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广豪杰》

第五章 不杀

作者:温瑞安

屈寒山自内一步步走出,笑道:“杜兄,只两件事:这班小鬼的事你放手不理,檬江剑谱交给老弟我瞧瞧,这里一公亭由你杜兄来去自如,我屈某绝不敢阻你一阻。”

说着又笑笑道:“要是壮兄肯投效敝帮,我屈某则与你同生共死,权力帮今日已号令天下,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杜月山冷冷地道:“你关了我三年,你和你的人对我说了无数次这种话,今日再多说一次,你不嫌自己系是七八十岁的老太婆一般,又长气又唠叨!?”

屈寒山笑道:“只不过今天我再说一次,跟以往都有些不同。

杜月山道:“怎么不同?”

屈寒山笑道:“往日我是请你,今日我是跟你告诉一声,是客气。”

壮月山寒着脸道:“你把我锁在这里整整三年,而今还跟我要视同性命的剑谱,还叫做‘客气’?!”

屈寒山笑道:“你错了,今天我不是跟你要剑谱。”

杜月山奇道:“哦?”

屈寒山道:“当日我以为只有你才知道剑谱,却未知你早已把剑谱塞在鞋内了,而你又把鞋子给了别人,现在我要剑谱,根本就不需要你来同意。”

社月山怒道:“你以为你抢得到?!”

屈寒山大笑道:“杜月山,三年前我就凭一柄剑击败你,今日你还要逞强?”

杜月山怒极道:“你剑法既然那么好,为什么定要贪图我的剑法?!”

屈寒山哈哈笑道:“这个当然,我是剑王,剑王当然要通晓所有精妙的剑法,你的檬江剑法虽然不如我,但却是一种精微的剑法,当日我与你过招,也要一百招以后方才分出高下的。”

杜月山怒道:“那么这些小鬼下来以后,你故意不立即赶杀进来,便是有意要套出我剑谱的下落了?”

屈寒山笑道:“正是。要不然我早在外面就可发暗号令杜老刀打开暗门,他们根本就来不及放你出来的。”

屈寒山身旁的杜绝也冷笑道:“你们一进来的时候,我便要力阻,第一刀之后,便去打开活栓,‘剑王’屈先生指示了我做法之后,才会让你们轻易救得了杜老鬼!”

石室中当头给铁星月的一刀,无疑是杜绝全力出手,第一刀过后,隔了好一段时候,才有萧秋水扳机栓的第二刀,第一刀与第二刀的时间,相去甚远:

——这段时间就是杜绝与屈寒山联络的时间,然后躲在暗中目睹杜月山把剑谱丢给萧秋水。

——他们没想到杜月山早已写好剑谱,并且藏在脚底的鞋子里。

——不知道的人,又有谁会去除人家的臭鞋来查究呢”

屈寒山冷峻地重复了一句:“所以我今天是来告诉你,不是要得到你同意的。”

然后又重重地加了一句:“而且你这一次如果战败,的的确确是最后一次败了。”

——剑谱已现,杜月山已没有生存的必要了。

存一旁的柳千变也笑道:“你们不必白费气力了,这通往内的地道有江易海、余哭余把守,通往外边的也有屠滚和彭九镇守,你们逃不出去的!”

萧秋水忍不住道:“那刚才屈寒山在外边传来的声音——?”

在另一旁的康出渔冷笑道:“展剑王的功力,自然可以做到这边说话、那边传来,可让你这小子大开眼界了。”

杜月山目光收缩,盯住屈寒山道:“你的功力确是大进了……”

屈寒山脸不改色道:“只可惜这三年来你老兄被锁在这里,功力却是大减了……”

——大减了的功力,依然以一口痰撞开杜绝的刀锋,这“广西三山”的三名高手的功力,也真是非同小可。

杜月山的眼睛却转而瞪住屈寒山身旁的一名年轻人,屈寒山立即笑道:“他是我们总护法柳五先生所结识的青年高手,姓汉大名四海,汉公子的暗器,恐怕绝不在屠堂主之下,待会儿可叫唐姑娘开汗眼界。”

那青年脸白皙一片,居然露出雪白而整齐的牙齿,向萧秋水友善地笑了笑,唐方突然道:

“汉四海?”

那青年笑道:“便是在下,唐姑娘好!”

钦星月最看这种彬彬有礼的人不顺眼,一句就吼了回去:“好你个屁!”

