“胡扯什么?!不如去找东西吃,不然我就要放屁

萧秋水忙不迭道:“别别别——有话好说,屁是放不得的,我们一离开这里,谁守洞口,万一他们都闯了进来,岂不糟透?!”

文鬓霜忽道:“这里让我来守好了,你们去探看,小心这里还有别的入口,免得着了他们的道儿。”

——在这里这么多人中,以文鬓霜的武功为最高,他年纪大,也较沉着,守在这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而且丈鬓霜最清楚的是,这几个年轻小伙子,若不是为了他,绝不会被困在这里。

——就为了这一点,就算叫他去死,他也不会怨言半句。

——何况自顾君山死后,他根本没有活着的打算。

——他只求死,死,而能报仇。

——报兄弟之仇,被骗之仇。

萧秋水望向文鬓霜,见他双眼直勾勾地望着洞口,满脸都是恨意,却无一丝求生的慾望。

萧秋水摇摇头,忍不住道:“文前辈——”

文鬓霜一摆手,已不慾多谈。

马竟终忽道:“我也守在这里。”顿了顿,又接道:“文前辈一人守这里,是不够的,多一个人好有个照应。”

萧秋水、左丘超然还想发话,马竟终毅然道:“我意已决,要不是我,你们今日就不会落在这里,所以我守这里。”

萧秋水道,“这是我们强要你带我们来的,是我们累你——”

马竟终截道:“你们总要给我补偿的机会——不必多说,我意已决——你们早去早回就好!”

“好!”萧秋水不再多说。

地道根深,而且越来越狭窄,阴暗,走六七十步,才有一根火把,因地道内空气甚为稀薄,所以火苗也甚微弱不定。

萧秋水、唐方、铁星月、左丘超然与马竟终、文鬓霜分手后,四人就一直身贴着身走。

地道忽然下陡,潮湿更甚,火炬似灭,内洞的幽暗中竟传来隐约的呻吟与枷锁之声。

四人相觑一一眼,猛地暗洞中传来一阵吼声,是虎啸?是狮吼?炬火被一阵腥风袭得只剩一点蓝,唐方不禁依向萧秋水身边近些。

萧秋水低声道:“小心,可能有异兽!”左丘超然道:“听声响不会太近。”唐方道:“小心戒备才是。”

铁星月赫地一笑,拍胸膛道:“怕什么!”

大步跨入下倾的幽道中。

正在此时,一道刀光如雪,飞斩而下!

这一刀之快,似犹在长刀神魔孙人屠之上!

这一刀之烈,更不在观日神剑康出渔之下!

吼声尚在百步之外,人一步踏入黑暗中,刀光就起!

这一下,不但粗心大意的铁星月始料不及,连萧秋水、左丘超然、唐方也应变莫及!

这一刀当头斫下,眼看铁星月就要被劈成两半!

未不及闪躲,来不及对格,铁星月居然一仰脸,一口咬住了刀锋!

刀锋冷,铁星月一口可以裂石的钢牙,也渗出了鲜血!

这只不过是一刹那间的功夫,唐方已发动!

“飕”地一枚飞钗,已射了过去。

黑暗中刀光一敛,急旋撞开飞剑,刀光一收,那人正在急退!

然而铁星月已扑了回去,一把拦腰抱住了他!

那人大喝一声,力交双手,提高逾顶,一刀往铁星月背门刺了下去!

可是左丘超然立即扣住了他的咽喉。

火摺子一亮,唐方把火招往前一送,就出现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孔。

在这刹那间,那暴烈的脸孔忽然嘴巴一张,用力一吹,“虎”地火焰暴长,直掠向唐方脸门1

女孩子最珍惜的就是一张脸,唐方惊阶,声,忙弃火招,那人大吼一声,一脚踢飞铁星月,弃刀出时,撞开左丘超然,萧秋水及时出剑,剑锋仅能在那人左肩上“嗤”地刺中一剑!

火摺子一灭,室内又异常暗黑,那人立即隐没不见。

从遭暗算、扣刀、抱敌、唐方出手、萧秋水出剑到那人吐气喷火、冲出重围不过是火光一明一灭的事,那人和铁星月似已各在阎王殿上走了一遭回来。

那人失手被擒,似乎未料到会一刀失手,而被铁星月所抱。

但那人随即挣出重围,其武功之高,亦绝不在彭九、江易海等人之下。

左丘超然缓缓地道。

“这地道里还有权力帮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石室奇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两广豪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