杜月山脸色一整,道:“屈寒山,你作恶多端,替权力帮助纣为虐,梁大侠和顾老三知道,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屈寒山呵呵大笑道:“梁斗还在广东,怎会来管我的事?至于顾君山,”屈寒山用指向萧秋水等人一指,笑道:

“你可以问他们,他是怎么死的?啧啧啧,要不是那四个所谓四绝的老家伙,他也早给我捆在这儿的,他的‘铁尺剑法’相当精奇,也只好让它绝灭于武林之中了。”

杜月山一听之下,全身一震,嘎声怒道:“顾君山死了!你!你!你——”虎吼一声,展身而起,手脚上的银链一阵咯嘲连响,一面向萧秋水等抛下了一句话:

“你们快走!”

杜月山身形一起,屈寒山即疾道:

“杜、柳、康三位堂主,截下剑谱!”

杜绝、柳千变、康出渔三人同时动了。

柳千变最快,他的“地马行天”轻功,好像一只蚊子般飞起,但比蚊子快,比蚊子急,比蚊子还毒!

给蚊子咬一口没什么,最多痒痒,或者只肿起一块,但给柳千变的扇子打中,也是痒痒,也是肿一块。

但更可怕的是,随即毒发身亡。

他左边是杜绝,杜绝出刀,冷如一湖秋水,一弯残月。

别人出刀,至少有把握才出刀,他连把握也没有就已出刀。

因为他根本不用把握,他的刀快。

他曾经杀一个人,一共斫了一百九十九刀,才可以收手,他的刀实在大快了。

快得连他自己都没法子收手。

所以他的刀只要斫出去,那么密集快狠的攻击,根本就不需要把握。

而今只斫出一刀。

刀斫向杜月山。

因为社月山拦在中间。

斫倒杜月山,才能去抢剑谱。

“剑王”的活,他只要想在权力帮混下去,就一定得听,而且要唯命是从。

如果不能在权力帮混下去,那也等于不能在江湖上立足,甚至在武林中也没有生存的余地。

所以他这一刀用了全力。

他也知道同挣名列“广西三山”的杜月山,虽然受尽了折磨,内力体力都大打折扣,但毕竟不是好惹的。

柳千变的另一边就是康出渔。

“泰山高,不及东海劳。”

东海劳,指的是劳山,又名峡山。

在东海劳山观日出,最佳处是“观日台”。

不过自二十年前起那地方就没人敢去,因为康出渔就在那儿练他的“观日神剑”。

神剑观日,他的剑犹如旭日东升,骄阳漫夭,夕照残霞,跟他交手的人,好像面对太阳,不是被炙伤,就是被灼死。

所以康出渔与萧西楼、辛虎丘、孔扬秦、曲剑池、孟相逢、邓玉平井列当今武林“七大名剑”之一。

在攻打萧家之一役,权力帮中折损了不少人:华孤坟、阎鬼鬼、孔扬秦、沙千灯、辛虎丘,甚至左常生也受重伤,但只康出渔仍然幸存。

他不但还能活着,而且还借了他的伪装,博得了浣花剑派的信任,偕辛虎丘暗杀了“阴阳神剑”张临意,又刺杀了唐大,狙杀了“掌上名剑”萧东广。

他一手血腥,杀的都是维持武林中正义的重要支柱。

但他曾被萧西楼与朱侠武制服,险死还生,要不是“一洞神魔”左常生救他。他早已死在“听雨楼”里。

所以他学得更精,出剑更绝:

一出于,就不留生路!

柳于变直掠洞顶,康出渔、杜绝分左右掠出。

但刹那间,二个人都被截拦下来。

柳千变的扇了立即不见了,康出渔的剑,己失去了烈芒;杜绝的刀,也失去云彩。

漫大都是银影:是杜月山下脚的四条银链,简直如同四柄剑,而且可曲可直,完全没有相碰击,招招都是正宗剑招,空檬一片,封死厂三个人的进路。

柳千变、康出渔、杜绝左冲右突,都闯不破杜月山的链剑。

社月山手上没有剑,尚且如此厉害,那四条扣铐的银链,却变成了四道利剑,着着封杀,竟然以一人之力逼住了三大高手,而且招招暑阳攻势,自始迄今,未守过一招。

屈寒山瞧了一会,道:“好剑法!”

那年轻人道:“只不过比起屈先生,实是相去甚远。”

屈寒山笑道:“这儿还有四个小鬼,武功都不错,届时还要汉老弟费力了。”

汉四海微笑道:“这个当然,剑王有令,当自尽力。”

屈寒山大笑道:“汉老弟客气了。”

杜月山封锁住石洞中央,石洞十分之窄狭,杜月山挥舞银链,真的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过来,只听杜月山吼道:

“小鬼,还不快滚!”

铁星月吼回了一句:

“我们怎能丢下你走!”

杜月山边战边吼:

“工八崽于,你不走,还是死!”

萧秋水一咬嘴chún,道:

“老前辈,合我们几人之力,尚可一战!”

社月山怒喝道:

“没有机会的,我绝不是屈寒山的对手”

屈寒山大笑,汉四海道:

“者匹夫倒有自知之明。”

左丘超然道:

“出去也是死,不如一拼!”

杜月山越战越勇,喝道:

“我守这里,他们一时还过不来,赶快打来路冲出去,檬江剑法不能落在他们手上。”

萧秋水心头一震,只听屈寒山冷冷地道:

“汉老弟,不宜久待,还是要烦你出手一次。”

汉四海颔首道:

“剑玉放心,老匹夫虽凶,但在下还应付得了。”

汉四海音普通通几句话,不知怎的,却教人听了心里直发毛,唐方突然悄声道:

“走!”

萧秋水一时六神无主,应了一句:

“走?”

唐方疾道:“走!听杜前辈的话,一定要走!”

萧秋水沉吟一下,断然道:“好!”

铁星月、左丘超然服的是萧秋水,萧秋水说走,他们立即就走!

萧秋水等一旦身退,柳千变、康出渔、杜绝的攻势就更急了。

同样杜月山手足上四条银链挥舞得更天衣无缝。

四人抢急转过一个弯角,铁星月一面急奔一面骂道:“妈拉巴子,那姓汉的龟儿子不知是谁,一副不得了的样子……”

左丘超然道:

“汉四海是柳五先生的人,柳五就是柳随风,柳随风就是帮主李沉舟的智囊,汉四海此人决非庸手。”

铁星月怒道:“你这不是太长他人……”

这时已回到来处之人口,只见马竟终与文鬓霜仍守在穴口,马竟终一见四人无恙回来,喜道:

“你们回来了……那边怎么了?”

他显然是听到里面的打斗声,然而四侠已回来了,打斗声仍不止:打牛的究竟是些什么人呢?

萧秋水疾道:

“现在己没功夫解释了。这里怎样?”

马竟终答道。

“你们一走后,来攻过两次,第一次是彭九,被我逼了出去,另一次是屠滚,他的暗器好厉害,差些儿给他进了来,幸亏文前辈及时出去,才把他给迫了出去……后来就没有再攻过,也没了声息。”

这时只听洞内一声惨呼,显然有人受了伤。

唐方失声道:“杜前辈的声音……”

打斗声仍不绝于耳。

萧秋水略一沉吟,道:

“咱们来个出奇不意,从这穴内反攻出去。”

——外边的人定必以为穴内的人死守不出来,而今反攻出去可以打个措手不及。

——要是一旦让人伺准出袭,则死路一条:

从这狭小的洞内跳出来,几乎就等于跃下去的人一样,易于防守,但绝难进攻。

这是一场赌注。

死亡的赌注。

不敢赌,就出不去。

出不去,就死。

不但他们死,还有浣花剑派、武林同道……

所以他们决定赌!

所以他们冲出去!

第一个铁星月,他永远是第一个冲出去的人。

他要第一个冲出去,也许不是为了出风头,而是为了要冒更大的危险。

他却不愿意由他的至好朋友来冒的险。

所以他根本没有征求他朋友的同意,就一口气掠了上去!

萧秋水等都为铁星月捏了一把汗。

然而上面没有一点动静。

然后就是铁星月的大叫声:

“上来!上面没有人!”

——千手屠滚和独脚彭九都去了哪里?

然而不管他们去了哪里,萧秋水等人都知道铁星月下会骗他的。

他们立即掠了上去。

——其实如果上面有敌,铁星月遇敌,他们更加会不顾一切地掠上去。

马竟终最后一个出来,他永远最沉稳,而且一落地就似生了根。

上面真的没有人。

一公亭还是一公亭,打翻的酒席,满地的酒菜,搏斗过的痕迹:顾君山、黄远庸、姚独雾等人的尸首,仍躺在那里。

丈鬓霜一见,又痴了起来。

萧秋水打量了一下形势,道:

“走!”

突在此时,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不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两广豪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